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零四章 帝驾到!

元修和月杀忽地回头,见殿门闸落,缓缓降下,华殿、金翠、神甲、八柱台、暗河水,随着殿门落下缓缓关了住。火光渐失,河床如雪的细沙没入黑暗,元修和月杀却望着殿门,久未动。

殿门关了!

他们刚出殿,殿门便关了,为何如此凑巧?

呼延昊离开后许久,他们才出殿来,一出来殿门便关了,为何呼延昊出殿时殿门未关?

元修不解,他以为殿门不会再关,因暮青此前开的太阳门便一直未关……

不对!

圆殿九门,只有一门是出路,而他们却打开了两门,一门是暮青打开的太阳门,一门是呼延昊打开的水门!

地宫乃暹兰大帝挑选继承者的试炼,既然出路只有一条,他不该允许他们开启两次殿门才是。暮青在殿内打开了太阳门,其他殿门应该再打不开才是。

可呼延昊为何能打开水门,殿门开后又为何没关上,一直待他们都出来后才关?

疑团太多,元修想不明白,他转头看向月杀怀里。或许,只有她能揭开这地宫最后的谜团。那少女昏睡着,脸上戴上了面具,眉眼融在黑暗里,瞧不清,那人间清独色却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与那黑暗中的眉眼重合,似真似幻。

这地宫秘宝与她那匆匆一瞥的容颜一般,此一生不知还能否再见。

门主……

元修深望暮青一眼,转开脸,深吸一口气,湿凉的气息入喉,心口却堵着,意难纾。但他闻见那湿凉之气时还是隐有所觉,细听河床远处,道:“有暗河?”

在三岔路时,暗道里便能闻见潮湿之气,当时他推测地宫附近有暗河,铁球机关道误启石门引了暗河水也证实了他的推测,只是被冲下机关坑,进了圆殿,再无法寻那暗河。而此时又闻湿凉潮气,远处隐有浅流声!

“看看就知。”月杀抱着暮青便往前走,她说此路是出口,八成不会错,顺着走一定能走出去。

离开时,月杀瞥了眼已落的殿门。关上也好,省得神甲运出去成了元家之物,平白给陛下添阻。不过地宫已暴露,呼延昊出去后必会派人来探,与其留给胡人或者西北军,不如他回去让刺部来掺一脚,得不到便毁了地宫,谁也别想把神甲带走。

元修也瞥了殿门一眼,也好,如此秘宝就永远留在地宫也不错,否则神甲军一建,天下局势必变。

天下,局势……

元修望向河床远方,似望见大漠边塞,关城日落,西北的风他总想吹得久一些,天下局势若一直都能不变,这一生就葬在西北,想来也不负此生。

两人各有心思,不知行出多远,直到脚下干涸的河床踏着有些软,湿气越发重,两人在前方不远处发现了浅浅的暗河水。水边有脚印一路向远,应是呼延昊留下的,元修和月杀顺着走了一阵儿,河水渐深,暗道却窄了起来。

暗道尽头,只见一潭深水,再无去路。

“地宫离桑卓神湖近,神湖连着窟达暗河,支流颇多,此水许通着窟达暗河,需潜下去才知。”元修将孟三放在地上,对月杀道,“你留在此处看着他们,我下水瞧瞧。”

呼延昊的脚印也在此处,像是从水里走了,但此人狡诈不能轻信。孟三和她都昏迷着,他需先下水探探出路,也探探有无险招。

月杀没意见,他也可以去探,但把这女人留下和元修独处,他宁可留下看着她。

元修衣衫未解,穿着神甲便下了暗河,他身上有伤,动作却颇利索,水声幽幽,只稍片刻,人便潜了下去。月杀在潭水边坐着,丝刃绕在指间,警戒。呼延昊伤了一臂,又被他伤了数处,他若聪明就该知道留下也抢不到人,不如离开。从他的脚印看,他也像是走了,但到了此时,他不想再生险,还是小心些好。

黑暗里时辰难计,不知等了多久,水里传来声音,月杀手中丝刃紧了些,幽光不见,杀机却现。

水里冒出一人来,元修上了岸,刚从水里出来,他尚未适应黑暗,目光却循着杀气精准地往月杀处一落,道:“有出路!上头是草原边线,离大漠不远,窟达暗河的支流孜牧河。”

出路,竟真被她说中了。

“水里无险,只有些暗流,需潜一阵子,约莫三百数。”元修道,他寻路出去时只留意水中情形和出路,回来时数过,三百来数的潜程,将她和孟三的大穴封了,带两人闭气潜出去应可一试。

“带人潜游,三百数可潜不出去,需更久些。他们两人闭气不可太久,大将军确定呼延昊没在水里下暗招?”月杀问。若无暗招倒可施全力一试,若在水里遇险,拖上那么一时半刻,她可就险了。

“不曾见到。若有,你带他们二人走,我留下断后就是!她一日是英睿中郎将,一日便是西北军的人,我元修从不弃自己人!”元修沉声道,负手立于潭边,一身男儿英雄气。

不是只有刺月门才在乎她的命!

