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四十三章 贤妻与嫁妆

暮青一听便知是月杀又打小报告了,低头继续去摆弄颅骨碎片,道:挡光。”

步惜欢扬了扬眉,这话听着可真耳熟,她在刺史府验尸时也曾这般嫌过他。

“夜里忙活这些,也不怕熬坏眼!”步惜欢没好气地说了句,转身去旁边拿了盏灯来,放去了暮青书桌上。

暮青选了几条铁丝,对着烛光穿过颅骨碎片上的小孔,拿过钳子来将铁丝拧紧,使两片碎片拼连在一起。复位颅骨是细致活儿,暮青一举一动都颇为仔细,书房里静得只闻小钳拧着铁丝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发现步惜欢还在桌旁。

步惜欢一手端着茶,懒洋洋倚着书桌,见暮青抬眼,那神情不知是气还是笑,只将茶盏往她面前一放,道:“歇会儿吧,忙了大半天了。”

暮青瞧了瞧手中的颅骨,才刚刚复位了一小块儿,巨石将这颅骨的一些地方压得很碎,骨面很小,到最后她可能还是需要用到石膏,但是大片的可以用铁丝法,另外有些牙齿脱落了下来,她最后需要用金丝将牙齿绑在一起复位,所以她才说复位颅骨需要几日的时间。

“我想早些将这颅骨复位出来,此人的身份……我有些疑惑。”暮青托着那一小块儿复位好的颅骨道。

步惜欢从她手上将那颅骨拿过来,托在掌心细细端量了会儿,只见那骨面上的小孔凿磨得很细,铁丝拧好后皆藏在里面,只完成了一点儿便已能想象完成后的精致。他端量了半晌,似在欣赏她的手艺,嘴上却漫不经心地道:“嗯,我也有些疑惑,一个身份非富即贵之人竟被沉尸在相府别院的湖中,盛京却一点儿风声都没有。”

“消息知道得倒快。”暮青将茶盏端起来,茶水已温,喝着正好。大年夜假勒丹神官之事他那么快就知道了,今晚她已经不惊讶了,左不过是相府别院的小厮里、那些贵族公子里或者是他们带着的随从里有他的人。

元家势大,相府别院的湖里发现具沉尸,这等秘事即便看到了也少有人敢说出去,说出去的定是步惜欢的人。

“嗯,我不仅知道相府别院的湖里有沉尸,我还知道有人说自己已经成婚,且家有贤妻。”步惜欢含笑瞧着暮青,掌心里摆弄着人骨,笑意却含着三分戏谑。

暮青一怔。

步惜欢笑意更浓,倚在桌旁饶有兴致地问:“何时成的亲,哪家小姐有幸嫁与都督,可能说来听听?”

暮青不答反问:“巫瑾是你的人?”

那话她是与巫瑾在桥上说的,虽然是说给那桃林中的士族小姐听的,也不排除她们中有步惜欢的人,但巫瑾的可能性更大些。步惜欢不说这话,她倒忘了在离开奉县时的銮车里,他曾与她说过巫瑾的事,听起来两人颇熟。

“我的人?”步惜欢扬了扬眉,脸不红气不喘道,“我的人只想是你。”

暮青:“……”

她的错,明明知道这人不正经,说话应该更清楚些才是。

“你的线人?”她重新问道,咬字清晰。

步惜欢低头沉沉一笑,抬眸时漫不经心道:“线人?这词儿听着倒新鲜,确切的说是同盟。”

暮青一听就懂了,巫瑾是南图国质子,幼时便被南图国君送来大兴盛京为质,他心中定然想着回国,与步惜欢结下同盟很正常。

“同盟之事我已与都督交代了,都督可能与我交代一下贤妻之事?”步惜欢抓着此事不放。

暮青面无表情,把茶盏递给步惜欢,道:“凉了,换热的来。”

步惜欢拿着茶盏,气得发笑,也就只有她敢理所当然地使唤他端茶倒水。暮青却低头继续复位颅骨去了,步惜欢瞧着她,见她半低着头,眉眼间认真的神色被烛光晃着,韵致独特。她总有一种天下女子都没有的气韵,起初觉得冷硬,却越相处越觉得有味道,不知不觉间就被吸引,待回过神来时,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就如同此时,他本是被她气着,却不知不觉瞧了她许久。

步惜欢摇头一笑,端着茶盏便出了书房,背影洒然。

还是范通说的对,既生她的气,又想着她,这气还是不生的好。

夜已深,厨房的灶下还生着火,锅里煮着热水,应是暮青今夜睡的晚,杨氏备着水要给她沐浴的。厨房里没人,即便有人也无妨,步惜欢添了茶水来,回来时还端了两盘点心。

暮青正就着烛火穿铁丝,瞧了眼步惜欢端回来的茶点,低头继续忙活,嘴角却浅浅的牵了起来,道:“嗯,是挺贤惠的。”

步惜欢端着茶点的手一顿,愣了好一阵儿,忽然长笑一声,笑声惊了夜色,懒沉欢愉。

暮青瞥了眼书房的窗子,瞪了步惜欢一眼,步惜欢毫不在意,笑够了才道:“我怎么不记得有收都督的聘礼?”

