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五十六章 母族,赠言

暮青还易着容,一身龙武卫的轻甲,头戴甲帽,腰配长刀,脚踏战靴,她身量比寻常女子高挑,扮了半年的男子,此时立在禅室门口,活脱脱一名少年郎。

老和尚看着她,禅室里一灯如豆,照亮老者的眸,眸光如宝灯,似能看透世间诸相。

暮青心神一凛,心中惊诧。

“空相大师。”这时,步惜欢对老和尚施了一礼,面上不见异色。

“阿弥陀佛。”空相宣了声佛号,那佛号低沉,霎那间似有风自禅室里空起,门外寒风携着片雪花欲落入禅室,那空风却送那雪花出了门廊,落去庭院树下的一堆雪里。

暮青望向庭院,她不曾跟佛门中人打过交道,今夜见这空相大师,只觉得高深莫测。

“老僧在此等候女施主多年,今夜终于有缘一见,还望女施主入禅室一叙。”空相道。

暮青一惊,不知此人如何得知她是女儿身的,莫非世间真有得道高僧?

步惜欢面上倒无惊色,只是眸光颇深,慵懒慑人,不待暮青出声,便牵着暮青的手入了禅室。

门关上,禅室内三人,对面而坐,中间一几,一壶三盏,显然是知道今夜有人来,早就备好的。步惜欢慢悠悠品着茶,不见惊急,暮青没他这么沉稳的修养,她素来直接,开口便问:“敢问大师如何知我身份,何谓等候多年?”

空相只笑不语,自方几下取出一方棋盘来,棋盘上方放着本棋谱,他将两样东西一并交给了暮青道:“这棋盘乃女施主的外祖之物,女施主的外祖生前爱棋,常来寺中与老僧论棋,他羽化成仙后,老僧保管此物多年,如今遇到故友的后人,自要将其转交。这棋谱是老僧与故友生前所下,最后一谱乃是残局。”

暮青将棋盘和棋谱接到手中,脸上却露出甚少见到的古怪之色,她心中疑问成团,但还没问,步惜欢望着那棋盘棋谱便眸光一亮,问道:“敢问大师的故友可是无为道长?”

“道长?”暮青诧异,古怪之色更甚。

“我朝有一僧一道,僧乃空相大师,道乃无为道长,传闻无为道长好棋,常与空相大师论棋。”步惜欢道,眸中也有诧异之色,他知道她爹是仵作,娘是官奴,但朝中罪官年年有,官奴亦多不胜数,他未让人查过,只因不在意她的出身,但实未想到她会是无为道长的后人。

暮青摇了摇头道:“我生下来时,娘便过世了,爹很少对我提起娘的母家,听说娘很少提起。我只知外祖一族在盛京原是世家望族,十九年前因朝中争斗获了罪,族中男子皆被处死,女子发落成了官奴。这些事不会有假,既如此,我外祖怎会是道人?”

所谓十九年前朝中争斗,应该便是先帝驾崩那年了,她觉得朝事无非是利益党争,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除了为爹报仇,她从未想过查娘母家之事,未曾想今夜忽然便拿到了外祖的遗物,而外祖的身份更出乎她的意料。

“那是你外祖一族,不是你外祖。”步惜欢一语道破其中玄机,“若你外祖真是无为道长,那他的凡俗之姓应是姓方,方家乃侯门府第,无为道长是武平侯的嫡次子,少年时便才华冠绝京城,惊才绝艳却一心向道。武平侯曾怒斥其不孝,他却一意皈依道门,自号无为。他曾游历四海,多年后回京,身边带着个女童,声称此女是他的骨血,却不肯透露其母为何人。侯府不容此女,他便将此女养在京外别院,为养育此女再不曾外出游历,只常来大寒寺与空相大师谈经论道。因其少时才华冠绝京城,常有学子慕名拜访求学,他便将山下别院改成了书院,无为书院当年名满天下,他却仍以道长自居,久而久之,大兴便有一僧一道之说了。”

“武平侯的爵位后来由嫡长子承袭,而侯府在当年老侯爷在时便是三皇子一党,三皇子被诛于宫宴,事后武平侯府被抄,男丁皆斩,女眷落入奴籍。无为道长被族事所累,书院被封,人也……没能逃过一劫,他那养在书院的女儿也一同落入了奴籍。”步惜欢道,当年的这些事,他许多是这些年才知道的,当时年纪尚小,这些年他着实查了不少事出来,只是没想到暮青会与此事有关。

暮青也没想到,她本以为娘是官家千金,没想到还有这等身世!

她到底是不是外公之女?

“大师如何知道我们今夜会来寺中?如何知道我的身份?又如何肯定我必是无为道长的后人?”暮青听了个故事,却没沉浸在故事里,她的疑问还是很多。

这空相大师早知他们今晚会来,因此派人去后门相请,禅室里早就备好了茶水,不多不少,正是为两位来客准备的。

她今晚来大寒寺易容成了龙武卫的人,这位空相大师竟能一眼看出她是女儿身,还知道她本来的身份,并肯定她的外祖是无为道长。

这些事,事事透着蹊跷。

空相闻言笑了笑,颇有得道高僧的高深,“天机不可泄露。”

暮青皱眉。

空相又道:“老僧有一话赠两位施主——天下如棋,棋如苍生,世间一日有下棋之人,一日便有赴死的苍生,行棋者屠苍生以争天下,有时却未必能收官,兴许下到最后会是一盘残局。”

“那请问大师,如何才可收官?”步惜欢眸光深邃慑人,似已知此言深意。

“老僧非行棋之人,施主才是,收官之事与其问老僧,不如问手中之子。”空相笑道。

手中之子?