他下水时已查探过了,呼延昊像是就这么走了,并未在水里留下暗招,如此行事虽不像他,但他伤得不轻,无暇他顾也有可能。这一路得她相救,他绝不会在此时拖累她的性命,若他探查有遗漏,他留下这条命挡着便是!

月杀挑眉,有些诧异,没暗招?那可真不像呼延昊的行事之风!

元修既说没有,月杀也只能暂且信他,出地宫要紧,他们几日不曾进食了,他和元修有内力撑着,她能撑到如今却算得上顽强了。

要下水得先点暮青的穴道,要点穴道还是得先脱神甲。幸亏月杀身为影卫,夜里视物之能颇强,不必四处摸索便能瞧见神甲的衣带。元修见了将目光转开,只是转开的工夫,月杀解了神甲,点了穴,又将衣带重新系好。他抱着暮青站起来时,元修带着孟三下了水,暗河水冰凉,以两人的内力来说,如此寒气并无妨,但孟三伤重,暮青乃女子之身,寒气必不可久受。

月杀跟在元修身后,一入水便见一道地下暗窟,暗流吞人,四处涌动,月杀跟着元修避开,闭气全力潜游。水声汩汩,对耳力影响颇大,月杀警戒提防着四周,一路除了暗流外,果然未遇暗招。

数到三百多时,头顶有亮光射来,金红染了暗河水,艳丽如血。

元修揽着孟三上浮,月杀跟上,浮了一阵儿,冒出水时,见夕阳斜照大漠,青草连绵,孜牧河蜿蜒如带,河塞辽阔,一目万里,金红照人。

傍晚的荒漠草原,初见以为荒凉,再见忽觉壮美如画。

两人上岸,月杀匆匆解了暮青的神甲,穴道一解,却久不见暮青呼吸。月杀一惊,待要动作,身旁忽来一道霸力,元修沉着脸将暮青扶起,孟三被他点住穴道盘膝坐在草地上,不待月杀出声,元修便以掌抚上两人后心。

河畔忽有烈风起,风卷着草屑飞落入金河,顺流而远,河面有雾色渐起,夕阳残照,透雾色成缕,映若蜃楼。待那蜃楼淡去,岸上暮青和孟三衣衫已干,气息匀畅,只是未醒。

“衣甲系好。”元修起身,负手远望。

月杀面冷,正待说话,忽然转头望远。

漠色黄风起,有马蹄声远来,不一会儿上了大漠山丘,驰逐如黑龙。

那黑甲……西北军!

月杀瞥一眼元修,又瞥一眼暮青干了的衣衫。怪不得元修为她通行经脉百穴,还要以内力散了她衣衫的湿气,原来西北军就在附近!他先行探路,上来后应发了讯号出去。

元修身上带着响箭,孜牧河离桑卓神湖不远,他不知落下地宫几日,但西北军定在大漠寻他,草原上战事定紧,他发了响箭出去,十有*军中将领会见到,只是他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西北军的将领元修都识得,领头那将领是戍守石关城的右将军赵良义,身后所率有四五千骑,远远见元修立在河边,赵良义不待驰来河边便跃马而下,“大将军!”

大将军没死!

“大将军!”黑黝黝的精瘦青年,奔来元修身边,未开口眼圈已红。

“良义,骑兵在外,不下战马,你违了军纪,还不如你的兵。”元修将赵良义扶起,笑比夕阳灿。

赵良义愣住,回头看那大漠沙丘,五千铁骑如龙,望河岸,军容似星河,儿郎们面色激动,却无一人下马。赵良义傻眼一笑,一指众兵将,骂道:“你们坑爷爷!下战马要挨多少军棍来着?你们伍长、陌长是哪些?回去替爷爷挨!”

“有你这等将军!”元修笑骂,一拳砸向赵良义胸口。

赵良义捂着胸口嗷地一叫,骂了句粗话,道:“还真疼!真是大将军!您没折在那地宫里?”

“地宫?”元修笑意敛去,“你们见着地宫了?”

“见着了!那里面的机关可真难搞!死了不少兄弟!”赵良义道。

“派人去,要他们撤出来!”元修道,回头看一眼暮青和孟三,“可有军医在?先回关城!”

“军医!”赵良义回头一喊,这才发现元修胳膊和腿上都绑着布条,衬着他身上黄金颜色的软甲,颇为扎眼,“大将军,您受伤了?!”

他刚才太激动,竟没发现!而且,大将军身上穿的甲衣是啥?

赵良义这才发现不仅元修身上穿着此甲,河边三人身上都穿着,只是三人都还戴着胡人面具,一时分不清谁是谁。

这时,军医从后头驰来,到了河边下马,提了药箱下来,要先给元修看伤,元修道:“先看看孟三,他伤得重,周二……英睿伤得轻,不碍事,不必瞧她。”

军医瞧伤要把脉,她是女子,断不能被把脉!

