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九十八章 人脸密码

呼延昊的思绪被打断,循着望去,见左墙上有道门,被毒蛇遮了半门,油灯浅淡昏黄的光自上头照下来,照见一条细细的门缝。

呼延昊走过去,墙上的毒蛇四散游向两旁,门显露了出来,他却盯着门未动。

真被她说中了,蛇窟里有暗门!

“看见机关了吗?”暮青半搭在呼延昊肩膀上,头朝下看不见墙上,只好问道。

“没有。”呼延昊扫了眼墙上,门两旁爬着毒蛇,显露出来之处都未见着机关。

“沿着墙走走看。”蛇窟是勇者的试炼,敢下来还不算勇,敢在万蛇窟里淡定地把每个角落都细查一遍才叫勇。

这地宫主人也略变态。

呼延昊听着她命令的语气,挑了挑眉,垂眸看她一眼,没动。

这世上敢命令他的人都死了!

“毒蛇咬到你的腿了?”暮青问。

呼延昊眼眯起来,气得一笑,她巴不得他被毒蛇咬到吧?可惜毒蛇对他退避三舍,暹兰大帝恐怕也不会想到,会有带着驱虫药之人来到他的陵寝,他布下的勇者试炼对他来说再简单不过。

此路乃专为他而设,听闻大兴人信天意,他从不屑,但这回有些信。

地宫宝藏冥冥之中是属于他的。

呼延昊沿着墙边走动起来,蛇墙随着他的前行而退,昏暗的蛇窟里,男子的脚步声轻而不闻,唯蛇身涌动的滑腻声,听着令人头皮发麻。他走过暗门所在的半面墙,沿着往两人落下来时背对着的那道墙走,走到中间,脚步一停。

“有发现?”暮青问。

“有块雕着人脸的青砖。”呼延昊道。

人脸?

“接着查探。”暮青没问是何模样的人脸,地宫主人在最大限度地考验他们的胆量,他们才走了一面墙,她总觉得应该全都探查遍再下判断。

呼延昊也这么认为,从前殿到蛇窟,一路上所有的机关都设在令人意想不到之处,这块雕着人脸的青砖怎么瞧都太显眼,很可疑。

但当他走过这面墙,他一共在墙上发现了三块雕着人脸的青砖!再往下一面墙查探,又见三块!第三面墙同样是三块!第四面墙即是有门那一面,除了门,墙面干干净净,没有发现人脸青砖。

三面墙,九块青砖,会是开启暗门的机关吗?

若是,哪块是?

“哪块是?”呼延昊低头问暮青。

“抱歉,后脑勺没长眼。”暮青冷道,她面朝呼延昊倒悬着,瞧不见墙!

呼延昊剑眉挑得老高,非但没放她下来,反而笑着打击她,“哦?看不见就猜不出来了?本王还以为你有多聪明!”

暮青唇一抿,眸光微凉。呼延昊笑得有些快意,也有些恶意,他虽然看不见她的脸,但是能感觉到她利刃般戳人的目光。近来一直败在她手上,能打击到她让他心情莫名甚好。

但他没笑多久,便听见她道:“你不要搞错了,我是可以盲推的。但你能把每张人脸的眉眼鼻唇都描述无误吗?”

呼延昊笑容一僵。

“不能就放我下来!描述能力低还想和我搭档盲推,拉低我的正确率!”

呼延昊笑容忽裂,恶意化作杀气,总有一日,他要宰了这小子!

抓着她的衣领一拎,他将她往地上一墩!暮青闭着眼,感觉脚下踩着坚实的地面,脑袋不再晃了才睁开眼,见面前对着一面青石墙,眼前正是一块人脸青砖。

人脸雕画颇为精致,神态惟妙惟肖,除了眉眼鼻唇,面庞都雕得很清晰,雕刻手法为浮雕,线条流畅,刀法浑厚,只如此瞧着,庄严感便逼面而来。

“看出什么来了?”呼延昊问。

“把我的穴道解了。”暮青忽道。

呼延昊冷笑,拎着她的衣领就将她提去了旁边一块青砖前。

那块青砖在暮青视线上方,她需要仰着头才能看到,呼延昊捏着她的下颌便叫她仰起了头。看见她眸底的寒光,他重新露出恶意的笑容。

却听暮青蹙眉沉声,问:“你未成年?”

