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五十九章 解棋

奉县知县死在了天牢里,仵作验尸后说是猝死,尸体抬去了义庄,称病数日的暮青前去验尸,结论一样——猝死!

自金殿誓期破案后,百官皆以为会遭查账,因此急急忙忙回府做账,没想到那本该登门的活阎王没登门,反倒不声不响去了玉春楼!此举让百官措手不及,纷纷联名上折弹劾,奈何元修护着她,辩称她去玉春楼赌钱是为了查案。

查案!这满朝文武都猜得到。

可这之后暮青又没动静了,那些跟她赌钱的盛京子弟被打的打罚的罚,事后都关在府中思过,她也称病不朝闭门不出,那两晚赢了多少银子,查到了什么,没人知道。

奉县知县的死终于让她出了府,但去了趟义庄,她回了都督府后又再次闭门不出了。

三个月,三件大案,闭门不出如何破案?

没人知道。

在暮青当殿誓期破案时,有人想到了回府做账,有人想好了在暮青进府查案时如何使绊子,有人连夜发了书信出府联络党羽,告知要严密提防,也有人不慌不忙以不变应万变,但再多的安排都不敌查案之人不按常理,不问案,不提审,不走门串户。

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外界猜测煎熬之时,暮青在都督府里很悠闲。

她在等刺月部的隐卫将那只木匣拿回来,但等待的三日里也不是无事可做。上元夜那晚,大寒寺的空相大师给了她一副棋盘、一本棋谱和一本经书。她回城时因棋盘不易带进城中,便交给了车夫,只将棋谱和经书收在怀里带了回来,车夫早晨进城时才将棋盘送来了都督府,暮青从义庄里回来时见棋盘送了过来,便抱去了书房,把韩其初叫了来。

韩其初最近闲着,除了教导崔远,也别无其他事可做,见暮青喊他来下棋,不由眼前一亮。

暮青将棋谱最后那页残局摆好,让韩其初陪她解一解残局。空相大师将棋谱给她时,曾说过最后一页是残局,她觉得这话是特意提的。若这本棋谱只是外祖的遗物,他交给她就好,没必要提残局的事,她觉得空相大师此言定有深意,因此想让人陪她解解看。

韩其初坐下后笑问:“都督怎知在下擅棋?”

暮青头也没抬,细看眼前棋局,淡道:“军师还能不会下棋?”

韩其初笑了声,这才去看眼前的棋局,一观之下眼神一亮,抬头问:“敢问都督这残局是何人所下?”

“空相大师和无为道长。”暮青执黑棋,她外祖在这局棋里执的就是黑棋。

“都督总是令人惊喜。”韩其初眸光乍亮,惊喜却饱含深意。残谱对爱棋之人来说是珍宝,当世最难得的便是空相大师和无为道长的棋谱,无为道长已故,空相大师尚在人间,听闻他收着故友的棋谱,从未外传,天下间能一窥两位高人棋风之人甚少,暮青是如何得到如此珍贵的残谱的,他不知道,却未多问,身为幕僚,有些话不该问。

暮青看着棋面,只觉乍一看棋面平静如水,再一品沧海深沉,在她的理解里,棋如战争,可见金戈铁马,可见杀伐惨烈,但这局棋里不见战争,只见禅意。

“无为道长的事,你听说过多少?”暮青尝试着落了一子。

韩其初观着棋面,执棋,落子,笑道:“无为道长才学冠世,天下文人无不仰面,当年无为书院广收寒门学子,道长分文不取,有士族子弟带着金银上门求学,道长也只以品性才学收人,所得的修金多用来修缮书院、广收书籍。听闻有一年,江北大灾,京中粮贵,有些寒门子弟家中无米为生,那一年全靠道长的修金买来的米粮为生。听闻道长有一女,养在书院,父女两人的日子甚是清贫。”

暮青怔了怔,她对外公并无感情,得到他的遗物,除了觉得突然并无其他感情,但听了韩其初这番话,她忽然心生敬意。

“后来道长受难,听闻天下学子曾联名请愿,跪于盛京门外三日三夜,那年冬寒,有些学子为了请愿竟冻死在了城外!听闻,当时大寒寺方丈空相大师正闭关,为了此事中途出关下山进宫,不知他在宫中与太皇太后说了什么,虽未保下无为道长的性命,却保下了其女。”

暮青本要下子,听闻这话指间的棋子一落,啪地落在了棋盘上。

这一声清脆,韩其初望着那落偏的棋子,目光渐深,但还是继续说道:“当时武平侯府乃抄家灭门之罪,男丁皆斩,女子发落成奴。按我朝律例,官奴是要卖入青楼的,因空相大师乃国师,宫中也给他几分薄面,无为道长之女便未卖入青楼,而是远远的发配了,至于发配去了何处,这在下便不知道了,这些事都是民间盛传,不知有几分可信。”

