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四十四章 面貌复原

胡人?!

这消息太令人震惊,元修杵在花厅门口,一时说不出话来。

巫瑾瞧向暮青手中,他来的早些,已瞧过她复位出来的颅骨了,他还记得初见时的心情——惊讶、惊艳、惊叹!三天前的碎骨已经成了完整的骷髅,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骷髅,每片碎骨面边缘都钻有小孔穿有铁丝,孔小丝细,手艺更是细致,铁丝都拧藏在颅骨内部,连牙齿都以金丝缠连在一起,精致得如同古董摆件,他还是头一回觉得骷髅很美。

图鄂一族信奉死者亡灵,娘乃族中圣女,神殿中遍布死者之骨,他曾见过,除了能辨出幼童之骨,他看不出其他的有何区别。

暮青早命人将需要用到的东西都拿来了花厅,人骨架子她已经在花厅正中的地上摆好了,后面置了张大桌,桌上还有只头骨,没人知道这只头骨是谁的,哪里来的。

暮青道:“这是我让人去义庄里取来的大兴人的头骨。”

那头骨侧放着,暮青指着上头的一些特征道:“大兴人的颅宽,颅形平滑而圆,颧骨较高,面部扁平,眼眶外口圆,就像这只头骨!而我手中的这只特征明显不同,颅窄而低,颅形长,颧骨不高突,口鼻部有前突,下巴前突!”

说话间,她将手中的胡人头骨也放去了桌上,与那大兴人的头骨并排放好,巫瑾望去,只见区别立辨!

“虽然人各有不同,但这并非个体差异,而是种族差异。还记得我们在大漠的时候吗?拜那些埋在大漠里和地宫甬道里的人骨所赐,我研究出一些差异来,虽然不知此人是五胡部族里哪一族的,但他确实是胡人。大兴人和胡人的差异还表现在其他骨骼上,比如骨盆,比如股骨前曲程度。”暮青看了眼地上摆着的人骨架子道。

她在相府别院时就发现这些骨骼不像大兴人的,但还不能完全肯定,且当时暖阁外围着一群士族公子,相府别院的湖里死的人有可能是胡人,兹事体大,在她不确定的情况下,自然不会轻易说出来。她将颅骨碎片带回来复位就是为了验证心中猜测,结果她的猜测竟然没错。

暮青的话,元修从来不怀疑,那段在大漠的日子,她是没少挖埋于黄沙下的人骨,只是他没想到竟真有一日用得上!

这三日,他手下的亲兵将城中会补牙的郎中都查了出来,只是那颗补过的牙齿在暮青手上,因此尚未询问那些郎中,他原想着等她将颅骨复位好,没想到这头颅竟是胡人的。

相府别院的湖里竟沉了具胡人的尸体,这人是何身份,如何混进了大兴的龙居之地,又为何会死在相府别院,被何人所杀?

尸体在相府别院里发现,只怕与相府有关,但那日诗会后,爹娘听闻湖底藏尸之事都颇为震怒,爹怒的是他不该下水捞尸,将此事让那些士族公子知晓,坏了相府的名声,倒瞧着不像是对此事知情的样子。

那么凶手会是谁?

“想知道凶手是谁,先得查死者是谁。”暮青道。

“如何查?这人都已经化成白骨了!”元修沉声道。

银膏贵重,多是大兴贵胄子弟所用,此人补牙用的是银膏,说明那郎中在盛京请的可能性很大,哪个郎中会承认此事?一旦承认,罪同通敌!

他知道她最擅断人所言真假,可那郎中事后也有可能被灭了口。

元修对此事并不乐观,却听暮青道:“谁说化作白骨就不能查了?我自有办法将此人的生前面貌复原!”

元修一愣,巫瑾还在瞧着桌上的两只头骨,细心对比其中不同之处,听闻此言倏地抬头,眸光乍亮。

“复原……生前面貌?”元修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

人死已成骷髅,怎能知其生前面貌?

