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七十九章 心理画像再现

黄风漫漫,过四周院墙,却遮不尽头顶青天。

少年头顶青天,望那尸骨,清音震耳撼心。

“尸骨被分割成百余块,四肢、胸骨、脊椎,皆被斩成数块,唯独肋骨完好。”

“尸骨断处骨板内陷,两端骨裂线明显,边缘骨质有剥落,典型的砍创,分尸的凶器是斧头。凶手伪装成小郑,凶器的来源很可能是伙头营砍柴的斧头。”

“尸骨断处骨裂线长,骨折延长线与创长轴皆一致,骨质剥脱面积小。”

暮青先将验骨情况一一说明,接下来是分析论断。

“首先,这不符合杀人分尸案尸骨的常态特征。大多数凶手分尸是为了方便抛尸,尸骨会被全数肢解成块,除了头颅,一般不会留有其他部位的大块尸骨。这具尸骨肋骨却保存完好,说明凶手杀人时便想好了要将尸身混做猪肉,供人烹食。沙场杀敌乃保家为国,无罪有功,多数人不会有心理负担。私下杀人乃斗杀行凶,触犯国法军规,多数人会畏惧。是而同为杀人事,杀敌英勇的猛将杀人后也未必能像战场杀敌时那般英勇无畏,毫无惊恐慌乱。分尸时便已有处置尸体之策,凶手聪明,冷静,心理承受能力颇高。”

“其次,骨裂线长,说明凶手分尸时劈砍的力道很大。骨质剥落少,说明他下手干脆果决!此理形同劈柴,越犹豫,力道越小,崩溅出来的木屑越多。力道大,下斧果决,柴才能劈得整齐利落。但此乃技术上,心理上,分尸不是劈柴,凶手下手果决,尸身被砍成百余块,皆是一次砍开,无滑脱,无犹豫,熟练,冷血。”

“骨折延长线与创长轴一致,代表凶手分尸时下斧角度为垂直砍击,一处也便罢了,全数骨骼皆被垂直砍断,这并非常人能为,凶手身怀武艺,必为高手。”

“最后,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有人失踪被害,即便全城严查,一般人都不会想到查大将军府。从这点来说,凶手很狡诈。但凶手易容成小郑,欲让厨房烹煮此尸端上大将军的餐桌,多少可看出些心理变态来。”

分析推论至此,别人听不出什么来,鲁大却脸色一变!

狡诈,冷血,心理变态?这话咋听着这么耳熟……

暮青回头看了他一眼,道:“觉得耳熟?没错,我们遇到老朋友了,关键证据在此处。”

她蹲下身子,拿起根肋骨来,给众人看肋骨前端的关节处,那里明显有一条刀痕,“再聪明的罪案都会留下证据,凶手将人当做猪一样肢解,为了取下完整的肋骨,他需要用到刀。这条刀痕,两头浅,中间深,如此明显的半弧形——弯刀!”

弯刀?!

这回没人再听不懂了,弯刀对于西北将士来说太熟悉。

“胡人!”一名将领脸色难看。

“比这更确切——呼延昊。”暮青说着,回身看那厨房里负责菜食进府的那兵,“除了凶手的性情、所用的凶器,他所描述的身长也跟呼延昊极为接近。”

“呼延昊?”那将领震惊。

“没错!肯定是这崽子!”鲁大笃定道。

众将哗然,呼延昊在青州山里出现,后在呼查草原上逃脱,之后再无人见过他。狄王帐下的探子也未传回他回王帐的消息,此人就此失踪了,没想到今日能得知他的消息!

他混进关城里来了,进了伙头营,杀人分尸将尸块送来大将军府,人又失踪了?

他会在哪儿?

“呼延崽子是咋混进关城来的?”

“他是如何去的青州山里,就是如何混进来的。”暮青说话间扫了眼院中众人,将领、亲兵、厨子,人挤满了院子,足有近四十人,看到一半儿,她忽然一愣,“你们队里为何少了个人?”

元修回身,众将循着暮青目光疾望而去,只见暮青望着的是那队出府去伙头营里拿人的亲兵。

那队亲兵也纷纷回身,相互查看之下面色也变了——没错,他们这队是六人,而此时只剩下了五人!

