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九十九章 争执

三岔路口,元修和月杀起了争执。

暮青不见了,三人追出路口,却见四处无人。

孟三挠挠头,“英睿将军刚刚就在俺身后,咋、咋不见了?”

两人一起被推出去,暮青退得远些,他则摔了个跟头,只是爬起来的工夫,人怎就悄无声息不见了?

有鬼?

这念头闪过,月杀从身旁黑风般驰过,壁上油灯里的火苗却不见一动,恍若鬼影!

元修跟着飞纵出来,瞥了那油灯一眼,一把揪了孟三,落在岔路口。

岔路口,月杀扫一眼那两条路,左路横尸遍地死寂无声,中路窸窸窣窣似有毒虫涌动,一切与他们进右路前一样,不似有人出入,暮青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身旁有烈风刮过,月杀忽回头,见元修往来路驰去,墙上点起的油灯火苗被一道烈风绞碎,炸若星火,扑散在来路上,男子驰远,若踏星河,全然不似有伤在身,眨眼已在十丈外。

月杀脚尖一点,飞身追去,孟三在后头追,约莫追出百丈远,他停下,看见一条向上的石阶。

那石阶与他们从甬道下来的石阶颇像,元修和月杀已在上头,孟三蹬蹬上了石阶,见头顶现出一条暗道口,里头漆黑,灯烛未点,那暗道口的大小却跟他们下来那条甬道差不许多。

孟三心头顿生不妙感,钻上去时,一盏油灯被点亮,元修和月杀背对暗道口,他自两人之间看见一条深深的甬道,白玉铺路,路上一片狼藉,一只石雕头颅滚在暗道口,碎了半边,雕画细致的眉眼正盯着他。

孟三倒吸一口气,凉了半颗心。

呼延昊进的甬道!

“人不在。”元修说话间往前走了几步,探向墙上挂着的一盏青铜油灯,“冷的。”

呼延昊出了甬道,已出去多时。

话音刚落,月杀回身便跃下了暗道,孟三还没上来,只伸了个脑袋出来,两只眼瞅着里头。月杀回身撞见他挡着路,停都未停,脚尖一点踏在他脑门,孟三嗷地一声仰下石阶,后脑勺将要磕在石阶上时,只觉衣襟被人一拎,月杀从他面前黑风般掠过,抓着他的衣襟,丢弃废物般往石阶下一扔!

孟三一屁股墩在地上,噗噗吐出一嘴泥,怒骂:“你敢踩小爷脑门儿!敢让小爷吃你的靴底泥!敢扔小爷!小爷剁……嗷!”

狠话没放完,身旁烈风一刮,他衣领被元修拎起,如被大漠风沙卷走,一路天昏地暗,落地时已在岔路口。

月杀往中路奔去,元修一手拎着孟三,一手探向月杀肩膀,烈劲如火,压得月杀一沉!

月杀剑眉飞扬,落地回身,目光含剑,“大将军何意!”

“此路不通,原路去!”元修道。

“她在此路!大将军不救?”蛇窟路口,月杀面寒如霜。

暮青定被呼延昊劫了!

呼延昊竟比他们先出了甬道!他那条路在他们身后,出来时见他们石阶上的暗门关着,定知他们还未寻见出口。此人狡诈,应是躲在中路窥视,寻时机将她劫入了此路!

呼延昊不可能劫着她躲在来路深处,他们从甬道下来的这条路笔直深长,前半段路又有油灯的光亮,方才她被推出去到他们转身,只那么一瞬,呼延昊若劫着她往后走,他们回身时定能看见,唯一的可能是他劫着她转弯避去中路,这才避开了他们的视线。

这三岔路,两旁皆为机关路,他们择了右路,刚一进去便触了机关,左路想来也差不许多。呼延昊若在左路,机关不可能不启,他只可能藏身中路!此路毒虫遍地,他如何能避开他不知,反正草原五胡乃异族,有秘法也未可知。他只知那女人此时与呼延昊在一起,处境凶险,必须救她出来!

元修阻止他是何意思?

“呼延昊不会杀她。”元修放开孟三,却未放开月杀,那手按在他肩头,似有千均力。

“不杀她难道便不会伤她?”月杀冷笑,瞥一眼肩头,心中暗沉。此人内劲阳烈,与主上不在一路,但他负伤在身热病初愈,又忍饥数日还能有一掌便将他压下的刚猛劲力,功力实深!

“伤她?”元修闻言竟笑了,“你是你家将军的亲兵长,你家将军有多少本事你不知道?呼延昊想伤她,两个脑子都不够!”

男子眉宇若那星河明朗,笑意甚笃,瞧着竟一点儿也不担忧。

月杀抿唇不言。

“呼延昊残忍嗜杀不假,但他狡诈如狼,非莽夫之辈。这地宫中机关重重,他劫了她,定图她能带他寻宝藏出地宫!放心吧,她的性命暂时无忧!”

