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四十九章 一文钱,赌你所有银票!

玉春楼大堂前立着面八扇围屏,暮青与龟奴在门口闲聊时,里头的公子们赌兴正盛,并未瞧见她。此时见她似从楼梯处过来,众公子都以为她早来了。

曹子安尚未反应过来,一人便眼神一亮,嘿的一笑,道:“以为你小子有多刚直,闹了半天也喜欢这烟花之地。”

那公子松墨锦袍,玉面粉唇,一身娇贵气,暮青对其不陌生,正是那在越州奉县因夜里贪睡被革了职的镇国公府小公爷季延。

季延年前任议和团护卫长本是去捞些功劳的,却因玩忽职守丢了龙武卫之职,回府后惹得镇国公大怒,也是将他狠打了一顿,又因步惜欢当时下了圣旨要他回京后在家中思过,前些日子的诗会他便没去。眼下快到上元节了,他昨日刚解了禁,今夜就到玉春楼解闷来了,没想到遇上了暮青。

“我对烟花之地没兴趣,我是冲着银子来的。”暮青道。

“得了吧!缺银子去赌坊,来这儿作甚!”季延笑得狐狸似的,一副我懂的模样,贼贼过来拿手肘拐了拐暮青,挤眉弄眼问,“还没开荤吧?这玉春楼小爷常来,花样儿多的姑娘有的是,你若是想尝尝滋味儿,给你指个,保准伺候得你明儿不想上朝!”

暮青淡淡看了季延一眼,在奉县时因李本的案子,季延与她有过冲突,但这人似乎没心没肺,龙武卫的职缺丢了也浑不在意,跟她起过冲突也不记仇,反倒有些不打不相识的意味,怪不得元修待京中子弟多显疏离,唯独待他尚可。

“赌坊里的人哪有你们有银子?”暮青淡道。

季延闻言愣了好一阵儿,随后大笑一声,“这是实话!我信!”

这时,曹子安才渐渐回过神来,冷嘲道:“自然是实话,只凭圣上赏的那些金银,怕都督都摸不着玉春楼姑娘的床边儿。”

季延笑了声,古怪地瞧了曹子安一眼,“曹公子倒是不缺银子,好像也没摸到想摸之人的床边儿。”

众公子噗噗笑了起来,曹子安脸色涨红,但不意外,季延最敬佩元修,元修没去西北时就称他为大哥,他自然护着元修的旧部。

“方才曹公子说,有本事就看看能赢多少去,这话可算数?”暮青问。

“自然算数!”曹子安因诗会的事已在京中子弟面前丢了颜面,若再食言,便更加抬不起头了,自然说话算话。且他也不想食言,他被元修赶出别院全因暮青,今夜正是送上门来的雪耻之机,怎会放过?

“只是不知都督有多少银两跟我赌?”曹子安面露轻嘲。

暮青把手放进衣襟里开始摸,摸啊摸,曹子安见她迟迟不肯拿出来,嘲弄之意更深。她是村野出身,只不过在边关立了些军功封了武职,家底儿也就圣上赏的那点儿金银,她能拿出来的顶多就是千两面额的银票。

众公子也都盯着暮青的手,猜她或许会因不想被曹子安小看,说不定能将圣上赏的那一千两金票拿出来。

暮青把手从衣襟里拿出来时,赌桌前人人屏息,连季延都凝神等待。但是当瞧见暮青的手时,人人都愣了——她手握着,瞧不见拳头里攥着什么,但不想是有银票的样子。

暮青面无表情地走到赌桌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手往桌上一拍!

啪!

掌心下传来一声脆音,刺得听见的人眉头都一跳!

人人盯着暮青的手,表情呆木,见她将手拿开,赌桌上一堆千两银票里孤零零放着枚铜板儿。

那铜钱太扎眼,京中贵族子弟生下来便含金戴玉,连身边跟着的奴才都不使铜钱儿,看着那赌桌上,眼神都有些陌生。

那铜钱也扎了荷官的眼,玉春楼自开起来至今,就没见有人使过铜钱,而且还是一文钱!

一文钱,盛京城里连只包子都买不出来,竟拿来玉春楼里赌?

“都督一文钱竟想赌本公子一千两?”曹子安盯着那铜钱,快成斗鸡眼时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只觉血气往头顶上涌。

这也太瞧低他!

“你太高看自己。”暮青淡淡看了曹子安一眼,道,“一文钱,赌你身上所有银票!”

曹子安眼前一黑,一口血险些吐出来,喘了好半天的气才怒道:“都督是来砸场的吧?”

“少废话,敢不敢赌?”暮青懒得吵架,只激将道。

曹子安还没应声,一群京中子弟的好胜心已被激了起来,暮青明明是叫战曹子安,却有一堆人应了战。

“赌!”

“曹子安,你敢不敢赌,不敢小爷来!”

“都督看来是赌技甚高,小爷也不差,这枚铜钱儿小爷还真就想要了!”

盛京子弟好玩儿,什么花样都玩过,论赌,那赌的东西可多了,金银美姬、古董玉玩、田宅铺子,无一不赌,就连活春宫这等作弄人的赌约都有,什么贵重的刺激的都赌过,就是没赌过这么低的赌约!

