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章 闲的蛋疼

越州,奉县。

日落西山,城门却未关,知县带着县丞等属官在城门外候驾,天色将黑时,一骑自官道驰来,远远道:“奉县,圣驾已至十里外,半个时辰即到!”

半个时辰很快,圣驾进城时天色已黑,明月隐在枯瘦的枝头,照见长长的进城仪仗。

奉县是江北小县,驿馆已旧,客栈只三家,数日前便清客洒扫了出来。驿馆安置了五胡议和使团,圣驾歇在城中最大的客来居,议和钦差和西北军将领分别住在另两家客栈,随行的五万大军驻扎在城外。

暮青歇在客栈二楼甲字间,带她上楼的是县衙的一名捕快,那捕快进屋掌了灯烛,点头哈腰笑道:“将军,您且歇会儿,饭食待会儿就伺候上来。”

暮青淡应了声,解了紫貂大氅,抖了抖雪。那捕快见了忙要去接,却听暮青道:“谢了,不必。”

她将那紫貂大氅亲自搭去屏风上,仔细整了整才回身在桌前坐了。捕快有些尴尬,对着灯烛光亮一瞧,不觉心生讶异。听闻这位将军是西北军的中郎将,比知县大人官品还高,还有封号在身,他还以为会是个魁梧的军中汉子,未曾想竟是个少年郎。

少年十六七岁,貌不惊人,待人疏离,看起来不甚好相处。

“小二!热茶呢?嘿!你个瓜牙子,没点儿眼力劲儿!”那捕快见暮青不好相处,一时尴尬无话,只好开了房门对着楼下小二高声呼喝。

暮青心生不喜,皱眉冷道:“吵!”

这客栈颇小,亲兵只能带一人,她便带了月杀进城,韩其初、刘黑子和石大海随军驻扎在城外。客栈里没马厩,进了城月杀便牵着战马去了县衙,要不是尚未回来,也无需他人送她上楼。平日里只觉得月杀是个管家婆,如今倒觉得挺好,至少不吵。

那捕快尴尬的面色更甚,却不敢再大声呼喝,只在门口急等小二上茶来。

这时,忽见楼下一人大步进了大堂。

那人披一身墨色大氅,进了大堂摘了衣帽,帽下未束冠,乌发以宝珠彩络编着,左耳戴环,眸深如渊,左脸有疤,腰间挂一把精致的弯刀。这异国之貌惊了捕快,叫道:“胡胡、胡人!”

越州毗邻西北,百姓未曾见过胡人,只在茶楼听说书的讲过西北战事胡人凶残。今日圣驾进城,虽听闻有五胡议和使团歇在驿馆,但并不是歇在这家客栈。如今乍一见着胡人,捕快哇呀一声叫,呼延昊抬头,梁上挂着的灯烛彩红,映那青眸血红颜色,如在孤风雪影的夜里见一匹嗜血苍狼。

那捕快砰地一声把门关了,抵着门对暮青惊恐喊道:“将将将、将军!胡胡胡……”

“呼延昊。”暮青眉头皱了起来。

大兴与五胡议和,胡人各部族皆派王军勇士带质子入京,由那王军勇士担任议和使,偏偏狄部不同,呼延昊亲自带着三岁的小王孙呼延查烈来了。呼延昊称王不久,根基不稳,此时竟敢抛下部族前往盛京,旁人看他是胆大狂妄,暮青却深知他狡诈如狼,如此行事必有所图。只是这一路尚未瞧出他所图何事,只瞧见他每到入城歇息时,必来客栈打扰她。

“你下去吧,两国议和,他不会杀你。”暮青道。

“啊?”捕快未曾想暮青这时赶人,虽知她说的有道理,却不敢挪腿,“那他、他……”

胡人不是歇在驿馆?他为何来客栈?

“他只是闲的蛋疼。”暮青嫌吵,懒得听。

那捕快却嘴角一抽,这时,房门被人推开,呼延昊立在门口,面色古怪,“本王真怀疑那日地宫中摸错了,你究竟是不是……”

女人二字尚未出口,暮青拿起桌上一只茶盏,飞掷向门口,呼延昊闪身躲过,那茶盏呼一声砸去楼下,啪地碎了满地。

“滚出去!”暮青寒声道。

呼延昊见她面覆寒霜,竟不怒,只阴郁地瞥了那捕快一眼,道:“叫你滚出去,没听见?”