元修如此开解,虽有道理,月杀却不受教,“大将军敢保证我家将军毫发无伤?你见过呼延昊的残忍,我家将军数次挫败他,如今人落在他手里,敢保不死,能保无伤吗?以呼延昊的手段,叫人求生无门求死无路的手段有的是!”

他承认,那女人确实聪明!但他就担心她聪明!

方才遇劫,以那女人的聪明,她会想不到提醒他们?

她没留下任何讯号,只能说明她被劫时完全被呼延昊制了住。呼延昊定然从背后封了她全身大穴,他追出来时望进中路时已不见人影,可见呼延昊速度之快。如此迅捷,定不会拖着她前行,她可能会被呼延昊扛着或者夹带着,谁知那胡人崽子的手有没有摸到不该摸的地方,这一路有没有发现她的身份?

她若没被呼延昊发现女儿身,或许还不会太险,若被发现,那就危险了!

无论呼延昊有多少残虐人的手段,对付女人,一个手段就够了!

他奉主上命护她西北之行的周全,又自请做她的亲兵长,他不能让她面临那等不堪的险境!

“放开!”月杀面沉如水,瞥一眼肩头,元修不知她是女儿身,自然不知他的忧焚。他若再不放,他恐顾不得遮掩实力,也要在此处与他一战了。

“你这小子,怎说不听?”元修英眉深锁,心中不解,却按着月杀未放,“我且问你,此路毒虫遍地,你可有把握自保之下与呼延昊一战,并将她救出?”

“这不劳大将军费心!”

“你是她的亲兵,也是西北军的兵,我就得费心!”

“大将军此时倒爱兵如子了,怎不想想她此刻身困敌手,就在这遍地毒虫的路上?”

“她跟着呼延昊,不惧毒虫!狄人部族擅制兵刃,短箭机关常埋于大漠,大漠蛇鼠蜥虫出没,为防机关阵暴露,狄人上代神巫配了一种驱虫粉,蛇鼠皆畏。此事是我疏忽,未曾想到呼延昊能出那甬道。他既进了此路,身上多半带着那驱虫药粉,她在他身边,不必惧毒虫。”元修沉声道。

此事确是他的疏忽,从那甬道出来后,他因心绪有些乱,见到前面有三岔路,便忘记了往后面瞧瞧。因没探查后路,便没发现后面百丈远还有条石阶,正连着呼延昊进去的那条甬道。若方才查探过,他们便能发现呼延昊已出了甬道,心中有所警觉便不会发生她被劫之事。

大军欲动,粮草先行,粮草欲动,斥候先行,此乃行军之道。他为将十年,竟因一时心事犯了如此大忌!

元修眉峰压着,眸下暗影如霾。他的疏忽致使她身处险境,是而此刻他必须冷静,决策无误才能救她出来,并保她的亲兵无事。

“你若一意救她,将她带离呼延昊身边,你们两人都会被毒虫所困,不如原路行进。右路乃她所择,是何机关你我已知晓,过了此路,寻了开门机关便可出去。呼延昊劫她的目的应该是让她帮忙寻找出路,这三条路的出路应在一条上,我们不如出去在那条路上救她。那条路上只要没有毒虫,从呼延昊手上救下她便不难。”

自前殿来此,地宫主人的用意他心中已能明白几分,他似乎并不为杀他们。两条甬道不论选哪条路,出路都在一条上,这三岔路应该也一样,差别只在于机关不同,看他们愿选哪条。

月杀闻言,蹙眉沉默。

“你要相信,凭她的本事要寻出路很容易。反倒是我们,到了尽头要寻开门的机关,恐要费些时辰,所以我们要快,没时辰耽搁了。”元修说罢,等月杀抉择。

月杀拂开元修的手,脚尖抹地一转,驰入右路。以他的身手,那几个蠢笨的铁球奈何不住他,一会儿便能过了此路,若能寻了开门机关出去,确实比在毒虫路上救她容易,只不知那开门机关好不好寻。

罢了,去瞧瞧便知!

元修见月杀原路驰进,拎起孟三也飞纵进去!

铁球密集,约莫人头大,速度颇快,一切与她的推断丝毫无差!机关已启,又有她的推断警示在先,三人疾掠如风,元修带着孟三,拳风如雷,轰砸开面前铁球,那铁球荡去,撞向前方,若雷震灌耳,砸裂青壁,石屑如雨!两人在铁石林里驰掠,一如苍风逐月,一如雷裂长空!

稍时前方石门在望,孟三倒吸一口凉气,喊道:“大将军!”

------题外话------

猜猜元修和月杀这俩会去开尽头的门,还是进机关坑。

有事出去了一趟,晚上如果不卡的话就再更一章,但不会太早,大家早晨再看,不用等那么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