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七十八章 娘子口味真重

暮青看着司徒春,再望向步惜欢,问:“催眠术?”

像,又不像。

暮青懂得催眠术的原理,人的脑波有四种状态:一般状态、放松状态、打盹状态和熟睡状态,催眠是在放松和打盹状态下进行的,其方式分为母式催眠和父式催眠两种。母式催眠即以温情突破受术者的心理防线,是一种柔性攻势,而父式催眠是以命令式的口吻发布指示,让受术者臣服。

步惜欢刚才的话看起来像父式催眠,但催眠是需要对受术者进行诱导的,步惜欢显然没有实施过此事,且司徒春对赌钱一事心有排斥,而催眠并不能驱使受术者做他的潜意识里不认同的事,因此步惜欢所用的不像是催眠术。

“你的词儿向来新鲜。”步惜欢果然笑了笑,道,“蓬莱心经里的幻心术罢了。”

大兴民间的杂记里有记载,海外有祖洲十岛,岛上有仙山,谓之蓬莱。暮青一直以为这些不过是民间的神话传说,未曾想真有蓬莱心经这种心法,听着像是祖洲仙术。

雅间里雕案华美,雀羽锦席,步惜欢慢悠悠坐去席上,执壶斟茶,似对此事不欲多说,只道:“不是要赌钱?”

“他事后可能记得中过此术?”暮青不懂内力,她只问关心的问题。

“他会觉得做了一个成仙的美梦,如至仙山,拜听仙音。”茶汤清绿,清香袅袅,步惜欢的容颜隐在茶气后,眉宇间意态冷沉,笑道,“烟花之地,茶果不净,倒真让你说对了。”

“茶里有毒?”暮青问时,见步惜欢袖子一拂,那茶盏滑到司徒春跟前,他迷蒙的眼神顿时深如夜海,静谧幽沉。暮青见了,忙去拉步惜欢,这司徒春知道她今夜不是为了寻欢而来,竟在茶中下了*药!

步惜欢坐着未动,一使巧力便将暮青带进了怀中,区区*药也想迷他?

男子低声一笑,笑声自胸膛里传出来,低低颤颤,震得她耳朵痒,“投怀送抱也别在此,或是你喜爱这挂满春宫图的屋子?那待我们回去,备间这样的屋子如何?”

暮青冷笑道:“你怎不说到义庄寻些尸体来,摆个满屋子的春宫十八法?”

步惜欢眸光一亮,她竟肯接他这些话了,想来是习惯了。他沉沉一笑,抱着她似真似假地道:“娘子口味真重,不过你若喜欢,为夫还是愿意满足你的。”

暮青呼地起身,袖子一拂,怒风甩了步惜欢一脸。

步惜欢在那怒风里笑得愉悦,半晌才言归正传,“不是要赌钱?赌吧。”

“你既用了幻心术,何需真赌?”暮青往雕案旁一坐,道,“让他将长春院里的银子有多少就拿多少来。”

她的目的只是将安鹤引来。

她吩咐他吩咐得理所当然,他却听得甚为欢喜,眸光柔若春风,曼声道:“好,谨遵都督钧令。”

“去,将长春院里的银子有多少拿多少来。”步惜欢淡淡吩咐。

司徒春闻言便起了身,除了眸深如渊不见波澜,竟看不出别的异样来。他出了门后,暮青便和步惜欢在屋里坐等,两人未再说话,只等了一刻,司徒春便回来了,怀里抱着只方盒。盒子打开,里面皆是一捆捆卷好的银票,暮青展开一数,这一盒足有白银五十万两!

“收归国库。”暮青将那盒子一推便推给了步惜欢。

步惜欢笑吟吟接过来,“娘子可真会持家。”

“这是养家。”暮青纠正他,起身便走,“走吧,今夜且回去。”

司徒春失了长春院的银子,清醒后必会禀告安鹤,今日夜已深,安鹤已难出宫,要出宫也是明晚。

步惜欢慢悠悠起身,临走前对司徒春道:“记住,你与英睿都督赌钱输了银子。”

司徒春立在屋里缓缓点头,步惜欢关上房门便和暮青走了。长春院里的人见暮青这么快就出来了甚是诧异,但没人敢拦,两人就这么出了长春院,回了都督府。

尚未到都督府门前,暮青便道:“我自己回府便好。”

她虽不知他今夜出宫是以临幸哪个男妃为由出的宫,但那些男妃既然安排在朝臣府中,那些府里必有宫中的眼线,替子在府中,难保真的不会万无一失。她知道,他既已安排男妃回京,与元家之争便必是到了紧要关头,这时候不能有失。

“嗯。”步惜欢应了声,往街角青墙上一倚,笑容在清冷的月色里显得有些朦胧。

墙缝儿里有雪,男子穿着侍卫的衣衫,一张月杀的脸,笑意懒散。暮青看着别扭,但未让他摘面具,夜深街上无人,但防备不可松懈,她只看了眼墙上的雪,皱眉道:“磨破了衣袍,别找我补!”

