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八十章第二个下毒者

大兴开国六百年,士族子弟弱冠出仕,上品无寒门,贱籍不入朝,这些皆是祖制,如今皆被一人打破已是惊世骇俗,谁能想到还有更令人惊骇的?

女子从军杀敌入朝为官,此事一旦被人知晓,且不论天下人如何想,朝中便会治她个违乱纲常之罪,抄家灭门!

安鹤看见了暮青的真容时便知道她今夜必会杀他灭口了。

“我爹被你所杀,此事是你自作主张还是受命行事?”暮青蹲在地上望着安鹤问。

安鹤阴毒一笑,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杀了她爹,又得知了她的真正身份,她今夜是必杀他的,他告诉她真相,不如将这秘密带入阴曹地府,看她在人间苦寻一生,岂不快哉?

老太监嘴角一扯,扯出快意的笑来,脸上的厚粉在月色下分外森白,眼角的胭脂艳若鬼魅。这一生,自他进宫起,看见的便是恶毒、妒恨、愤怒和杀意的丑恶嘴脸,起初他还惧怕,可宫中岁月熬人,眨眼便是半生,如今他以此为乐,看见那些满怀恨意的人,他就觉得快意。临死之前若还能让他再看见这番光景,那将是最美的送行礼。

但他竟没有看到。

少女蹲在他面前,似能看穿他的一切心思,她眸若星子清澈如水,映着他丑恶的脸,不恼不恨,亦无杀意,只平静地问:“你杀我爹是自作主张?你杀我爹是受命行事?”

她跟他此生所遇的寻仇之人大不相同,他不开口,她也不恼,只是问他,似乎如此便可问出真相。

“你受谁的命行事?”当她如此问,他不由惊怔——难道她真的能知他心中所想?

“那人是太皇太后?”她又问。

安鹤怔色未褪,暮青低着头,月光照不透的眸底已生霜寒。

果然是元敏!

她早该想到的,只是不愿冤枉于人,故而等到了今日。

“你以何手段杀的我爹?”暮青抬眼时目光清明,声音异常平静。

她的声音越是平静,廊下的男子眸中越生痛意。凡遇案子,她总是这般,认真得让人心疼。凡狱事莫重于大辟,大辟莫重于初情……她的这番话他还记得,那夜一锅面前论江山狱事,他被她身为女子却心怀天下无冤的理想所震,今夜看她面对仇人,宁愿忍着丧父之痛也要将行凶细节再问一回,他心中除了疼惜,唯剩心折。

这世间之人心怀理想容易,将理想坚持至此却太难。断他人之案,清明公正容易,断至亲之案,却非坚忍之人不能为。

“杖杀?”

“毒杀?”

少女蹲在地上,身子裹在大氅里,月色下娇小一团,声比夜风凉。

“你用的是何毒?”

“砒霜?”

“鹤顶红?”

“毒阎罗?”

无论暮青问什么,安鹤都一言不发,而暮青也停了下来,她皱了皱眉。

步惜欢见此,从廊下走来问道:“怎么?”

她问案少有这种神情,难道是何处不对?

暮青没解释,她没心情多做解释,只问安鹤道:“你在汴州刺史府毒杀的那些人用的是鹤顶红?”

安鹤不答,暮青的眉头却皱得更紧——鹤顶红!怎么会是鹤顶红?

“不是?”步惜欢听出了暮青的意思。

“不是。”暮青这才出了声,起身时身子微晃,步惜欢扶住她,听她道,“我爹所中之毒有股苦杏仁味,我曾问过巫瑾,他说是毒阎罗。”

鹤顶红之毒来自红信石,因其颜色像仙鹤头顶上那一点红,故而称之为鹤顶红。其主要成分与砒霜一样,只是不纯,颜色不同,因此名称有差别,但两者皆没有苦杏仁味。

暮青是如何看出安鹤用的是鹤顶红而非毒阎罗的,她现在没有心情解释,步惜欢也不问,只看着安鹤道:“那日的毒酒是他给你爹的没错。”

暮青不怀疑此事,元敏下旨将与柳妃之案有关的人全数灭口,安鹤那日奉旨行事,确实应该给了爹一杯毒酒,但酒中之毒本应是鹤顶红,为何会变成了毒阎罗?

那日还有第二个下毒者?

“你可知酒中之毒换了?”暮青再次蹲下身来问。

安鹤开不了口,却没有看着暮青,而是奋力仰着头,死死盯住步惜欢,喉头哑声如老鸹。

步惜欢垂眸淡淡看向他,风袍已解,武袍加身,那武袍梨白素净,衬得眉宇间似融了月华,换了张脸,依旧雍容矜贵。安鹤乃将死之人,步惜欢无心隐藏,道:“没错,是朕。”

他方才与暮青说话没掩饰过声音,安鹤听得出来不足为奇。

老太监瞳眸一缩,难以置信——那廊下飞花杀人者竟是陛下?!他的功力……

京中士族子弟皆有启蒙武师,专习骑射之道,会些三脚猫的功夫,陛下也是如此,太皇太后自然不会允他学那些深厚的武艺,他跟在太皇太后身边多年,陛下在盛京宫里时需常去给她请安,他并未瞧出他身怀武艺来!

