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九十六章 惊天阴谋

老多杰的身高?

元修嘶的一声,倏地回头,见暮青勒着他的脖子,身量却矮他大半头,作势割他的脖颈,怎么看怎么一副吃力的模样!

巫瑾顿时意会了暮青之意,道:“老多杰的身量颇高,凶手比他矮,割颈会颇为吃力。刚才侯爷也说了,老多杰乃是勒丹部族的第一勇士,杀他不易,割颈杀他更不易,更遑论老多杰的身量少有人能及了。”

元修问:“你的意思是说凶手的身量与老多杰差不许多,亦或者……凶手是胡人?”

暮青道:“这要看案发的第一现场在何处。”

暮青放开元修,无视月杀杀人的目光,见元修和巫瑾皆一副不解的神态,便问:“你们觉得此案的第一现场会在何处?”

她刚刚还在说老多杰和凶手的身量,转眼就问到了案发现场,巫瑾笑着摇头道:“人言道君心难测,都督之意更难测。”

“不难测,我问此事自然跟凶手的身量有关。”暮青看了巫瑾一眼道,“两具尸体都是从外城北民巷一间无主的旧院儿井中捞出来的,我问过郑郎中的长子,他说那旧院儿里原住着个孤老妇人,案发半年前便病死了,此后那院子就没人住了,直到她的两个远房侄子为争房产住了进来,才发现了井里的尸体。”

元修一听,心里咯噔一声,一道闪念一掠而过。

暮青接着道:“勒丹大王子带人混入盛京意图刺杀元相国,我猜他带着老多杰是因为他天生神力武力高强,有他在身边,杀人保命皆是一大助力。可老多杰的身量太高了,哪怕他易容成大兴人,这一路上衣食住行的也太过显眼了。可是,他们顺利混入了盛京,你说他们会住在何处?客栈?民屋?”

“你是说,他们就住在发现尸体的那间旧屋里?”元修问。

“很有可能。其一,那条巷子偏僻,屋子已空。其二,郑郎中是白天被人请去的,补个牙时辰再长也拖不到夜里,如果是白天抛尸,老多杰会明目张胆地扛着个人在巷子里走?哪怕有马车拉着或者以别的手法藏尸运尸,他怎么就知道哪条巷子哪间屋子里没人住?假如他杀人后将尸体放到了晚上,夜里才出来抛尸,那么问题也是同样的,他怎么就能恰巧把尸体抛在无主的院子的井里?”

元修闻言沉思不语。

巫瑾颔首笑道:“确实太巧了。”

“或许就是凑巧呢?”元修问。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太低了,若老多杰是随意闯进一家民宅抛尸,那么风险太高,他的身量本就惹眼,莽撞抛尸若被人发现便需要杀人灭口,他们的目的是刺杀一国宰相,自然不会愿意在这些事情上多生事端。因此,他知道暮青的推断是极有可能的,但既然是推断,那么方方面面都应该推断到,不应因可能性小而不理会。

假如就是凑巧呢?

“是不是凑巧,可以查一查那间民居当年的邻居,假如那院子里曾经住过人,他们不可能不知道。据说,那间旧屋的左右邻居都是觉得井里捞出尸体晦气才搬走的,既是搬走的,搬去何处了,官府里应有户籍公文的存卷,找出来查查看。”暮青道。

元修这才点了点头,问:“你说此事与凶手的身量有关?”

“有关。”暮青接着道,“按以上推理,勒丹人来到盛京后就藏身在那间院子里,那么那院子就应该是杀人现场。剩下的就很好推理了,郑郎中替勒丹大王子医好了牙疾后,老多杰出门相送,在院中将其杀害后抛尸井中。郑郎中的身量比老多杰矮得多,他们两人之间的身量差比你我之间还大。假如你要捏碎我的脖子,然后将我抛尸井中……”

“你换个比喻打!”元修皱眉打断暮青,脸色极臭,语气极差。

“别打岔!”暮青不喜在推理案情时谈论别的事,冷斥一声,接着问道,“假如你要捏碎我的脖子,然后将我抛尸井中,你需要弯腰或者蹲下吗?”

“不需要!”元修拂袖转身,不想看暮青,更不想看她那纤细的脖子。

若是要杀一个跟她身量差不多的人,且那人还不懂武艺,那他可以一击便杀了那人,直接头朝下便扔井里去!

暮青点了点头,“假如老多杰杀郑郎中时不需弯腰或者蹲下,那么凶手以割颈的手法杀了他,凶手的身量会有多高?”