那捕快指指自己的鼻子,俩眼瞪得老直,却不敢怒,只觉被呼延昊望上一眼,就觉自己是被狼盯上的肉,浑身不舒坦,当下便战战兢兢要出门去。

“等等。”呼延昊又叫住了他,“拿两双碗筷来,本王要与英睿将军一同用膳。”

两国虽在议和期间,但夜里私见狄王,还一同用膳,这事若传出去难保不被御史参一个通敌之罪。那捕快心里嘀咕,嘴上却不敢言,转身便出了房门。

“饭摆在大堂。”暮青在房中道,“四双碗筷。”

“啊?”那捕快回头,不知四双之说从何而来,却见暮青已起了身,要从房里出来,呼延昊氅衣一拂,房门呼地关了!

只听屋里暮青冷问:“狄王何意?”

呼延昊笑道:“本王想好好瞧瞧你。”

那捕快闻言只觉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自圣上广选民间俊美男子充实汴河行宫,士族贵胄子弟便有好男风的恶习,听闻此风尤以盛京士族子弟为重,倒不知这断袖之癖竟连关外胡蛮人也好上了。

捕快打了个颤,抖着满身鸡皮疙瘩下了楼去,寻思着晚饭是否晚些时候再端来,免得扰了人的好事,性命不保。

听见捕快下了楼去,暮青在屋里冷冷望着呼延昊,他与前些日子见时已大有不同,发辫编了宝珠,左耳戴了鹰环,那环雕着天鹰,乃狄王的象征,形同他左手上戴着的鹰符。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她与呼延昊地宫圆殿一别近两月,他已不再是女奴所生受众兄弟侮辱轻看的狄三王子,而是狄部的王,尊贵,狂妄,睥睨一切。

呼延昊也看着暮青,地宫匆匆别过,部族中事、神甲之事、勒丹王联合其余三部来攻、西北军趁机劫杀之事,这两个月忙得他难以分身,却从未忘记那地宫里的一别。

他还记得在地宫里与她一同经历的事,还记得圆殿青铜台上意外的一摸,还记得那掌下的手感,记得那日匆匆出殿未曾来得及一见的真颜。

今夜,他总算寻到了与她独处之机。

“把那丑脸摘了,给本王瞧瞧你到底长什么模样。”呼延昊道。

暮青冷然一笑,变态依旧是变态。

这人以狄王之尊亲自出使议和,自出了西北边关一路行了五日,干的却是登徒子之事。圣驾与西北军连同两国使节团一同回京,所经州府城县早接了旨意沿途接驾。圣驾安危起见,沿途州府皆将五胡议和使团与圣驾分开安置,西北军的将领有时与圣驾安排在一处,有时分开,似奉县这等小县,客栈地小,便会分开安置。

可不管分开还是一起,五胡议和使团总歇在驿馆,不与他们一处。歇下后,按规矩夜里不可随意走动,呼延昊却不守规矩,想去哪儿便去哪儿,每日都到西北军安歇之处寻她,扰她清净,烦不胜烦。

前两日歇下的客栈里都有马厩,客房也足,她的亲兵都可住进来,进了客栈后石大海去拴马,月杀带着刘黑子和韩其初在她身边,不至于独自面对呼延昊。

今夜,元修陪着圣驾到客来居安顿尚未回来,韩其初等人宿在了城外,月杀去了县衙,呼延昊来得如此早,与她几乎是前后脚进的客栈,看起来是算好了此时她身边无人才来的。

暮青心中无惧,刀锋一指呼延昊,道:“狄王可以试试看。”

呼延昊看着她手中的刀,面上也无惧,反倒一笑,逼近前来,“好,那本王就试试看。”

“那就小心,别惊了客栈里的其他西北军将领。”暮青冷道一声,刀刺如风,直逼呼延昊喉咙!

杀机!

呼延昊面色顿沉,两国议和,他以为她不会再动杀他的念头,不想她从未放弃过。他往后一仰,反手去握暮青的手腕,道:“那你也要小心,若真惊了其他人,本王便将你的身份昭告天下,就说来你屋里是要睡了你的。”

暮青暗怒,出招却未乱,手腕一翻借着灯烛之光反手一晃,呼延昊眼眯起时,她倏地将刺向他咽喉的手撤回,脚往身后一踹,房门顿开!

呼延昊睁眼之时,暮青已出了房门,大摇大摆下了楼去。

呼延昊看着她的背影,这才意识到又被她耍了,方才的杀招不过是逼他后退之计,她好趁机开门下楼!

男子面色由阴沉转为青黑,暮青已在楼下,那捕快在楼下未走,正琢磨着要不要真摆四双碗筷,何时摆上来合适,便见暮青下了楼来。他不觉有些奇怪,未细想,便忽听大堂外有宫人长声报道:“圣上驾到——”

捕快一惊,忙在楼梯口跪迎圣驾。

帘子一打,元修陪着步惜欢走了进来,见呼延昊立在二楼门口,元修面色顿沉,问暮青道:“越慈呢?”

