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八十八章 神奇的英睿将军

四周漆黑,只听见人不停地往下掉,呼喊着狄话,战马嘶鸣,吵闹不堪。

暮青看不清四周,但凭感觉她知道掉入了一处地下空间,好消息是暂时不会死,坏消息是头顶不停地有流沙落下,且身下所处的还是流沙坑!

身旁狄兵和战马在挣扎,又不时地有重物砸落下来,流沙陷得很快。每当有人落下,上面的流沙就会有些微的缝隙,光线透进来,暮青看见元修和月杀就在她身旁,孟三落的地方稍远些。

光线微弱,且来去颇急,暮青扫视四周时见月杀袖中有一丝光亮隐约缠去了远处的柱子上。

“别动!”暮青阻止,月杀想借力脱困,但那是不可能的,反而会暴露他的身份。

方才借着光线寻找元修和月杀时,她也辨出些四周之景来。他们身处一处矩形的流沙坑,大概一丈远处有方台,台上立着粗柱,也有倒塌着的,很像一座遗址大殿。

“不动等死?”月杀望一眼那倒塌的大殿柱子,很显然,他们此刻身处的才是真正的流沙坑,在上头陷入的流沙只是因这处大殿塌了,他们随沙子一起落了下来,至于大殿为何会塌,恐怕多半要归功于元修含着内力的那三箭。

“她说得对,流沙陷人,不动反而陷得慢些。”元修一边说一边将目光从呼延昊身上收回来,他离他们远,暂时没有威胁。他也在坑里静立着不动,旁边一名挣扎的狄兵想拉他,被他一刀斩了手。

常在大漠行走的人都知晓,流沙噬人,越动得厉害陷得越快。方才在上头,他见周二蛋遇上了流沙,本想趁她陷得不深将她拉出来,却不知这下方别有洞天,竟一起掉了下来。

流沙他只听西北军中的老人说过,在西北十年还是头一回遇上,眼下除了不动也不知要如何出去,他曾试着以内力推开流沙,但稍一使力,这些沙子就缠得更紧,身子也往下陷了些。

可不动也不行,头顶时不时有人和战马砸落下来,身旁有狄兵在挣扎,这流沙不停地在被翻搅,他们即使不动也会往下陷,片刻功夫,已从膝盖陷到了大腿,他因方才动了内力,陷得更深些。

“看好!”这时,暮青的声音忽然传来。

元修和月杀看向她时,头顶正好有微弱的光线洒下来,两人望见暮青的举动时齐惊!

“疯了?!”月杀吃了一惊,抬手就要拉住她,身体忽然便大幅下沉,很快便要到腰间!

“别动!”暮青忽喝一声,她不让月杀动,自己却在动。她体轻冷静,陷得最浅,别人巴不得像她这般陷得浅些,她却在往沙子里躺。

暮青躺得很慢,尽量在躺下的过程中不与流沙对抗。孟三离得稍远些,考虑到他可能看不到,头顶光线又时有时无,元修与月杀也未必看得清,她躺下后才道:“平躺,手脚展开,尽可能多地接触沙子,动作要轻缓,耐心要足。”

暮青边说边做示范,其实也谈不上示范,她也是第一次尝试,理论与实际的差距便是想要不对抗流沙的力量很难,一旦身体用力,多少都会往下陷一些。躺下的那一刻,她的身体还是在下陷,流沙在耳旁沙沙翻搅,顷刻便要灭顶所带来的窒息感让她很不适。

“谁都别动!”这时,她还不忘提醒元修和月杀,生怕两人心惊之下要出手救她。

她闭上眼,以深呼吸来缓解不适,告诉自己相信所学过的理论,反正无所作为必将被流沙吞噬,若早晚有一死,她宁愿试试,成功了便能活,不成功无非是死得更快些。

当她不再深陷时,周围的呼吸都似静了。

她的举动在旁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身陷流沙,人人想尽办法将头露在外面,她竟躺了下来,这无异于找死!可神奇之事发生了,流沙竟似放开了她,她躺在流沙之上,安然无恙!

元修和月杀本该松一口气,两人却都忘了呼吸。

这神奇的一幕,此生难忘,然而更难忘的还在后头——暮青在沙子上滚了起来!

她翻滚得很迅速,翻过来后,立刻又将手脚展开,待沙子停住后,又迅速一滚,如此数次,前头一匹快要陷下去的战马挡住了她的去路,她便匍匐前行,三两下就到了流沙坑边缘,方台冰冷,但坚实的触感在摸到的一瞬却令人如此安定。

暮青一跃,跳了上去!

脱困成功!

几个离暮青近的狄兵忘了挣扎,他们听不懂暮青的话,但是看得见她的举动——这个扮成勒丹兵的大兴人从流沙里出去了!

