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三十九章 用生命在抢男人

湖风起,卷了桥上雪,少年回身,衣袂舞雪,凌厉压人。巫瑾一怔,听她扬声问:“王爷可娶妻了?”

这一声颇为清澈响亮,林中顿静。

“未曾。”巫瑾瞥了眼林中,似明白了暮青的用意,眸底忽生笑意,顺着问道,“都督可娶妻了?”

“家有贤妻。”暮青道。

她这话倒叫巫瑾一愣,今日诗会来的都是未婚配的公子小姐,元修既带她来了,想必是没娶妻的。

“倒是侯爷尚未娶妻,我曾问过侯爷,喜爱怎样的女子。”暮青接着道。

“哦?”巫瑾回过神来,笑意更浓,问,“侯爷如何说?”

“侯爷说,不求倾国倾城,但求蕙心纨质。多舌善妒,背后议人,表里不一,皆为下品!”暮青咬字如刀,刀刀刺入林中。

林中人声久绝,暮青拂袖上了桥去,走过了半桥,巫瑾才跟来,摇头失笑:“今日别院诗会,来的皆是朝中贵女,都督得罪了她们,日后怕是要生烦扰之事。”

暮青冷笑一声,“我不怕烦扰,亦非怜香惜玉之人,谁敢生事,打回去!”

巫瑾脚步一顿,看着暮青远去的背影,眸底生了古怪神色,后又摇头一笑。终究是少年,还跟那些女子们置气。

暮青没回园子,本想在桃林里散散心中恼意,却碰上了元修。

元修本该在亭中陪客,但暮青进了桃林,巫瑾便借故跟了进去,他哪还有心思陪着那些士族公子,耐着性子坐了会儿便也出来了。林中雪地里留了脚印,他本想去寻暮青,没想到半路就碰上了,见她脸色非但没好看,反倒寒了不少,不由沉声问:“谁惹你不快了?”

元修边问边看了眼远处走来的巫瑾,莫非是巫瑾惹她不快了?

“抱歉。”暮青忽然道歉,倒叫元修愣了,正要问她为何道歉,便听她道,“方才去了桥上,听见那边有人嚼舌根,忍不住拿你说了她们几句。”

“你说什么了?”

“我说你若娶妻,不求倾国倾城,但求蕙心纨质。”

元修没说过此话,是她随口胡编的。方才听闻沈问玉回京,她原本只是心中不快,倒不至于出声,只是后来听见那些女子说圣上荒淫,不知怎的就压不住恼意,忍不住呛了几句,气是出了,倒是十分对不住元修。

“蕙心纨质……心如蕙兰,品如纨素。”元修低念,深深看向暮青,她不就是这等高洁的女子?

他笑了笑,她肯拿他去挡那些女子,他心里倒是欢喜,只是蕙兰柔弱了些,他更喜欢青竹。

见巫瑾走了过来,元修便没多言,只对暮青笑道:“外头冷,你若是不爱凑那诗会的热闹,那边有暖阁,你可去歇着,午时再一道儿用饭。”

“好。”暮青很干脆地应了。

“王爷还请回亭中上座,我将英睿送去暖阁便回来相陪。”元修道。

巫瑾看出元修对暮青十分维护,且似乎在防着他,他有些不解,但未纠缠,只谦和一笑,便入了亭中。

*

诗会的午宴在湖心亭上,湖中有两亭,遥遥相望,公子小姐们各据一亭,既瞧得见又隔着冬湖,不至于太失礼数,真可谓煞费苦心。

亭中,元修临风而坐,与赵良义等一干西北男儿抱着酒坛,把一众拿着酒杯的公子比得越发小家子气,元修却不理他们,只管与麾下将领豪饮,爽朗的笑声隔着湖面传去老远,尽显英雄气。

湖上风大,小姐们那一亭两侧隔了屏风,当中一桌坐着八名贵女,却谁都没心思吃饭,眼睛皆瞄着对面亭子。

主位上一名少女十四五岁,鹅黄袄,金马靴,身披桃红大氅,身后桃林里的桃花未开,她身上倒似千簇万簇齐绽放。少女一双明眸,眼珠一转,煞是灵动,正是元修的胞妹元钰。

元钰笑着瞧一眼身旁,打趣道:“宁姐姐也有不爱眼前吃食的时候啊。”

她身旁坐着名贵女,云堆翠髻,玉貌绛唇,那唇如珠樱,让人一眼难忘,只是偏生了张娃娃脸,面盘儿圆润,十六七的年纪,瞧着竟与元钰差不多大。

此人便是宁国公的孙女,宁昭郡主。

宁昭面含春粉,低头辩解道:“我哪有不爱眼前吃食,只是湖心风寒,这吃食都凉了。”

“宁姐姐此话可是在嫌我招待不周?”元钰笑问,见宁昭慌忙要解释,便抢先道,“此事好办!改日我将宁姐姐请到府中,再补你一顿就是!正好到时再叫上我六哥!”

宁昭一听,面颊飞红,嗔道:“你可不许行此于礼不合的胡闹之事!”

元钰咦了一声,瞪大眼睛问:“难道你不想见我六哥?”