“自有颅面复原之法,人的面貌是基于骨骼的,看到了死者的骨头,就能看到他的脸。”暮青转身将那胡人头骨拿起托在了掌心,在元修面前晃了晃,那骷髅黑洞洞的眼眶毫无生机,巫瑾眸中却生出皎皎明光。

“此事今日可行?”巫瑾急问,平日里圣洁无争,待人温和疏淡的男子,这一刻竟有些激动急切。

暮青转身往桌后去,道:“东西都准备好了。”

她从桌后提出来一只工具箱,里面验尸的工具已经全都清理了出去,只放了复原面貌的工具——黄泥、牙签、小尺,以及雕刻用的工具。这些工具与雕刻匠人用的稍有不同,都是昨天她画了图让月杀紧急去铁匠铺里打的。面貌复原多用橡皮泥,但此物寻不到,她只好用民间匠人捏泥人用的黄泥代替。

工具齐全了,她将桌上大兴人的头骨搬去一旁,只留了胡人的,拖了把椅子到桌前坐下,便开始了面貌复原。

巫瑾起身来到了暮青身边,元修也负手走近,两人一左一右立在暮青身后,齐盯着她手上的动作,听她道:“人的面部基本上有十五处测量点,中线有九处,脸侧有六处,比如发际、眉间、鼻根、鼻梁、上唇根、人中、眼眶下缘、颧弓等处,先确定这些部位的厚度,然后标高。”

种族不同,面部肌肉等一些组织的厚度其实是有差别的,暮青在大漠研究的大多是人骨,偶尔看见过几具干尸,并没有进行太多的面部组织研究,但她发现大兴人和胡人即便可以套用前世所学的种族理论和计算公式,因此今日也是大胆一试。

她取来牙签,用小尺量出发际、眉间、颧弓等部位的厚度,然后用解剖刀将牙签割断,用黄泥将牙签粘在那胡人的头骨上。只见她手中的小尺上有些从未见过的细小刻度,而她的动作利落仔细,一会儿工夫,那胡人的头骨上就粘了十几处圆圆的小黄泥块儿,瞧着就像是一个人的脸上钉着铆钉,虽丑,却新奇得让两个大男人都屏息细凝,眼都舍不得眨。

天下人多矣,今日却只有他们两人能亲眼见识这等让死人生前面貌再现的奇事,何其有幸!

暮青将一些关键的高度标好,便拿起黄泥往颅骨的面部上贴,边贴边道:“死者是男性,年龄二十出头,正值青年。草原男儿多在马上,青年人大多高壮,少有胖者,所以可以推断此人的面容应是精瘦的。”

暮青先将半张脸贴好黄泥,随后拿出雕刻工具来细修,“这只颅骨颅长长,颅宽窄,面宽窄,颚形窄,复原面貌时要时刻注意他的这些骨骼特点。”

“眼耳口鼻的定位也有其法则,口的宽度大致与瞳孔间的距离,现在他的眼睛还没有做出来,那么可以根据这里来确定口的位置。”细细修好面部后,暮青指了指面前头骨的牙齿,“左右尖牙及第一磨牙缝之间的长度基本上便是人的唇长,而唇宽大多在上下牙釉质高度的一半处。但胡人的唇大多比较宽,此人的口鼻部又有些前突,所以他唇部特征应该是这样的……”

她边说边捏着黄泥,像雕泥人似的雕出唇部来。

“胡人的鼻梁比大兴人高,通常都带些鹰鼻的特征,宽度相当于一只眼睛的宽度。”

“耳长接近于鼻长,与鼻子出于通一平面,胡人的耳廓较大,耳珠厚实。”

“眼睛的大小最难推断,但位置可以先确定,外眼角在眼眶的结节处,内眼角在泪囊窝的中段。此人的眼眶是角形的,略微上提,而人的内眼角大多比外眼角低些,那么这人的眼形应该是这样的……”

暮青边说边雕刻五官,她的手极巧,虽然有时听不懂她的话,但是看她做事是一种享受,忍不住会忘记案子有多复杂,渐渐心生澎湃。

元修盯着暮青的手,她的手素白纤柔,指尖而沾着黄泥,却越发显出少女手指的葱玉粉白,他不免有些失神,笑着摇头,不知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长的时间都没发现她竟是女儿身。