“跟老多杰差不多。”元修道,此言虽然看起来跟他最初的推断差不多,但他总算明白了她为何要问那些话了。因为案发环境不同,抛尸环境不同,对凶手的身量推测就会相差甚远。民宅的院子不大,出了屋子就能看见水井,老多杰杀了郑郎中后提着人便可丢进井里,没有必要弯腰或者蹲身,因此可以借以推断凶手的身量与老多杰差不多,但如果案发时是在别处,那就说不准当时的情况,更不好推测凶手的身量了。

元修叹了声,他看着她查了那么多案子,论断案,还是没她心思缜密。

“可是……”这时,巫瑾竟开了口,他看向暮青,笑容有些古怪,“在下觉得有一事说不通,可敢请都督解惑?”

“王爷请讲。”

“勒丹大王子潜入盛京刺杀元相,想必身边不止带了老多杰一人。依都督所言,勒丹人的藏身之所是那间民宅,那日大王子牙疾犯了,请来郑郎中医治,事后被老多杰所杀。可老多杰是在杀郑郎中时被凶手从身后所杀的,因此在下想不通,凶手为何敢在勒丹人住的院子里明目张胆的杀人抛尸,难道不会被勒丹人发现?”

巫瑾这么一问,元修也看向暮青,此事确实是说不通!

“说得通。”暮青道,“那间民宅虽是勒丹人的藏身之所,但是王爷可以想一想,他们初到盛京,人生地不熟,如何能找到那间民宅?”

“你是说盛京里有人与勒丹人勾结,里应外合?”元修对此并不惊讶,他在西北十年,整日与胡人打交道,他们中会说大兴话的也大多带着胡腔,这一路潜入盛京,若是无人接应传递路引,就凭那老多杰的身量,早在过各州城时就被发现了。

“我要说的是,那个与勒丹人勾结的人就是幕后凶手。”暮青一语惊人,不待元修问,她便说道,“你想想看,勒丹人一路到盛京,过关时除了路引,还需要什么?”

需要什么?

元修正沉思,暮青一语道破:“人!勒丹大王子为了多带助力,把老多杰给带上了,但他的身量如此惹眼,你觉得在过关时,那些守城的门将会可能只看路引,而不盘问几句吗?假如遇上盘问的,他们说话带着胡腔,一张嘴就会被识破。所以,他们有大兴人同行的可能性很大,而这个人很有可能是杀老多杰的凶手。”

“什么?”前面的话,元修听着都觉得颇有道理,后面这话他还是惊了惊。

“很简单,老多杰的身量太惹眼了,若有一个跟他身量差不多的一同上路,扮作兄弟,若遇盘问,一个负责答话,一个只需附和,再机灵点儿塞城门守将些银钱,这城门便易过得多了。正因这一路上的掩护接应,老多杰对那人生出几分信任,那日才会被他那么容易就割颈杀死。而那日勒丹大王子牙疾犯了,你认为会是勒丹人去请的郑郎中吗?显然是那幕后真凶派人去请的,那日他兴许就在那间屋子里!事后以这住处不宜久留需换地方为由将大王子和他的人先接走,留下老多杰在院子里善后,而后命他的人杀了老多杰,再在别处杀了大王子。”暮青推断道。

“你是说,那幕后凶手费力将勒丹大王子一行人接应进京,再在盛京杀了他们?”元修皱眉问,心里却忽然生出个念头,惊了他自己,“那幕后真凶真正勾结的人是勒丹二王子?”

暮青闻言挑眉,赞道:“总算聪明了一回。”

元修却高兴不起来,他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那幕后真凶假意勾结勒丹大王子,派人一路接应,获取了他的信任,为的却是将他杀死在盛京,助二王子登位。你还记得那假勒丹神官布达让吗?”暮青忽然问。

元修眉峰压着,已经能猜出暮青想说什么。

“我有种直觉,假勒丹神官案和湖底藏尸案或许可以并案,因为这两件案子都太巧了,死的人都牵扯到勒丹。虽然一件是刚发的案子,一件是十几年前的,但是如果隐藏在此案幕后的真凶与当初的勒丹二王子,也就是如今的勒丹王有勾结,那么他很有可能会派个人跟在勒丹王身边传,以示盟约也好,用来传递消息也罢,总之此事说得通。”

在查宫宴下毒案和假勒丹神官案时,她就觉出那幕后真凶的心思颇深,如今有此怀疑,更加觉得似乎触及了一个惊天阴谋。

一个从十几年前开始,或者更久的时候就开始布下的棋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