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二十一章 规劝

步惜欢离去后,御林卫和宫人匆匆追了去,李本便起了身。

刚起身,面前便伸来一只手,李本怔愣抬头,见元修将圣旨接到了手中。

“大将军!”李本面露喜色。

“大将军?”西北军众将领不解。

“既非圣意,这也算圣旨?不接也罢!”元修抬手一抛,那明黄卷轴飞上半空,刷的展落,雪扑盖了字迹,他看也未看那圣旨,一拳凌空,将那议和圣旨砸了个洞,拳风猛震,只听嗤地一声,那卷轴撕开两半,啪地扫落在地。

万军震惊,李本脸色刷白。

“西北军,不议和!”元修踏了那半幅残旨,大步离去。

风嘶吼,人声寂寂,不知多时,忽闻少年音。

“议和也无妨,不过是丢人他娘给丢人开门,丢人到家了。”暮青口吐毒箭,吐完也走了。

这一日,圣上于石关城马场考校军中骑射,比试未行,圣旨便到了。议和圣旨乃朝中赐下,元相国自圣上登基起便辅政在朝,议和的旨意若元相国不准便不可能发到西北。

大将军乃元相国嫡子,身在西北守国门杀胡虏,其父却在朝主张议和,旨意下到西北,三十万边关将士气愤之余一时无所适从。议和若是圣上之意,军中早就炸营哗怒,恐怕连石关城圣上暂居的武卫将军府都能给围了,可议和是元相国之意,军中将士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元修在马场撕毁圣旨拒不议和,西北军将士信他,却也知朝中的议和使住进了关城。

一时间,关城内气氛紧张,人人为议和之事压着心火。

*

大将军府,书房。

茶盏掷地,碎音刺耳,窗外北风呼号,掩了那脆音,八列亲军披精甲在书房院外来去,披风踏雪,目光锋锐似刀。

“明日就让李本带着他的人滚回朝中!”元修负手窗前,茶叶碎瓷扑了一地。

“那后头的议和使团呢?大将军也一并撵回去?”顾乾问。今日李本带来的人都是宫中之人,队伍里只他一个文官,朝中不可能只派一人与五胡议和,李本定属先行官,后头还有人,恐怕不日便到关城。

“命鲁大持军令去石关城城门守着,不得放人进关!”

元修少有动怒之事,今日动了真怒,连朝中旨意都撕了,顾乾也只得叹气道:“大将军如此将人撵回去,太皇太后与相国的颜面怕是无存。”

元修听闻此话更怒,回身问:“老师之意是将人放进来?人放进关来,伤的便是我西北将士之心,伤的便是我大兴国的颜面!这西北边关,十年来多少将士埋骨关外,大漠孤冢,不惧以血铸边关!朝中主和时可曾想过这些将士为国流过的血?”

顾乾深叹,他戍守边关一生,将虽老,血未凉,只是比起二十岁的毛头小子,多了半生历练的阅历罢了。元修十五岁入边关,那时还没有西北军,他亲眼看着他一战震天下,看着他屡建奇功,看着他亲手建立西北军,看着他亲率三十万将士修筑西北城防。关城工事竣,他前抗胡虏,后剿马匪,十年不归京换西北百姓夜夜安眠。这一身英雄志,一腔儿郎血,让他看见了自己年轻之时,但他与他不同,他的出身终究不容他一生戍守边关。

顾家在葛州城,与嘉兰关城数百里之隔,一年却难见几回。亲人难见,这十年是元修陪着他,说句越矩的话,他将他当做孙儿看待。他的心朗若乾坤,像那塞外的天,一目万里,太过清澈,他并非看不透朝中的尔虞我诈,只是不喜,所以来西北躲清闲,一躲便是十年。可元家终是他的家,有家终须归,躲着不是办法。

“大将军可想过昨日圣上为何忽然心血来潮,要马场考校骑射?”顾乾不再硬劝,忽然便换了个话题。

元修面色松了松,转身又去看窗外,“圣上知道今日朝中议和旨意会到。”

圣上昨日说要考校骑射,今早风急雪大,本可待雪停天晴,圣上却执意要冒着风雪比试,他便知圣意绝不简单了。只是一时猜摸不透,直到朝中来人传旨,他才明白了。

圣上若今日在武卫将军府中,议和圣旨下到西北,军中将士定然哗怒,圣上身在西北军中,只带了两千御林卫,军中三十万将士,一旦哗变,两千御林卫根本挡不住,他这些年行事荒诞不羁,昏君之名天下皆知,即便解释也无人信服。所以,圣上借骑射之名将军中将士都齐集马场,而他也在马场,议和圣旨赐下时便自然而然地将自己摘了出去。

