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九十章 无耻风范

楼上点着灯烛,窗台几枝六瓣寒梅,榻里一人执书半卧。

听见她蹬蹬蹬的上楼声,榻上之人淡淡抬眼,懒声斥道:“跑什么,也不嫌脚疼!身后有人撵你?”

那脚步声顿歇,停了好一阵儿,再听见时声音已轻,听着有些蹑手蹑脚,但暮青上来时却面色如常,远远便问:“哪个郎中说你的身子能挪地儿?”

步惜欢垂眸看书,凉凉道:“你的腿脚也不见得能出城,还不是到处跑了一天。”

“跑了一天的是马,我是坐在马车里的人。”

“马驮你上山了?”

“……”

暮青不接话了,不是无话可接,只是觉得辩这些事甚为幼稚,辩了一句已经不像是她的智商会做的事了,再辩下去明早就傻到不能验骨查案了。

她在榻旁坐下,先掠了眼男子的前额,见他额间无汗,这才暗舒一口气,目光一转,瞧见了他手上执着的书。远远看时,她以为是书,到了近处才看出那书上落着的是她的字——那是她的手札。

她看书有写手札的习惯,写的多是心得,亦或是与验尸办案有关的灵感。她在古水县家中时,曾写了满满一书架的法医理论,纠察仵作验尸古法之错处,提写可行之法,想着的是若有一日被他人所阅,兴许世间会少些冤案。当初她离家时未带那些手札,前些时日读医书时想起还有许多没写,便寻了本子接着写了。

步惜欢手里拿着的正是那才写了半本的手札。

他偷偷摸摸挪到了她的都督府里养伤,还翻了她的书架,阅了她的手札。

暮青不视手札为私物,她本就存着传世的心思,谁看都好,只是不愿步惜欢看,准确地说是不想他此时看——他此时该养伤!

她抬手便要把手札拿回来,步惜欢似有所感,在她手到之前便将那手札放到了枕旁,抬眼看向了她。男子的眸里波澜不兴,半边华帐遮着烛光,目光有些深幽,喜怒难测,只听着声音是淡的,问:“晚膳用得可好?”

暮青一听,不答反问:“你可用晚膳了?”

她这蹩脚的转移话题的模样让他有些失笑,笑意到了唇边,那意味却看起来有些气恼。

暮青见了便站起身来,“我去传膳!”

步惜欢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这回是真有些恼了,“刚上来,就不能歇歇?真当自己的腿脚是铁打的,不知疼?”

“你这几日都要在此养伤?”暮青没管腿脚的事,只问道。步惜欢伤得重,说话声音还很虚浮,他这般样子定是不能回宫的,他既然在瑾王府疗伤了三日,今日又来了都督府,想必宫里已经安排好了,她只问问他要在此住几日。

“且住些日子,好些了再回宫。”步惜欢果然如此道。

“那你等等,我去去就来。”暮青说完便下了楼去。

她留了月杀守在阁楼外,将杨氏、韩其初、石大海和刘黑子都叫进了书房,道:“这几日,圣上微服出宫,会歇在都督府,你等需严守此事,不可泄露出去。此为将令,若有口风不严者,军法处置!可听清了?”

步惜欢在都督府里住着,府里的人再少,此事怕也瞒不住。杨氏心细,而步惜欢要养伤,饭食需用清淡的,阁楼外需煎药,里头需熏松木香,这些事儿无论如何也瞒不住杨氏的。若是只告诉杨氏此事,不如将他们都叫到一起明说了,免得日后得知此事,以为她瞒着他们,心生芥蒂。

四人颇感意外,圣上微服出宫,居然歇在都督府,刘黑子和石大海虽不熟政事,也觉得出暮青深得步惜欢的宠信了。韩其初对此却不意外,西北军抚恤银两一案,暮青已得罪了元相国,且她回朝这些日子以来,多半朝臣都被她得罪过,那些朝臣多是元党,她既然与元家势不两立,自然便是心存从龙之意。

暮青发了将令,四人自知此事关系重大,于是齐声领命。

暮青又对韩其初道:“三日后是二月初三春日宴,我邀了崔远结交的一些寒门子弟到府上小聚,到时有劳先生多帮衬着。”

“此事阿远回府后已与在下说过了,都督事忙,春日宴就交给在下准备好了。”韩其初答此话时,心中一动,看了暮青一眼。莫非……圣上微服出宫歇在都督府,为的是暗中瞧瞧这些学子?

