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九十一章 计中计!(二更)

暮青想过的机关有很多种,但没有想到会出现两条路。

两条路,狭窄幽长,一目难望尽头。殿中烛台映铜灯青幽,幽光烛地,照进那两条幽长的甬道。

一条甬道白玉铺路,壁上隐见华美青雕,两旁兵俑、仕女、百官在列。

一条甬道尸骨铺路,整整齐齐躺着死尸,皆未穿衣,已化作森森白骨。

玉雕路在呼延昊那边,尸骨路暮青四人这边,流沙坑已填,那些战马狄兵,那些曾经挣扎过的生命被青砖遮盖,埋于这大漠地宫,千年王城。许有一日,风沙吹尽,王城倒塌,亦或再有人进入地宫,这些曾经被掩埋的生命才可重见天日。

而此刻,还活着的人们,面临选择。

没人选择,沙坑不再,敌人就在面前,显然该先杀敌。

元修有伤在身,暮青走上前去,手中的刀刃指向呼延昊。青州山林里开膛破肚的新兵,呼查草原少年被射穿的腿脚,大将军府棺中残缺不全的英雄骨,她与他没有个人恩怨,但他是这世上除了杀爹的元凶外,她唯一想杀的人。

她刀指呼延昊,呼延昊也望着她,男子的眉眼似狄人,眸深邃暗青,青铜灯台幽幽,那眸望着人,好似在茫茫大漠里忽见绿洲。只是,男子的肤色似勒丹人的麦棕,衬着那眉眼,狂野煞人。

暮青知道,那绿洲不过是诱人步入死亡的海市蜃楼,大漠苍狼,狡诈残忍,杀戮才是他的本性。

英俊的变态,依旧是变态。

“英睿将军要杀本王?”呼延昊望着暮青的刀尖问,那在呼查草原上曾残忍地笑言早晚要取她性命的男子,此刻只是如好友般对她露出笑容。

“拖延时间没用,你留在这里,日后才会少死些人。”暮青盯住呼延昊,看破了他的伎俩,抬脚勾起支长箭,伸手一握,向呼延昊射去!

呼延昊闪身轻易躲过,见暮青亲自冲过来,唇边的笑意微深。

“来帮忙!”暮青对身后月杀和孟三道,“小心别被他挟持!”

孟三一愣,月杀驰纵而来,眨眼的工夫便紧紧护在了暮青身旁。

“啧!”呼延昊边闪躲招架,边望住暮青,残忍重回脸上,语气赞叹,“你为何要如此聪明呢?”

那两条甬道看起来铺满尸骨那条杀机重重,但那条白玉路庄严干净,看起来更可疑。这地宫机关花样如此多,很难猜测陵墓主人的用意,也很难放心地选择任何一条路。

她如此聪慧,他很想知道她会选择哪一条,若和她一起走,一定安全得多。

他从不喜欢想杀他的人,但看见她要杀他,他忽然很开心,自从呼查草原起,他就很想抓住她了。

可是,她为何要如此聪明?连他的用意都看得透。

她的身手刁钻古怪,但不懂内力,要抓她对他来说不难,可她身边的护卫很难缠。看起来像是元修的亲兵的那少年身手不如她的护卫,抓住那少年许能让她就范,但因她提前警示过,他们都机灵小心得很。

呼延昊面色渐冷,眸中渐生戾气。

殿中,四人酣战,战况正烈,元修负手远望,本盯着呼延昊,目光扫见四人身后时,面色忽变,喝道:“回来!”

一声喝出,暮青已闻见火油的气味,这气味比方才那墙缝里浓烈得多,趁月杀和孟三缠住呼延昊之时,暮青抬眸一望殿墙,眸光顿寒!殿墙之上,机关箭矢的矢槽里正涌出火油,整座大殿的殿墙都被烛光照得油亮,连殿柱顶端也现出槽孔,火油正顺着殿柱流出,下方三尺处便是九枝铜灯!

没有人会愿意烧自己的陵寝,但那设计机关的人竟如此决绝,他为破解机关之人设了一道选择题,并以烧殿逼他们做出选择。先前的时间或许是他留给他们的选择时间,也或许是他不容许有人不按他的步调走。因此,一段时间过后,如果大殿的门没有关上,这座大殿便会被烧毁。

这座陵寝的主人不知是否是暹兰大帝,若真的是,此人真不愧为一代开国帝君。

能破他的机关之人必是有才华的,他愿意与他们玩耍一番,却不容易有人忤逆他定下的规则,不按他的规矩来,他们就会被烧死在这里。

这时,呼延昊也看见了对面殿墙上淌下来的火油,殿柱顶上的火油就快淌到铜灯处,没有时间了!

“回来!”元修又喊,如果一定要选,他选择这条白骨路。

暮青却没有回来,她刀尖刺向呼延昊,虚晃一招,转身往那条白玉路上奔,喊道:“这边!”

