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五十四章 好戏!

次日,朝中弹劾暮青的奏折如同雪片一般,她却称病不朝,不疼不痒。

下了朝后,元修朝服都未换便来了都督府,听过暮青昨夜让人查的事后,问:“如此说来,此案很快就会水落石出?”

“一件案子,犯案者越多,线索越多,自然不难查。”这些人贪得肆无忌惮,线索多得令人发指,这件案子很容易查,不过是刑曹怕得罪人,一直拖着不查罢了。她担下来的三件案子,假勒丹神官和湖底沉尸案才棘手些,为了全力查这两件案子,她决定先将军中抚恤银两案给查清。

“这件案子,不出这个月就能查个水落石出!”暮青道。

“这个月?”元修素来知道她的本事,但还是惊了惊,眼看就要上元节了,这个月已近中旬,如她说言,岂非不出半个月就能查清?

元修知道,暮青不会说大话,她既然这么说了,这案子定有希望在月底告破!他不由长舒一口气,自从在奉县得知军中抚恤银两被贪,他日夜难眠,夜里总想起那年随他孤军深入大漠,埋在了黑风沙里的将士们,此案一日不查清,他一日愧对西北军,如今就快对他们有个交代了,他心头压着的重石顿觉轻了不少。

“可有需要我帮忙之处?”元修问。

“留意一下这几日朝中有谁弹劾过我,上元节过后把名单给我。”昨晚刺月部已查了各府的情形,哪些子弟回府后受了罚,她手中已经有了张名单。但京中子弟甚多,前两日去玉春楼的只是其中一部分人,一定还有些朝官跟此案有关。

“好!”元修应下,想起今日早朝上的弹劾之事,面色沉了些。

这时,刘黑子进了花厅,手上端着热茶。

都督府里人虽少,但各有分工,杨氏负责厨房和后院的事,刘黑子负责前院的事,他伺候人比石大海手脚麻利,石大海便领了府门前的差事。

这几日,崔远日日都去外城的望山楼里,结识了三名寒门子弟,只是相识时日还短,尚未带回府中。但崔远回府后总是神采飞扬,看起来与那三人很是志同道合。

韩其初会在夜里与崔远论道辩学,而崔远的两个妹妹崔灵和崔秀因年纪尚小,平日就在厨房里帮杨氏做些厨事,有时也做些洒扫之事。

如今都督府里除了暮青,人人的日子都算得上清闲。

元修在花厅里又品了盏茶,分明已经没有正事可说,他却没有想走的意思。

暮青见他磨磨蹭蹭的,便开口问道:“你娘又催婚事了?”

他明显是在磨时间,近来除了婚事,她想不出还有别的事能让他如此躲着。

元修险些被茶呛着,抬头时目光有些躲避,暮青一看便知猜对了。只是她还没说什么,石大海便来了花厅,禀道:“都督,赵将军来了。”

赵良义?

“请进来。”暮青道,见石大海走远了,才看向元修道,“你娘派人来传话的。”

元修一愣,暮青接着道:“我跟赵良义私交不密,他不会有私事找我,来此定是寻你的。如今他住在你府上,不在边关不闻战事,能有何事找你?你昨晚走时说是回侯府歇息,我没记错的话,你自从回了京就一直在相府住着,何事能让你躲回侯府?我猜八成是催婚的事。你娘知道你昨夜宿在侯府,今日有事找你定会派人去侯府,你不在,赵良义便来寻你了。”

这话说完没多久,赵良义便来了花厅,见着元修便道:“大将军,老夫人身边的小厮来传话,说是让您回相府。”

元修封了侯,但赵良义等人还是习惯称他为大将军。

元修瞄了暮青一眼,还真是让她说中了。

暮青低头喝茶,她只是无聊。抚恤银两案朝中拖得久,线索就在眼前,她却不能即刻出城去审奉县知县,昨晚让步惜欢查的第二件事也需些日子,城外那郑郎中的家人也没消息传来,她闷得都快长毛了,看见赵良义来了,只不过是磨磨嘴皮子而已,说到底就是职业病犯了。

“不去!”元修烦闷地回绝,回相府也没什么事,左不过是又跟他说宁昭病着的事儿。

自从上回别院诗会,胡婉从湖里带出的死人断手让宁昭受了惊,娘就整日在他跟前说宁昭病了,让他在朝中请个御医到宁国公府上给她瞧瞧。宁国公府要为郡主请御医,何需他出面?娘的心思他心如明镜,因一直没理会,这几日娘提的次数越发多了些,他昨晚有意躲回了侯府歇息。

“你还是回去的好。”暮青道,“这回让你回去,应该不是催婚,而是为了你昨晚去玉春楼的事。”

“大将军昨晚真逛窑子去了?”赵良义两眼瞪得如铜铃,古怪地看向元修,“大将军在边关十年,可是一回都没进过葛州城的窑子,怎么回了盛京,家中要给你议亲了,你反倒往窑子里钻了?”