巫瑾聚精会神地盯着暮青手里正在搓着的眼球,不经意间瞥见她的手指,心头忽生疑惑,但他的心思大多在面貌复原的新奇事上,这疑惑刚刚生出,他便被那已经完成的半张面容吸引了。

暮青完成了半张脸,又根据这半张脸去完成另一半,不必讲解,她的速度快了许多,整张面容都复原完成后,她拿出颜料来,调好便开始往面部上染色。

五胡部族人的肤色有些出入,暮青不知他是哪族人,肤色便取男子常有的麦棕。胡人男子常年在马上征战,大漠草原的风刀会将他们的脸颊割得有些红,他们的唇色也更加红润些,眼睛的颜色有黑有蓝,暮青取了像呼延昊一样的暗青色。

原本的一张泥脸,渐渐有了颜色,元修和巫瑾吸了口气,皆屏住了呼吸。

当暮青放下笔,一张惟妙惟肖的脸孔出现在两人面前!暮青却还有最后的工作要做,她从工具箱里拿出一只发套,道:“此人脸上有没有痣,这个无法知道,但他二十出头,应是没有胡须的。鉴于他的身份是贵族,而胡人的贵族喜欢以彩珠缨络编在发间,所以昨日我让人寻匠人做了只发套,因为不知此人是哪一部族的,所以未做冠帽。”

她前天夜里连夜画了图,一早就交给了月杀,要的东西不少,月杀办事却颇有效率,出去了一日,傍晚时将东西全都拿了回来,一样不缺。

暮青将那发套戴好,这才算是完工了。

只见花厅的桌上放着只胡人头,鹰钩鼻,吊梢眼,宽唇阔脸,面色黑红,梳着彩辫,异族眉眼惟妙惟肖!

暮青起身让去一旁,对元修道:“此人脸上的痣、疤等特征都无法知道,所以面貌虽然可以复原出来,但做不到十成相似,只可有个六七分,若是认识他的人,看了或许会觉得眼熟。”

六七分?

巫瑾看向暮青,目光赞叹,笑道:“都督过谦了,天下圣手有妙手回春之能,尚不能使死者再生,已成白骨之人怎能苛刻其容貌复如生前?这六七分的容貌复原之术已令在下大开眼界了。”

这少年真是当世奇才!

暮青只微微摇头,在她看来,仵作是她的职业,有此职业能力是必须的,只是她少与人寒暄,工作完成了,她便没那么多话了。她没再与巫瑾多言,而是看向元修,她对案子有些推测想跟他说,但还没看口,她便愣了愣。

只见元修盯着那胡人的面容,神色疑惑。

“你认识?”暮青沉声问。

元修被暮青的声音惊醒,看了她一眼,摇头道,“不,不可能是他!他不可能出现在盛京,更不可能死了!”

“谁?”暮青问。

“勒丹王!”元修一语惊人道。

巫瑾诧异地看向元修,暮青好半天没说话。

勒丹王在关外呢,年前一战,元修还废了他一臂,他怎么会死在相府别院的湖里?

“这面容有六七分的相似,或许只是像。”元修觉得只是像而已,“而且此人也太年轻了些,勒丹王三十有七,此人才二十四五,年岁差了有十余年!”

他是十年前才去的西北边关,勒丹王当时刚称王,这十年他没少与勒丹人打仗,对勒丹王年轻时的相貌记得清楚,此人确实挺像他,但绝对不会是他!

“你不是说此人死了有半年吗?”半年前这人才二十多岁,明显和勒丹王的年纪不符。

“我是说至少半年,没说他不可能是十几年前死的。”暮青道。

“什么?”元修惊住。

暮青转身从地上将那只蜡化的断手拿了起来,道:“如果是江南夏季,水中的尸体四年可以完全白骨化,河道中则只需两年,内陆池塘或湖泊中尸体蜡化可能保存二三十年,如果骨髓腔中充满黑褐色易碎的尸蜡团块,那么尸体可能已经是五六十年前了。有的尸体形成尸蜡后可能保存上百年甚至更久,这与周围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这里是北方,冬季湖水冰封,尸体不腐,*进程比江南水中的尸体要慢,你瞧瞧这只断手骨腔里的尸蜡颜色,已经有些暗沉了,再加上其余部分已经完全白骨化了,所以这具尸体不是没有可能死了十几年的。我验尸那日,因为只靠这一只断手来推断死亡时间证据有些少,未免武断,我才没有多说。但现在既然是在推测案情,那么这个可能就不能遗漏,此人有可能死于十多年前。”

