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二十九章 冤冤相报

赐死?

太皇太后的懿旨?

暮青惊住,觉得不可思议,新帝登基,朝中不稳,那时的朝堂还不是元家的朝堂,太皇太后怎敢赐死新帝生母?

“密旨。”步惜欢道,“我那时不肯入宫,吵着要母妃陪,宫里便下了道密旨。”

“何旨?”

“盖帛之刑。”步惜欢字字如冰。

暮青的心也倏冷,她常在衙门里行走,见过官衙大狱里的十八般酷刑,盖帛之刑并不在其中。此非官府审问百姓时所用之刑,而是专门用来对官员刑讯逼供的,司刑之人在行刑时会含一口烧酒喷在桑皮纸上,将受潮发软的纸盖于人犯面部,那纸便会贴服在脸上,蒙住口鼻,致人窒息。

桑皮纸薄,只蒙一张人不会死,但若受刑者不肯认罪,司刑之人便会再加一张纸,一张叠一张,有个四五张,人就能活活被闷死!此刑的残酷之处在于张张黄纸覆于人面,人在临死前那漫长的恐惧与折磨。

大兴的刑法只有五种——笞、杖、徒、流、死。死刑只有绞死、斩首和凌迟三种,就连宫中赐死也只有毒酒、白绫、匕首三种。密旨赐死恒王妃,用的却非官方所用之刑,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掩盖死亡原因。

“母妃死后,对外宣称的是思子成疾,郁郁而终。”

果然!

毒酒、白绫、匕首,哪一种赐死方法都会在死者身上留下伤痕,闷死的表面上看不出伤痕,只有仵作才能通过腹部鼓胀判断死因。

不过,同样是闷死,用枕被捂死人不过是片刻工夫,用盖帛之刑对受刑者来说却是漫长的折磨。太皇太后如此折磨恒王妃,究竟有何深仇大恨?

“太皇太后与恒王妃有旧怨?”暮青不解,留子去母之事宫中常有,但杀人之法多会给个痛快,如此折磨一人,除非有怨,“还有,恒王呢?他难道眼睁睁看着发妻受此折磨?”

“他?”步惜欢苍凉一笑,“他侧妃侍妾一屋子,还时不时买个歌姬进府,他心里哪还有母妃?母妃受刑那日,他在青楼美人香里,直到次日天明才烂醉如泥的被人抬回府里。”

“这么说,他不知道密旨一事?”

“他知道。密旨是头一天下的,他接旨后没敢在府里呆着,那日便出府去了青楼。母妃被人一张黄纸接着一张往面上覆时,他在青楼一杯接着一杯饮酒,这就是我的好父王!”步惜欢忽的起身,大步走到窗前,一把推开窗子,华袖厉舞,风刀碎剪了满树雪花。

暮青无话,她办过太多案子,见过太多穷凶极恶的罪犯,她知道世上是有这种人的。只是难以想象,恒王妃受刑之时是何等痛苦凄凉,那时她至多花信年华,错嫁薄情郎,夫君懦弱,不护发妻,不救幼子,宫里来几个人就能对她堂堂亲王妃用刑,王府里无人出声,夫君不敢护她,幼子救不得她,她就被人那么一张张黄纸盖在她脸上,活活闷死了……

“母妃被害时我在宫中,直到七日后王府奏报朝廷说她思子成疾郁郁而终时,我才知道。大兴以孝治国,太皇太后命我回府为母妃守灵,我回到王府时,那灵堂里熏着浓香,却遮不住腐气,我命人开了棺,看见棺里躺着的人穿着母妃的宫袍,人却已经……”

步惜欢再说不下去,暮青却已经知道了。

尸体已经*了。

步惜欢登基时是二月,虽是初春,但盛京还冷着,时不时有雪,但七日也足以让尸体呈现*巨人观了。

尸体高度*,面部肿胀,眼球突出,嘴唇外翻,舌尖伸出,腹部肿胀,且有口鼻流血、死后呕吐的情形,难以辨认死者生前容貌。而且,恒王妃是被闷死的,腹部鼓胀,气体较多,尸体*时腹部的*速度会较其他部位快,步惜欢开棺看到他娘亲时,尸身的腹部应该已经自溶,化成腐水了。

这等景象被一个六岁的孩子看到了,那人还是他的母亲,他是如何熬过来的?

