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八十五章破绽!混战!

时辰回朔半刻。

呼延昊邀请突哈王子时,王帐中的灯火照亮了他的神情,暮青在战马上望见,眸色微敛。

轻蔑的神情,将部族的公主当作女奴奉献出来,他的内心并无对盟军的感激,有的只是轻蔑。桑卓公主是王族血脉,突哈王子也是王族,但呼延昊并未将他们当作王族,他邀请突哈王子享用桑卓公主,是邀请他当众伏在地上行事,似牲畜一般。

这并非邀请,这是折辱。

突哈王子急不可耐地化作一头牲畜,呼延昊笑得快意,他行出王帐,邀请苏丹拉。

苏丹拉高坐战马之上,呼延昊在马下仰起头,口中说着心意,暮青却瞧见他的下巴微沉了下!

这时候,苏丹拉已出言拒绝,呼延昊一笑,谈天般的语气道:“是吗?真是白费本王一番好心,原本想让将军像突哈王子那般,死时做个风流鬼呢。”

正是他说话之时,暮青眸光忽冷,坐在马上左右向元修和月杀打了个手势!

手势是路上为防突发事态,便于联络用的,而暮青所打的手势——有险!

她手势起落间,一声战马长嘶,身后帐中有细微的机括声随风齐动!

元修的耳廓忽然一动,左右握住暮青和孟三的手腕,将两人扯落马下,自己在马上忽的伏身!惊风乍起,自身后裂长空,一路绽开血花,直扑王帐!

月杀的耳力不输元修,暮青落马时,他从马上一个翻身,手中弯刀横震而出,夜色里雪刃疾旋如盘,凌厉割破身后雪帐,鲜红飞溅如花!

血花飞溅之时,暮青在地上急滚,三两下滚进帐中!

元修手勒马缰,横身急避战马一侧,靠近帐子的那侧马腹顷刻被短箭扎成了血刺猬!战马长嘶一声,踉跄翻倒,眼看要将元修压在身下,男子的手忽然一松,放开马缰,就势一拳击在马腹上!

一声骨碎之音,战马腰腹处忽凹,马蹄擦着地移出丈许,元修回身一脚踹上那战马,千斤重的战马横扫进那边帐中,霎那砸塌了帐子!里头人仰马翻,箭断弓折,狂风激起草屑,飞射似刀!

几名弓手挣扎欲起,孟三手中弯刀一掷,穿了一人喉咙!另两人的脖颈被人从背后划开,头颅一转,连着层皮从脖子上耷拉下去,一生最后的影像是看见身后站着一勒丹兵,那人笑着,眼尾细长,人是何时到了身后来的,谁也不知道。

这边帐中弓手解决的一瞬,暮青从那边帐中出来,指间寒光已不见,只见指上染血,手中提着弯刀。

五人是后来跟着勒丹军来到王帐的,本就在外围护卫,为了进退方便,五人便站在了最后。身后帐中藏着的弓手突袭时,五人便离弓手最近,本应最先被射成刺猬,却都毫发无伤!

这时,前头被召来王帐护卫的百名勒丹骑兵已几乎死绝,死在马上的,被马尸压着的,地上倒了一片!

这等情形下,最后头还站着的元修和暮青五人便分外显眼,但这时战况已乱,突哈王子被杀,苏丹拉伤了一臂,除了正后方两顶帐中的弓手已死,旁边帐中仍有箭矢在射!苏丹拉带来狄人王帐的骑兵也死伤大片,有精兵想要奋力将苏丹拉从战马后救出,但未死之人都被箭雨压制在了地上,起身便是死,连头都深埋在地上不敢动,哪有人注意到身后还有人站着?

“咋知道……”孟三低低咕哝一声,心还噗通噗通跳。方才真是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以大将军的耳力,听出帐中藏着弓手并不难,可英睿将军发现得比大将军还早!

这时并不适合细问,孟三只是嘀咕了一声,暮青听见也只是简短道了一声,“处处是破绽!”

呼延昊邀请苏丹拉时仰着头,这本身就不对。呼延昊绝不会喜欢仰视别人,他的战马就在王帐外,以他的性情,应该上马与苏丹拉谈话。

他仰视苏丹拉本身就不对劲,仰头之时下巴还微收了收。仰头时应该露出脖子,下巴微沉这动作很违和,唯一的解释是——脖子是人最脆弱致命的部位,呼延昊下巴微收是下意识的自我保护。将致命部位暴露在人前让他缺乏安全感,下巴微收有保护脆弱部位之意。

他既然对苏丹拉如此戒备,那他的站位就不对了——他站在苏丹拉的马蹄前!人的致命部位除了脖子还有胸腹,人体的主要脏器都在胸腹处,一个连仰头都缺乏安全感的人,会将自己胸腹的致命处暴露在一个武将的马蹄前?

