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九十五章 心理题(二更)

元修循着望向地上白骨,眉峰微沉时,暮青一指地上。

他们遗漏了地上。

不是遗漏了地上白骨,而是白骨之下的青砖。

机关消息,寻常人谈起皆会想到那书房里多宝格上的古董,密道里墙上某块不起眼的雕饰。他们也是如此,看见甬道尽头的石门,最先想到的便是壁上的青雕,他们探遍了每处,连头顶都没放过,却独独忘了脚下。

月杀和孟三望了眼脚下,二话不说,开始搬尸骨!

尸骨搬去了殿门那侧的石门地上,堆放在一处,十数丈的甬道,青砖露出,油灯照着,幽冷。

四人将地上的青砖先瞧了遍,每块青砖都一样,没发现开启石门的消息,但在离石门一丈处,月杀敲了敲地面青砖。

叩!叩!

暮青、元修和孟三齐转头,皆听了出来——空的!

不仅那块青砖下是空的,周围四块青砖下皆敲出了空音,但没见着有开启的机关消息,月杀便拿出了匕首,撬开了一块青砖。那青砖打开之时,四人疾退,防备着底下突来杀招,但静待了片刻,青砖下并无动静,只有壁上挂着的油灯火苗摇曳,甬道里传来呜呜之音。

风?

四人互瞧一眼,疾步过去往那青砖下一望,许久未动。

半晌,孟三挠了挠头,“啥?”

他想骂完这地宫主人的十八辈祖宗!

只见青砖下隐约可见一条新的暗道,壁上挂着的油灯清楚地照见一条向下的石阶!月杀将那四块青砖都撬开,石阶全然露出,足够两人并排下行。

这青砖下有路,那甬道尽头的石门是啥?

摆设?

“娘的!被摆了一道!”孟三骂道,恼极。

暮青却摇头失笑,有些钦佩。此地宫主人可真深谙人心,他们确实被摆了一道。

一条甬道,并未岔路,前后两道石门,一道是进来的,另一道谁能想到不是出去的?

任谁见着尽头的石门都会以为是出口,他们寻找开启石门的机关,却未曾想到真正的出路就在脚下。而地上的青砖被尸骨盖上了,十几丈的路,几百具尸骨,嫌晦气也好,嫌麻烦也罢,没人愿意动,那四块石砖却正被盖在尸骨下。

这条甬道的杀机不是机关,而是心理。他们历经过前殿的机关,九死一生来到这条路,他们都以为有机关,小心翼翼地探查,当见到尽头的石门,又仔仔细细地寻找开启的机关。两侧墙壁石雕繁美,细致华丽,仙子捧着的玉盘、百官手上的笏板,连帝王王冠上的每颗宝珠他们都探查过,十几丈的甬道,两侧墙壁,来回查了数遍,连他们自己都不知耗费了多少精力时日。若她没有因动了尸骨发现了遗漏的青砖,他们可能会被自己困死在此处,死于饥饿困渴。

暮青有些遗憾,多年未曾解过心理题了,这地宫的主人若还活着多好,真想见一见。

她的笑有些惆怅,元修转头时正望见,不由怔住。这似是他头一回见她笑,少年半低着头,笑意浅淡,似惆怅,似怀念,微柔,却见孤独落寞。只那一刻,他忽觉地宫甬道幽深青暗,她孤身而立,与这地宫一般令人忽觉遥远,似隔千年,随时都会消失不见。

元修心头竟忽的一空,反应过来时已经去拉暮青的手,“站在后头做什么?过来!”

暮青一怔,元修也一怔,掌心里柔软的触感传来,他这才反应过来,似被烫着,倏地甩开。

手虽甩开了,惊色却未去,似被自己给惊着了。

“大将军不是断袖吧?”月杀忍无可忍,冷问。

“嘿!你咋说话呢!”孟三不乐意了,他这一路上就跟月杀合不来,只是大将军不许他吵,他便只好忍着了。如今可是这小子自个儿撞上来的找吵架的,“我家大将军不就是摸了英睿将军的手?大老爷们还怕摸?”

“呵!”月杀气笑了,“你见过男人摸男人的手?”

“见过!”孟三眼也不眨就答,“我家大将军和英睿将军不就是?”

“闭嘴!”异口同声的话,出自暮青和元修口中。

两人互看一眼,元修目光转开,暮青冷着脸,不再理人,先一步下了石阶。

月杀随后跟来,元修和孟三走在后头,甬道里的亮光渐渐没于头顶,黑暗里元修拾阶而下,目光精准地落去前方少年身上,星河般疏朗的眉宇笼了阴霾。

莫非真是军中待久了,他是该定门亲事了?

可一想到盛京,他便觉得心头烦扰更重,深吸了口气时,他微怔。

空气有些潮湿!

此乃大漠深处,地下潮湿说明有暗河!此处地宫在离桑卓神湖约有百里,桑卓神湖百年未曾干涸,因湖下通着窟达暗河,此暗河四通八达,支流颇多,因此被草原胡人称为窟达。

若此处连着暗河,他们许有出去之法!

元修此念刚生,前头月杀点亮了石阶下墙壁上的油灯,只见四人所处的暗道四面皆以青石砌着,暗道里可以闻见潮气,但未必能见着暗河,暗河许被隔了开,至少眼前没有。

眼前一条暗道,前方现出三条岔路口!