“涛子哪去了?”那为首的亲兵问。

其余人一脸茫然,刚才都听英睿将军说话去了,谁也没注意少了个人。

“找!”元修道。

那队亲兵得令,匆忙去了。

暮青验尸之处是厨房门口,众人方才听她推理,都面向厨房,背对着院子门口,人是何时离开的没人知道,但人是元修的亲兵,无将令擅自离开,行径很可疑。

暮青没有说为何问此人,但众人心头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今日见识了这少年之能,她绝不会随意询问一个人。

那队亲兵片刻后便回来了,面色比回禀小郑之事时还沉,“报大将军,府门值守的兄弟说,涛子出府去了,半盏茶前!”

“那不就是方才?”

“往何处去了?”

鲁大和顾老将军同时出声询问,两人面色也沉了,心头不好的预感更重。半盏茶的时辰前,不就是推断凶手时?为何早不走晚不走,非挑这时候?

小郑死了,呼延昊易容成小郑,而后失踪了,此时又有个亲兵悄悄出了府,莫非?

鲁大和顾乾齐望向暮青,见她淡立不语,这时,那亲兵道:“往东边去了!”

关城内四处是营房,东边有东城门,那是通往峡关城的城门!

“传我将令,封锁城门!无我的兵符和手谕,不得出城。”元修下令,亲兵领命而去,众将也都告退离去。

今日午宴本是为了庆贺暮青封将,哪知出了这么件事,最终竟查出了呼延昊在嘉兰关城!此乃敌情,不可耽搁!

众将匆匆告退,连鲁大都告退了,院中只剩元修、顾老将军和齐贺。

暮青这时才道:“末将有些话,需与大将军独谈。”

*

大将军府的书房乃军机重地,平日唯元修和顾老将军可进入书房,无军令传召,连鲁大都不可进入书房半步。

未时末,书房的门开了又关上,元修坐去书桌后。

“涛子死了。”书房光线昏沉,桌上军报齐整,男子坐在椅子里,背衬关外舆图,墨袍衬眉宇冷肃,日光透窗来,落男子半边眉宇,似沉着万钧力度。

小郑昨日傍晚来府中送过菜时后便没回去,涛子昨夜轮职,时辰上说,他有被呼延昊杀了取而代之的可能。

他的亲兵三千,人人他都识得,叫得出名字,记得住长相,沙场上都为他拼过命。涛子平日最爱躲懒打诨,但战场上杀敌最英勇的便是他,死了……

呼延昊杀了西北军两个杀敌最英勇的兵!

“你怎知呼延昊混入了府中?”元修问,这少年今日为西北军揭了一大隐患。

“我与呼延昊交过手,他在青州山里杀过三人,尸身是我验的,我了解他的性情。在不知凶手是他时,我也没想到他会在府中,但凶手是他,他便很可能在府中。”暮青立在书桌对面道,其实很简单,只要按呼延昊的变态思维去思考就可以了。

“凶手想将尸肉送上大将军的餐桌,我之前想不通他为何如此,但他是呼延昊便很好理解了。此人残暴变态,他年幼时经历黑暗,女奴所生,如同牛羊牲畜般长大,以身救父换来狄王一顾,从此作战勇猛,却屡次败在大将军手上,他脸上的伤便是拜大将军所赐。大将军出身豪族,少年成名,英雄名将,光芒耀眼,你有他渴望而不得的一切,他想毁了你,将你拉入黑暗,这等心理很好理解。他不是想让你食人肉,他是想让你食你麾下将士之肉。”

“想一想,天下名将,百姓敬仰的英雄,竟食将士之肉,啃将士之骨,饮军中将士的肉骨汤。这等英雄蒙尘,明辉生暗之事,想想就让人好愉快。如此愉快之事,他怎会不想亲眼见证?杀军中将领不那么容易,杀大将军手下一名亲兵还是可得手的。他既然能易容成小郑,便能易容成大将军的亲兵。”

呼延昊藏在元修的亲兵里,午宴时光明正大地端着烤人排送去元修桌上,之后被她识破,竟还敢在大将军府里看她验尸,听她推理凶手,直到被点明身份才寻机退走,此人真乃胆大狂妄。

元修沉默地听着,眸中的万钧之力仿佛一瞬裂那苍穹,风雪煞人。

“你与我私谈就是要说这些?”问她话时,男子眸中似有烈阳融了风雪,微暖。

他乃西北军主帅,戍守西北十年,与将士们间生死相照的情义绝非呼延昊一举可破,她即便当着众将的面说也无妨,他不在乎那点儿背呼延昊算计的面子!

