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零八章 你的美人是周二蛋

西北冬天冷,院里有暖房和灶房,冬日烧火炕方便。暮青在帐中,只听屋里一会儿一趟的倒水声,月杀脚步声轻,来去无声,那倒水的声音便分外响亮。

她在榻上动弹不得,脑中一团乱,这般头脑不清明的时候,记忆中似乎从未有。

那水声响了五次,门关了后便再没了声音。

暮青紧盯着帐子,果见帐子掀开,步惜欢披着件外袍进来,将她抱起下了榻来。

“我能沐浴,不劳服侍。”暮青冷面对帝颜,他与她皆宽了衣袍,此时贴着,她头一回真切地体会到*温度与尸温的差别,两个*贴在一起,竟可以这么烫!

“世间事,除了能,还有想。”步惜欢往浴桶处去,里屋没屏风,外间有。屏风已挪了进来,他抱着暮青转进了屏风内,“你能是你的事,我想是我的事。”

“世间还有这等歪理?”暮青被气着,冷笑道,“你想的是我,难道不该问我的意见?”

步惜欢把暮青抱入水里,待她坐稳,解了她的穴,道:“不需。”

谋她,要懂得收放。大事上他可放她,小事上要收,若他大小事都放开了她,她就跑了。

灯烛似霓,香汤氤氲,步惜欢的笑容在那绰绰灯影里跃着,暮青瞪着,面色微黑,不放弃争辩,“为君之道有帝道、王道、霸道之分,陛下是想行霸道?”

“你说是的为君之道。你我之间,我非君,你非臣,我只想行为夫之道。”浴桶旁搭着手巾,地上置一盘,只放着胰子和皂角。步惜欢瞧了眼,拿了手巾帮她擦身。西北苦寒,男儿不拘小节,大将军府中也没有香露、面脂等物,她在西北这些日子,真是将自己当男儿。

水声缓起,暮青怔了片刻,险些以为她听错了。

“为夫之道?我和陛下何时谈婚论嫁了?”她的记忆出问题了吗?

步惜欢执着她的手臂轻轻擦着,笑道:“你在行宫领了御封美人的圣旨,忘了?”

没忘。

但……

“你的美人是周二蛋。”暮青道,向来平静如湖的心难得起了些恶意。

男妃的圣旨她从未当回事,他也未必当回事。他本就不好男风,行宫中那些男妃应是他布局中的棋子。她离开行宫前,曾在冷宫的枯井里发现了一具男尸,那具男尸的面部有差别分解的情况,她当时断定那具男尸被毁了脸,当时并不知是如何毁了脸,直到前些日子出关前元修让魏卓之准备胡人面具,魏卓之曾言将人皮剥下来制作面具,那时她才受了启发,想起冷宫井里的那具男尸。

那具男尸整张脸都存在差别分解的情况,应是死前或死后被人剥了脸皮!

她那时推断那具男尸是她入宫那夜打入冷宫的齐美人,人刚入冷宫便死了,还被剥了脸皮,实在是惹人深思之事。

魏卓之擅易容,齐美人的脸皮被剥,会不会是他拿去做了面具?若做了,冷宫之中必有一个假的齐美人。那个假的齐美人,步惜欢打算用了做何事?

当时,她在行宫里曾听闻一事——帝王喜怒无常,喜新厌旧,三天两日有美人被打入冷宫。

那日,她在井里也发现了一事——那井深不对,除了齐美人,还应该埋了不少尸体。

那么是不是说明那井里埋的人都是打入冷宫的男妃?也是不是可以推测,步惜欢打入冷宫的男妃都被剥了脸皮,那些脸皮被做成了人皮面具,如今冷宫里住着的那些失宠的男妃都是假的?

行宫里的男妃听闻有些是美人司从民间抢来的,有些是朝官或商贾府上送来的公子。那些公子被送入行宫以色侍君定有所图,那么步惜欢将人打入冷宫又换上假的,其用意就值得深思了。

左不过是那些皇权之争的事。

暮青一想到案子便有些走神,听见步惜欢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哦?你不是?”步惜欢一看她的神色便知她想别的事去了,帮她擦好了一臂才开口。

暮青的回答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怔愣问:“我的面具呢?”

“枕下。”步惜欢懒懒道。

“我瞧瞧。”说起面具来,暮青才想到地宫里她额角撞到了青铜箱,面具应划破了,醒来至今她还一直没看过。元修应该还不知她醒了,若知道定会来问她女扮男装入军营的事。

步惜欢见她又出了神,不觉一叹,她到底与寻常女子不同,这天下间的未嫁女子,许也就她在男子面前沐浴毫无羞色了。不见羞色也倒罢了,还三番两次走神儿,他在她面前,她就这般毫无兴致?