圣上的高明处是不仅将自己摘了出去,还让军中将领得知了圣旨是朝中之意,也就是元家之意。西北军是他一手建立的,军中将士与他情谊深厚,但与元家并无情谊,若朝中执意议和,将士们必会对元家生出不满之心来。

且今日圣上露了一手驯马之能,后来又有颇为体恤边关将士的言辞。天下人人皆知圣上幼年登基,这些年他行事荒诞,百姓皆道他荒废朝事,他今日言辞倒有被逼无奈之意,将士们见了心中定有动摇。

一箭三雕,圣上好深的心思!

顾乾抚须颔首,道:“没错,大将军既知圣上之意,就该知朝中之意。”

元修闻言,眉峰拧起,自嘲一笑,“朝中之意?老师说的是元家之意吧?”

姑姑和父亲的野心他一直知道,十八年前,元家看似可夺了这江山,实则江北之地尚有他党,江南水师都督何善其的胞妹在宫中与姑姑斗得厉害,何元两家有不可解的世仇。当时若夺位,江南定不承认元氏朝廷,江北也可能会有动乱,因此立了幼帝,筹谋多年。这些年他虽未看家书,但从军前家中便着力肃清江北他党,培植自家势力,如今他来了西北十年,江北定已在元家囊中。

今日若圣上不用计,议和旨意一下,他失的便是西北军心、西北民心,甚至议和之事传开,天下万民都要唾骂他,他失的会是天下人之心。圣上已胡闹了这么多年,民怨已深,再加西北议和之事……便是绝好的废帝之机!

这才是元家——他的姑姑,他的父亲,真正的用意。

“老夫知道大将军不愿看到这一日,你无争这天下之心,但你终归是元家嫡子。太皇太后也好,元相国也好,这江山便是夺了,日后也是你的。你若不想要就该回京去,躲在西北是清净不得的。太皇太后最是疼你,元相国也只你一个嫡子,这天下间除了你还有谁能阻此事?”顾乾抚须道,见元修忽然回头,眸中似有异光,便知此话说动了他。

“议和之事也同样,朝中议和使与胡人谈过后,五胡也要派议和使进京,他们敢不敢进我大兴京中之地还难说。即便敢去,朝中与胡人的议和条约需在朝中商议签订,那还有段日子。大将军若回京,一可劝劝太皇太后与相国,二可阻挠议和之事,不比在西北烦心朝事家事好得多?”

元修无言,只在窗前,回头看着那胡须花白的老者。老者含笑,目含鼓励,窗外风雪不知何时已歇,晌午的日头渐露云层,日色落窗台,雪隔着窗纸晃着人眼。

元修转身看着窗台,由那雪映亮双眸,半晌,回身一揖:“学生多谢老师开解!”

顾乾颔首笑道:“回去吧!如今你已是西北军主帅,身负一番功业,不再是当年离家的少年郎,朝事家事都可说得上话,不必再在西北躲清闲了。”

“是,男儿当为国,不该躲清闲,学生这些年愚钝了。”元修道。

顾乾摇头,他若愚钝,世间便无那令五胡十年叩关不成的西北战神了。只是他一心为国,却生在元家,家国难两全,他又是那有血性的重情之人,心结难解便生了逃避之心,如今看开了就好。

“这些日子军中会有些乱,你要心中有数。”顾乾指点道。

“老师放心,学生已知如何处置。”元修一笑,心中烦躁之意散去,眉宇间便现了傲气明朗,“西北军乃我一手建立,十年生死情谊,怎会如此容易乱?”

顾乾满意点头,“好!主帅不乱,则将士不乱。”

“既要回京,学生有诸多事安排,老师在屋中喝茶吧,学生先去了。”元修对着顾乾一揖,转身便风一般地走了。

书房的门关上,老者脸上的笑意渐淡,露一副怅然意。

如此儿郎,他也希望他一直留在西北,吹大漠烈风,守着这西北山关,他心怀英雄志,却非帝王志,劝他回去,他也不知对与不对……只望盛京的尔虞我诈莫要磨了这大好儿郎。

顾乾怅然一叹,叹声留在屋里,不曾传出去。

石关城里,中郎将府也有人一叹。

那人坐暖榻旁,手里玩着把刀,道:“青青,你何时能改了这习惯?”

午憩袖下都按着刀,明知是他来,那刀也不收起来。

暮青翻身坐起,望住步惜欢,问:“你叫的是人是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