元修一愣,他不知暮青为何选那条路,但她的选择从未错过,几乎没有考虑,他朝那条路上奔了过去。

月杀与呼延昊缠斗正酣,孟三寻机退出,想护卫元修进那条甬道。正当他转身之时,呼延昊脚下勾起一箭,手中一捞,抬手向暮青后背射了过去!月杀眸光一寒,手中匕首射向那箭,纵身去追暮青。呼延昊森然一笑,抬手伸向孟三的衣领,月杀余光一扫,半空中回身击向呼延昊天灵!

他不是要救孟三,这烦人的小子死不死,他无所谓,但他如果被呼延昊抓着,那女人一定会拿自己当作交换!

呼延昊的目标是她,救这小子就是救她!

头顶冷风呼啸,月杀未至,内劲已至,呼延昊刚抓着孟三的衣领,见月杀逼来,忽地放手!

放手时,他唇边笑意忽然更深,疾退时身形原地诡异地一转,脚尖忽然点地,退向暮青的方向!

这时,月杀见孟三脱险,手中内劲已收,身子正从半空落下,其势已去,眼睁睁看着呼延昊从他身边驰向暮青,心中顿寒!

中计了!

他抓孟三,让他误以为他想借孟三要挟暮青,实是为了摆脱他的缠斗——他想要暮青,不想让他碍事!

这呼延昊果然狡诈!

月杀怒急,落地转身,却为时已晚,暮青正奔进甬道,元修离得远,人还未到,呼延昊已先一步逼近了那条白玉甬道!

“周二蛋!”元修亦急,不顾箭伤在身,拳风烈如雷震,一拳砸向呼延昊后心!

呼延昊已在甬道门口,他望住暮青,对她露出白牙,语气温柔地打招呼,像招呼同伴,“抓到你了!本王说过,早晚你是本王的,英睿将军。”

话音落,暮青忽然伸手,一把抓住呼延昊的衣领,拽着他猛地往甬道里一扯!

“抓住你了,呼延王子。”暮青眸光忽明,手中刀光忽胜,刺向呼延昊的咽喉!

呼延昊眸底涌起惊色,他料到了她会出手,但他以为她会出手逼他不得进入甬道,却未想到她会出手将他拉进来!当她出手时,手中无刀,他诧异了一瞬,正是这一瞬的诧异令她得手,将他拉了进来。

她不可能愿意与他为伴,被她拉进来时他心中已觉不妙,刀光刺向他的咽喉时他已有警觉,脖子向后一仰,那刀在他脖颈处浅浅划过,血线起,暮青啧了一声,浅了!

血腥气散在狭长的甬道里,呼延昊的眸似被染红,内劲成掌击向暮青胸口,暮青拉住呼延昊的劲力未去,借力将他往甬道里一甩,倏地松手,从甬道里退了出去!

她退出去的一刻,殿柱上的火油已流到铜灯处,火苗呼地窜起,与此同时,殿中听见石门缓缓落下的声音。

“快!那边!”暮青对赶到的元修、月杀和孟三道一声,一指那条铺满尸骨的道路。

三人皆惊,心头隐约明白方才指向这边道路只是暮青为了将呼延昊引进来的一计,但生死一刻,眼看那边石门要落,谁也没时间问,月杀带起暮青,元修不顾箭伤带起孟三,两人运起轻功疾驰向那门,在门落到一半时,驰纵了进去!

白玉甬道里,呼延昊望着石门缓缓落下,他有时间追出去,但没有追出去。因为就算出去,元修四人联手,他没有机会进那条白骨通道,假如进不去再返回,这条白玉路的门也可能关上了,到时他只能烧死在大殿里。

她选择了那条道路,即是说,这条引他进来的路可能杀机重重。

男子望着那缓缓落下的门,门外火光已起,照亮甬道的光被落下的门挤压得越来越少,终于将他关入了黑暗。

门缝里尚有一线光亮之时,男子的嘴角淡淡牵起,笑意被脚下的火光映得忽明忽暗,落寞孤寂。

随后,他转过身,毫不在乎地独自走进黑暗里。

那边甬道里,石门同样落下,四周黑暗,脚下白骨被踩断的脆响听着瘆人。

“摸黑走?”元修的声音传来。

“点火吧。”暮青道,“这地宫的主人喜欢试炼人,花样百出,前方大殿已经有火攻了,我想他不会重样,那会显得他技穷了。点火吧,就算有花样也不会跟火有关。”

她话音落下时,元修和孟三手中的火折子都亮了,星火之光,照见甬道两侧的墙壁上有灯盏,两人点亮了附近的几盏,甬道里亮了起来。

摆脱了黑暗,让几人都松了口气。不知在这里面还会遇到什么,未知已让人心有压力,若再摸黑前行,那感觉确实不好。

“看看里面有什么。”元修道。

“看什么?”暮青看向他,“你的伤要处理,先处理完你的伤再说。”

------题外话------

感谢大家关心仵作被抄袭的事,事情下午已经处理了,抄袭的文已经删除。这里得感谢帮我整理截图的小伙伴,也得感谢书院官博和起点官博的重视,爱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