暮青起身走到窗边,她想起汴河那夜,开棺验柳妃的尸骨,步惜欢曾盯着棺中神色有异,那时她不解,如今想来是那情景触动了这段记忆吧?

“我不能吹寒风,关窗。”暮青知道这时应该说些话来安慰人,但她不会安慰人,心里不想他吹冷风,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不知怎么就说了这么句。

步惜欢转头瞧她时,见她正低着头皱着眉一副懊恼神色,纵是少年容颜,那模样也有几分有趣可爱。他眸底生出些暖意,顺手便将窗关了,这事埋在心里多年,他从未与人说过,今夜说出来,心里畅快多了。

“陪你守岁,到头来倒让你听了段儿不痛快的。”步惜欢走回桌边坐了。

“没事,我爱听案子,省得去茶楼听话本了。”暮青道,桌上饭菜已冷,她对楼下道:“上来把饭菜热一热。”

她在宫宴上吃饱了,此时根本不饿,但她记得步惜欢没吃几口,再过两个时辰他就要回宫接受百官朝贺了,下了朝才能用膳,还不如吃饱这顿年夜饭。

月杀就在楼下,听见传唤便上来把饭菜端下去了,人走之后,暮青回身时怔了怔。

步惜欢懒支着下颌,气得牙痒,却仍笑道:“那客官听得开怀,是否该赏点银钱?”

他懒在那里,画烛银台,容颜比月明,这等姿色坐着就能领赏钱了,还需说书?

“客官来将军府吃年夜饭,可有给饭钱?”暮青反问。

“算得真清楚,可真小气,倒没瞧出你财迷来。”步惜欢笑了声。

“并非小气,只是钱要留着。”

“留着何用?”

“娶媳妇。”

“……”咳!

步惜欢险些磕着,见暮青面无表情,说得理直气壮,不由笑得有些深,“嗯,那是得留着,多攒些,不然还真娶不上媳妇。”

暮青挑了挑眉,“寻常百姓家,二两银子够买个媳妇,臣不算黄金,现有银千两,可娶五百个媳妇。”

娶五百个媳妇?

步惜欢低头,肩膀微颤,半晌,沉沉笑出声来。她这正正经经的性子,竟也能开玩笑。他知道,她是想要他心情好些,不然哪会陪他说这些。

“爱卿好志向。”笑了会儿,步惜欢抬起头来,眉宇间缱绻溺人,道,“不过,朕的后宫都还没有这么些人,爱卿就别想了。与其想这些没边儿的,不如想想听朕说书的赏钱如何给。”

暮青一瞧就知道他没往好事上想,顿时冷着脸道:“说书说一半就想领赏钱?”

太皇太后和恒王妃有何恩怨他还没说呢。

“她和母妃没恩怨。”步惜欢淡道,“与她有怨的是先帝。”

先帝?

“元家先祖与高祖相识于野,乃开国之臣,士族豪贵,功高势强,前两代尚好,后来便与皇子常有牵扯不清之事。仁宗时朝中结党私争之乱已甚重,与元家结交的皇子便被仁宗拿来开了刀,并立了贤王为太子,贤王之母乃安平侯沈家之女,沈家与元家向来政见不和。贤王登基后,对元家又是一番弹压,立储时又立了与元家政见不和的皇子,如此历经两朝,先帝时元家已退出了朝堂,领着朝廷的俸禄安当闲散国公。谁知五胡叩关边关城破,荣王在江南举兵造反,内忧外患,朝中压不住局面,先帝便破了前两朝之例,登元家之门,拜老国公之子元广为相,并许其女元氏为贵妃,元家又重返朝堂。”

