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七十章 仇人相见

那少年雪衣银冠,袖束腕甲,武将装束,烛光照着眉宇,虽其貌不扬,却别有一番霜寒之姿。

明知凤驾与圣驾到了,却不起身,不跪迎,世间竟有这等狂徒!

元敏未见过暮青,但一眼便猜出了她是谁。安鹤扶着她,阴柔地瞧了暮青一眼,刚要开口,元敏便抬手阻止了他。

暮青知道元敏来了,却不想跪她,她是不是她的杀父仇人她还没查清,但今晚救元修要紧,她尽量让自己专注于眼前所做的事,不去想元敏。

御医们苦哈哈地进来,守在榻前,把脉的把脉,开方的开方,假意忙碌。

御医院老提点好奇暮青在做何事,走过来一瞧,顿时两眼发直,面露异色!

步惜欢倚在门边,瞧见老御医的神色,缓步到桌边坐了,拿起暮青放在一旁晾干的纸笺,目光一落,挑了挑眉。纸上画着一物,他认得,今儿早晨刚瞧见过——人心!

那人心画得颇为真实,瞧着就跟今早从那尸体里取出来的一样,上头写着几个清雅卓绝的题字——心脏解剖图!

步惜欢眼神一亮,眸底笑意深沉——嗯,她还会画画!只是这技法与宫中画师和历代名家的大不相同。

男子背对着外屋坐着,懒倚在椅子里,看着暮青,看着她的画,不知是对人感兴趣,还是对人心图感兴趣。

元敏立在门口,目光落在步惜欢身上,晦暗难明。兄长曾担心那少年是皇帝的党羽,今早在刑曹堂审时皇帝曾当面打趣少年验尸不精,看起来不像是他的党羽,但皇帝此刻之举似对少年颇为感兴趣,看着又像是他的人了。

元敏嘲弄一笑,君心难测,真真假假,在宫里这些年,皇帝倒把此道学得不错,越发让人看不透了。

屋里屋外静得落针可闻,只是场面有些怪异。

元敏贵为太皇太后都在外屋站着,身旁由华郡主和元钰陪着,里屋御医们候在一旁,帝王和臣子共坐一桌,那臣子不但坐得住,还自始至终都没抬头理过人。

暮青低头继续画她的图,画好的就放去一旁晾着。步惜欢一张一张的拿起来看,只见一张画的是剖开的心,题字为“左心房解剖图”,又有一张画的是半个人身,胸骨包着人的心肺,上头写着“心脏与肺叶的位置”,暮青还画了两张图,分别写着“左肺外侧观”和“左肺内侧观”!

她画得很快,而且笔法写实,连心肺上的血脉都细细画了出来,五张图没用多少时辰,仿佛这些她画过无数遍,看过无数遍,闭着眼都能画出来。

“拿丹青来!”画好之后,暮青将五张解剖图拿来细看,沉声吩咐道。

元敏在外屋,步惜欢在对面,暮青的态度好似两人不存在。

“去拿!”华郡主吩咐身后的婆子道。

片刻后,颜料拿来送去桌上,暮青提笔蘸着丹青给解剖图上色,心染朱红,肺染赭色,主动脉描红,肺动脉描蓝,气管描金!左肺的两张画里,她甚至分区域晕染上色,足用了七种颜色!

上色之后还不算完,暮青将晾干的解剖图拿过来,以蝇头小楷画线标注。

心脏解剖图上,她标——主动脉弓、动脉韧带、肺动脉干、左心耳、左房支、心大动脉、左心室、心尖。

左心房解剖图上,她标——主动脉、肺动脉、肺静脉、左心房、二尖瓣、左心室、室间隔。

肺的内外侧观图上,她也标注了尖段、尖上段、前段、后段等九个部位。

御医们纷纷侧目,把脉的不把了,开方的也不开了,个个瞄着桌上,两眼发直,目露惊色。

五张图,画得鲜活扎眼,标注详细详尽。

这是翻遍历朝医术典著也翻不到的五张图,是御医院的圣手们见所未见的五张图,图新奇,词陌生,看得一群医痴心痒手痒,恨不得抢过来!

但也有心存质疑的,这些图见所未见,词儿更是未曾听过,这少年从何处学来的,又如何保证画得准确无误?

暮青没空理人,五张解剖图完成后,以防万一,她又吩咐道:“命人去义庄,看看有没有刚死一两日的新鲜尸体,有就抬来备用!”

这要求华郡主没有立刻差人去办,屋里屋外的人听见此言都露出一副古怪神色,几个婆子丫鬟更是面露怒色。

侯爷命悬一线,府里还要抬来具尸体,岂非晦气?

这不是在咒侯爷死吗?!

