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九十四章 桑卓神使

多杰恰巧在驿馆。

宫宴时,他中毒险死,被暮青所救后便在驿馆养病,巫瑾的解毒药他一连服用了三日便无大碍了,只是后来出了假神官的事,勒丹神官布达让已死,勒丹使节就只剩下了乌图和多杰。多杰是粗人,性情暴躁,不适合谈议和的事,乌图便日日与大兴朝官周旋,将多杰留在驿馆。

今日驿馆里办摔跤大赛,多杰身为勒丹第一勇士,天生神力,素有金刚之名,瞧不上这玩闹似的摔跤比赛,自去屋里吃肉喝酒去了。听说暮青来驿馆找他,他匆匆忙忙来见时手里捏着俩包子,嘴里还塞着一只,见上首端坐的确是暮青,不由囫囵一嚼咕咚将那包子吞了,一抹嘴边的油,跪地便拜!

“勒丹金刚多杰,多谢桑卓神使的救命之恩!日后神使有命但行差遣,草原上的金刚愿将性命献给神使!”

暮青在上首瞧着这虎背熊腰的大块头,淡道:“起身吧,我并非桑卓神使,救你只是因为两国议和,职责所在。”

呼延昊哼笑道:“用不着谦虚,唯有桑卓女神才能将草原儿女的灵魂从死亡大君那里再带回人间,你有这本事,你就是桑卓女神!”

暮青冷冷地看向呼延昊,眼刀寒雪般煞人。

呼延昊丝毫不惧,反而大笑一声,笑得狂肆。他就知道,言及她的秘密,她定会看他!这事儿算是这女人唯一的软肋了。

“桑卓女神的使者。”笑够了之后,呼延昊把话补完,戏谑地笑看暮青。

暮青看向多杰,为免呼延昊又捣乱,她速速问道:“我今天来是有事问你,你可见过此人?”

她一指桌上,多杰这才发现桌上有颗人头!那人头的脸不像是死人的脸,倒像是泥雕画染的,远观如戏台上的人,大白天的甚是瘆人。

此时正堂外头已围满了看热闹的胡人,议论声声说的皆是胡语,暮青一句也听不懂,却看得清那些胡人的神情——人人神色震惊!

多杰猛地起身,大步走到那人头跟前,正欲抱起,暮青抬手一拦,“费了些时辰才复原出来的,别弄坏了。你只需告诉我,你认不认得此人。”

少年胳膊纤细,多杰一手便可将其生生折了,却咬牙没动,神色骇人,冲着暮青说了一串儿勒丹语。

暮青听不懂,抬头看向元修。

“这人是他爹!”呼延昊抢先道。

元修望向呼延昊,眸底流火如矢,似一眼穿了呼延昊的喉咙,“以前倒未发现狄王是个多嘴之人。”

呼延昊不躲不避,笑得嘲讽,“本王倒是发现了,大将军自戕之后,连说话都慢了。”

此话恶毒,元修却浑不在意,回嘴道:“话慢无妨,怕的是说错。”

“何意?”暮青问。

元修低头看向暮青,道:“他说,此人像他爹。”

像与是,一字之差,谬之甚远。

暮青断案最重细节,元修看她查案久了,自知她重视什么,因此才一字不敢差地翻译给她听。

暮青闻言沉吟了一阵儿,问多杰道:“你为何觉得此人像你爹?这具尸体是从盛京城里打捞出来的,你爹是死在大兴的吗?”

多杰的大兴话学得不深,暮青放慢了语速问,他却还是要想一想才能答。

呼延昊没耐心等,替他答道:“老多杰是死在大兴的,人死了十几年了。当年,勒丹王位之争,正逢大兴内乱,新帝年幼,勒丹大王子请缨亲自混入大兴刺杀元相,来时带的人里就有当年的勒丹金刚,也就是多杰他爹。可是来了大兴的人一个也没能回去,大王子立功不成反丢了性命,反便宜了二王子登基成了勒丹王。”

呼延昊此话是以大兴话说的,正堂内外没有几个胡人听得懂,元修一听却不由一惊!

此事他竟不知!

“你不知此事?”暮青问元修。

元修神情凝重的摇了摇头,看了呼延昊一眼,说道:“他说的没错,如今的勒丹王确实是当年的勒丹二王子。但我听说勒丹大王子是在大漠遇上了黑风沙而死,没有听说过混入盛京刺杀我爹之事。”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他是十年前到的西北,十几年前新帝尚幼,他的年纪也小,莫非是爹看他年纪小,没与他说?

