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二十六章 线索中断

深巷废庙,朔风寒雪,丛丛火把围照着一人。

那人前一刻细目鹰鼻斯文俊秀,这一刻杏目宽鼻貌不惊人,前一刻还是异族容貌,这一刻俨然大兴人!

此人是谁?

勒丹神官在何处?

“他就是勒丹神官!”暮青一语惊人,“至少随使节团一路来朝的人和今夜在宫宴上的人都是他。”

五胡使节团随圣驾和西北军来到盛京,沿途走了近一个月,暮青每日清晨在圣驾启程前都会查看队伍,虽未与勒丹神官布达让说过话,但日日都能瞧见他。不仅仅是他,可以说五胡使节的气度举止她心中皆有数,此刻在她眼前之人正是这一路上所看到的勒丹神官,不会有错。

“可他……他是假的!”林孟话不成句,震惊已极。

“你是谁,何时替了勒丹神官?”暮青又问,但她没指望此人会答。

这人果然嘲弄地一笑,看着暮青道:“真没想到,苦心经营,一朝事败,竟栽在你手里。”

此言一出,暮青微怔,不仅因他说的话,还因他的口音——这人的口音还是带些勒丹腔的大兴话。

元修上前一把将这人给提了起来,道:“栽在她手里,你并不丢人。说吧,你是何人,何时替了勒丹神官,你们又在经营何事?”

此人的眉眼看着像大兴人,可也未必是大兴人,也可能是南图人,要弄清他是如何假冒勒丹神官的,首先要弄清他是哪里人士。

“我说了就可以活?”那人面色霜白,眸中却无惧意,只冷笑着问。

“你说了就可以死个痛快。”元修也不欺瞒他,实言道,“但你若不肯说,我想大兴和勒丹都不会容得下你。”

“呵!”那人一笑,笑出口血来,嘲讽,悲怆,决绝。

暮青见了顿觉不妙,但元修提着那人,她一时难出手,只道声:“不好!他要……”

话未说完,只听噗的一声,那人一口黑血当面喷向元修!

元修眉峰骤压,脸一偏,那血擦着他的耳廓喷向他身后,一名五城巡捕司的吏役正举着火把,冷不防被那黑血喷了满脸,那人顿时惨嚎一声,火把落地,捂着脸便在雪地里打滚。

周围人呼啦一声散开,听那人嘶嚎不止:“我的眼!我的眼!”

没人敢靠近,只拿火把照着,见那人在雪里打滚得厉害,手指缝里流出黑血,瞧着是被毒瞎了!

元修大怒,提着那人衣襟的手当胸一震!那人又一口血喷出,夹杂着骨碎之声,撞去庙墙时只听砖石轰然一塌,那人砸进庙里,撞向对面庙墙,那墙骤裂成网,人从墙上滑下,趴在雪里便不动了。

巷子里人声顿寂,显得那五城巡捕司吏役的惨嚎越发瘆人。

“速送去瑾王处,务必请瑾王保他一命!”元修将名帖丢给五城巡捕司的统领,大步走进了庙里。

他提着那人的衣领便将人翻拽了过来,见那人满脸都沾着雪,唇颌入目皆是黑血,口舌已烂,月光寒如水,牙齿白森森。

人睁着眼,却已死透了。

元修面色沉着,方才若非他躲避及时,被毒瞎双目的人便是他。此人死前也要害人,不知是想拉个垫背的,还是有意冲着他来的?

这假勒丹神官……竟就这么死了!

林孟率众跟进来,拿火把一照,见那人死状,顿觉瘆人。

“侯爷,这、这人死了,如何是好?”林孟问道。

他今夜本在刑曹大堂审驿馆中人,被告知抓着下毒真凶了才赶来,凶手是勒丹神官已是令人震惊之事,哪知道最后竟发现是个假的,如今人还死了,如何收场?

“不好!”暮青忽然出声。

元修抬眼和她的目光对上,面色也忽然变了,道:“快回刑曹大牢!”

林孟和盛京府尹一愣,尚未反应过来,便见元修揽过暮青,足尖一点凌空而起,庙里刮起阵风,两人已如大鹏般远去,迎风冒雪,稍时便被雪幕夜色遮去了身影。

这时两人才反应过来,急道:“快!快!回大牢!”

五城巡捕司统领亲自带人送那中毒的吏役去瑾王府了,林孟和盛京府尹带着剩下的人与西北军将领们一道往刑曹大牢赶,那假勒丹使节的尸身被抬着跟在后头,一行人急急忙忙赶了回去。

*

刑曹大牢。

油灯昏黄,照着牢门里一具死尸。

那死尸未着寸缕,裸吊在房梁上,面朝牢门,舌头伸出,流着鼻涕口涎,死死盯着门外,白花花的身子上可见道道鞭痕,皮肉翻着,血模糊了前身,失禁的屎尿顺着腿根流下来污了后身。牢里的湿潮气、死尸的血腥气和骚臭味儿混在一起,呛得人难以呼吸。

元修抬手就去挡暮青的眼,暮青啪一声把他的手拍下来,寒声道:“开门!”