步惜欢听后眸光亮若月色,笑着离了青墙,道:“不冷。”

她哪是怕他磨破了衣袍,分明是怕他着凉。她最是心细重情,只是不善言辞。

男子的目光像是看透了她,暮青转身便往府中行去。步惜欢在街角看着她敲开府门,石大海将她迎进了府去,这才隐入巷中,转身离去。

*

内务府总管府。

上元节前这里便辟出了间别院,府里的男丁女眷皆避着此处,因这院子里住着的人身份尴尬,乃是总管府多年前送去汴河行宫的庶子。这庶子是内务府总管彭顺早年养在府外的庶子,其母是个低贱的戏子,承了生母的美貌容颜,便被送进了汴河行宫。

府里没人想到他还会回来,夜深人静,红烛如泪,屋里低低的承欢之声随风送远,听得府里值夜的小厮们面红耳赤。

别院内外守着御林卫,别院里欢爱之声低浅下来后,一名小厮才被唤了进来,手里端着热茶。范通在门口接了茶,刚进屋便听见有人在华帐里哑声道:“茶!”

范通来不及关上房门便将茶端去了榻前,帐帘撩开,彭公子华衫半解,将茶奉至榻内一人面前,那人衣衫半褪,转头来时媚眼如丝,如画般的眉宇里有未褪尽的春情,他接了茶来喝了几口便将茶盏递出帐外,范通忙接了过来,那人瞧也没瞧他,只笑望彭公子一眼,彭公子跪在榻上,身子前倾,似又要与那人赴一轮*。

帐帘放下,范通端着茶盏出来,门口的小厮忙低下头去,心砰砰直跳,都说陛下喜雌伏,此言果真不假,只未曾想到床第之间有那般春媚之色。

“还不退下!”老太监一张死人脸,忽喝一声,惊得小厮手中的茶盏险些打了,忙垂首躬身,急匆匆退了下去,往书房回禀去了。

小厮刚走,别院的后窗便无声自开,一人飞身进屋,榻上两人惊起,见了那人便双双下榻,两人皆衣衫半解,面上却不见一丝春色,跪下齐声道:“主子。”

步惜欢未出声,只坐去椅子里,抬手摘了面具,面具之下脸色苍白。

两人未得圣令不敢起身,亦不敢抬头,范通进了屋来,看见步惜欢的脸色,一张脸沉得越发像死人,道:“老奴去请瑾王来。”

“半夜三更的,他在侯府,你倒是能把人给请来。”步惜欢将面具随手丢去桌上,淡道,“何时长本事了?”

“为陛下分忧是老奴的分内事,豁出命去也要把人请来。”范通停步回身道。

步惜欢听后倒笑了,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朕发现你是越老越会说话了。”

范通眼皮子也不抬,“陛下倒是越来越年轻了。”

陛下少年老成,幼时便磨了心思,隐忍筹谋,擅掌大局。如今动了情,倒是越来越像这年纪的人了。

这是好事,只怕也是坏事。

那蓬莱心经乃世间至圣之宝,其心法似求仙问道,修炼之时需心如止水,忌杀念,忌擅动,否则必受反噬。此经未臻化境时需潜修隐忍,臻化境后可杀伐随心,弹指间掌天下武林。

此经乃双刃剑,未成时斩己,大成时杀人。尤其是那幻心术,反噬极厉,擅用有走火入魔功力尽失之险。陛下隐忍多年,只差一重便可臻化境,今夜担此反噬之险,想必是为情。

以陛下的深沉心性,便是身上万刀割心,脸上也能谈笑风生,今夜之事暮姑娘恐怕多不知情。

“好了,一个个牙尖嘴利的,都学了她。”步惜欢眉宇间生了浓浓倦色,缓步行去榻前,入榻盘膝,合眸时淡道,“朕调息些时辰,你们盯着外头。”

三人不出声,只躬身领旨,范通走到榻前放了帐帘,给两人使了个眼色,那两人便齐去软榻上卧下,身未动,欢爱之声渐起,那去书房回禀的小厮回来,听见此声,面红耳赤地退到别院外的方亭下值守去了。

*

次日清晨,暮青刚起身,正在阁楼里用早点,刘黑子便来禀事,说是长春院的掌事司徒春求见。

长春院是何处,刘黑子早些日子就知道了。这些天月杀正教他和石大海一些别的事,京中内外大大小小的酒楼茶肆、棋阁雅舍,青楼倌馆不仅要他们记着,还要记着各家的金主常客及京中各府的姻亲关系。因此今儿石大海一开门,见是长春院的人求见暮青,俩人顿时便想歪了。

刚刚及冠的少年还不懂男女之事,更不懂男风之事,来阁楼禀事时脸颊飞红不敢看人。

暮青看了刘黑子一眼,没解释。昨晚“赌输”了五十万两银子,司徒春当然不敢回禀安鹤,想必是来求她的。

她本不想见,但又心中一动,道:“花厅见客。”

------题外话------

我在蓬莱,傍晚回家,旅游也是件累事,瘫趴在地~

年会面基的感觉,总结成一句话——万万想不到。

群里有多掉节操,脸就长得有多萌,简直应了一句真理——每只少女心里都藏着一只野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