“我也不记得有收陛下的嫁妆。”暮青淡道。

步惜欢扬了扬眉,缓缓点了点头,似乎很同样这话,“嗯,如此说来,此物可好?”

他边说边从袖中拿出一物来,递到暮青面前,暮青一瞧,见是只袖腕,外表瞧着皮甲所制,颇似武将佩戴之物。她诧异地看了眼步惜欢,不知他身上怎么带着件袖甲,便见他将那袖甲摊在掌心,解了前头一只小扣,里头竟还藏着一层,他往其中一抽,一根冰丝便被抽了出来。

寒蚕冰丝?!

“伸手过来。”步惜欢道。

暮青还在惊讶,下意识将手一伸,步惜欢便执了她的手臂,将那藏着寒蚕冰丝的袖甲戴到了她的手腕上。

男子半低着头,烛光晃着他的眉宇,不见雍容懒散,只见温暖静好。他生在皇家,没进宫前是恒王府世子,进了宫是一国之君,即便朝政被元相把持,他也是尊贵无匹,未曾做过服侍人的事。帮她戴上袖甲,他并不熟练,却很认真。

“今日起戴着它,像你的那套小刀般别离身,若有遇险之时,此物许能用得到。”步惜欢帮暮青调了调袖甲上机关小扣的位置,道,“此私极韧,高手用之可斩刀断剑,无所不能,你虽不懂内力,但遇险时也可有妙用。”

她虽谋了江北水师,但元家不可能放心将水师交给她,日后她在朝中必定有险,他虽留了月杀在她身边,但月杀一人,难以每时每刻都在她身边,所以他已在为她筹谋神甲之事,一旦得了神甲,便会为她建立神甲军,日后在暗处护她周全。

她身上已有一套小薄刀,但如今已有很多人知道此事,因此他觉得还是为她再备一样防身之物的好。

“此物平日不可示人。”步惜欢嘱咐道,江湖上觊觎寒蚕冰丝者颇多,要她不要显露也是为她的安全着想。

暮青不说话,只望着步惜欢,他今夜来府中,为的就是给她给这个?

“感动?”步惜欢笑问。

做完了正事,有些人就又是老样子了。

“我只是觉得这寒蚕冰丝像大白菜。”刺部有,如今她也有了。

“最后的了!”步惜欢气到,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涵养很好,可她总有本事气到他,“这冰丝原是件丝甲,多年前刺月门在江湖厮杀中所得,我将丝甲拆了,得了百条寒蚕冰丝,给了刺部,这一条是我的。”

“你的?”暮青听了低头便去解那袖甲,若是多余的,她收下倒无妨,若是他的,她便不能要。他的处境其实比她险!

“我无妨。”步惜欢将手往她手上一覆,眸中生出暖人的神色,她担心他,于他来说便是无价宝了,“不必忧心我,我的功力再有一两年便可大成了,此物留在我身边已无大用。”

母妃被害时他尚且年幼,那时无力救母,如今他必定倾全力护着她。

“还有一两年才大成,现在不是还没大成?”暮青还是不肯收。

步惜欢却一笑,眉宇间难掩的傲然之色,“虽还未大成,但这天下间能伤及我性命的还真没几人!好了,快四更天了,我还需回宫去,你早些睡,这修人骨之事明儿再折腾吧。”

他知道暮青性子倔,说罢便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华袖一拂,手指分明没触到暮青,暮青却只觉颈侧一凉便困意如潮,心头还没生出怒意来便往椅子里一倒。

步惜欢将她接住,顺势抱了起来送去了阁楼,这才出府回了宫。

*

暮青复位颅骨的事一连做了三天,次日乃休沐日,不必上朝,因此傍晚她让人送了帖子到侯府和瑾王府,约元修和巫瑾次日早晨到都督府来。

上回在相府别院,她已经答应巫瑾有空去他府上谈论医道,却一直没时间去。她是真心想跟巫瑾学些医术,既如此,巫瑾感兴趣的事,她也不藏私了。再说,他是步惜欢的盟友,有些事他知道了便时步惜欢知道了。

这件案子,还真得让步惜欢知道。

一大早,元修兴冲冲来了都督府,一进花厅见巫瑾也在不由有些怔愣,但见到暮青的脸色沉着便压下了心头那些私念,问:“怎么?有何发现?”

“有大发现,你想象不到的大发现。”暮青将那修复好的颅骨递给元修,道,“此人不仅身份非富即贵,还非我族之人。”

“……何意?”

“胡人!”

------题外话------

今天中午还更了一章,没看到的姑娘们翻翻目录,不然接不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