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八十八章 下井捞尸

井里的水未干,只是十余年无人用,井面儿上已盖满了枯枝枯叶,郑广齐端着官仪走到井边瞧了眼,又忙把头缩了回来,问:“都督打算如何捞尸?”

他也不问暮青怎知井里还有具尸体,反正她说有,那十有*是有,问了徒惹她的话刀子,还不如不问。

“把那些枯叶捞干净,先瞧瞧再说。”暮青道。

此事好办,盛京府衙的一干捕快不用郑广齐吩咐便寻来了捞网,从井里往外打捞枯叶。这院中有棵老树,枝叶正是向着井口方向长的,水井十余年没人用,井里的枯叶已厚积成堆,捕快们捞了颇久,堆起的枯叶比井台都高了,井面看起来才干净了些。

暮青往井里看了眼,见井面深幽,如一潭死水。她命一名捕快将捞网往井里戳了戳,拔上来时见捞网的木杆还未湿尽,目测井深有三四丈。

既能探到井底,那就好办了。不用暮青吩咐,那些捕快往井底捞了起来,但搅合了一阵儿却没捞出什么东西来,皆是些零零散散的枯枝枯叶。

“都督,这井里似乎……没有死尸啊。”盛京府衙的捕头拿着捞网呼哧呼哧的喘气。

“捞出来的东西放这边。”暮青一指院中空旷处,那捕头刚要把捞网里零星的枯叶扔了,听闻这话只好依言行事,暮青蹲去地上,拿手扒拉叶子,头也没抬道,“继续捞。”

那捕头一听,苦哈哈地继续干活儿了。

捞了十来回,打出来的枯叶又堆成了小堆,但还是没有见到尸骨。郑广齐的耐性都磨光了,只是惹不起暮青,只好窝火忍耐,他望了望天色,见夕阳渐红,再约莫一个时辰天就要黑了,心想索性忍到天黑,若捞不出尸骨就借天黑为由走人。

正当此时,忽听暮青道:“等等!”

闻者皆愣,郑广齐倏地转身,见暮青扒拉着刚刚捞出来的枯叶,从一片卷着的枯叶里捏出一块东西来。那东西形似豌豆,夕阳下泛着晶亮的水渍,瞧不出来是何物。

“腕豆骨,形似豌豆的腕骨,井下果然还有具尸体。”暮青道。

她一说这是人骨,盛京府衙的人顿时便觉得那东西白森森的,那捕快回身便要接着捞。

“别捞了。”暮青捏着那腕豆骨起身道,“你们手里那捞网圈粗网大,捞河里的浮尸管用,在井里吃不上劲,捞到明天也捞不完。”

“那都督之意是?”

“派个人,下井去捞!”

“下、下井?”那捕快眼珠子都快瞪掉了,“都督,这大冷的天儿,下井是会冻死人的!再说这井水有三四丈深,水里黑不见物,如何下井捞尸?”

井下窄深憋闷,捞尸?还不如跳井寻死呢!

“怎么不能?”月杀冷笑一声,一把将刘黑子拎了过来,道,“下水给他们瞧瞧!”

“好嘞!”刘黑子眼神黑亮亮的,对暮青道,“都督,俺下井!”

少年笑得腼腆,手脚却利索,说话间便解了外袍,顺手把中衣的袖子裤腿都挽了起来。

“能行吗?”暮青问。

“行!俺从小就在汴河边儿上的渔船上长大,最识水性,都督放心!”刘黑子拍胸脯保证。

“井里有腐尸枯叶,井水不洁,你需闭着眼摸尸,可办得到?”

“办得到!”

“好!”暮青点头,回身道,“寻根麻绳来!”

盛京府衙的捕快们这才醒过神来,麻绳好找,那捕头出了院去,片刻工夫便从巷子口的一户人家里要来了一捆麻绳,回来后听暮青的吩咐将麻绳一头儿绑到井轱辘上,一头儿拴在了刘黑子身上。

井水冬暖夏凉,暮青不怕刘黑子下水会觉得冷,他这些日子每天只睡两个时辰,日日天不亮就光着膀子在大雪天儿里摔摔打打。这少年在青州山里瘸了腿,在西北军营里当过伙头兵,他太需要一展身手的机会,哪怕是小小的捞尸的机会。所以,今日这机会她无论如何都会给他,但也要顾及他的安全。

“井深而窄,与河里地形大为不同,你很难在井里施展得开,因此不可大意,性命为重,我还想看着你日后衣锦还乡。”暮青平日里从不说这般感性的话,但她怕刘黑子为了证明自己逞能行事,人命当前,一句话若能让他有所顾忌也是好的。

刘黑子闻言一愣,随即低了低头,抬头时迎着夕阳咧嘴一笑,神色如常,眼圈泛红,没心没肺笑道:“都督放心吧!俺还想留着命保护都督呢!”

暮青心生暖意,面色却淡,点了点头,便看着刘黑子跳上了井沿儿,少年只穿着中衣,露出的手脚肤色黝黑,精瘦刚健,噗通一声便跳进了井里。

水花不大,水声却惊心,捕快们望着井里,屏息静观。

月杀在井旁暗瞪了暮青一眼,没见她在主子面前说句温柔话儿,对别人倒是能说得出口!