四人点亮了这条暗道两壁的油灯,借着光亮看清了那三条岔路,孟三忍不住骂道:“这地宫的主人真是暹兰大帝,小爷也要骂他祖宗!”

其余三人不言,但脸色都冷着,只见面前三条岔路,中间一条干净宽阔,旁边两条尸骨铺路,只是这两条路上的尸骨不再像上头那条甬道般摆放齐整,乱七八糟地倒着,有些骨头已经碎了,看起来像是被杀的。

“这回说不定也是拖着咱们,让咱们在这儿想个几日,干脆饿死!”孟三负气道。

“他不会玩同样的花样。”暮青再次强调,“这次,这两条白骨路是有机关的。”

说话间,她走去左边一条,蹲身来细看地上白骨,道:“这边的尸骨,外头十几具肢体断碎,胫骨、腓骨、股骨、甚至骨盆、尾骨和腰椎都有骨折!越往肢体下方骨折越严重,有几具尸骨小腿呈粉碎性骨折。推断此路上有碾压性机关。这一点从这些尸骨头向外、脚朝内的死亡姿态上也可以推断出来。这条路上有碾压性机关,驱使着人往外逃,但那机关速度不慢,至少比人奔跑的速度快,推测为滚轮式机关。这机关应有两轴,吊在此路上方,滚动一段后会升起,所以这些尸骨粉碎得最严重之处是小腿,大腿、骨盆和腰椎都相对轻些,说明机关边碾压边往上升。”

暮青说罢便起身去了右边一条路,蹲身细看,道:“这边的尸体呈曲线散落,几具死在右边,几具死在左边,再往里瞧也是一样,十分有规律。大多数尸体倚着墙,颞部或面部塌陷骨折,凹缘处有多条平行的弧形骨裂,此乃典型的圆球形钝器造成的机械性损伤,推断此路上的机关为圆球,悬吊上方,左右摇摆,人才会死在左右两边,大多倚墙而亡。”

“至于中间这条路,不见尸骨,或许没有机关,或许有。以此地宫主人的性情,如果此路有机关,他却没有如同另外两条路般给我们提示,只能说明一点。一旦我们看见了这条路上的尸体,我们会很快做出选择,要么立刻选择这条路,要么立刻放弃这条路。那游戏便无趣了,他的目的是让我们动脑思考,少思考一条路,会无趣很多。所以这条路上要么没有机关,要么有。若有,必比左右两条路杀人得多。”

暮青说得快,三条路眨眼工夫便推测完了。元修本想在接下来的一路上躲着她,少与她接触,却还是不自觉地被她吸引目光,目露叹色。他叹的不是她以验尸之法对左右两条路上机关的推测,他叹的是她对中间这条路的推测。

“这条路确实不能走。”元修望向那路深处,一眼望不尽的黑暗里,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那路上有东西,很像蛇窟,又或者是其他毒物。他不懂验尸之法,但身为武者,耳力不差。

月杀对暮青点了点头,显然他也听见了。

机关易躲,毒物难防,此路若进,恐他们都出不来。

正如暮青推测的那般,这条路上的杀机比两旁厉得多。

“既如此,走这边。”暮青走向右边,那有圆球机关的路。

“为啥?”孟三不解。

“左边是碾压性机关,碾人不碾死,只碾一半,腰椎骨折,只能瘫在地上等死。右边机关躲不过大不了砸到头,当场死亡,少受罪!”暮青断然道,她宁愿选右边。

孟三一寒,再望左边那路,不觉一抖,挪去了右边。

元修和月杀也都没意见,四人择了右边的路,进去前暮青道:“圆球人头大小,速度颇快,分布密集。”

三人望着路深处,点点头,只选择了信她,没人问为何。反正她自有道理,问了也听不懂。

没人问,暮青也不多言,四人走进那路,步步慢行,元修和月杀两个高手在前,眼望四方,耳听八路,刚走到第一堆尸骨处,头顶忽有重风而来!

那风带着铁腥气,未至,已似有狂风灌入耳,前方同时有数道狂风刮来,元修和月杀同时出手,将身后暮青和孟三向后一推!

两人被推出去,元修和月杀急退回来,往路上落下来的铁球都目露明光。两人想到一块儿去了,方才进入走在前方,都是为了先探探机关,先触了机关,让那些铁球都落下来,之后再寻着间隙带着暮青和孟三以轻功飞驰过去。

机关是死的,人是活的,使计才好过些。

出手颇为顺利,元修回头问:“没伤着吧。”

“没。”孟三摸摸摔疼的脑袋,从地上爬起来。

元修和月杀的脸色却忽然一变!孟三被两人忽变的脸色吓到,以为暮青摔着了,马上回头查看,一回头,他倒吸一口气,脸色也变了。

后头是来时那条路,油灯尚且点着,路上却只有幽冷的灯火,除此之外,不见一人。

暮青不见了!

------题外话------

看了评论,表示节操要掉了,为毛乃们辣么关心青青出恭的问题。

不吃东西,喝水又少,出恭是很少的。当然,几天下来,也不可能不出恭,前头写了,甬道有十几丈长,三四百米,想出恭去里面就可以了,看不见的。孟三要照顾元修,月杀会望风。

……

明天一更的时间不会早,大概跟今天差不多,会在下午两三点。

仵作三十多万字了,我要准备改实体书的稿了,所以晚上更新完了以后要改稿。

第二天一更的内容我只能早晨起来再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