元修眉头皱得死紧,他总算知道上俞村中时,她为何宁肯得罪齐贺也不叫他治伤了,什么孤僻!

那军医在军中有些年头了,深知元修的性情,便未坚持,依着他先去给孟三瞧伤了,他分不清哪个是孟三,哪个是暮青,但到了近处一看伤情便知晓了。

孟三身中五刀,大多在腹背,刀口颇深,却还有命在,那军医见了心中称奇,但替他清理伤口时,却发现上头已上过药,闻着有异香。那异香他曾闻过,在吴老的医帐中,那药吴老视若珍宝,乃图鄂族圣药,千金难求的三花止血膏!

那军医自不会想到是暮青身上带着此药,只以为是元修出来时带在身上,暗道孟三也是命大,碰上此药算是捡了一命。

军医救治孟三之时,赵良义问:“大将军,您身上穿的是啥?”

“此事回去再说。”元修未明言,神甲之事非轻,此地不是说话之处,事若传扬出去,天下间不知有多少人会盯着这座地宫,“你先派人去地宫,把人都撤出来,里面机关重重连着暗河,若误触了机关,水淹地宫,一个也出不来!”

殿门关上的那一刻,他已不愿那些神甲再现世间,水淹地宫虽不错,但不能拿他西北将士的命去填。暗河水已经涌入圆殿了,地宫早晚被淹,只需时日罢了。到时派兵驻守孜牧河和地宫口,待水淹地宫再撤兵就好。

“这……恐怕不成!”赵良义却为难道。

“不成?”

“不成!”赵良义挠挠头,这才想起元修刚出地宫,还不知这些日子的事,“您不知,那谁……大公子来了军中!”

元修一愣,面色顿沉!

元睿?

“您落入流沙后,老将军千里传信朝中,大公子便领了青州军来西北寻您,前日刚到!那时候,鲁将军已派人自军中运来了攻城木,撞开了地宫殿里的两门……”说到此处,赵良义牙都咬碎了,气得发狠,“那地宫主人忒毒辣,石门是空的,里头都是毒虫,死了不少将士。鲁将军命人撤出来,大殿里倒上火油又烧了一遍,那些毒虫却逃窜到了里头,将士们进那两条甬道也没少死伤。更气人的是,那两条甬道尽头石门开着,地上却还有条道!两条甬道四条道儿,将士们不知大将军走的哪条,便分了四路出去,结果两路人马在三岔路上遇见,那三条道儿上全是毒虫机关,久攻不下。另两路人马在甬道尽头的石门后也遇上了厉害的机关,折损不少。”

“前日,大公子带了青州军来,亲自下地宫寻大将军,把青州军将士的命往里填,死一批便运一批出来,说是寻不着大将军就叫将士们在地宫里给大将军陪葬!鲁将军也劝不听,如今里头已不知死了多少人了。您说让人撤出来,末将估计是难!”赵良义哼了哼,青州军倒了八辈子的霉,跟着元睿来了大漠,元睿虽是大将军的庶兄,但他瞧着就是个疯子,偏激成性,大将军若不亲自出现在他面前,他想来是不会收兵。

元修越听脸色越沉,“胡闹!传信给鲁大,让他把元睿给我丢出地宫!不出来就打晕绑出来!”

赵良义一听,嘴快咧到耳根后,笑道:“好嘞!”

大将军发话就好办了!

别说绑了元睿,就是把天王老子绑了,他们都敢干!

赵良义边笑边往沙丘上奔,脚下忽然一停,呃了一声,一拍脑门,回身望住元修。

“怎么?”元修见他不去传令,皱着的眉峰又紧了些。

“忘了告诉您一件事……”

“何事?”还有何事?家中派元睿来还不够添乱?

“帝驾,来了西北。”

“……”

元修忽怔,河岸边,月杀倏地回头!

*

帝驾到了西北,也是前日之事。

西北乃边关城池,未设行宫,驿馆多年未修缮,老将军顾乾曾奏请帝驾歇在葛州城。葛州城乃西北首邑大城,风景民俗皆比边关好许多,也比边关安全。可帝驾执意要来边关军中,顾老将军无法,只得将帝驾安排在了石关城内的武卫将军府中。

石关城是西北边关五城里最内的城池,新军驻扎的城池,比大将军府所在的天下第一道关口嘉兰关城安全许多。所幸圣上这回没再固执,准了顾老将军的安排,暂歇在了石关城。

这些日子,地宫里可热闹,西北军、青州军,还有圣上派来的御林卫都在寻元修,只是没想到他会出现在孜牧河边。

帝驾来了西北,此事非小,军医给孟三包扎好伤口后,元修便要了赵良义手下的几匹战马,先派人往地宫和关城内报信,自己和月杀带着暮青和孟三在后头由赵良义的五千骑兵护卫着,直驰回关。

回关,陛见!

------题外话------

我感觉到高危预警,会有一大波小伙伴咬我……

遁走,反正明天就见面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