子乃苍生,问手中之子,即是问天下苍生?

“阿弥陀佛。”空相宣了声佛号,又从方几下拿出本书来,递给暮青道,“这本经书赠与女施主,望施主日后常诵读。”

暮青接过来,见这书的封皮上竟无一字,不知是什么经,翻开看了看,里面的字似是梵文,却又不像,她一字也看不懂,不由道:“这经我看不懂,如何诵读?”

“女施主与我佛有缘,定能看得懂。”

“……”

“老僧今夜所赠之言,望两位施主莫相忘。”空相不肯明言,却句句是嘱咐,随后便不再多留两人,唤了门外之人来送客了。

暮青从禅室里出来,抱着只棋盘,上头摞着棋谱和经书,寒风呼呼的吹,明月高悬,照见她的脸色有些青黑。

步惜欢瞧她抱着棋盘的模样有些好笑,不由接了过来,递给了那迎二人入寺的小沙弥,命他且将这些送去寺外的马车里。

“走吧。”步惜欢牵起暮青的手便带着她出了禅室的庭院,他们今晚还有要事需做。

暮青见他这么快便又是一副悠闲从容之态了,不由有些佩服,问:“刚才空相大师所言,你都听懂了?”

“嗯?你不懂?”步惜欢笑问。

“只懂了一半。”那棋与苍生之语好懂,应是在说将来天下会如一盘残局,若想收拾残局要问天下苍生。且不说此言有几分可信,只说后面的话,她暂时还没头绪,“那经书有何深意,我还不懂。”

“总会懂的,如今不懂,只是时机未到。”步惜欢懒散一笑,倒是心宽。

“我还是不懂他为何知道我们今夜会来,又是如何看出我的身份的。”暮青对于疑问从来没有步惜欢这么悠闲的心态,她遇到疑问就想解开。

“卜算出来的。”

“卜算?”

暮青也并非不信,灵魂穿越的奇事她都遇上了,世间有未卜先知之事也是有可能的,只是她习惯了从科学方向推理,刚才在禅室里,她有意观察空相大师的神态,出家人不打诳语,他所言确实无伪,只是高深莫测,让人猜不明白。

“我幼时随娘亲来大寒寺上香时曾见过空相大师,那时他便是如此模样的老者了,如今已过去近二十年,今晚见他竟还是如此模样。”

暮青猛地抬头,步惜欢一笑,“大寒寺乃大兴国寺,方丈自是得道高僧,空相大师的话还是信的好。”

“你可知空相大师高龄?”

“唔,少说百寿了。”

“……”

两人一路远去,渐渐不见了身影。禅室关上的门却又开了,老和尚步去庭院树下,矫健之态全然看不出已有百寿高龄,他抬头望着月色星空,身后跟着的和尚也一同望月观星。

“方丈总算等到今日了。”

“帝星齐聚盛京,命盘星动,离天下浩劫之日不远了。”月色照着老和尚的脸,慈悲如水。

“方丈慈悲,浩劫必会早日平息。”

*

步惜欢带着暮青到了大寒寺后的菩提塔,此塔高九层,塔中供奉着大寒寺历代高僧舍利,藏经书万卷,乃国寺重地。

然而,正是这国寺重地之下有处密牢,牢里四面山石,湿潮不见天日,油灯嵌在石壁上,照见地牢里有数间铁栅栏围建的铁牢,铁牢里稻草为铺,奉县知县缩在一角,披头散发,发上沾着稻草,与越州县衙里穿着官袍升堂的威风模样相差甚大。

“陛陛陛……陛下!”奉县知县望见步惜欢便扑了过来,在地牢里关了半个月便已让他频临崩溃。

“你想出去?”暮青淡问,不待奉县知县回答,她便已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渴望,她点点头,道,“好,那我问,你答。说一句谎话,你便会多留在这里一个月。”

她不说将他换回天牢,回了天牢不过是死,死可怕,死不成更可怕。

不见天日地被关在地牢里,人不会死,会疯。

奉县知县频频点头,神态已近疯癫,但暮青知道他没疯,只是被关了半个月,精神频临崩溃而已。

五更前要回城,今晚见了空相又耽搁了些时辰,没多少时间可磨了,暮青当即便开始问案。

------题外话------

昨天看到有说青青圣母的,我有很多话想说。

首先,青青的心理描写很清楚,她认为她没有资格劝陛下不报仇,她自己就办不到。

其次,她说的是希望陛下和元修不要反目,因为陛下的仇人不是元修。

这想法理想化,但真实。现实里我们会遇到很多矛盾,亲人和朋友的、爱人和朋友的、亲人和爱人的,我们夹在中间,怎么做?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袖手旁观,坐看双方斗个血流成河?

我想说,劝一劝,哪怕有人误解你。亲人、爱人、朋友,这三个词是有分量的,他们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可以两头怕,说句话怕被批圣母,不说话怕被批冷漠,你不能怕。

把矛盾摊开,怎么做是双方的权利,但你要做到你该做的,不为别的,只为亲人、爱人、朋友在你生命里不是路人。

……

这章昨天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