暮青盯着那井轱辘,见其已转到了头儿,刘黑子应已到了井底,但井面上只能看见麻绳晃动,全不知井底情形。暮青命人在井旁点了香,傍晚院中起了寒风,香燃得快,每燃一寸,暮青便往井下看一眼,待燃过三寸,还不见刘黑子上来,暮青便沉声道:“拉绳子!”

盛京府衙的捕头一听,忙到了井轱辘旁要摇那绳子,但刚抬手,便见井里一个大水花冒了出来,刘黑子*的脑袋探了出来,冲上头一笑。

那捕头吓得啊的一声,以为见了水鬼。

暮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往井里问道:“如何?”

刘黑子嘿嘿一笑,不说话,只把手一举,提出只布包来。他赤着上身,那布包正是他的中衣,那衣服里鼓鼓囊囊的,东西不少!不用人往上拉,他便攀着湿滑的井壁猴子似的窜了上来。

暮青将布包接到手中,打开一看,里头除了头骨还有骨盆以及胳膊腿的长骨,另有些肋骨和脊椎骨。骨头不全,显然是刘黑子捡着大块的先包了起来。

“都督,井底是有具死尸,水里太黑了,啥也瞧不见,俺摸了一阵儿,估摸着是被用麻绳和石头绑在一起沉在井底的,俺先把大块的骨头捡上来了,还有些小的,再下去捞捞。”

“小心些!”暮青将那些人骨放去院中空地上,将那衣衫结成的布包又递给了刘黑子,刘黑子扒着井沿儿的手一松,噗通一声便又入了水。

井下三四丈深,独自一人和一具死尸待在一起,还要捡骨捞尸,此事非常人的胆量能为,盛京府衙的人谁也没想到刘黑子有这等胆量,原先见他跛脚还有些瞧不起,这等腿脚不利索的人在盛京大户人家里连个三等小厮都不配,哪成想有这等胆量?他的口音听着虽然有些乱七八糟,但应该是江南人氏,盛京冬寒,大冷的天儿敢下水,这底子可比盛京府衙和五城巡捕司的人都好!

刘黑子年少,乡音易改,在西北军营里待了些日子,又跟石大海在一起久了,有时说话常蹦出句江北音来,但也正应了那句人不可貌相。他来来回回下井了四五趟,最后一次上来,布包里全是井底的泥沙石子儿,零星夹杂着几根指骨,大块的尸骨都已捡了上来。

他还要再下水,暮青道:“行了,上来吧。”

“井底可能还有……”

“天要黑了,上来吧。”暮青打断刘黑子,剩下的零星小骨明日再捞,大块的尸骨都已打捞出井,凶手不会半夜派人到井下去捞几根指骨或是趾骨的。

刘黑子这才听命窜了上来,暮青解了身上的风袍就递给了他,那风袍不是步惜欢送她的紫貂大氅,那大氅那夜她落在了长春院里,步惜欢收走了,尚未给她,她今日出来披着军中发的武将风袍,但此举还是让月杀眼神儿一跳,刘黑子受宠若惊,少年额头上还贴着片枯叶,看起来傻愣愣的。

暮青懒得理这些男人的心思,她把风袍往刘黑子怀里一塞便道:“府里人少,你若染了风寒,人手更不够了。”

说罢便验看尸骨去了。

刘黑子穿好衣袍后,天色已黑,暮青仍蹲在地上捧着只骨盆摸来摸去,那缓柔的手势看得盛京府尹郑广齐难以直视,咳了一声道:“都督,天色已黑,这验尸之事……”

“把尸骨带回都督府!”暮青起身,抱起那只骨盆,边摸边走了。

刘黑子把尸骨抱去马车里,问道:“都督,城门关了,俺去给那郑当归寻间客栈住?”

暮青这才想起郑当归还没走,于是道:“带回都督府,住客房,夜里看着他,莫让他随意走动。”

眼下是查案的要紧时期,让郑家人住客栈,她不放心。

这事儿安排罢了,暮青便又低头验看尸骨去了。马车缓缓行驶了起来,巷子里的灯火走马灯似地透进马车里,暮青抱着尸骨坐着,熹微的灯光从她脸上掠过,忽明忽暗。

盛京城里仍在宵禁,都督府的马车因奉相令查案,大摇大摆地便叫开了内城的城门。过城门时,那守门的小将非要检查车马,暮青在马车里听见,默默放下那块骨盆,把头骨抱在了手里,那小将打着灯笼进来一瞧,“娘呀”地叫了声,连手里的灯笼都扔了,慌忙便放了人。

月杀坐在车辕上瞥了眼帘后,不知暮青何时变得这般恶趣味了。

马车驶过内城的城门,暮青瞥了眼城门处。她今天到城外开棺验尸,此事大概盛京城里都知道了,既然如此,今夜要去外城看步惜欢就不必步行走密道了,大可以乘着马车大摇大摆地出城,那守门的小将被她吓过这回,今夜见她再出城,必不敢多问。

到了都督府,月杀刚下了马车便听暮青道:“你们先回府,我去趟侯府。”

月杀倏地回身,目光恨不得刺穿车帘子。

这时,都督府的门从里头打开,石大海道:“都督回来了?大将军等您半天了!”

元修?

------题外话------

今天各种小号出没,各种为了揭签真是让我见识了什么叫强大的战斗力!多谢妞们的努力,早晨还不到一半,刚刚就揭完了,多谢大家的热情战斗力!

听说凌晨就出高考成绩了,祝高考的妞儿们都能查到满意的成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