生死面前,国仇家恨且放一边,几个狄兵顿时学着暮青之法自救。

“试试看。”暮青对元修和月杀道,“经验是躺下时要慢,手脚放轻缓,滚动时要快。”

元修和月杀尝试起来时,暮青沿着石台走到了孟三身边,远远问:“刚才说的,听见了吗?”

孟三背对着暮青,咧嘴一笑,“听见了!将军真了不起!流沙您都能脱了,俺还以为今天死定了呢!今儿要能上去,俺欠将军一条命!”

“你先上来再说。”暮青道。

要上来没那么容易,不克服心理恐惧,躺下之后只会死得更快。瞧瞧那些狄兵就知道了,他们是土生土长的草原汉子,常在大漠行走,流沙之事定然听过,可他们落下来后还是凭本能在挣扎。

果然,那几个狄兵在躺下后感觉流沙在吞噬自己,顿时惊恐地想要起来,结果很快被流沙吞噬了头脸,闷死在了沙里。

黑暗里,马嘶人嚎,流沙簌簌作响,头顶上偶现的微弱光线照见沙坑里举着的手,惨白的手,僵硬地抓着上空,仿佛死前想要抓住那微弱的阳光,生命中最后的一线生机。

恐惧在黑暗中蔓延如瘟疫,身边的生命一个接一个被无情吞噬,自己却还要缓缓往那流沙里躺,能从流沙里脱困的人都是心智强大之人。

元修身陷之处比月杀离石台近,他躺下后最先往石台边上滚,前方一匹战马头朝下陷入了沙里,元修匍匐着绕开,前头的路却有些难行。到处是死人和战马,交错着埋在黄沙里,没有一条通向石台的直路,只能从中穿过。弯弯曲曲地匍匐前行,动作越多,危险越大,暮青在石台上瞧着,见元修身手敏捷沉稳,她只示范了一次,且是在光线黑暗的情况下,他竟像是不止一次在流沙里爬过般,眼看着便要到石台边上。

元修抬眼冲她一笑,黑暗的地宫里,男子的笑如那草原上八月的烈阳。暮青松了口气,见元修伸手去够石台,指尖只差一寸便要够到那石台时,身后有名狄兵的手忽然一抓!

元修被扯着战靴往下一拖,回头见间身后一名半只脑袋露在流沙外的狄兵睁着眼死死盯住他,他深陷沙中,唯有一只手半耷着,正勾着元修的战靴,另有半个脑袋露在外头,流沙已没过了他的口鼻,眼睛看起来已没有了神采,人应该已经死了。

人死了,尸体却会动,诈尸?

元修皱眉,试着往前去,却扯不动那手,那手勾着他的战靴,他匍匐在地,靴子一时脱不得,离石台只有一寸,却生生被那死尸勾住了腿脚,再前进不得。

“后退!”暮青在石台上忽道。

那是尸首抽搐,人死后肢体仍存有的少许动作,那手勾住了元修的战靴,他进是进不得的,只能求退,把靴子自那死人手中让出来。

元修立刻便懂了,往后退了一步,轻轻将腿往后一让,战靴便从那死尸手中退了出来!他避开那死尸,往前一步,到了石台边,按住石台往上一纵便跃了上来!

“大将军!”孟三这时也上来了。

“没事就好!”元修笑着一拍孟三的肩膀,回头谢暮青,“我欠你小子一条命!”

说话间,他抬手,习惯性地便要去拍暮青,暮青眸光一冷,望住那手。殿中光线黑暗,看不真切,但元修就是感觉到被人瞪了,顿时收手一笑。

差点忘了,这小子属毛虫的!

月杀最后一个上来,他落的地方在元修后方,等元修上来了,他才慢慢过来,过来时特意避开了那具死尸。

魏卓之没下来,西北军中掉下来的就元修、暮青、月杀和孟三四人,如今四人都好好的,没什么比这更叫人庆幸的了。

沙坑里的那些狄兵没有一个上来,都死了,除了一人——呼延昊。

呼延昊会说大兴话,自听得懂暮青的话,暮青本是自救并救同伴,最后竟叫他也跟着脱了困。

“英睿将军,多谢!”呼延昊立在流沙坑对面,以略带胡腔的大兴话对暮青道。

流沙坑数丈宽,大殿黑暗,她看不见他,他的目光却能精准地落在她身上,似发现了新奇的猎物。

这少年确是稀奇,以蚂蚁打败过他,明明是江南人,却比身在大漠之人还要了解流沙,这脱困之法闻所未闻,却甚是好用。

呼延昊一笑,露出森森白牙,她救了他一命,他该如何待她呢?边想他边掏出一只火折子,照亮了眼前的大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