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二十一章 当殿查案

金殿中央,林孟等人聚在一起商讨案情。

“宫宴的菜食酒茶都一样,我等皆未中毒,五胡使者也只多杰一人中毒,毒必是下在多杰的酒菜中的。”

“多杰饮的酒乃是自带的,如此说来定是酒中有毒!”

刑曹众属官频频点头,直道有理。

“可酒是斟入酒盏里饮下的,宫宴所用碗筷酒盏皆是银器,若酒有毒,何以酒盏不黑?”

“这……”众人沉默,皆答不出。

半晌,有人道:“多杰并非是在饮酒后毒发的,而是饮酒过后一刻左右,桌上的菜食他是吃过的,或许酒中无毒,菜食中有毒?”

“那为何银筷不黑?”

“这……”那人也答不出了。

又半晌,有人一指桌上一道烤羊腿,眼神发亮,音调颇高,很是兴奋,“定是此菜有问题!”

那烤羊腿已啃了大半,骨上尚能见到齿痕。此菜是宫中御厨专为五胡使者准备的,草原民族民风彪悍,吃羊腿是用手抓的,若哪道菜里有毒,最可能的便是这道了。

林孟沉吟着颔首,也觉得有道理,“验!”

他一声令下,属官们便围去多杰的桌前,怕羊腿有毒,众人袖手望一眼宫人,一名太监哆哆嗦嗦走过来,执起桌上银筷,扎入羊肉里,片刻后拿出,满朝文武的目光齐刷刷盯住那双银筷,林孟等人皆惊——银筷上光亮油润,不见一丝毒黑!

“怎会如此?”刑曹的属官们想不通。

那提出羊腿有毒的朝官有些尴尬,对林孟禀道:“大人,这些鸡鸭中都可能藏毒,何不都验了?”

那朝官就差说鸡鸭端上来时都是整的,胡蛮指不定都用手抓着吃了,凡是拿手抓过的都要验毒。

“验!”林孟道。

当殿查案何事也不做才尴尬,总得忙活起来。

于是宫人开始忙活,一群人依旧袖着手瞧着宫人忙活,片刻后,银筷上沾了鸡油鸭油,甚至连鱼腹中都探验过了,仍不见毒黑。

菜中无毒?

酒无毒,菜也无毒,那人是如何中毒的?

众人不解又尴尬,被满朝文武盯着查案,更有如芒刺在背。林孟不由瞥了暮青一眼,实不解她一介村野贱民之辈,为何在百官面前这等敢言敢行。

这时,巫瑾同一名御医回了殿中。

那御医身后跟着医童,医童背着药箱,御医手中亲自端着药碗。

“启禀圣上,解药已煎好。”巫瑾进殿便禀道。

步惜欢是懒应了声,并无多余的话,巫瑾便领着御医去了多杰身边,乌图和步达让并不信任大兴的御医,御医当着两人的面喝了口药,两人才将多杰扶起来,医童执勺慢慢将解毒汤药喂入了多杰口中。

多杰之前服下了巫瑾的药丸,正昏睡着,药并不好喂,那药童喂得慢,百官瞧着,大殿上静悄悄的,落针可闻。

暮青继续吃她的饭,连多杰身中何毒也不问了,留给林孟等人问。

林孟咳了声,问:“下官敢问王爷,勒丹使节身中何毒?”

“此毒并非一味毒草炼制,其中一味乃雷公藤,此藤生于山林阴湿处,江南及西南可见。”巫瑾道,笑容温淡,说话间遥遥望了暮青一眼。

暮青下筷的手微停,随即继续吃饭。

巫瑾瞧见,眸光隐有异动,添了些意味深长。

“江南及西南?”林孟沉吟了一会儿,又问巫瑾,“敢问王爷,此毒草可易寻得?”

“易寻。”巫瑾话音温和,林孟听了却一脸灰败。

既然易寻,那便是难以通过此毒草的来路查出凶手了。

人是在金殿上被下毒的,满朝文武皆有嫌疑,再难寻的毒药对殿上百官来说应该都不算难寻,不过是银钱的事。毒药难寻都已是如此不好查了,何况毒药好寻?

“大人。”这时,那猜测羊腿和鸡鸭中有毒的朝官又道,“酒菜中无毒,会不会是胡使身上带着毒?”

暮青闻言抬眼一瞧,见那朝官年纪颇轻,尚不足而立之年,松墨朝服前绣白雉,应是刑曹员外郎,从五品官,从五品乃今夜宫宴最低的品级,此人却是今晚当殿查案的刑曹官员里最敢推测案情的。

林孟却有些没听懂,问:“何意?”

那人道:“下官之意是宫宴上所用的皆是银器,凶手亦知此事,未必敢将毒下在酒菜里。那么,凶手会不会将毒下在胡使身上?比如衣物或是酒囊外,胡使不经意间碰到了衣物亦或拿酒囊时沾到了手上,抓食羊腿时又吃入了口中,这才中了毒。”

刑曹的属官们闻言皆嘶了声,稍一沉吟便有点头赞同的。

“没错!如此下毒确实不着痕迹,酒菜与银器上查不出毒来也说得通!”

“如此说来,凶手应是能接近勒丹使节之人,传膳布菜的宫人最有嫌疑!”

