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三十七章 逆鳞

“侯爷言重了,别院景致甚美,本王久未行烹茶斗诗之乐了,文人集会,多遇知己,此番还要多谢侯爷相邀。”巫瑾笑道,说话时越过元修瞧了暮青一眼,元修见了,心中微讶。

其实,他对巫瑾能来颇感讶异。此人幼时便被南图送入盛京,那时医术未精,颇受了些年苛待,后来朝中王公府第多有求他医治之症,这才将他奉若上宾。他看着不曾记恨幼年之事,待人也都和善有礼,却与谁都不亲近,易相处却极难深交,整年整月的在府里打理药圃,侍弄毒草药草,鲜少参与京中子弟的园会。

昨日,巫瑾去相府给元睿诊脉疗毒,他回府时遇上了,便顺口提了今日园会之事,原以为他会回绝,没曾想竟答应了。方才见他瞧阿青,莫非是因她才来的?

知己……

他与阿青只在宫宴上见过一回,何来知己一说?

“王爷客气了,请坐。”元修笑请巫瑾入了席。

暮青的席位挨着亭子,就在元修下首,她如今是朝中新贵,虽出身不如士族公子们,官位却比他们高。今日园子里的皆是盛京官宦人家的嫡子庶子,年纪多与暮青相仿,都还未娶妻,也未到入仕之年,因此暮青一到便成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颇受瞩目。只是她出身低微,士族公子们见她相貌平平,有些人待她便显出了几分轻视。

今日的园会不饮酒,只烹茶斗诗,抚琴赏雪,公子们跪坐华毡,有小童自桃林里取了雪往红泥小炉里添,炉里煮着清茶果仁,面前桌上摆着干果点心,膝上搁着长琴,抚琴的,吹箫的,奏笛的,和词吟诗,极尽风雅之能事。

元修生在相府门庭,虽是武将,不爱吟诗弄曲,却也是能文能武,作了几首边塞诗,倒是尽显儿郎豪气,赢了满园喝彩。赵良义等人都是粗人,不懂文人风雅,更听不懂诗词琴曲,没酒喝就只能把茶当酒喝,顺道望望对面的桃林。对面隔着东湖,又有两岸桃林遮着,瞧是瞧不见人的,只是武将耳朵灵,能听见些莺莺笑语罢了。

暮青也不喜附庸风雅,她只品着茶,连曲子都没往心里听,只用心听着园子里士族公子们相互恭维的话,瞧着各人的神色。

她这般清冷寡淡,元修和西北军将领们都习惯了,园子里的公子们却有看不惯的。

“英睿都督怎不说话?”一人问。

“孤僻。”暮青望着桃林里的雪,淡道。

此话元修和赵良义等人听得多了,只一笑了事。巫瑾倒愣了愣,那问话的公子更是诧异,只觉得暮青性情颇怪,心中更是不喜。

“都督莫非是嫌侯爷的园会招待得不好?”那公子边问边看了眼元修。

暮青是元修的旧部,刚回朝便领了江北水师都督一职,朝中风头盖过了元修不说,还自立了门户,很难说元修对此没有心存芥蒂。

此言颇有试探元修和暮青之间的情义之意,众公子闻言皆停了丝竹,细细望向两人。

元修一笑,只喝茶,不插嘴。

找死他不拦着!

暮青看了那公子一眼,果然不留情面,“挑拨离间,段数太低,也好意思开口!”

那公子脸一热,怒道:“都督此言才是挑拨离间吧?在下只是随口一问,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都督误会在下便也罢了,可是想让侯爷也误会在下?”

“你和侯爷有交情需要挑拨吗?”

“你!”

那公子气得牙都倒了。

元修喝茶掩饰住笑意,他一生有两大痛快事,一是战场杀敌,二是听她毒舌。

巫瑾也不由摇头失笑。

众公子们面面相觑,前些日子百官下了朝,倒是听闻此人口齿伶俐,不曾想一张嘴当真如此杀人!

元修尚武,少年时便与整日吟风弄月的京中子弟并不亲近,只是众人攀附元家,硬是跟他走得近罢了,说交情确实也谈不上,只是大家同是京中士族子弟,抬头不见低头见,交情不深也维持着几分情面,哪有人当真一语戳破的?

那公子从脸红到脖子,大雪天儿里煞是好看,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都督乃朝中新贵,与我等还不相熟,今日之事实乃误会。”这时,却另有一位公子开了口,面色和善,话里却有玄机,“胡兄见都督一人品茶,怕都督不习惯这诗会,好心问一句罢了。今日诗会乃侯爷之邀,既来了,自当尽兴,都督不如与我等同乐。在下不才,擅奏玉笛,可吹奏一曲,都督和词可好?方才侯爷所作的诗,磅礴霸气荡气回肠,都督身在边关,想来定有佳句。”

此言一出,众公子皆暗笑。

侯爷出身高贵,文韬武略皆不俗,岂是旁人能及?

一介村野匹夫,也能作诗?