步惜欢说得不紧不慢,暮青想听,他就说给她听,从头到尾把这恩怨说清些。

“这些是朝中知道的,朝中还有不知道的。”

“内情?”暮青问。

“元家曾出过三位皇后、五位宰相,先帝拜元广为相,聘其妹为贵妃,元家怎瞧得上?”步惜欢冷笑。

暮青听后,心中已明。她虽不关心政事,但大事还是知道的,先帝在位三十年,先皇后薨逝时是武德二十七年,即先帝驾崩三年前。那时元贵妃定已入宫,即是说,先帝册封元贵妃时皇后还在世,既如此,自然不能许给元家后位,那么能打动元家的就只有一个条件了。

“先帝私下给了元家一封密诏,若元贵妃诞下皇嗣,则立其子为太子,日后承继大统。”步惜欢道。

果然!

暮青心中生寒,后头的事大约已能料到。

“先帝册封元贵妃时已年逾五旬,元贵妃却在入宫两年后便怀了龙胎,为先帝诞下了九皇子。但九皇子三岁时,江北大旱饿殍遍野,民间发了时疫,传入了盛京,九皇子不幸染了时疫,不治夭折了。”

此事民间有些传闻,暮青曾听过,只是民间杜撰之事多不可信,她并未多想。但今夜听了元家与先帝的诸多事情,直觉九皇子之死定不简单。

“当真是时疫?”暮青问。民间发了时疫,宫里必定严加防范,虽不能说严加防范就不会传入宫里,但九皇子是元家未来的倚仗,又是元贵妃的亲手骨肉,整个元家都不会允许这个孩子出事,时疫这等非常时期,他的衣衫饮食定然会比平时更加在意,为何这孩子会染了时疫?

“确是时疫,但不是在宫里染上的。”步惜欢道。

“那是在何处?”

“元家。”

“……”

“那时元修的祖父过世,先帝敕准元贵妃和九皇子回国公府吊唁,九皇子正是那日染上了时疫,夜里回宫便发了疫症,御医治了三日,最终还是夭折了。九皇子死后,元贵妃便称自己日夜照顾爱子,也染了时疫,一意封了宫门,自闭不出。先帝多次前去探望,皆被元贵妃拒之于宫门外,后来,先帝便再未去过,琼华宫便成了冷宫,直到三年后先帝在上元宫宴当夜暴毙,元家与南图联手血洗宫城,元贵妃才从踏出琼华宫。”

原来先帝未曾下过将元贵妃打入冷宫的圣旨,而是元贵妃自闭了宫门?

这女子的性情倒是有些刚烈。

“九皇子在元家染了时疫,此事也不是凑巧吧?”暮青看向步惜欢,毫不避讳地问道,“先帝所为?”

步惜欢嘲讽一笑,也不避讳,“应该与先帝脱不了干系。这事让元家吃了个哑巴亏,老国公过世,前去吊唁的宾客络绎不绝,丫鬟小厮进进出出,谁知是哪个动的手脚?九皇子是在外祖府上染的病,而非在宫里,元家就连说是别的宫妃阴谋暗害九皇子都不能。且皇子在元家府上染了病,元家是有罪的,元广连彻查此事的奏折都没敢递,万一查出暗害九皇子的是元府的下人,那就是满门抄斩之罪。因此,此事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忍了。”

暮青听得直皱眉头,元家忍了的结果便是三年后先帝暴毙,三皇子、七皇子被斩于宫宴,步惜欢年幼入宫,元家摄政,从此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最是无情帝王家,先帝背信弃义在先,残害亲子在后,暮青并不同情。元家也一样,他们当初既然接受了先帝的条件,那便是有争权夺利之心。

先帝与元家的这场恩怨里,最无辜是两个孩子——九皇子和步惜欢。

那孩子死时才三岁,他父皇和母妃家明争暗夺,夺走的却是他幼小的生命,他死时还什么都不懂,何其无辜!

步惜欢登基时六岁,九皇子并非他所害,他的母妃却因元贵妃对步家人的仇恨被杀,他又何其无辜!

