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八十三章 大将军与男尸

塔玛大漠遍布沙丘沙海,昼夜温差极大,白日策马,汗湿衣衫,夜里歇息,裹毯而眠。

月升西丘,朔漠茫茫,胡马低头甩尾,啃着干枯河床四周零星的青草。风沙连天,沙丘后,一堆枯灌木燃起的篝火点亮了大漠夜色,元修和魏卓之披着羊毛毯子背靠沙丘坐着,手中烤着干饼。月杀和元修的亲兵孟三一起去拾枯灌木,暮青独自蹲在远处拨弄着黄沙,不知在捣鼓啥。

“干嘛呢!过来烤火!”元修远远喊了一嗓子。

暮青不吭声,依旧在远处沙丘下捣鼓黄沙。

魏卓之看了元修一眼,目露敬佩之色,这大漠风沙烈的,一张嘴能灌一嘴泥沙,这时候当哑巴才明智,扯着嗓子喊话的人值得送上敬意。

“周二蛋!”元修又喊了一嗓子,见暮青不理人,便笑了一声起身大步走了过去。

魏卓之循着望去,见元修朝暮青走去,人还没到便问:“干啥呢?你小子,又孤僻了?”

“咳!”一路上忍着不说话的魏公子还是呛了一嘴的沙,孤僻?

她孤僻才好!至少比毒舌时可爱。

暮青没答话,低头继续忙活。

这时,元修已到了她身后,目光往她面前的沙里一落,微怔。

月色清冷,黄沙如雪,一具骸骨静静躺着,已经被发掘出了一半,头骨半边埋在沙里,半边躺在月色里,空洞的眼眶和张着的嘴里都填满了黄沙。

“挖这东西要做何用?”元修皱起眉来,笑意沉敛,大漠埋葬了太多西北将士的忠魂,这些骸骨对他来说有太多难磨灭的记忆。

“研究。”暮青头也没回道。她在古水县义庄的这些年,所见的尸骨都是大兴人,难得有机会到塞外来,可以瞧瞧其他人种的骨骼。

这时空没有蒙古、高加索等地,不能将人种分成蒙古人种、高加索人种和尼格罗人种,但就肤色来说,大兴人依旧属黄种人,而草原五胡的肤色有白有棕,骨骼亦有差别。

“有何可研究的?”元修瞥了那骨头一眼,一点儿也瞧不出有何可看之处。

“有!”暮青简洁答了句,便低头认真清理骨骼去了,她折了些枯草当作刷子,仔细扫着骨上的黄沙,似清扫着古董上的灰尘,小心翼翼,呵护如宝。

她清理得极慢,元修在旁边瞧着,觉得不帮忙她大概要清理到明天早晨,便去旁边拔了一把枯草,蹲下身来。

“别碰!”还没碰到,便听暮青阻止,“这具骨骼有部分露在外头,风化已久,易碎。”

她那那认真的模样,仿佛对她来说无人比眼前这具骸骨更有价值。

元修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一把仍了手中枯草,就地盘膝坐了。这小子封个中郎将可惜了,她该去朝中刑曹提刑司任职!来趟大漠,马上颠簸了一日,好不容易日落歇息,她还奔着挖骨头,朝廷的提刑司的仵作都没她这般称职!

他从腰上解下水袋来,仰头痛饮了一口。

圆月高悬,沙丘似雪,一人盘膝背月,一人蹲身向月,一具骸骨半掩在黄沙里,洒一层清霜,西风独悠。

远处,月杀将拾好的灌木放去篝火旁,转头望了暮青和元修一眼,起身过去喊人。

“哎!”孟三赶紧拉住他,“你去干啥?”

“饼烤好了。”月杀看一眼孟三的手,忍着把那手削下来的冲动。

“烤好了先放着,没看见大将军和将军忙着?”

“忙?”月杀冷冷瞧了眼那边,一人坐着悠闲地喝水,一人在挖沙子,忙?他看着他们很闲!