陛下的武艺从何处习得,这些年来又是如何隐藏的?

安鹤心思急转,他痴迷收集武林秘籍,对江湖各派的武功套路皆有了解,世间就没有明明是高手却看不出的……

不!有!

蓬莱心经!

传闻此功祖洲仙人所修习的无上之功,能掌世间万物,能化幽冥杀意,以无形制有形,以不杀止万杀。其功未大成时不可随意动用,乍一看与常人无异。

安鹤盯着步惜欢,眼底忽然生出异色,阴毒贪婪,嗜血怒意——原来在你手里!

他用尽手段折磨那人,想要找到的无上心法,竟在他人手中!

原来他们暗地里结了盟!

原来……

“你可知道酒中之毒换了?”暮青这时出声,将安鹤的思绪拉了回来。

安鹤怒意未褪,看向暮青时眼角飞红的胭脂如烧红的刀。

暮青不惧,接着问:“跟着你去汴州刺史府的宫人里有谁……”

话未说完,只听咔的一声,似是骨骼声一响,安鹤趴在地上,折断的腰身蛇般一扭,上半身忽地直起,双指直探向暮青的喉咙!暮青毫无防备,未曾想安鹤能解开穴道,说时迟那时快,她仰面便倒,脚往安鹤胸口踹出时,腰间忽的被人揽住,脚下如御风踏云,离地之时见冷月隐在树梢,一直断手在夜空下划过,血珠如线,远望如夜色星辰下忽然架开一道红桥。

步惜欢带着暮青落到廊上时,那断手才啪嗒一声掉落在地。

男子静立廊下,衣袂舒卷如冷云,一袖梨白覆了霜寒。就在刚才,安鹤偷袭她时,他将她带离时顺道断了人的手,那手是怎么断的,暮青没看见,她一落地便从步惜欢身边离开,走向安鹤。

以安鹤的功力,自不是任人宰割的人,今夜他刚到院中来时与步惜欢缠斗,最后关头看似拼尽了内力,实则耍了点儿心思,故意装作内力耗尽转身欲逃,趁机将那金鞭掷向廊下,想以毒伤人。这些毒计虽未成,他却因此保留了些内力,没有全然耗尽。趴在地上的这段时间,他看似已残,却仍偷偷以内力冲击经脉,试图解穴。但没想到不仅没伤到步惜欢,连暮青也没有伤到。

暮青虽不懂内力,但从军西北,翻山越岭,战马匪入敌营,这一路最是炼人,论敏捷,她并不输人。她一步一步向安鹤走去,安鹤在地上抽搐,断腕血涌如泉,另一只被飞花割得血肉模糊的手上还插着一把解剖刀。暮青走过去,还是蹲在安鹤面前,只是将那刀一拔,问:“既然你已经解穴了,想必能回答我的话了。”

步惜欢在廊下,手一伸,一朵摇摇欲落的梅花随风一断,乖乖地躺在了他的指尖。

“那药是你亲自下的还是宫人帮你下的?”暮青问道。

安鹤面如纸白,森然一笑,拒答!

刀光一闪,暮青一刀扎进了那断手的断面里。今夜本以为问明了真凶,没想到毒不对,下毒者还有第二人,身份不明,目的不知,她已失了耐性。

安鹤来这院子里已有些时辰了,方才他动了鞭子,鞭声传出老远,不知何时会来人,今晚她必须要问明白杀父真凶的事!

安鹤眼底充血,脸一仰,月光照在脸上,眼底血丝如网。

“跟着你去汴州刺史府的宫人,谁是帮你下毒的人?”暮青又问。

安鹤不答,那断腕里血线如珠,暮青将刀在其中一搅,顺手在地上的青砖缝儿里拔了把枯草,往安鹤嘴里一塞,堵住了那惨叫声。

“说!谁是帮你下毒的人!”

“问了也没用。”步惜欢走了过来,道,“那些人事后都已被杖杀灭口。”

暮青闻言抬起头来,柳妃船上的侍卫死了,查案验尸的人死了,连跟着安鹤去汴河城的宫人都死了,元敏将所有人都灭了口,那第二个下毒者回是谁?

按说,元敏已下旨将人灭口,与案子有关的人是必死的,既如此,何人出于什么目的要在那本就掺了毒的酒里再下上毒阎罗?

巫瑾曾说,毒阎罗是他所炼之毒,曾经被人偷出府去,这偷毒之人不是安鹤,那会是谁?

下毒之人会是偷毒之人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