呼延昊扬眉,“何意?”

“为何如此幼稚!”

“……”

“你如果一定要提着我走,那就劳烦提着我看遍蛇窟三面墙上的每一块青砖,没这耐性就解开我的穴道!”

“本王看起来如此好哄骗?”呼延昊这才笑了,冷望住暮青。一面墙只有三块青砖有雕人脸,她需要看过所有青砖?她真以为他是幼稚的孩童?

“我需要看三块青砖在每面墙上的分布,需要关联分析其分布的含义。”暮青道。

呼延昊剑眉深锁,“有这么麻烦?”

“你说呢?这地宫主人的机关造诣你见识过,若遗漏了哪处,解题错误,门打不开,反而招来险事,后果你愿意负?”

呼延昊紧紧盯住暮青,眼眸微眯,似要从她脸上看出她所言是否为真,看了一会儿,他抬手一拂,想要打开蛇窟之门的*终胜过了对暮青的怀疑,自背后替她解了穴道。

暮青感觉身子一松,心中暗舒一口气,道:“我走到哪儿,你跟到哪儿。”

说罢,她看过面前这块青砖便寻找另一块去了。

“你把本王当成跟班?”呼延昊字字露着杀机,人却跟在暮青身后。

“不,驱蛇药。”暮青蹲在地上,细看人脸青砖,看罢起身,去旁边一面墙。

呼延昊跟在她身后,原本行路无声,却在她身后将青砖碾得沙沙响,跃下来时踩死的蛇尸横陈在脚下,呼延昊一脚碾上那蛇骨,仿佛碾的是前头少年的骨头。

蛇骨尽碎之声在幽深潮湿的蛇窟里异常刺耳,暮青仿佛未听见,她看完这面墙的青砖便接着看下一面,第三面墙刚看完,呼延昊便没有耐性地问:“聪明的英睿将军可看出了是何机关?说出来让本王长长见识。”

他问得这般快,显然不认为暮青能如此迅速地看破开暗门的机关,他为的不过是过过嘴瘾,打击她而已。

却听暮青道:“哦,那你长不到见识了,这机关不需要智慧。”

呼延昊目光一沉,何意?难道她已看出来了?

“这机关只需要记忆力。”暮青说着,转身走到对面墙壁中间的青砖,掌心一翻,翻出把解剖刀来。

呼延昊见了,眉宇间顿生寒戾,匕首执在手中,抵向暮青后心!却见她并未生杀气,也没回身,只是用那刀抵在青砖上用力一推,那青砖缓缓被推了进去。

青砖上有些浅黄的毒液,是蛇窟里的毒蛇留下的,她是为了不将毒液沾到手上才拿出了刀来。

呼延昊脸色稍霁,匕首从暮青后心处离开,但未收起,看着暮青推进这块青砖,又转身走回去,将下方一块青砖推了进去。随后她走又去暗门对面那道墙前面,将上下两块青砖依次推进,又走去第一块青砖的墙面前,去推下面那一块。

如此顺序,呼延昊实在瞧不出规律,忍不住打断她,问:“你如何知道顺序?”

她若是推断错了,惹了杀招来,他可是也在这蛇窟里,事关生死,他必须要问明白。

这九块青砖,他想过几种可能。

一种是只有一块能打开暗门;一种是需要几块,有的推进去,有的保留原样,形成一种机关组合;还有一种是都推进去,但需要弄明白顺序;最后一种是这九块青砖都非打开暗门的机关,不过是障眼法,暗门的机关另在他处。

她推送这些机关时,下手颇为果决迅速,丝毫不含迟疑,显然不是蒙的。她如何知道推送顺序,依据为何?

暮青停下来,转头问:“我很好奇,你那条甬道墙上所绘的青雕是何场景?”