若羊腿鸡鸭中有毒,御膳房的人也脱不了嫌疑,可若毒是下在衣物上的,那么御膳房的人便无嫌疑了,最有嫌疑的便是殿上传膳布菜的宫人。

殿上议论声起,文武百官窃窃私语,有不少点头的。

那两名给多杰传膳布菜的宫人却惊得魂儿都没了,噗通一声跪下,连声道:“奴才们冤枉,奴才们便是生了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毒害勒丹使节啊!”

“住口!金殿之上,陛下面前,岂容你等大呼小叫!”林孟横眉厉喝。

那两名宫人忙噤了声,颤颤巍巍跪伏着,玉砖冰凉,却没心头凉。

今夜若寻不到真凶,两人少不得要成了那替罪羊。

林孟阴沉着脸,他倒是希望下毒的是宫人,那便不必得罪朝中权贵了。但若想定这两个宫人的罪,先得知道多杰的衣物或酒囊上有没有毒,他见医童刚好将解药喂完,便对勒丹第一王臣乌图道:“本官怀疑多杰使节的衣物与酒囊上有毒,还请使节褪了外袍,解下酒囊,本官要一验。”

“要验便验,为何要脱衣?”乌图脸色也阴沉着,“以你们大兴之礼,要我族金刚当殿宽衣,可有侮辱之意?”

“贵使衣物上有毒无毒,只需将衣物浸入水中,以银针一探便知。”林孟面上带着笑意,心中却冷笑一声,蛮族终是蛮族,这等浅显之事都不懂。

“要是无毒呢?你等侮辱我族金刚,要如何赔罪?”

“若有呢?”林孟反问,但话不敢说得太满,又道,“我等并无侮辱之意,只为验毒,有没有都要验,不可放过一处查凶的线索,还望乌图大人知悉。”

说罢,林孟便对殿上的宫人们道:“你等过去围成人墙,挡一挡勒丹使节。”

宫人们应是,乌图以带着胡腔的大兴话怒道:“不必!我们草原男儿坦坦荡荡,不是你们大兴人!”

多杰服了解药,尚在昏睡,乌图和布达让两人为他宽了外袍解了酒囊,有宫人递来件大氅盖在多杰身上,战战兢兢地将那身疑似有毒的外袍和酒囊呈到了大殿中央。

这时水盆已端了上来,那宫人将多杰的外袍和酒囊放入水中,浸了片刻后从桌上捧来银筷探入了水中。

百官屏息,齐盯着那双银筷,刑曹属官们更是眼也不敢眨,但盯得眼都酸了,那双银筷竟还是不见毒黑!

“这……怎会如此?”刑曹的属官们诧异。

酒菜无毒,衣物无毒,那毒是从何处入的口?

“林大人,此事你要如何解释!”乌图怒声质问。

林孟语塞,脸色青红难辨,瞪了那推测案情的员外郎一眼,拂袖怒道:“你惹的好事!”

那人心生委屈,推断,推断,自是且推且断,慢慢排查。但此法在此案中似是不管用了,一番排查下来,案情竟是查无可查,不知从何处下手了。

“我们部族的金刚在你们大兴宫宴上中了毒,险些身亡,你们究竟能否查出下毒真凶?”乌图起身看向御座之上,问步惜欢道,“大兴皇帝陛下,凶手就在你的宫殿里,我们要求今夜就查办凶手!”

步惜欢淡淡看了乌图一眼,漫不经心瞥向林孟,问道:“林爱卿今夜可能查到凶手?”

这一问,问得林孟等人脸上发臊,只得辩道:“启禀陛下,查案需时辰,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勒丹使节要求今夜便查出下毒的凶手,实在是有些蛮不讲理!”

“那爱卿何时能查到凶手?”

“这……”林孟不敢誓期破案,只得道,“启禀陛下,如今臣已查明多杰使节的酒菜和衣物上皆无毒,凶手究竟是如何下的毒,此事还有待细查。今夜除岁,殿外天寒,微臣不敢要陛下和诸位王公大人们在殿上久等,多杰使节刚服了解药,亦需歇息。因此微臣请陛下先回寝殿歇息,诸位大人和胡使们可移步至偏殿暂歇,臣等留在殿上再细查。”

这么多人盯着,验个毒都这个催那个问的,着实恼人,不如寻个借口都支走。

乌图却不同意,“凶手是你们大兴人,出了这殿,谁知道会不会偷偷将毒丢了?”

林孟一听便恼了,笑意不再,冷声问道:“那依乌图大人之意,此案该如何查?”

“查案是你们大兴人的事,我们不管,只要凶手!”乌图轻蔑地瞪了林孟一眼,对步惜欢道,“大兴皇帝陛下,你的这些臣子是些草包,你还是换个聪明人吧。”

刑曹的属官们闻言皆怒,气得面色发红。

步惜欢却笑了,问:“那你认为谁能查此案?”

“她!”乌图毫不犹豫将手指向暮青,一声颇高,震了金殿,“她是桑卓神使,金刚的命是她救的,毒害金刚的凶手她也一定能查到!”

殿上忽静,百官齐望向暮青。

------题外话------

咔咔,真·名侦探们,来猜猜凶手是怎么下毒的!

PS:特别提醒,明天愚人节,不要祝我节日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