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七十八章 尸骨会说话

烈日当头,黄风走地,这念头只叫人觉得脚脖子都发凉。

征战沙场,杀人无数,武将心中自无鬼神,只是此案蹊跷,本以为是凶手,却成了死者,还亲自将尸块送来了大将军府,乍一听闻,怎一个诡异了得。

“仔细回忆一下,昨日你见的那人,也是你这般高?”暮青问。

那兵愣了一阵儿,细细想了会儿,眉头渐皱了起来,“将军不问还不觉得……那人比俺高!那日,俺帮出门帮他从马车里搬肉菜,跟他站一块儿说话时觉着有点古怪,可又说不出哪儿古怪来。如今想想,俺那天跟他说话时仰着头,他比俺高!”

这两三年,小郑每日傍晚都来大将军府送菜食,他也每日傍晚都出门去马车里搬,小郑比他高些,但因跛了脚,他俩的身量站一块儿便差不许多,说话时是平视的,昨日因肉送多了,他特意问了几句,话就说得比平日多,当时心里有些古怪感觉,却又说不出是哪儿。若非被问起,他决计回想不起来!

昨日傍晚,晚霞烧红了半座关城,他觉得格外刺目,照得人都睁不开眼,此时回想,那是因他仰头看人的缘故!小郑背衬着晚霞,显得脸格外阴沉,他有时看不真切,但那轮廓少说……

“他比俺高!少说高半个头!”

笃定之音,却如晴日闷雷,炸得人头皮发麻。

那不是小郑!

暮青望着那兵的身量,点了点头,然后低下头去,继续拼骨了。

原本要各自回营严查全城的军令暂缓了下来,院子里重归寂静,但疑问仍存众人心头。

“你怎知他是小郑?”沉默片刻后,元修问。

她说过,预知凶手为何人,须先知死者为何人。她事先并不知这尸骨是何人,分骨,拼骨,骨未拼完她便知晓了人是谁,连人立过军功都知!

如何知晓的?

“他告诉我的。”暮青拼骨的动作未停,“他年有二十,身长……”

“你怎知他年有二十,又怎知他身长几许?”齐贺打断暮青,这具尸体没头没脚,怎能看出身长来?

方才,唯独他不曾被那亲兵所报之事所扰,他一直留意着她,曾看见她在地上写了些什么,她的身子将那些黄泥字挡了大半,他未瞧清,只是见她写得甚快,写罢便抹了。

她写了什么?

“人有年岁,骨有骨龄。年岁增长,有些骨会生成新骨,有些会愈合,骨的发育和消失过程有时间和顺序可循,可用来推测年纪。除此之外,骨的长度也可用以推测年龄。甚至颅骨缝的愈合,牙齿的磨损、脊椎骨、肩胛骨、锁骨、胸骨、骨盆,乃至残骨,都有其推测年龄的方法。”暮青语速很快,手上动作不停,叫人看得眼花缭乱,听得也晕晕乎乎。

“这具尸骨,没有头颅,最具价值的骨盆不全。就目前拼出来的部位,左臂、左腿相对完整,上臂骨骨骺与骨干已完全愈合,推断死者有二十岁上下两年。考虑到遗传、营养、健康等对其骨龄的影响,结合肩胛骨各骺愈合情况、锁骨肩锋端愈合情况、骶椎体间隙尚可分辨的状况、第四五尾椎已经出现,第二至第四尾椎间已愈合的情况,综合推断,死者年有二十上下。”

“身长在上下肢骨骼相对完整的情况下很好推断,他的年纪正是最大身高时期,不需因年岁而增减,计算一下便可,误差在一寸到三寸之间。”