呼延昊眉峰深锁,正回忆,暮青替他道:“仙子引路,天子率百官登天路。”

“你怎知?”没错,是此景!

“证据在此。”暮青一指面前的人脸青砖,“如果不是此景,进入那条白玉路的人来到蛇窟,将无法解开暗门的机关。”

他们那条尸骨路的墙壁上所雕的就是此景,呼延昊走的那条路也必须是一样的,这样才能保证不论进甬道的人选择的是哪条路,来到蛇窟都可以解机关题。

呼延昊却没听懂,有些暴躁,“何意!”

暮青诧异地看着他,她都提起那幅壁画了,他还没想到?

“如果童话里的智慧树可以吃,我想你需要吃掉整棵树。”鉴于他几次三番想打击她,暮青毫不留情地反击,“你不觉得这青雕上的人脸眼熟吗?天子率百官,百官有九列,最外面一排的九张人脸就在这九块青石砖上!”

呼延昊盯住面前那块青石砖,眉头越锁越紧。

是吗?眼熟?他为何一点儿也不觉得眼熟?

“你没记错?”呼延昊问。

“你没探查过?”暮青也问,“找机关时,你没探查过墙上的青石雕?”

“自然探查过!”探查过就该记得住?

“探查过就该记得住!这是地宫主人的要求。”暮青道,目露钦佩之意,“他是个天才,所有的布置,没有一处是浪费的。他料到进入甬道之人会在寻找开门的机关时摸遍墙上的青石雕,他要求在此处记起,并将暗门打开。”

“用意呢?”呼延昊不解,暹兰大帝为何非要他们在此处记起甬道里的青雕?

“大勇之意!”暮青回头道,眸中赞色更浓,那明光点亮了她的眸,那平平无奇的容颜忽增了三分明媚,“你若未带驱蛇药下了这蛇窟,能一边与毒蛇杀斗,一边还能分神记起曾经看过的青雕人脸吗?人在全副心神做一件事时是很难分神做另一件事的,尤其在面临险境时,恐惧和紧张会令人的大脑呈现空白状态,此时还能回想起曾经看过之物并且记起顺序,心理素质才叫强大!这才是他要的大勇之人,敢入蛇窟只能算胆量过人,毒蛇环伺,与万蛇争斗还能分神他事,山崩于顶而面色不改,如此有勇有谋心智过人,才为大勇之人。”

此地宫主人真乃世间大才!

暮青向来冷淡,少有这般情绪激昂之时,她再度感觉遗憾,若此人还在世多好?

有一人可切磋,世间才不寂寞。

呼延昊不再言语,算是认同了暮青的解释,只是见她眸中明光染了层寂寞,不由沉了眉宇。他心情不太好,不知为何。

“你确定你没记错?”不想看见她这副神色,所以他出言打断她的思绪。

“确定!”暮青笃定道,思绪被拉回当初的甬道。

她还记得当时尸骨铺路,她看见墙壁上所绘为天子率百官登天路之景时,心中那一抹古怪之感。她觉得那墙壁所绘太美好,与尸路的气氛不搭调,看着有些违和,还特意思考过其中用意。此时她才明白,为了让来到此处的人能解暗门机关,尸路墙壁上所绘之景便与白玉路上相同了,这大概是地宫主人所有布置中唯一的瑕疵,但实属无奈之举。

总之,当时为寻机关,他们在墙上来来回回探查过很多遍,如此已足够记忆了。又因她当时感觉墙上所雕之景违和,特别留意过,所以记忆格外深刻。

呼延昊看着她笃定的神色,又看一眼墙上的人脸青雕,试着回忆当时墙上所雕的百官容貌,却丝毫记忆不起。若他一人下这蛇窟,看见这九块人脸青雕,绝对不会联想到甬道里的壁雕!更别提记着顺序了。她记忆力惊人也倒罢了,能一看见这九张人脸就想起甬道壁雕才是不可思议之处。

仿佛会读心,暮青道:“浮雕,线条流畅,眉眼精致清晰,神态惟妙惟肖,连脸庞胖瘦都不一样,难道想不到是甬道壁雕?想不到也该能看出雕刻风格眼熟,我们遇到的有壁雕之处只有甬道!”

