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零三章 门主的女人!

元修揭下暮青面具时,呼延昊避在八柱台后,浑身染血。

月杀逼得紧,数次险取呼延昊性命,却缚手缚脚,难以施展全力。殿中处处是机关,不知何处可毁,何处不可毁,呼延昊与他缠斗数招便知晓了他的忌讳,偏往殿柱和火台后避,他心中正暗骂这胡崽子狡诈时,忽听他大笑一声!

“西北三十万军,竟封一女人为将!大兴儿郎都死光了吗?”

那笑声狂放,嘲弄,带几分血气,声震殿梁。

元修霍然抬头,月杀惊住,丝刃偏走,呼延昊驰退向一殿门边,一砸壁上砖石!

殿门开时,他矮身一滚,不待殿门全然升起便滚出了殿去。

水门,她给出的出路。他原以为殿门后会连着暗河,但殿门开启时并未见河水涌入,因此他果断出殿来,殿外只要不是暗河,有何机关他并不惧!他伤了一臂,她的亲兵身手颇似杀手,那兵刃太杀人,他不如避到殿外,只要她在殿中,那亲兵小子便不会追出来。

殿门渐升,殿内火光烛来,照一地干涸的河床,细沙如雪。

这一生,血里复仇,草原王座,十年深埋在心,未曾有一日淡忘。

这一日,黄金神甲触手可得,功成如此近,却终败走。

人生里难以抹去的败绩,他似乎并不太悔恨,心头一道斑斓色彩不知起于何处,让多年后他想起地宫之行,只记得光影交错的天地里,那河床细沙,那青铜高台,那黄金神甲,那躺着的人。

那人儿苍白的容颜似沙里雪,未看清,便已远去。

容颜不清,那呼查草原、那大将军府、那狄部夜晚、那白玉甬道、那蛇窟之行,却心头一遍遍明晰。当他起身,忽生大笑!

除了阿妈,这世上竟还有一个女人,足以叫他记住!

河床沙如雪,前路深寂寥,他踏沙行远,如孤行的苍狼。

他的草原王座,似缺一后,她还不错!

*

月杀没有追出去,他赶回青铜台,所见却比他想象中更糟。

原以为呼延昊那一句会让元修识破暮青的身份,未曾想他竟揭了暮青的面具,见了她的真容!

元修见了月杀的脸色,心中便已明了。越慈果然知道她是女儿身,他的身份不浅,身手颇似杀手,兵刃独特,让他想起江湖中有一门——刺月门!

此门极尽江湖情报与暗杀之能,出现于十年前,来路神秘,无人知晓门主是谁,只知此门行的是买卖人命和江湖消息之事,刺部负责江湖暗杀,月部负责江湖情报,只有付不起酬劳的买主,没有他们行不成之事。

下俞村那百名马匪弓手,匪寨里一夜死了的大小头目,他原先一直想不通是何人所为,此时想来,应是刺月门!怪不得当时他想不通西北地界上有何门派想帮西北军,却不愿意留下名号,若是刺月门倒是说得通了。只是他们想帮的应不是西北军,而是她!

她的身手在江湖上未曾见过,刺月门行事神秘,她或许是刺月门之人,他未见过此等身手倒说得通。可她的行事作风,并不似江湖人士,且她不会内力,会是刺月门之人?

那便是她与刺月门有何渊源?不然刺月门的杀手为何在身边保护她?

元修眉宇深锁,疑问重重,若非此时不宜追根究底,而是出地宫要紧,他定不会在月杀面前装作何事也不知。

“大将军有话要问尽管问!出了这地宫,谈话可就不这么方便了。”月杀却忽然开口。

元修诧异地看向月杀,他还以为他会遮遮掩掩,未曾想他倒干脆!他顿时冷笑一声,目光沉如铁,盯住月杀,“越慈,月刺!你想本将军问什么?”

元修自嘲一笑,刺月门的手都伸到西北军中了,他竟未发觉。

月杀闻言并无惊诧,他的兵刃一出手时便知道元修会识破他的身份了。既如此,他怎会由他出了地宫再问?地宫一出,元修便是西北军主帅,他若审他们,西北边关三十万军,如何逃得出?不如此刻便摊开来谈,谈得拢便一起出地宫,谈不拢便在此一战,若能替主子除去一大患也是不错。

地宫机关重重,西北军主帅不幸死在地宫里,真相永不会被世人知晓。

但此念只是心头一过,月杀便压下了。主子所布之局,元修不可缺,此人还不能死。虽然他极想在此除了元家嫡子,但不能坏了主子的布局。

“也是。大将军有事不该问我,该问她。她为何来西北军中从军,要她告诉你。我只是受门主之命,前来军中保护她而已。”月杀道。

他并不怕说出主子来,主子派他来西北军中时就料到许会有这么一日,刺月部有江湖身份遮掩,元修是猜不到主子身上的。

主子深沉莫测,所布之局从无遗漏,十年来刺月门趁着在江湖上行事之机,散出真真假假的消息无数。十年了,消息驳杂,真假似网。官府、江湖,想查他们的不知有多少被带入局中,终为主子所用。