呼延昊听了嘲讽一笑,“当年老勒丹王喜爱二儿子,致使大王子不得不铤而走险,他以为大兴朝政不稳,混入盛京刺杀了元相之后,新帝年幼,朝中必将大乱,而勒丹就有联合其他部族叩关杀入盛京夺取天下的机会,可没想到赔上了自己的性命,王位还是便宜了他弟弟。那时,西北边关还没有元修这号人物,你们的元相兴许是想先稳定朝局,因此才没有张扬。而那时的勒丹王巴不得大兴不张扬此事,他已年迈,眼看着熬不了几年了,部族里却还有心向大王子的老臣,考虑到新王登基后部族里许会有内乱,他便说大王子在大漠遇上了黑风沙,连尸体都没找到。但此事也就是瞒一瞒部族的百姓,当年王帐里的那些老臣可都是知道实情的。”

呼延昊的娘是勒丹女奴,他有勒丹血统,又一心想要夺取勒丹部族,他将当年勒丹部族的事掌握得一清二楚也不奇怪。

暮青听了面无表情,谁也不知她心里对这案子有何看法。

元修负手立着,面色沉如铁石,亦看不出心中何感。

过了会儿,暮青对他道:“你将这些话复述给多杰听。”

元修依言便说了段勒丹语,多杰听后便点头道:“没错!我阿爹死时,我已有十七岁,王帐里的事瞒得了部族的百姓,却瞒不住我,我阿爹就是死在大兴的!”

元修将这话翻译给暮青听,多杰看向桌上那头颅,道:“这人看起来与我爹有五六分像,但他的脸是泥做的。神使大人,这真的是我爹?我爹死了有十几年了,他的头颅应该已成白骨,为何会有一张泥做的脸?”

此事不仅多杰奇怪,驿馆里的胡人都很奇怪。

呼延昊兴味地瞧着那死人头,他听说前段日子在相府别院的湖里捞出一具勒丹贵族的尸骨,这女人曾用奇术使那死人恢复了生前容貌。此事不知真假,勒丹王臣乌图曾跟大兴索要过那具尸骨,但是大兴朝廷没有回应。

莫非……这死人的容貌也是用那奇术恢复出来的?

“这张脸虽是泥做的,但其下却是人骨。人的面貌依附于骨骼,见骨如见人,面貌亦可复原,虽不得十成像,却能有五六成。”暮青道,元修翻译。

啊?

一语出,堂内堂外无声。

呼延昊盯住暮青,眸光炽热,如见至宝。

桑卓!

早晚有一日,他要她成为草原上的桑卓女神!

“神使大人能将人的灵魂从死亡大君手里夺回来,还能让人的面容恢复如生前?”多杰瞪着俩牛铃儿般的眼,傻愣愣地望着暮青。

“我说了,只是五六分。”暮青皱眉,她不喜欢被人神话,但显然面对一群信奉神灵的人,她的解释无用。

“神使恩赐!让我再见到阿爹生前的面容,神使之恩,多杰愿以性命为报!”多杰跪地便道。

暮青直捏眉心,懒得再纠正,言归正传,问道:“你爹死时,年纪有三十五岁上下,身量有五尺七寸?”

“没错!”老多杰死时,多杰已有十七岁,自然记得父亲的年纪身量,身为部族的金刚,他自幼以父亲为荣,可他却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大兴,部族连他的尸体都不敢寻回来,也不敢跟大兴开战,这些年来,他心里一直憋着口气,恨杀了阿爹的大兴人,也恨老勒丹王。此番来大兴议和,他本来对找到阿爹的尸体不抱希望,但没想到他遇到了桑卓神使,神使恩赐,让他再见阿爹一面!

“敢问神使,我阿爹的遗体在何处?他天生神力,乃是我们勒丹部族最为骄傲的金刚勇士,我要将他的遗体带回草原!”多杰跪请道。

暮青却目光微变,倾身问:“你说你爹天生神力?”

多杰没想到她会问这话,但也不敢不答,忙点了点头。

“怎样的天生神力?他可能徒手捏碎人的喉咙?”暮青又问。

“人的喉咙?”多杰皱眉,“神使莫要小瞧我阿爹,他双臂天生神力,我幼时与他在大漠里遇到过狼群,他曾徒手杀了半数狼群,一只手捏碎了头狼的脖子!”

暮青闻言沉默了,片刻后,她忽然起身抱起那只人头便往外走。多杰怔住,刚要问遗体的事,便听暮青道:“待案子办完了,自然还给你。”

说罢,她人已出了正堂,如同来时那般,抱着人头径直出了人群,离开了驿馆。

刚出驿馆,元修便问:“你怀疑郑郎中是老多杰杀的?”

郑郎中就是被人捏碎喉咙而死的!

暮青往马车里钻,头也没回道:“显而易见。郑郎中被请去给勒丹大王子医治牙疾,事后老多杰送他出门,随后将他杀了灭口。”

“那老多杰又是谁杀的?”

“更显而易见,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老多杰杀了郑郎中后,有人趁机在身后杀了他,并将他们两人一同抛尸到了井里。”暮青说完这话时,人已坐进马车里,本欲让元修和巫瑾一同回都督府,这件案子她忽然有了个大胆的推测,需等回了都督府后才可说。但一抬头,便见呼延昊从驿馆里走了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