他可是听说了,老夫人相中的是宁国公府的郡主!莫非大将军瞧不上?还是……

赵良义嘿嘿一笑,有些猥琐,“末将知道了,莫非大将军是想去窑子里先学学手艺,回去好伺候未来夫……”

“闭上你的嘴!”元修从耳根红到脖子,瞄了眼暮青,见她淡定喝着茶,眼皮子都没抬。他知道她常验尸,对这些话不似闺阁女儿那般听不得,但他却坐不下去了,急匆匆起身道,“我还得去趟镇国公府,老国公是我骑射功夫的启蒙老师,我回了京中还没去拜访过他,正巧你来了,和我一道儿去吧!”

说罢,他便带着赵良义急匆匆的走了。

暮青知道元修是去看季延的,季延昨夜染了风寒,老国公没忍心罚他,只说记着,待他身子好后再打。这话也就是说说,季延自小娇惯得紧,瞧他在家中受宠的样子便知是个会哄人的,待他身子好了,老国公八成会被他哄得免了罚。

元修走后,花厅里静了下来,暮青手中的茶没喝完,继续低头品着,脑海中却一直都是方才所说的催婚的事。

想着这事,不由想到大年初一太皇太后下了懿旨要给步惜欢选后,步惜欢说让她等着看戏,可这都快半个月了,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好戏,在哪儿呢?

*

两日后,上元节。

好戏还真来了。

这日城中有花灯会,朝中安排了宫宴,宴请五胡使节。其实,朝中要议和,年节一过议和便是,但那些朝官偏偏要安排五胡使节在盛京闲住这半个月,带着他们领略盛京的繁华,以扬大兴国威。

草原民族剽悍,繁华富庶之地不但不会使他们忌惮,反而会令他们生出掠夺之心,议和之时会更加狮子大开口,朝臣此举不仅自大,而且蠢到家了!

但这对元修和暮青等主战派来说是好事,他们巴不得议和拖得越久越好。

暮青这几日称病不朝,连宫宴也不必参加,倒乐得在都督府里过节,只等晚上宫宴散了,步惜欢来带她出城去大寒寺。她过年那日在朝中受封,夜里又去宫宴,没和府里的人一起过年,上元节要在府里过,杨氏便张罗着出府去买些花灯回来添添喜气。杨氏杀了李本,李家的人还在京城,暮青不放心她一个人出去,便让月杀陪着。

但杨氏只出去了半个时辰便回来了,手里没提花灯,脸色古怪。

“出了何事?”暮青脸色一沉,莫非是出府后有人找杨氏的晦气?但瞧着她的脸色又不像。

“陛下……陛下他……”

“步惜欢怎么了?”暮青见杨氏的手往外指,撂了医书出了阁楼便往府外而去。

到了都督府外,暮青见人都往城门方向去,回头瞧见刘黑子牵出马来,上了战马便策马而去。

驰去城门,远远见一队华车正缓缓进城。

日冷风急,雪未融,华车四面彩帐,四角悬铃,红窗里熏香袅袅,隐约可见人影绰绰,公子俊美。

车队两旁护着御林卫,刀甲森森,长街两旁围观的内城各府小厮家丁均屏息噤声,人人都知盛京出大事了。

暮青在街尾勒马,远望城门,怔愣无言。

元隆十九年,正月初一,太皇太后懿旨为帝立后选妃。

正月十五,帝忽召行宫男妃回朝,宁宠男妃,不立后妃。

男妃回朝乃是大事,朝中事先竟半点风声也没有得到,帝王钦召回朝的男妃皆是多年前便被打入冷宫的,失宠的男妃们在冷宫里自生自灭多年,无人多顾,深夜自偏门出宫,奉旨急行近半月到了盛京,一路无一名宫人相随,待到了盛京城外,御林卫奉旨带着华车出城,将公子们接入车里,浩浩荡荡便进了盛京城。

这些公子都是当年朝臣们府上送入汴河行宫的人,有不受宠的庶子,有从民间买入府中训导过的,时隔多年回京,一时无处安置,便安置回了各家朝臣府中。

太皇太后刚下了懿旨要为帝选妃立后,帝王便将男妃从行宫召回,此举可谓当着天下人的面扇了太皇太后一个耳光。

男妃进城那一日,太皇太后上元宫宴都没有出席,听说是气病了。朝中文武却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愁,喜的是圣上好男风,男妃们回了京,选妃之事许会搁置,忧的是太皇太后动了怒,不知会如何处置这些男妃,也不知是否会迁怒各府。

这晚的上元宫宴气氛古怪,本想大宴五胡使节,到头来却谁都没了心思。

宫宴早早散了,元相国去了太皇太后宫中,今晚又是个不眠夜。

而都督府后门,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停下,过了会儿,上来一人,往城外而去。

------题外话------

明天是母亲节,这算是我过的第二个母亲节,去年怀着小元宝的时候也过了一回。虽然我现在还么有过母亲节的感觉,但还是要祝天下母亲健康长寿,天下包子平安快乐哒!

姑娘们,乃们明天都打算给老娘送神马礼物?快来说说,好给我点儿灵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