“咳!”孟三也觉着这理由牵强,尴尬地咳了一声,但就是拉着月杀的衣袖不撒手,“哎,反正你别过去就是了。”

“我倒想知道,为何不能过去?”魏卓之吹着烤好的饼上的黄沙,细长的凤眸里有抹玩味的笑意,有有趣的消息可探听,他不介意张嘴吃点沙子。

月杀也看向孟三,孟三被俩人盯得浑身不自在,他敢说大将军好男风,瞧上英睿将军了吗?那晚,自打撞见将军亭中事,他就觉得他肩头有特殊的使命!作为唯一一个知道大将军好男风的亲兵,守护主子的秘密是职责,必要时牵线望风也是职责。

公子魏新来军中,不似大将军的心腹,此事自不能在他面前泄露半分,但英睿将军的亲兵长……

孟三瞧了月杀一眼,有点纠结。英睿将军的亲兵长是否该知道此事?免得他总煞风景!

月杀没耐心等他纠结,转身便往元修和暮青的方向去。

“哎哎哎!”孟三急了,硬拖了月杀一把。

月色里忽有寒光起,一袖随风荡远,月杀收起匕首,一拢断掉的袖子,头也不回地走开。

孟三脸色铁青,抬手看了眼自己的指尖,要不是他刚才收手快,这人会一刀把他的手指头都割了!他身为大将军的亲兵,还是头一回遇上这等不客气的人,顿时脾气也上来了,“嘿!没见过你这么不懂事儿的亲兵!今儿爷还真不许你过去了,动手是吧?”

他在后头撸袖子,月杀回头,目露杀气。

孟三目露鄙夷,“你还亲兵长呢,连你家将军的事都不知。今儿小爷就教教你,咋当亲兵!”

月杀盯着他,问:“我不知何事?”

孟三咧嘴一笑,道:“嘿嘿,想知道?刚才想割小爷的手,现在想从小爷嘴里套话?你先赢了小爷再说!”

“你赢个屁!”远处一只水壶砸了过来,孟三刷地跳开,抬眼见元修大步流星地走了过来,气极笑骂,“你小子整日脑子里想啥呢!”

“大将军!”孟三挠挠头,一脸委屈。

暮青怀里抱着颗头骨走过来,面色冷沉,看了眼委屈的孟三,“你家大将军只是给我看了他的大腿。”

“噗!”魏卓之一口烤饼喷了出来,看向元修。

月杀面色一寒,眸底冰霜似刀,直戳元修。

元修尴尬一咳,本来他不觉得如何,军中都是汉子,他向来随意,可怎被她一说,他倒觉得自己那夜唐突了?

孟三嘿嘿一笑,“您可不止看了我家大将军的大腿。”

月杀刷地转头,盯住暮青。

暮青淡淡看了孟三一眼,“我也不止看过一具男尸,都是裸的,你家大将军还穿着亵裤。”

说罢,她就抱着头骨去篝火旁坐了,徒留身后僵住的三个男人。

元修眉头古怪地跳了跳,孟三张着嘴吃风,月杀愣了会儿,放松了下来。

魏卓之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慈悲地看了眼元修和孟三,他就说嘛,她毒舌的时候,还不如孤僻。

这夜,吃饭的气氛很尴尬,暮青却像没感觉到,她盘膝坐在,腿上盖着羊毛毯,上头放着只头骨。她一手拿着只木枝穿的烤饼,边吃边摸着那头骨的颧骨和下颌骨,她目光专注,脸色冷淡,但那手势总有种在调戏死人骨头的诡异感。

“有何不同?”气氛太尴尬,元修不得不开口调节下气氛。

“颧骨不高突,口鼻部略有前突,人种不同。”暮青道。

“有何用处?”

“有的尸骨被发现时已白骨化,身份的确定首先要看人种。大兴人和胡人人种不同,大兴人的头骨颧骨高,面部扁平,胡人不同。比如这具尸骨在大漠发现,若想查出他是谁,首先可以通过他的骨头确定他是大兴人还是胡人。再者,若尸骨不全,人种不同,身长的计算方法也不同,胡人比大兴人高大,若按照计算胡人身长的方式来计算大兴人的身长,那会错得很离谱,官府若查人,会受到很大的误导。”暮青一只手将头骨托起来,对着火光细看。

其实,同一人种,古代人与现代人,南方人与北方人,身高还是有些差距的,所以初随爹去义庄时,她并不敢随意套用前世的公式来计算身高,大兴人的身高计算方法是她这十二年来根据验尸经验调整总结出来的。