“那就有劳先生了。”暮青说罢便遣了韩其初和石大海出去,只留下了杨氏和刘黑子,她从身上拿出张方子来递给刘黑子,“此方是昨夜瑾王开给我调理身子的,你明日一早便去抓几副回来煎上吧。”

步惜欢这几日要服汤药,总要煎些别的药才能瞒过去。

“是!俺明儿一早就去办!”刘黑子接过药方便退了出去。

“圣上今夜过来,派人传了信儿说还没用膳,你再去准备些,就备些清粥小菜好了。还有,我这几日调理身子,也想吃些清淡的,莫做口味太重的。”暮青又吩咐了杨氏。

“是,奴婢知道了。”

“你去厨房顺道熬碗姜汤,黑子傍晚下过井,也给石大海送碗过去,他夜里守门,让他们都驱驱寒气。”

“是,奴婢这就去。”杨氏笑着领命,都督看着清冷寡言的,其实待下人最好。

“东厢屋里的炭盆继续燃着吧,我夜里去东厢睡。”既然府里的人知道步惜欢要来,那她就不能宿在阁楼了,免得真让人以为她好男风。

“是。”

杨氏一一领命,退下后,暮青在书房里坐了会儿,想着再无事可安排了,这才回了阁楼。

暮青回去时,步惜欢仍在看那本手札,屋里摆开了屏风,屏风后不仅沐浴的水打好了,连衣袍、帕子、香胰、膏露都备妥了。暮青看了那浴桶一眼,坐到榻旁便解步惜欢的衣带,步惜欢气得一笑,撂了手札,握着她的手腕便顺势将她往榻上一带!暮青扑到步惜欢身上,心里一惊,生怕压着他,忙就势一翻。步惜欢也由着她,等她翻了个身后,才发现自己已在暖榻里侧。

步惜欢揽住她的腰身,那笑不知是气还是别有意味,“早晨擦过了,还想擦?”

暮青不承认她是好奇,想再看看那飞燕在掌中化龙之景,义正言辞道:“擦一擦身上舒服,睡得好些。”

步惜欢十分赞同此话,“嗯,颇有道理。既如此,为夫也帮娘子擦擦身,夜里睡得安稳些,可好?”

他嘴里问着,手上却不容相拒,只是没解她的衣带,而是帮她脱了武靴。

男子弯着腰低着头,指尖力道轻柔,不知是怕伤着她还是气力虚浮。暮青将腿脚一缩,坐起身来道:“我自己来。”

步惜欢仿佛没听见,握着她脚踝的掌力紧了些,暮青想挣脱,又怕伤着他,只好不动,任由步惜欢为她脱了靴子。靴子一脱,男子握住她脚踝的手便一将,眸底生出疼惜之意。

只见少女洁白的袜底已染了血色,显然是昨夜为他求药磨出了水泡,今日又走了山路,那水泡便生生被磨成了血泡,如今已经破了。

“忍着些。”男子声音低沉,话虽如此说,手上动作却轻柔至极。

暮青两只脚底的水泡都破了,揭开时虽有些疼,但那疼与在她从军西北时剔肉疗伤之痛实难相较,因此她只是轻轻皱了皱眉头,白袜便已揭了下来。

她虽不似江南女子那般婉约,一双玉足却如江上银月,掌中一握,暖如白玉。他曾在西北时瞧见过一回,那时喜爱,却怕将她逼得太紧而不敢多触,今夜捧着,那殷红却刺着他的心,烧疼难言。

步惜欢转身下榻,暮青见了忙拦他,“你正养伤……”

“养伤又不是废了,走几步路碍什么事。”步惜欢声淡意沉,拿了铜盆到浴桶里打了温水端回榻旁,将帕子打湿拧干,握住暮青的脚踝将她的玉足轻轻托起来,缓缓地擦拭、热敷,将她足底磨出的血泡擦拭干净了之后,便从枕下摸出瓶药膏来。

那药膏微黄,擦在脚上有股清凉之感,疼痛顿时舒缓了不少,暮青瞅着那药膏,刚想问是何药,步惜欢便端着盆子去把水换了,又端了盆温水回来,盆中换了新帕。

暮青心中一动,刚明白步惜欢想做何事,他的手便来到了她的腰间。这回换她心中一紧,下意识去按他的手,他的手指却极灵巧,一勾一绕,巧劲儿一施,她的腰带便松落了。

“药已擦,别入水了,我帮你擦擦身子。”步惜欢眸底总算多了些笑意,但那笑意在暮青看来实属不怀好意。

“一会儿杨氏要来送饭菜,你认为你合适帮我擦身吗?”暮青试图跟步惜欢讲道理。

“月杀在门口,你当他死了?”