暮青信,汴河城乃江南富庶之地,古水县虽是小县,却物庶民丰,娘没被卖入青楼,又发配到了富庶的江南小县,若说此事无人从中出力是不可能的,而当时宫变刚发,元相和太皇太后为稳朝局必行雷厉手段,那时朝中定然人人只求自保,哪有敢为旁人求情的?敢求情的,又能让太皇太后恩准此事的,除了身为方外之人的空相大师,只怕难有别人了。

没想到,空相大师还是娘的恩人。

暮青再没说话,与韩其初行了几手棋,因有心事便没有再下,而是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一关便是一日。到了晚上,她将棋搬去了阁楼,对灯独坐,边观局,边等。

果然,过了三更,步惜欢便来了。

“你出宫成瘾了,真是每回都妥当?”暮青没抬眼,只翻着棋谱。

“你昨夜出城时,可觉得不妥?”步惜欢笑着坐去对面,见她翻着棋谱,他便低头观局。

暮青瞥了眼步惜欢,见他红衣如莲,衣襟袖口的银貂毛细密如毫,衬得眉宇雍容矜贵。暮青低头又去看棋谱,淡道:“你昨晚没穿成这样。”

出宫还穿得如此华贵,生怕宫人认不出他来?

步惜欢闻言抬眼,笑意打趣,问:“穿成这样,可入得了眼?”

暮青一愣,觉得这话似有别的意思。

步惜欢只笑不语,他出宫时自然不会穿成这样,他是戴了面具穿了侍卫的衣衫的,只是来见她前,会有人将他的衣袍备好,他在马车里换了才来的。

此事暮青稍稍一想便明白了,不由无语。

步惜欢见她的脸色颇为好看,不由笑着调侃道:“怎不说话。”

“无话可说!”暮青摇摇头,收了棋谱,执了棋子便往棋盘上落了一子。

步惜欢低低笑了声,无妨,她无话,他有话便好,“下回我来时,可要穿女儿装给我瞧瞧?”

说话间,他也执棋落下一子,白子如玉,指如明月。

暮青忽然便想起早晨睡时解了束胸带,险些被杨氏撞破女儿身的事,不由脸色冷沉,执子往棋盘上啪地一落,棋盘上的棋局不见杀伐,少女落子的气势却雷厉如刀。

步惜欢不知今早之事,只以为她不愿,悠悠叹了声,落子。她的都督府里除了月杀,其余人皆不知她是女儿身,让她在阁楼里放套女子的罗裙自然不妥,她不愿是必然之事,他也就是说说罢了。

两人之间再无多余的话,渐渐的都盯着棋面,专心行棋。

行过几手,步惜欢唇边渐渐噙起高深的笑意,道:“不愧是我朝一僧一道所布的残局,果然高明。”

此局看着平淡,实则子子牵连,动一子则全局动,处处是软劲,处处见缓手,此处死,那处生,无解。

暮青也想不出解法,只觉这局棋如两位内家高手过招,争的并非胜负,亦非大势,究竟这局棋的深意在何处,怕是一日两日也看不透。她摇摇头,把棋子丢进了棋盒里,又拿出经书翻了翻,道:“残局解不开,经书看不懂,和尚的话果然是这世上最难解的。”

“或许,空相大师之意就是无解呢?”步惜欢瞅着棋面道。

“何意?”暮青抬头。

“随口猜猜罢了。”步惜欢懒洋洋地将棋子掷进棋盒,把棋谱拿来翻了翻,“前头之局都有胜负,唯这最后一局无解,或许本就不是要你解。空相大师乃得道高僧,他昨夜与你说的话定然句句都有深意在,只是机缘未到,劝你不必多思,多思也未必有解。”

机缘未到,又是这话!

暮青此时才算有些佩服步惜欢的耐性了,他倒看得开!这世上未解之谜很多,她懂,可是她的职业习惯使然,解不开一件事,她会觉得浑身难受。

“你以前可没说过,你还会下棋。”步惜欢不再说这事,放了棋谱笑看暮青。她不但会下棋,能与他对弈,且解的是如此难解的残局,她的棋艺甚高!

“你也没问。”暮青道。

“今儿发现了,那便不解这残局,你我对弈一局?”步惜欢兴致颇高。

“改日吧。”暮青道,“你还是早些回宫的好,待这案子破了,我没了心思再下棋。”

待这案子破了,还有别的案子,她何时能没心思?

步惜欢瞧了暮青一眼,却也不强求,一生很长,总有机会的。

这晚步惜欢早早便回了宫,暮青执着地又解了两日残局,还是解不开,刺月部的隐卫却将木匣子带回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