主子既派他来军中就不怕他身份暴露,上俞村时,他答应去葛州城求救,并非是怕身手暴露连累主子,而是出去联络暗桩的。只是暮青不知刺月部还有一重江湖身份,一直在闲操心而已。

元修闻言看向暮青,他果然猜对了,她与刺月门有渊源?

“她是你们刺月门之人?”元修问。

“不是。”月杀答。

“那你们门主命你保护她?”元修盯住月杀,眸光锐利如鹰隼,似要瞧出他所言虚实。

月杀冷冰冰地回应元修的注视,眸中忽有恶意,“自然,她是我们门主的女人。”

“……”元修忽怔,久未动,火光照着他的容颜,渐白。

圆殿华阔,金山琼翠,男子立在青铜台上,腿脚似被金石灌注,动弹不得。

月杀满意地看了眼元修,心情总算不那么糟糕了。谈得拢谈不拢,如此结果似乎都不错。

他低头看向暮青,她躺在青铜台上,眉心紧蹙,气息颇沉。她额角的割伤不浅,这会儿血已凝了些,但深些之处血还在淌。她穿着神甲,点穴止血不得,只得擦些药膏,而药膏在她身上。

啧!

月杀蹲身,伸手。

手刚伸出,忽有拳风驰来!月杀目光寒如霜,望向自己的手腕,元修正一把握着,力如铁石,问:“你做何事?”

“拿药!”月杀咬牙道。

“她是女子!”元修沉声道。

“又如何?”他都说了她是主子的人,闲事管到他人之妻头上,他不觉得可耻?

“你!”元修盯住月杀,眸底生怒,“女子衣衫岂可轻触,你想坏她清誉?”

他不管她是谁的人,她是女子,清誉便不可不顾!

月杀冷笑一声,回盯住元修,“她的清誉,大将军给她看大腿时就没了。”

元修一怔,似被雷击中,脑中一白,耳根忽红!

他以为她是男子,将她像军中汉子般对待,哪知会有女子混在军中!

月杀一把将手腕收回,拿出独门丝刃来,圈成一圈,并未触碰暮青的衣带,只是顺着衣衫一侧将丝刃伸进去一套,眨眼工夫套出只药膏盒来,冷着脸打开,给暮青抹到了额角上。

药膏抹上后,月杀便把药膏往后一抛,抛到了元修手上。主子所赐之物,他并不想拿去救孟三,只是若不救,这女人醒后得知,定会怪他罔顾人命。怪他无妨,怪上主子他便难辞其咎了。

元修接住,微怔。他倒没想到还有此法……

他看了月杀一眼,目光从暮青身上掠过,深望一眼,复杂地转开目光,转身下了青铜台。孟三被冲下机关坑时,他便在水中点了他的大穴帮他止了血,他身上胡袍被血染红,瞧着伤得颇重,但血已止了。只是大穴不可封太久,有药膏自然再好不过。

元修为孟三抹好药膏时,月杀下来道:“大将军是否该把面具给我?”

元修一怔,面具他还拿在手中,顿时将两张都给了月杀。

月杀接到手里,深看了元修一眼,他既然肯把面具还给暮青,即是不愿意她以女子身份出现在地宫外,那便是有意替她隐瞒身份了。看来今天算是谈拢了。

元修看着月杀走回青铜台上,将两张面具都给暮青戴了上。那两张面具额处都划破了,但还好在额头,不细看不易瞧出破绽,待出了地宫回关城时遮掩着些便可。

她为何要女扮男装从军西北,此事他还是要问的,至于刺月门有人在军中之事,他要听过她的解释之后再下决定。

正想着,见月杀抱着暮青走下了青铜台,元修不觉眉头深锁,但他有孟三要带着,因此忍下了口中的话。

四人走出水门,干涸的河床延伸出一条不知走向何方的路。暮青对殿中出路的推断并未说完,但她既然说出路在此,他们便只能信她。

元修转头望向殿内,殿中的水已淹了两寸,尚未淹到青铜高台,但黄金和神甲凭两人之力必定是运不走的。他们只能先寻出地宫之路,这殿中宝藏只能出去后,看还能不能派人回来取运了。若要人回来运走这批神甲,他们需得快些出去,在水淹大殿之前赶回来!

但四人刚刚行出三步,身后的殿门忽地关了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