呼延昊:“……”

暮青却不再理他,转身把三面墙上剩下的人脸青砖依次推进去,速度之快让呼延昊只来得及跟在她身后移步。

当最后一块青砖推进去,两人转身,听蛇窟里有铁链声暗动,感觉脚下有沉铁微震,呼延昊手一伸,点了暮青的穴道。

他只点了她上身,保留了她的行动力。暮青瞥他一眼,暗道此人真是学精了,她设计过他一回,他变得格外警惕,还以为在开石门的一刻他的注意力会有所转移,没想到他不等石门开便重新点了她的穴道。

这时,对面石门轻晃,缓缓地升了上去!

微光浅洒进去,只能照见一角,光线太过微弱,什么也看不清。但里面没有杀招出现,看着似乎安全。

呼延昊匕首一飞,将一条毒蛇钉死在墙上,带着暮青走过去,两旁毒蛇四散,他拔了匕首,取下蛇尸,朝那打开的暗门里就丢了进去!

里面哗啦啦一响,声音格外清脆,那清脆之音落下后,里面便又没了动静——里面有东西,但似乎没有杀招。

呼延昊却不放心,又射死了几条毒蛇,接二连三地丢了进去,里面一串哗啦啦的清脆响声,一物弹出,沿着石门边滚了出来,落到了地上。微光正照在那滚出之物上,金色的光芒在昏暗湿滑的蛇窟地上晃着人的眼。

金币!

呼延昊盯住那金币,气息一滞,难言激动,随后笑一声,拎着暮青走了过去。但他生性狡诈如狼,到了门口还不肯尽信里面没有杀招,便对暮青笑道:“你说,本王应不应该把你也丢进去探一探。”

“可以。”暮青丝毫不惧,“如果你进去了之后,有智商靠自己找到出路的话。”

里面若有宝藏,这蛇窟高丈许,墙壁又湿滑,想原路靠呼延昊的轻功上去是不可能的,这宝藏从此处运不走,所以里面必有出路。依这地宫主人的性子,想出去定不容易。

呼延昊笑意沉敛下来,拎着她的衣领一转,让她面向他,看见他眼里的嗜血杀意,“你知不知道,敢侮辱本王的人……”

“都死了。”暮青替他说完,有些不耐,“知道了,快进去吧,里面没杀招。”

明知此时不是杀她之机,还总拿此话来威胁她,毫无威胁力,不过浪费唇舌。

暮青冷眼扫过呼延的手,在他怔愣微松时,转身坦然走进了石门里。后头碾着地面的声音又起,呼延昊的脸青如石墙,但还是紧跟暮青进了门去。

门内漆黑,呼延昊屏息,扫一眼四周,他似习惯了黑暗,身在暗处,视物之能颇高,四下里扫过便知没有油灯。但这不是坏消息,因为取而代之的是八柱火台,柱高三尺,雕有华饰,上擎火盆。呼延昊走过去,点燃一柱,周围火光大亮,他依次走过,将八柱火盆都点亮了起来。火盆全都点亮的一瞬,身后石门忽落,但呼延昊和暮青都没理那门,两人同望着眼前华景。

八柱台,青铜鼎,天高九丈,四面华雕,金砖铺地,翠珠为饰,庄严华美如人间金殿,全看不出外面是湿滑幽暗的蛇窟!

此门内乃圆形空间,似取天圆地方之意,中有高台,上面堆满之物金碧晃晃,溢了满眼。

黄金,神甲。

------题外话------

昨天看评,好多妞儿表示陛下好久不出来,快没存在感,要倒戈向大将军和三狼了。

我要说一下,这段是整个故事里男配戏份最密集之处了。男主不能来西北,所以都是男配戏份,所以这段多美好啊,等男主出来了,男配戏份还能那么多吗?

笑,男配就是给大家爱的,趁着这段日子,好好爱吧。

其实我更想说,男主男配,更爱哪个,有何关系?我们的目标是要做个女主党!青青才是这个故事的灵魂啊,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