这小子待人疏离冷硬,却终是重情之人,若非如此,她不会点了刘黑子当亲兵,也不会让韩其初和越慈放弃军职谋她身边一介亲兵之位。

“不。”暮青却否认了,“我想说的是别的。”

元修一愣,尴尬未起,暮青便开了口。

“我想说的是欲擒故纵,大将军想擒呼延昊,需先放他出关!”

元修闻言,眸光忽敛,望住暮青,方才一刻的放松此刻又严肃了下来。

“呼延昊狡诈如狼,他入嘉兰关的目的绝非只为了给大将军送一盘人肉,这对他来说只是即兴节目,他有正事要做,那就是出关!狄王病重,十万铁骑撤回王帐,王位更替近在眼前,呼延昊野心勃勃,定不甘王位被兄弟所夺。欲夺王位,需先出关,可自大将军重伤勒丹王,狄王病重,五胡联军撤回乌尔库特草原边缘,这一个多月来,未有一场战事。关城不开,呼延昊出不得城去,为了藏身,他便只能杀人易容,取而代之。”

“大将军可有想过,呼延昊是如何入关,深入青州山中的?军中、青州定有奸细在,但呼延昊面容特征太明显,想神鬼不觉,唯有易容。我想他用的便是杀我军中将士,易容代之之法。他许是在两军交战时擒了我军将士,再随我大军进入关内,一路深入西北进入青州山。他从呼查草原逃脱后就此失踪,如今看来,他并非失踪,而是不知潜藏在何处,杀了我军中将士,随新军入了关内。”

“他杀的不是新兵,新兵全都驻扎在石关城内,无军令不可出城。他如今既在嘉兰关城内,杀的定是随新军来关城的西北精军,这些精军是鲁将军麾下的,让鲁将军查查前晚有无人失踪便知。呼延昊既然易容成小郑,就必须抛弃前一个身份,此身份不会抛弃得太久,人若失踪得太久,必会报去鲁将军处,军中若因此严查,对呼延昊不利。昨日傍晚那小郑便是呼延昊,呼延昊酷爱夜里杀人,所以小郑被杀的时间应是前晚,那鲁将军营中的人便应是前晚失踪的。”

“我想说的是,呼延昊残暴嗜杀,这一个多月,他潜藏在军中未曾杀人,他憋得太久了,又不知何时能出关,他不习惯这安宁,所以他想找点儿即兴节目。前晚是小郑,昨晚是涛子,以他的作案模式,今晚他还会杀人。今日他已经知道自己身份暴露了,他不会再用涛子的身份,寻找新猎物他才能隐藏下去。可嘉兰关城十万大军,他会杀谁不得而知,寻一个易了容的呼延昊如同大海捞针,想找到他唯有放他出城!”

军中有奸细在,暮青不知今日在场的这些将领是否都可靠,这擒呼延昊之计她才没有当众说。呼延昊太狡诈,若被他闻了风声,要擒他就难了。他留在军中无异于一颗随时会引爆的炸弹,不如将他放出关去,在关外解决。

此计需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至于怎样放呼延昊出关,那是元修的事,暮青觉得,她的工作到此可以结束了。

元修沉默地听罢,心情虽沉,但望向暮青时总会将那为将者的杀意先敛起,淡淡笑道:“鲁大好赌的性子总也改不了,为此我和顾老将军不知罚了他多少次,但他竟做对了一回,若非汴河城中一赌,也不会跟你这小子结识,军中便要少个人才了!”

暮青不言,案子说完了,她又沉默了。

元修也不在意,只道:“城中事起,城门封了,你这今夜且宿在府中吧。”

------题外话------

昨天看评,有妞儿表示青青专业术语太多,有卖弄之嫌。

我想说,专业术语多才对!

青青智商高情商低,她不会考虑别人听不听得懂。如果她懂得以别人听得懂的方式来表达,情商就不低了。

她是专业人才,前世不是在研究室就是在解剖室,要不就在案发现场,朋友少,社交能力低。这辈子别人觉得仵作晦气,连邻居都不愿跟暮家父女做,生活里除了验尸就是爹,没有朋友。

这决定了她虽是个内心温暖的人,但表达方式冷硬。

我也不爱写专业术语,资料枯燥,查找费时,拖慢速度。但故事到这里,人物有自己的经历,经历造就性格。青青说话做事,皆因她的性格,她在领着我走,而非我在写她,我必须要尊重人物性格。

或许她会慢慢学会表达,但必然要有个过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