“可惜,不知道这具骸骨是胡人哪一部族的。他们的相貌有些不同,狄人白些,勒丹人黑一些,差别肯定不是只在肤色上,若能多些尸骨研究下就好了。”

元修和魏卓之听着,目露深思,仵作乃武德年间仁宗在位时定为朝廷吏役的,至今虽已有两百余年,但仍沿袭旧律,并不受看重。但暮青说得有道理,倘若发了案子,官府查人,身长五尺之人与身长五尺五寸之人差得太多,倘若仵作验尸稍有偏差,官府查案的方向就会受到很大的误导,从这点来说,仵作在一件案子中起到的作用极重。

大兴似她这等仵作怕是少有,那么以往官府查案,又有多少无头公案和冤案错案?

朝中的旧律,该改了。

“你小子真不该来西北从军,该去朝中刑曹提刑司效力。”元修一叹。

暮青不言,若爹还在,她此生便真的会当一辈子的女仵作。

气氛又沉默了下来,五人围着篝火吃了烤饼,孟三便教暮青、月杀和魏卓之说了会儿勒丹话,元修在西北十年,五胡的话他都会说,狄话与勒丹话稍有不同,他将一些常用的话教给三人。待夜深了,孟三和月杀轮流守夜,其余人便裹着毯子睡了。

次日又是急行赶路,第三日傍晚,五人在离桑卓神湖五十里外的沙丘后停了下来,等待夜幕降临。

此沙丘再往前,已能见稀疏的青草,塔玛大漠的绿洲就在五十里外,翻过桑卓神山,便是桑卓神湖,那之后便是乌尔库勒草原了。他们不敢靠得太近,为防被胡人探子发现,只好在五十里外便停下,等夜深再趁夜色赶路。

这三日,元修一直与派入勒丹的探子联络,呼延昊到了勒丹后,这几日一直未见动静。勒丹王一个多月前被元修一箭废了右臂,伤势严重,这些日子还在养着,勒丹王年有四旬,膝下五子,大王子突答七年前被元修所杀,三万精骑死于元修所率的八千精骑之手。那一战,勒丹遭受重创,这些年一直屈居狄人部族之下,如今狄王病重,四子争位,狄人部族正乱着,呼延昊又愿率麾下两万精骑起事,这对勒丹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勒丹王已经决定派二王子吐哈与王下第一勇士乌达随呼延昊突袭狄人部族。

只是,他们在等待起事的时机,等待狄王病危,四子举兵互杀夺位的时机。

这个时机,元修也不知何时能到,他们这三日急行只是为了赶早不赶晚。狄王时日无多了,他四个儿子日日在他帐前吵,即便不病死也该被气死了。

五人就在沙丘后静待了下来,等待探子的传信,水在路上的暗河补充过,干粮吃完了就去灌木丛中抓蛇,这些事暮青一概不参与,她只顾着在黄沙里发掘白骨,别人都等得心焦,她恨不得时日再长些。

但等待的时日其实并不长,只有四日。

第四日傍晚,元修接到两封密信,狄王于昨日夜里病故,王后秘不发丧,暗中调动王卫,欲助其四子夺位。不想被已投靠大王子的神巫揭发,大王子带着麾下勇士围堵王帐,四王子率军来救,双方刀兵相见,杀了一夜,凌晨时分王卫与四王子军占了优势,看了一夜好戏的二王子和三王子前来坐收渔翁之利,把大王子的残兵和四王子军围住,却谁都不敢先动手,生怕谁先动了手便会被后头那人占了便宜。

事情传到勒丹,勒丹王决定今夜举事,命二王子吐哈与王下第一勇士乌达率五万勒丹精骑,由呼延昊的两万军在内接应,里应外合,杀狄人一个措手不及!

元修收了密信,待天色黑了下来,五人便上马向着桑卓神山疾驰。赶了五十里路,到达山脚下时,听山那头马蹄声踏破草原夜色,震得脚下隆隆作响。五人穿着勒丹骑兵的军服,骑着胡马,戴着胡人面具,在山头上静候许久,听马蹄声渐渐过去,才速速下了山去,跟在勒丹大军身后,往狄人部族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