一文钱!

一文钱见是见过,但长这么大,别说花过,他们连摸都摸过!

平日里觉得低贱之物,今夜只觉得稀奇,且有暮青那句“一文钱赌你身上所有银票”的豪言,只觉稀奇又刺激,人人知道一文钱赌一千两根本就不公平,但盛京子弟不在乎公平,只在乎新奇刺激,于是纷纷应战,都想要了暮青那一文钱!

季延摩拳擦掌起来,盯着那铜钱眼都放光,笑道:“这事儿有趣!谁要是赢了这一文钱,明儿定拿条红绳儿拴了,满大街叫说这是英睿都督在玉春楼里输的一文钱,保准叫都督名满京城!”

一群京中子弟哈哈大笑,都觉得此事有趣!

暮青点点头,道:“嗯,谁想名满京城,一起来吧。”

她今夜本想先跟曹子安赌,以曹子安为饵引一群人上钩,如今看来她真是高看这些纨绔子弟了,他们对玩乐的兴趣大过一切,连钓都不用钓,就自动咬钩了。

面前的赌桌设的是赌大小的局,既然是群赌,那便还就着这赌局,由荷官摇骰子,众人买大小,押定离手。

暮青看了眼赌桌,道:“既然要群赌,不妨定个规矩。”

季延问:“什么规矩?”

“既然诸位都想跟我赌,不妨分组,我独自一组,你们一组,押大小时你们商量着来。”

这规矩很简单,即是说开赌后无论买大买小,他们这些人都要买一样的,比如他们买大,她自己买小,这样就能分出他们和她之间的胜负。这个规矩根本就不公平,若她赢了,她可以一个人赢他们一群人的银票,若她输了,他们一群人分她这一文钱。

但越是如此,这些纨绔子弟越觉得新鲜有趣。

拿着千两银票赌一文钱都不在乎了,还在乎一群人分一文钱?

但是有人不知道如何分,当下便问道:“若都督输了,我们这么多人赢了你,你这一文钱分给谁?”

暮青道:“拿剑劈开,一人一片。”

众公子:“……”

季延笑得肚子疼,只觉得他当初在奉县怎么就差点跟她打起来?这人明明就是个活宝!他抱着肚子道:“行、行!待会儿赢了,明儿我就拿红绳拴着一片铜钱碎儿到街上,说这是从英睿都督的一文钱上劈下来的,都督没钱,只这一文,不够输,所以劈了。”

众公子又是一阵儿哄笑,想想那景象就觉得兴奋,纷纷应了这规矩,催促开赌。

玉春楼的荷官就没遇上过这种赌局,暮青押得太少了,少得闻所未闻,按说是不能开赌的,但以镇国公府的小公爷季延为首的盛京子弟都来了兴致,荷官自然不敢扫他们的兴,只得赔着笑摇骰盅。

手上耍了几个花式,那荷官将骰子摇得响亮,博得了几声叫好之后,往赌桌上一放!

喀!

其声沉重,京中子弟们望了眼那骰盅,还没有商量买大买小,便见暮青将那铜板拿了起来,果断地往小上一放!她放得太快了,根本没给他们商量的时间,一群公子有点懵,暮青既然买了小,他们就只能买大了,于是人人掏出银票往大上放。

买定离手,只见赌桌上一面是一个铜板儿,一面是十几张大额银票,那差距大得让荷官的眼皮子都抽了抽,还没开盅,额头上就见了汗。

他是知道骰盅下的点数的。

小!

他既然当着荷官的差事,自然是摇骰子的高手,听声儿就知骰盅里是大是小,不然也当不起这玉春楼的差事。

他知道这盅里的点数是小,现在有一个问题摆在他面前——就这么开,还是出千。

他能当得起这差事,自然还有一个本事,那就是出老千。出千的法子有的是,最简单的是在开骰盅的一瞬拿盅沿儿碰里面的色子一下,将色子翻一下。这手艺讲究的就是个快,他是此道的高手,但今晚却不知道要不要出千。

若出,这本该英睿都督赢的局就输了,但她输的是一文钱,都不够给玉春楼交利钱的,她若输了这局,玉春楼没的赚。但若是不出,这群公子们输了,又怕他们不高兴。

两难之时,暮青淡淡看了那荷官一眼,手里不知何时多了把古怪的薄刀,她把那刀放在手里把玩,道:“看见我这刀了吗?大漠里杀过不知多少胡人,剖人一只手可是很锋利的。”

那荷官一惊,知道此话是威胁,心惊之时下意识便开了盅。

盅一开,整个玉春楼都似乎静了。

季延为首的京中子弟望着那骰盅下,人人眼神发直。

这、这……

他们居然输了?!

二楼雅间里,步惜欢临窗瞧着那赌桌,低头沉沉一笑。

看她平日里冷淡正直,坑起人来也是狠角色。

暮青将那堆银票慢悠悠收起来,放在手里数了数。

还不够,这只是开始。

------题外话------

嗯,青青的目标,赢回一个国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