牢头吓得直哆嗦,不是被死人吓的,而是被元修这尊大神忽到刑曹大牢给吓的,偏偏牢里还死了人。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驿馆的厨子,勒丹使节毒杀案的嫌犯!

那牢头钥匙都拿不稳,捅了几次锁眼儿没捅开,暮青一把夺过来,自己开了牢门,进牢门前把紫貂大氅解了下来交给了元修。

元修要拦,又怕惹暮青不快,见她进了牢中仰头瞧那裸尸,看了一会儿便撸袖子,元修眼皮子直跳,回头便瞪向那牢头,道,“把人放下来!”

那牢头被这铁石般的目光瞪得三魂没了七魄,拿还顾得上嫌弃驿馆厨子脏污?忙去外头搬了把凳子来,踩着凳子将人放到了地上。

地上铺着烂草,暮青蹲下身来验看了死尸的颈部缢沟,那缢沟八字形态,却很不均匀。她又摸了摸尸体口唇边流下的涎液,抬手拨开尸体的嘴唇瞧了瞧牙齿,从牙缝里提出根线来,随后起身察看了下牢里的石床,床上的草是干的,却有一块地方沾着些烂草,周围有滴状血迹。

暮青看过后转身道:“自缢,刚死了也就半个时辰。”

即是说林孟退堂后,人回到牢里就自缢身亡了。

“你确定是自缢?”元修问,他信她不会验看错,如此问不过是寻个话题,好让自己不老想着她正对着裸尸,还是男尸!

“确定。”暮青说话时将那挂在房梁上的绳子解了下来,道:“自缢用的绳索是死者的衣衫,他将衣衫撕成布条,打死结连成了绳索,他的齿缝里有条衣衫的丝线,可以证明是他自己将衣衫撕成了布条。”

暮青将那根从死者牙缝里提出来的线远远朝元修晃了晃,上头还有些血。

元修凝神一瞧,只想苦笑,她验尸之时真看不出来是女子!

暮青又走到石床边,在其中一个位置虚画一圈,道:“这里,他是踩着此处往房梁上抛的绳索。石床上铺着的是干草,唯独这里有些烂草,摸起来潮湿,且带着些湿泥,与地上的烂草一样,说明是他踩着此处抛绳索时留下的。且这四周有滴状血迹,那时他刚受完刑,鞭伤的血尚未凝固,赤身上了这石床,血自然就滴到了床上。”

“牢里没有看到自缢时的踏脚之物,但绳索挂着的位置与床边不远,且床沿上也发现了湿泥和烂草,说明他自缢时是踩着床沿,双脚一蹬,人就吊了上去。”暮青从石床边回来,指着那尸体给元修看,“死者颈部的缢沟为八字痕,形似马蹄,符合自缢死的缢沟特征;缢沟在喉结上方,符合舌尖伸出口外的特征;缢沟宽窄不均,这是因为死者自缢的绳索是衣衫撕成的布条,布条软,受力时会折叠或扭转,从而致使缢沟宽窄不均。这些都符合自缢特征,再加上死者有鼻涕、口涎和失禁的情形,因此可以肯定是自缢。”

尸体刚被发现,从暮青进了牢房到验尸完毕不过一会儿工夫,死因就清清楚楚了。那牢头在外头听得两眼发直,直打量暮青,见她一身四品武将官袍,不由更生诧异。

他在刑曹大牢里当牢头有十来年了,看仵作验尸是常事,却从未见过这么快就能验得清楚明白的,而且验尸的还是个武将!瞧这身官袍,得有四品!

听说西北新军里有一小将回朝受封,从军半年就升了四品武官,莫非就是此人?

牢头猜测着,心中惊诧,这时听暮青问道:“驿馆中的吏役都是单独关押的?”

“啊,不是!”牢头怔了怔,赶忙答道,“因厨房里的人和送包子去勒丹使节屋里的人嫌疑重些,未免串供,尚书大人才下令单独关押的。”

元修闻言眉头深锁,赶来刑曹大牢的途中,他还以为今夜他帮对方来了个调虎离山,这一退堂,对方定要将驿馆里的下毒者灭口。看到人真的死在了牢里时,他曾怀疑是有人买通了牢中吏役将人杀了伪造成的自缢,没想到竟真的是自缢!

驿馆厨子自缢了,假勒丹使节也服毒身亡了,此案幕后藏着的那黑手不是查不到了?

这时,牢外有杂乱的脚步声匆匆而来,不一会儿,林孟和盛京府尹赶到,一看到牢内情形,两人皆被熏得以袖掩鼻,林孟更是震惊地问:“这、这……真是杀人灭口?”

“自缢。”元修道。

“啊?”林孟讶然。

暮青看了他一眼,从牢里出来,道:“现在,此案线索已经断了。”

------题外话------

科普:

缢沟:法医学里,把缢死者颈部的缢绳压痕称为缢沟,或索沟。

……

现在在置顶18810631187姑娘的鲁大长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