此理讲不通,她换个道理再讲,“你今日没少折腾,该歇息了,我自己来便好了。”

哪知有人就是不讲理,看着在笑,却实难说话,“嗯,既是没少折腾,那便不差再折腾一回。”

暮青:“……”

她无语的工夫,他手指一勾,便连她的中衣也解了,她中衣里头穿着神甲,神甲里头还裹着束胸带,他才解了两件,她安全得紧,才不怕被他看了身子,于是坐起身来便要下榻。步惜欢竟由着她去,并未拦她,待她挪到榻边想要下地时,他从身后拥住了她,抬手一剥,便将她的外袍和中衣一起宽了下来。

暮青回头,刚要说话,步惜欢便先声夺人,诱哄道:“青青,让我省些气力,可好?”

他的声音听起来疲累已极,轻柔耐心地替她解着神甲,她在前头儿气得反驳,“你不替我擦身便可以省下好多气力。”

“为夫只想省下与娘子追逐的气力,好留着看娘子的身子。”

男子直白的情话让暮青脑中一片空白,待她回过神来,身上已只剩束胸带与亵裤。

她不由回头问:“那我是否该自己宽衣,好让你把这些气力也省了,待会儿瞧得仔细些?”

他笑声低沉,好似夜风,呵在她耳畔,痒在她心里,“不必,为娘子宽衣乃是情趣,为夫甚为欢喜。”

“……”

他厚脸皮的无耻风范她见识过多回,每回他出言相戏,她都觉得他是情场老手,可今晨她为他擦身,他又羞涩躲闪如少年。这人真是……反差得有趣。

少女坐在男子身前,由着他一层一层地为她解着束胸带,脸儿微低,唇边那淡淡的弧度不曾被他看见,亦不曾停留太久。那最后一层束胸带从她身上滑落时,她还是生了紧张,下意识地便从榻旁拽过衣袍将身前春色遮了。

男子也不急,从身后缓缓扶着她躺下,随后坐在榻旁从铜盆里捞出帕子来拧干,先揭了她的面具,用那温热的帕子轻轻擦过她的眉眼脸庞,再擦过她的玉颈香肩,随后顺着往下,寸寸摩挲。

她闭起眼来,如同她为他擦身那时。

“可舒服?”他声如夜风,笑意低沉。

遇见他之前,他的心愿是天下江山,遇见他之后,他的心愿是教会她儿女情长。如今,儿女情长她已开始懂得,他却想她懂得更多,譬如那些羞涩闪躲,期盼忍耐,寸寸*。

帐帘半拢,湿帕如火,待那春色暗现,只见雪堆莲影,凝脂暗香。步惜欢一叹,常言道,两两巫峰最断肠,此言不虚!

他叹着,她已睁开了眼,眸光朦胧,脸颊生粉,声音里尽力提着清明,却掩饰不住的气短,问道:“你擦完了没?”

他悠悠笑了起来,学着她勾上她的亵裤带子,“还没呢。”

她顿时按住他的手,他不肯放,揪着那带子,两人生生拔了几回河,他看见她的耳珠迅速由粉变红,再也躺不住,扯了衣袍过来便披上便逃下了榻去。

他在榻旁坐着笑得愉悦,却未拦她——不敢拦。

他百日内不可动用内力,定力越发差得压不住,若拦了她,今夜便要出事了。他不想匆匆忙忙要了她,总要这天下大定,要她凤冠霞帔,百抬凤辇,过那永定门,上那龙凤阶,册立、奉迎、合卺、祭神,庙见、朝见、颁诏、筵宴,要这四海天下见证,要她堂堂正正成为他的发妻。

屋里水声低起,少女避在屏风后,折缝儿处用褂子搭了,速速擦了身子,从屏风后转出来时,她的脸颊耳珠还是粉的,神色却已如此。

他将她拉回榻上,放了帐帘儿,对外头淡道:“传膳吧。”

这声音虽不高,月杀在阁楼下却听见了,一会儿便将杨氏送到小厨房里热着的饭菜端了上来。

------题外话------

妞儿们,仵作实体今天已经正式在当当预售了!现在可以下单预订了。

咱们的实体书书名没改,当当搜索就搜一品仵作就可以啦。

另:当初我推过好友的实体书《好久不见,秦先生》,承诺仵作出版后,送出五套书。因此有买过的妞儿,请微博私信我,晒书,我好抽奖送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