但太皇太后和帝驾在此,谁都不敢放肆多言。

但元钰敢问:“六哥待都督不薄,都督为何命人抬尸来侯府?这岂不晦气?”

“晦气要紧,还是救你哥的命要紧?”暮青抬头望向元钰,记得元修颇为疼爱她,因此淡淡解释道,“巫瑾来后,我会与他合力为你哥拔刀,这几张图是画给巫瑾看的,为的是让他了解刀扎下去的位置,但是万一巫瑾看不懂,或是你哥的伤情复杂,这图难以解释得全面,尸体便可以帮我们一个很大的忙!所谓看图千张,不如一观真貌,我可以寻一把同样的匕首,以同一角度扎进去,模拟出伤情,以寻拔刀之法!”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医疗器械不足,元修身上的刀容不得拔两次,一点儿失误都不能有!但剖尸模拟伤情毕竟是耗时耗力的,元修能不能撑那么久还是未知数,所以她才画了解剖图,打算让巫瑾先看图探讨,如果他能看懂,那么或许可以不必剖尸。

暮青虽然解释了,但她的解释实在有些骇人听闻,元钰瞪大眼,还没从震惊里回过神来,元敏便对安鹤道:“你派人去办!”

莫说一具死尸,只要能救修儿,就是屠尽天下人,她也无惧!

“老奴遵旨。”安鹤柔声笑道,笑罢抬眼望向暮青,问,“不过,都督要的是新鲜尸体,死了一两日的就不新鲜了吧?不如,新杀一人?”

步惜欢听了,深看暮青一眼,那目光有些担忧。

暮青已看向了安鹤,只见这太监高帽华服,面施脂粉,眼角熏着艳丽的红胭,年纪难辨,气质阴柔,她略一打量,双拳倏地紧握!

这太监身穿华服,又跟在太皇太后身边,莫非是盛京宫总管——安鹤?

安鹤!安鹤!

暮青望着那阴柔的太监,桌上烛光跃动,她的眉心也似有团火在跳,恍惚间,她看见爹临走时挥手作别,看见义庄那盖着草席露着官靴的尸身,闻见尸体的腐气,感觉得到她背着爹走最后一程,那双臂搭在她肩膀上的冰凉……

一幕幕似在眼前,一幕幕好似昨天。

下毒的凶手近在眼前,暮青握拳屏息,杀机心头起,眼看着戾气将生,杀意将显,耳畔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青青,稍安。可还记得我前些日子与你说过的话?”那声音少了些懒散,多了几分春风和煦般的暖,莫名使人安定。

暮青一醒,眸中将要生出的戾气因看向步惜欢而躲过了安鹤的目光,安鹤只怔了怔,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似乎一切如常,这古怪的感觉令他盯住暮青细看,暮青的神色却淡了下来,再不见波澜。

步惜欢说过,安鹤内力高深,她不是对手,他会陪她去找他。

今夜相见实属意外,她没能控制好情绪,但确实今晚不是动手的好时机。

那么,她等!

步惜欢坐在暮青对面,见她平静了下来,微微垂眸,遮了眸底的疼惜。他与元氏同一屋檐,早已习惯了忍耐静待,笑颜相对,筹谋算计,蚀骨折磨。十九年,他已习惯,却不希望她习惯。他不忍,那些蚀骨折磨,总想着他尝过也就够了,但终究还是让她尝了一回这忍耐滋味。

一回已经够了,这安鹤是不能留了!

今夜并非报仇的时机,安鹤乃大内高手,她若心怀杀意,他必定感觉得出,到时她的身份就有暴露之险。

过了今晚……

男子眸底寒凉如雪,抬头时还是那副散漫悠然的神态,好像刚刚一切都不曾发生,话不是他说的,杀意也不曾从他心头起过。

暮青知道方才是传音入密,她在草原上扮成勒丹兵潜入狄人部族的那晚曾听元修用过。

“都督之意如何呀?”安鹤见暮青不说话,又开口问道。他刚才觉得有些古怪,但再细看,已从暮青身上寻不出什么,因此便出声问她,想看看能否瞧出什么来。

“好啊。”暮青竟点头答应了,这让安鹤有些意外,他听闻暮青乃刚直之人,作风冷硬,没想到她会同意杀一个人送来。但心里想着,却听暮青又开了口,“谁的尸体都行,只是总管大人的不行。”

安鹤一怔,笑问:“为何?”

杀谁都行,杀他不行,这少年倒是个会说话的,谁说她不懂人情世故的?

“太监的尸体不好用!”暮青冷笑道。

安鹤涂着粉的脸由青转红再转白,一连变了好几个颜色。

多少年了……自从太皇太后得势,就不曾再有人敢如此讥讽他了。

这少年……

“都督说笑了,老奴记住了。”安鹤阴柔一笑,眼底神色带毒,深深看了暮青一眼,转身办事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