以呼延昊的狡诈,绝不会无缘无故将自己置身于险地,他此举必有所图!

事后证明,他站在苏丹拉的马前是为了抽刀斩马蹄,而他不上马是因四面帐中有埋伏,坐在马上会被射成刺猬,只有站在马下才能借着马尸与大王子为他挡箭。看起来他在敌人马前的站位是最危险的,但其实以他的布置来说,那站位是最安全的。

而她看出他有杀心是在他说话时,有鼻翼微张的细微动作。人在情绪高涨或者准备采取行动时通常会鼻孔扩张,这是因为突然行动,身体动作在一瞬间爆发,动作幅度大,需要的氧气就更多,而鼻孔扩张可以吸入更多的氧气。

微表情就是如此出卖人!

呼延昊自从出了王帐,动作、站位、性情、行事,处处透着股不对劲,每一处都是破绽!

孟三与暮青的对话只是一瞬,暮青也未做解释,但只是这一句话,已以叫孟三嘴角抽了抽。

处处是破绽?

以大将军府验尸一事的经验来看,英睿将军眼中处处是破绽的事,别人大概啥也看不出……

孟三忽然觉得今夜这混战还不赖,不能问明缘由也是有好处的,就凭英睿将军这处处是破绽的话,他决定就算日后回了关内也不要问了,免得问出来会觉得自己傻。

只是这两句话的工夫,王帐内外已满地短箭,华帐千疮百孔,月光透进去,一地破碎。

此时,四周箭雨已疏,躲在战马后的苏丹拉这时才冒险自那伤臂袖口中摸出响箭,将手臂举高便要射出通知外围的勒丹大军!

呼延昊忽然一脚踹开浑身插满箭的大王子的尸身,弯刀离手,向苏丹拉掷去!

弯刀在夜空中划出道雪弧,眼看要一刀穿了苏丹拉的手腕,再废他一手!

远处忽有另一道雪月弯弧来,与呼延昊的弯刀在空中相撞,火花若夜空乍亮的星火,点亮了呼延昊阴沉嗜血的眸,也照见远处一名勒丹兵立得笔直,平平无奇的相貌,眸中别有几分清冷。

铿!

金戈之音震来,弯刀落地,一支响箭射向夜空!

嗖!

乍响的啸音直入草原上空,围在狄人部族外的五万勒丹铁骑闻声,怒声忽起,纵马如黑潮般涌进部族。

此时王帐四周箭雨已歇,呼延昊的精兵和苏丹拉的护卫军从战马后跃起,拼杀在了一起。呼延昊隔着混乱的兵马望向那坏他大事的勒丹少年,那少年已被他的精兵围住,他手中没有弯刀,却不知何时折了短箭,只执三寸断箭,锋利的箭头刺向他的精兵,动作狠辣,角度刁钻,片刻间地上已倒了十来人!

呼延昊眯起眼,这执着狄人部族精制的短箭之景极为眼熟,似乎在何处见过。那熟悉的感觉在心头,来不及细思,远处隆隆马蹄声已然在耳!

苏丹拉被护卫军护在中间,望一眼王帐中突哈王子的尸首,狰狞怒喝:“呼延昊!你忘恩负义!杀了我们二王子,勒丹的五万勇士们今夜要用你的血祭奠王子的英灵!”

呼延昊麾下只有两万精骑,勒丹五万部众等着将他碾碎成泥!

呼延昊忽然冷笑一声,嘲讽地看了苏丹拉一眼,忽向王帐外高喝:“传令!王后、我敬爱的大哥、二哥、四弟、五弟已受到了天鹰大神的感召,天鹰大神将他们麾下的勇士交托给本王,不从本王者,杀!”

苏丹拉心头忽冷。

听呼延昊再道:“本王麾下的勇士们,今夜起你们便是狄人部族的王军!王军护卫本王,其余大军杀了来犯的勒丹人,有二心者,杀了他们的亲眷!”

苏丹拉闻言,心头忽然便冷透!

王子身亡、一臂被废之事昏了他的头脑,他竟忘了狄人部族还有其他大军在!这些大军本是王军和其他王子的麾下精兵,他们不是呼延昊的嫡系,甚至与呼延昊摩擦颇多,不可能听命于他。但那只是平时的情况下,他怎忘了呼延昊的两万精兵手中捏着那些大军亲眷的性命?

呼延昊的嫡系大军今夜根本就不需动,他们只需捏着部族百姓的性命,便可逼着王军和其他王子的嫡系为他效力了!

此处乃狄人部族,狄人所有的兵力都在此,足有十万之众!

此数,两倍于勒丹大军!

今夜怕是回不去了……

而后头酣战的元修五人相互间看了眼,西北军最快明早到,这五万勒丹军最好能撑到明早!

杀戮之夜,此时才刚刚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