步惜欢瞧了暮青一会儿,见她还想着事,气得笑了声,但还是起身转出了屏风,去枕下将那面具拿来递给了她。

暮青接过面具来一瞧,见那面具额角处有两寸多长的划口,不觉蹙眉。

“给魏卓之便可,无需为此物劳神。”步惜欢淡道,“元修若问你面具何处来的,你可与他说是刺月门之物。”

“刺月门?”

“刺月部的江湖身份。江湖人只知刺月门,不知刺月部。”

“……”如此机密之事,他竟告知她?

正怔着,忽见步惜欢伸手过来,欲将她手中面具拿开。

暮青醒过神来,抬手避开,默默把面具戴回了脸上,然后将一张少年粗眉细眼的黄脸对着步惜欢扬了扬。

灯影昏黄,少年的面容模糊不清,隔着淡淡氤氲,步惜欢神奇地读懂了——她是在告诉他,她这张脸不是当初进宫时的脸,所以她不是他的美人。

步惜欢低头,沉沉笑了起来,她竟有这般孩子气的一面。

“容颜可改,心难改,你终究是你。”笑罢,他将她的面具摘了放去一旁。

再无事可说,两人间便只剩水声。

有话说还好,无话可说便只觉灯影也柔,水也旖旎。他披着件外袍,衣袖挽着,伸来水里的手臂秀色清俊。他为她掬水洗青丝,为她执巾擦玉背,她的穴道入水时便被他解了,她在水里却如被点住穴道般难动,直到他的手伸来水里,捞住了她的脚踝。

暮青将脚一收,水花忽溅而出。步惜欢未避,任水湿了他的衣襟,握住她的脚踝将她的腿抬出了水。腿一抬起,她身子后仰,水没过脖颈,只露着张清冷面容在水外,那面容不知是被热气蒸得还是因这暧昧的姿势而有些微粉,连她瞪着他的眸都被这氤氲染得有些水雾蒙蒙。

他深深望着她,这女子般的娇态,今夜不好好瞧瞧,许有段日子瞧不到。

少女的脚踝玲珑精致,水珠如露,衬得那腿玉雪可爱。他顺着擦去,手中巾帕自膝间探入那素白的亵裤下,刚探入,尚未摸到那柔滑,她便身子一颤,猛地将腿收了回去!

“我自己能洗!”她道,似乎忘记了他之前说的话,只是盯着他,戒备,复杂。

步惜欢的心意,她早在西北从军前,汴河城外新军营那密林里便知晓了。那时她只是惊诧,后来便看淡了,未再放在心上。他乃帝王之尊,无论朝中是何形势,他是昏君是明君,都改变不了他尊贵的身份。他与她的天地差别太大,那心动于他来说许只是一时兴起,而她有父仇要报,西北之行她有太多要做的事,哪有时间精力去想感情?

两个人的感情才叫感情,若只是他一人的心动,且还可能是一时兴起的心动,她何必想?

可是她的推断似乎出了偏差,他一路的护持令她诧异、动容。

三个月,他在江南,她在西北,千里之隔,他却似乎总在她身边。暗卫相护、千里传书、为救她上俞村之险动用的西北暗卫、为她这一路能预见的险事早早便写下的“若她有险,以她为先”的密令,就连她用那三花止血膏时都能想起他。

月杀每日在她面前晃,每日她面前都似有道红衣如云的影子。那红影如霜雪天里的梅,悄然地在她清冷的世界里盛开,慢慢恣意,扎着她的眼,刺着她的心,她想不明白,又有太多的事要做,每当想起,未理清,便有事分了心神。

直到今夜,本该在江南的他出现在她榻前,他的照顾,他的戏弄,他的怒意,他突然的告白与紧逼……她措手不及,不知如何反应,便由着他一步步逼到了此刻。

此刻,她心乱如麻,那长了草般的熟悉感又占了心头,她想想清楚,想一个人静一静。

暮青望向步惜欢,想开口,但还没开口,便见他起了身。

“西北的天儿凉了,水冷得快,别洗太久。”步惜欢将手巾搭在浴桶边上便走了出去。

世上事,过犹不及。今夜事到此便可了,再逼她便紧了。

由她想吧!无论想不想得明白,终是想着他,也终有一日,她会懂的。

步惜欢披着湿袍走到窗边打开了窗子,衣襟湿着,西风吹来,冷了胸前烫热。

月杀在窗边守着,见步惜欢开了窗,便跪地道:“主子。”

“嗯。”步惜欢淡淡应了声,目光放远,望西北的夜空,问,“如何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