暮青目光微寒,她在席间听这些公子说话有一会儿了,对此人有印象,他是户曹尚书的庶子,名叫曹子安。

户曹掌着国库的银子和朝官的俸饷,户曹尚书一职可是肥差,可曹家肥的也太过了些。

曹子安这些年喜爱玉春楼里的一个清倌儿,这清倌儿是罪臣之女,闺名萧芳。此女孤芳傲物,满腹诗书,宁自残双腿也不肯接客,但这腿残之躯却合了盛京一些纨绔公子的病态胃口,曹子安不惜豪掷千金,只为了见萧芳一面,与她品读一回诗书。此事竟被这些士族公子传闻佳话,方才当做风月趣事说起。

曹子安一介庶子,出手倒是阔绰!寻常百姓家没病没灾二两银子能过一年,一千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何况这些黄金只是一掷博青楼女子一笑,曹子安根本就没把这一千两黄金放在眼里,如此可见曹府是多么富贵。

曹府不是元家,没那开国贵族的深厚根基,这金山银山来路颇有问题,当然,这不代表曹家贪的就是西北军的抚恤银两,但曹府也是要查的。

不是曹府,也会是别的府,军中每年一大笔的抚恤银两总不会莫名其妙就人间蒸发了。将士们在边关保家卫国,以身殉国却只得二十两银子,还要被人贪去填那美人窟!

暮青不喜曹子安,只道:“不会。”

曹子安温和一笑,眼底却有轻视之意,道:“那都督可擅琴曲?”

“不擅。”

“奏笛?”

“不懂。”

“吹箫?”

“这个曹公子可以会,我不想会。”暮青看了曹子安一眼,只是平常的一眼,曹子安却不知为何有种古怪的感觉。

他擅笛不擅箫,为何说他可以会?

元修也不解地看向暮青,为何她不想吹箫?

人人都觉得暮青话里有话,却无人猜出是何意来。只是见暮青这也不会那也不会,众公子难免轻视之心更重,一些人看向曹子安,暗露钦佩神色,还是他主意多,知道用此法便可折辱那村野匹夫。

元修坐在亭中,将众公子的神色看在眼里,面色淡了下来,不待曹子安得意太久,便问道:“敢问曹公子可会舞剑?”

曹子安一愣,以为元修听腻了琴曲诗词,想看人舞剑,可他不会舞剑。盛京士族子弟皆习骑射,但这些年他为了玉春楼的萧芳,终日钻研诗书音律,骑射也生疏了。

“侯爷想看舞剑,在下倒真不会。”曹子安有些尴尬。

“可擅刀枪棍棒斧戟锤鞭?”元修又问。

“不擅。”曹子安总算听出话有不对来了。

元修却没问完,目光威重,一连四问!

“公子戍边,能杀胡虏吗?”

“公子孤守一村,能日杀马匪八百吗?”

“公子进了大漠地宫,能解机关吗?”

“给公子一具尸体,能验吗?”

曹子安一句也接不得。

“英睿能行之事,公子皆行不得,本侯不见她轻视公子,为何公子要轻视于她?我西北军的儿郎,关外杀敌血染沙场,背后插着弯刀也能抱着胡虏一起死!五个人孤守一村一日夜可杀马匪八百,百姓无一人亡!我西北军的儿郎,尸堆里爬过,流沙坑里滚过,地宫机关里闯过,那都是一等一的好儿郎!谁若是轻视我西北军的儿郎,便是与我元修为敌!”元修目光威重,一一从廊里坐着的士族公子身上看过,今日若非想着给赵良义几个没娶妻的将领牵牵姻缘,任凭姑母和母亲办这诗会,他绝不会来。

有他在一日,必不由人辱她,亦不由人轻视他麾下将士!

“来人!”元修喝了声。

有亲兵自桃林里出来,元修道:“将胡曹二位公子请出别院,日后我与他二人必不相往来!”

曹子安和那位胡公子面色刷白,没想到元修行事竟如此雷厉风行。

“侯爷,我等不知轻重,并非有意轻视都督和军中将士,还望侯爷莫怪。”两人这时才知捅了马蜂窝,但道歉为时已晚。元修发了话,于亲兵来说便是军令,亲兵们可不管两人是哪家府上的嫡公子还是庶公子,直接便将人撵出了别院。

园中死寂,众公子们心有余悸,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暮青却出了声,“烹茶斗诗抚琴赏雪这等兴致恕我难有,将士殉国,家眷只能拿到二十两银,有人不事生产却豪掷千金,这等人恕我难与他同坐。我去林中走走,诸位继续吧。”

------题外话------

我错了,昨晚九点困了,想着睡一个小时,起来再写,结果一觉睡到早晨,赶紧起来先发了这章,算昨天的

……

今儿有个新人姑娘的文首推,我帮忙挂一下,有兴趣的妞儿们可以瞧瞧。

宫御骁

《盛宠之租金王妃》文

第一次见面,她说:这是五十万黄金,租买你王妃之位六个月,期满后再付五十万。

孰知后来他说:王妃,之前的五十万是你的嫁妆,剩下的五十万是为夫给你的聘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