宁昭被问得语塞,低头绞着帕子,干脆不理元钰了。

元钰笑疼了肚子,哎呦哎呦直叫,宁昭面红如血,旁边的贵女们陪着笑,笑意却大多似刻在脸上的。相爷夫人亲指宁昭为媳,纵然宁国公府人丁单薄,她也有着这世间最好的福气,能嫁给大兴闺阁女儿都想嫁的人。

今日诗会,她们不过是陪客。

“怪不得夫人总头疼,我瞧你这性子是得改改,旁的不说,你今儿怎又穿着骑装来了?这别院里又没马场。”宁昭见元钰笑个没完,便转移话题道。

“没马场,有冰湖啊!”一说起这事儿来,元钰就生气,“我今儿来别院本是想玩冰嬉,谁知丫头碎嘴,我娘知道了此事便派了两个婆子跟着,把我看得死死的,不许去湖上。我娘一怕我摔着,二怕冰裂了,可眼下刚过年,湖面上的冰冻得正结实,再说自幼习武,怎会摔着?”

“夫人也是担心你,冰嬉不同于习武,你若喜欢,今儿不就有冰嬉表演?瞧瞧就好,可别亲试。”

两人说着话,后边桌上一名少女目光微动,借故出恭,偷偷退了席。

江北天寒,冬日冰嬉素来是贵族之好,午宴刚开了一刻,湖面上远远的便滑来一片红云。

众公子见了皆放了筷,起身凭栏远望。

元修抱着酒坛对暮青笑道:“倒忘了,今儿有冰嬉,江南可看不到此景,你定要好好瞧瞧。”

暮青并无意外神色,来亭中坐下时她就发现湖心的雪扫出来了。上午她去桥上观景时,湖上还覆着雪,定是她去暖阁里歇着时,别院的下人扫出来的。若无事定不会扫雪,而冰上的活动,想来除了冰嬉也不会有旁的。她对滑冰这项运动并不陌生,只是到了大兴之后,在江南待了十六年,确实没再见过了。

暮青遥遥望去,见天水一白,冰湖如镜,一片彤云似自天上来,烈电般驰来湖心,时而如团云,时而如飘带,时而如红花万点,美不胜收。

元修见暮青看得入神,笑道:“你若喜欢,可多来别院,我教你冰嬉!”

暮青没应,她不喜欢相府,别院也不喜欢。她望向对面亭子,见那些小姐们也纷纷凭栏观望,说是看冰嬉,却有不少目光透过舞姬往元修身上瞧,而这边亭子里的公子们也隔着舞姬望向对面。原来冰嬉不过是幌子,让这些碍于礼教不敢相窥的公子小姐们寻个借口光明正大地看看对方才是真的。

别人相亲自不干暮青的事,她倒真有几分心思想观赏冰嬉。但刚将心思收回来,便听身后有几名公子问道:“快看!那是何人?”

暮青一愣,循着望去时,两边亭子里的人皆发现了那人,一同望了过去。

这一望,那边亭子里,小姐们皆惊。

“胡婉?”

只见少女一袭素白罗裙,驰入舞姬中,惊得舞姬纷纷散开,而她在湖心中央翩然起舞,柳腰摆若灵蛇,舞姿袅娜妖娆,看得士族公子们人人屏息。

元修狠皱起眉头来,暮青扬了扬眉。

今儿有戏看了。

对面亭中,元钰拍桌而起,怒道:“胡婉此举何意?”

今儿有冰嬉,可献舞的都是舞姬,这么多男子在,贵族小姐怎可献舞?傻子也瞧得出胡婉的用意来!

宁昭端坐不动,笑着安抚元钰,“许是余兴节目,没叫咱们知道罢了。”

“宁姐姐,你怎么这么傻!”元钰见宁昭一脸天真无害,气得跺脚。

宁昭笑意不减,袖中指尖却捏得发白,垂眸时眸底寒意如刀。

胡婉是翰林院掌院学士胡文孺之女,胡家虽没有宁家门第高,但胡文孺是元相国的心腹,胡婉虽知元家属意宁昭,却想一博。她一舞作罢,人在冰上一转,翩若雪蝶,笑盈盈朝着元修滑去。

元修眉头皱得更紧,胡婉却在离他三尺远时,脚下的冰忽然一翻!

胡婉花容失色,噗通一声便掉进了冰冷刺骨的湖水里!

事出突然,两边亭子里的人都惊了,唯独暮青挑了挑眉,这块冰有一指厚,塌得真是时候,而且断得真整齐啊……

这位胡小姐真是用生命在抢男人。

“冰塌了!”这时,不知谁喊了声,舞姬们惊喊着往岸上逃。

湖面宽阔,别院的护卫和小厮们离得远,等不及他们赶来救人。而离得最近的便是元修这一亭子的人,赵良义等人是西北汉子,不会水,那些公子哥儿身娇体贵的,谁也不敢在这寒冬里下水。

“我去!”暮青道。

“你别去!”元修一把抓住她,他知道她水性好,但这是冰水,她在地宫暗河里已受过寒气,若再受寒,对她的身子不好。

说罢,他扯了块大氅上的布包在手上,眼一闭,便跳进了水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