“你是说……此人有可能是勒丹王?”元修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不排除这个可能,连勒丹神官都是假的不是吗?”暮青挑眉道,既然要推测案情,那么方方面面都要推测到,“这人是勒丹贵族,他的身份可能是勒丹王,也有可能是他的兄弟子侄,总之有近亲血缘。”

“……”

“此人身为勒丹贵族,他来到盛京,接触的定然不是丫鬟小厮这类人,与他见面之人定然身份尊贵。鉴于此人死前与人发生过打斗,手臂被斩,随后被杀,推断与他见面那人可能武功高强,也可能身边带有武功高强的护卫。这个人有可能是你的家里人,也不排除是有人偷偷与胡人约在相府别院见面,杀人抛尸。以你家里在朝中的势力,湖里捞出具尸体来,想必没人敢查,这对凶手来说是极好的保护。”

“……”

“这人是勒丹贵族,假神官也与勒丹有关,这两件案子之间有没有联系,现在还不好说,我目前能推断的就只有这些了。”

元修面沉如铁,半晌不言。

暮青说的有道理,这具尸体捞出时也就是碰上了她在场,若她不在,小厮们发现湖下有尸,定然报一声总管就趁夜运出城去丢到乱葬岗了。哪怕家中想查,盛京府衙里的仵作也定没有这颅骨复位和面貌复原的本事,一具白骨,不过是尸单上填一句无凭验看罢了。这凶手深知元家之势,看着抛尸别院湖中之举颇为胆大,实则算计颇深。

这些年他在边关保家卫国,真不希望这凶手与家里人有关,若是家里人,私见勒丹贵族,实有通敌之嫌!

“下回朝中休沐,你可能再来别院一回?我安排人给你见见。另外,那些郎中也查出来了,你这几日若有时间也可以见见。”元修望着那胡人面容,目沉如渊,字字如铁。

他不希望是家里人,所以此事一定要查清!

“好。”暮青应下,只要不是让她参加诗会,查案她很乐意。

因这案子家里有人涉嫌通敌,元修心情沉重,与暮青说好明日下了朝后寻个地方审审那些郎中,随后便告辞了。

出了都督府,亲兵牵来战马,元修接了缰绳,却久未上马。那亲兵瞧他脸色沉着,便没敢问出了啥事,只见过了会儿,元修招手让他过来。

那亲兵愣了愣,俯身上前。

“你回去寻几个人扮成京中公子哥儿,到这几日那些胡使常去的地儿走走,将京中发现勒丹贵族尸体之事传出去,务必叫勒丹王臣乌图知晓!”

乌图因多杰中毒和布达让之死,正狮子大开口,大要议和赔偿。此事若再让他知晓,指不定怎么闹呢!

他要的就是乌图闹起来,最好五胡使节都跟着闹,总之议和之事别想谈成!

元修目露精光,身边的亲兵却久未动,元修发现时不由一怔,问:“怎么了?”

那亲兵挠了挠头,“那些胡人常去的地儿?”

“怎么?”

“那些胡人是朝中议和的官儿们陪着,这些日子常去花街柳巷……”少年没说完先红了脸,他还没娶亲呢!

元修一听便笑了,“想什么呢!叫你们去传话,又没叫你们真去寻花问柳!”

那亲兵闻言脸色更红,元修笑道:“行了,快去办事!”

“哎!”那亲兵应了声,便上马先出了南街。

元修在都督府门前负手远望,见那少年身影不见了,面色才又渐渐沉了下来。

这盛京的水已经够浑了,不妨再浑一些。

------题外话------

最近熬夜修稿,有点透支,昨天浑身发冷,老早休息了,这章补昨天的,晚上零点前再更一章。

我看很多妞儿猜死的是神官,笑~其实这盘棋更大一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