“县衙拴马去了。”

“哦?”步惜欢淡道,“这亲兵长可真不称职,不如朕派个人给你?”

“陛下若能派个三头六臂的自是好。”暮青总算知道月杀为何那般苛刻了,有个苛刻的主子,难怪养出苛刻的暗卫。

这奉县地贫人疏,县衙人手不足,圣驾到了城中,知县把多半人都安排去客来居了,这间客栈里凡是个人就去厨房里准备饭食了,这捕快还是她进了客栈后才来的。无人拴马,月杀只好自己去了,他也难料到呼延昊趁此机会过来,人无三头六臂,怎能苛责?

步惜欢瞧她一眼,见她替月杀说情,人又无事,便未再提此事。

越慈是刺月门的人,暮青不肯换他,即是与刺月门有些情分在。元修蹙眉,这才想起那日惊于她与圣上相识的事,倒忘了问她与刺月门主如何认识的了。

此事眼下不可问,元修便对呼延昊道:“狄王真是一顿也不肯缺。”

他身为西北军主帅,回京路上护驾而行,到了城中便先安顿圣驾,这一路行了五日,日日如此。自出了关城,呼延昊日日来寻暮青,客栈外本有他的亲兵队伍守着,但议和期间,他的亲兵们不便与胡人起冲突,便只能由着呼延昊。暮青为避嫌,这几日晚上都是在大堂用饭。他见她与呼延昊同桌用饭觉得扎眼,便也日日陪着,后来圣上不知从何处得知此事,也来同桌用膳,理由冠冕堂皇——君臣同乐。

一路才行了五日,四人同桌用膳便成了约定俗成之事。

呼延昊道:“本王对大兴的饭菜不感兴趣,只是想陪英睿将军罢了。”

此话颇含暧昧之意,步惜欢笑着瞧暮青一眼,暮青坐去桌边,留给还在楼上的呼延昊一个圆乎乎的后脑勺,冷然道:“抱歉,我对变态不感兴趣。”

步惜欢看一眼呼延昊黑如锅底的脸色,唇角一牵,摇头失笑,她的嘴向来毒,只要不是毒他,毒谁他都觉得甚欢喜。他径自入了座,元修恭敬行了个礼,也入了座,呼延昊从楼上下来,自坐去方桌空着的一席上。

那捕快被遗忘在楼梯口,他跪着不敢起身,只好战战兢兢道:“吾、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嗯。”只听一道声音传来,懒散入骨,漫不经心,“起吧,传膳。”

这声音与传闻中喜怒无常暴虐成性的帝王颇难联想到一起,那捕快却不敢偷窥帝颜,谢恩起身便哆嗦着腿脚传膳去了。

越州人喜食酱味,膳食摆了一桌,鸡鸭鱼鲜皆色泽红润油亮,客栈外大雪纷飞,大堂里烘着火炭,四人围桌而坐,人美菜美,唯气氛不美。

呼延昊就是那个破坏气氛的人,自身却浑不在意,解了腰间酒袋来仰头喝了口,道:“还是草原的酒好,中原的酒淡如马尿。”

他恶意一笑,步惜欢和元修却都充耳不闻,暮青也自顾吃饭不理他,呼延昊觉得无趣,这五日他想尽办法与她说话,她总是态度冷淡疏离,他就没见过这般话少的女人。

想到此处,呼延昊心中忽动。

她也不是话少,只是遇见案子时才话多。

呼延昊一口烈酒喝下,忽然笑了,问暮青道:“对了,在地宫圆殿里,你到底如何知道出口是水门的?”

她说过八柱台石雕的故事,解开了暹兰古国消失之谜,揭开了五胡部族乃暹兰大帝后人的惊世之秘,却未曾说过凭何断定出口是水门的。

------题外话------

姑娘有喜欢看玄幻文的吗?

墙裂推荐玄幻大神翦羽的新文——驭灵女盗!

羽毛回归了,又有玄幻好文看了,喜欢玄幻的姑娘们去瞧瞧吧。

PS:我现在回到家了,待娃熟悉几天家里人,仵作的字数就可以慢慢多起来了。

PPS:明天有久违的案子

PPPS:写过长评的妞儿们莫急,我这几天整理一下,没精的明天精一下,这几天忙得没回复评论,明天找时间回。

哦,还有,明天妇女节了,不要祝我节日快乐,嘤嘤……你们懂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