但这两个无辜的孩子,一个故去多年,一个还活着。

故去多年的那人,他母妃还恨着,先帝暴毙还不算,以她杀了恒王妃之事来看,她或许想毁了步家的所有人。而活着的那孩子,他已长大成人,母妃被害的深仇藏在心里,将来定与元家不死不休。

何为冤冤相报,这便是了。

暮青摇摇头,此恨难消,此仇难解,杀亲之仇不共戴天,不是人人心中有佛境,她自己还在查着杀父凶手,也不比元贵妃或者步惜欢心胸宽和到哪里去,所以对两家的恩怨便不多言了。

“这回可说全了,客官可要加银子?”步惜欢见暮青神色凝重便开口玩笑道。

“留着娶媳妇。”暮青还是那句话。

这时,月杀将热好的饭菜端了上来,冬日里饭菜凉得快,暮青便没再开口,只看着步惜欢用膳。

这人用膳讲究,漫不经心的也是道优雅景致,暮青不饿,只随意用了些饭菜,见步惜欢自斟自饮,便要倒了杯酒。她寻常是不饮酒的,但这酒不*,反倒清醇甘甜,余味带着梅香。

这酒倒挺好喝。

暮青斟了一杯,小口品着,喝完又去倒,面前伸来一手,覆了杯口。

“这酒酿了一年,后劲儿可足,你不饮酒,莫要贪杯。”

暮青闻言一怔,见那手清俊修长,覆在白玉杯上,夺了玉色。她尚未感觉有酒劲儿,但果真没有再喝。

吃过了年夜饭,月杀将饭菜端下去,奉了茶来,步惜欢品了口茶,窗外风雪急,今夜无月色,男子一身梨花锦袍,背靠轩窗,容颜比月色明,笑若春芳懒。

“别笑了,好看也没钱付。”暮青喝着茶,不动美色所动。

步惜欢笑容忽裂出道痕,气得笑了,“真没良心,你当真以为谁都能看到?”

除了她,他在哪个女子面前这般笑过?

没良心!

“过来。”步惜欢把茶盏往桌上一放,没好气地道。

暮青自然不动,她又不属狗儿。

步惜欢毫不意外,似知道她不乖乖过来,起身便走了过去。

两人就隔着一张桌子,步惜欢起身便到,暮青抬眸,想起这人在奉县马车里曾有过不良行为,眉梢眼角不由飞出几分冷厉,起身便避。

这一起身,忽觉脚下虚软,眼前物什一晃!踉跄间,腰间忽来一只手臂揽住了她,耳边有男子的轻笑,“以为你酒量差才只让你喝一杯,结果一杯便倒,可真算得上是奇差了。”

暮青心生诧异,她坐着时并未觉得头晕,即便是起身时太快,这酒的后劲儿也太足了些。

正诧异着,忽觉身子一矮,脸上一凉,暮青眼前还是晃的,但凭感觉知道自己坐在了步惜欢的腿上,而脸上那透凉的感觉像是面具被摘了下来。

暮青有些恼,以指为刀,逼在步惜欢脖颈,问:“上次马车里的伤是不是好了?”

看来打得不够重!

步惜欢低低一笑,丝毫不觉得她那不含内力的手指有何威胁力可言,即便她把那套小刀拿出来,他也不觉得是威胁。

暮青是有些微醉,但并非醉得失去理智,解剖刀她带在身上,但她此时看东西已有些晃,不认为自己能用好手中的刀,万一伤了他便不好了。她不想伤他,哪怕没可能伤了他,她也不想拿危险之物对着他。

“脸上的是好了,身上的可不知。”步惜欢瞧着暮青微醺的眸,笑意低浅,别样缱绻,抱着她在她耳边问,“你是仵作,要不你验看一下?”

------题外话------

感觉我会被打,抱头遁走,我要去修炼一下大天山派的隐身技能,修满级不会被打死。

……

现在在置顶久久的长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