暮青说话间又拼出一截臂骨,她说的话却没几人听得懂,连身为御医院左院判吴老高徒的齐贺都听不懂。

却听暮青继续道:“尸骨会说话,年幼时跌倒撞伤膝盖,少年时追逐玩伴崴伤了脚,或许一个人长大后,皮肉愈合,记忆也随之淡忘,但骨头会帮他记住一切。这具尸骨左上臂有骨折痕迹,这等骨折痕迹若要消失,成年人需要三四年,而他还没有消失,说明他是在这三年内受的伤。另外,如果骨折严重或者恢复不佳,在骨上便会留下终身痕迹,就如同这具尸骨的左腿,小腿处上一寸处的骨没有接好,这势必影响他走路,所以他的左腿是跛的。他的左侧肋骨也发现了骨折痕迹,左臂、左腿、左侧肋骨,都是伤在左侧,应是侧身着地形成的坠落伤。人在军中发生坠落伤,我只能想到骑马,我刚学骑马不久,但我知道下马在左边。所以,他很有可能是骑兵。”

“此伤不可能是在操练时受的,定是在战场上。军中操练,兵将很少会受如此重的伤,即便有马匹受惊坠落重伤的可能,但城中要寻军医很方便。西北边关马战乃常事,军医对处理骨伤很有经验,死者的腿骨断得很干脆,这等伤若处理及时不该落下跛腿的毛病,除非伤情延误,出现伤情延误的最大可能是在战场!”

“坠马骨折,伤势如此重,他定非伤在大漠,而是草原。乌尔库特草原不同于呼查草原,平坦开阔,一望无际,半荒漠化,草矮土黄,绊马索藏不住,人也藏不住,想挖陷阱也很难预测敌袭路线。他坠马,不是因绊马索和陷阱,那就是与胡人发生了正面冲撞,四处是战马和胡人的弯刀,他竟没死,只跛了脚,说明身手不错,作战英勇。这等精兵中的精兵,身上有军功再寻常不过。”

“军中对残兵的安置都一样,无论骑兵步兵,精兵弱兵,要么领二十两银子回乡,要么留在军中。很显然,他留在了军中,可是不能上阵杀敌,留在军中他能去哪儿?伙头营,就像我的亲兵刘黑子。”

“厨房的人说,小郑负责往府中送肉菜的差事两三年了,跟死者骨折的时间很接近,如果除去他养伤的时间,那就更接近了。好巧!”

“府中负责肉菜差事的人年纪有二十五上下,他称往府中送菜之人为小郑,说明小郑年纪比他小,那就是二十上下。而我们的死者年纪正是二十上下,也好巧!”

“大将军府中的差事不是寻常人能领的,需得差事办得好,人也信得过,大多得是军中的老人。小郑年纪只有二十上下,就算他十五岁从军,两三年前领了大将军府的差事时也不过十七八岁,从军只有两三年,资历新得很!那他凭何能领府中差事?唯有上官推荐。上官为何推荐?极有可能他立过军功。”

“不觉得更巧了吗?三处巧合,如果我还认为是巧合,那我今天一定没带脑子出门。”

暮青推理得快,手中拼骨速度竟丝毫也没慢下来,推理完,她面前的骨也快拼完了。

身后无声,此刻除了惊叹,再无其他!

且不提验尸之能,只说拼骨。她拼骨没多久,亲兵就回府禀告小郑失踪了,他们听闻后,皆认为小郑是凶手,老将军下令寻人,他们自请回营,大将军准许,这些不过说话的工夫,她便说地上死者是小郑了。

如此短的时辰里,拼骨、验尸,她不但断出了尸骨的年纪身长,还断出了人是骑兵,连在何处战场、何种情形下受的伤以及立了军功之事都断了出来。除此之外,她还推断了从未谋面的小郑是何年纪,为何能领府中差事!

只是他们说话的工夫……

“这小子,脑子咋长的?”有名将领叹道,其余人不语,神情皆一样。

“哈哈!”鲁大大笑一声,拍拍那将领肩膀,“老子没骗你吧?”

他笑得有些快意,带着些幸灾乐祸,当初在青州山里和上俞村中,他面对这小子,两度怀疑自己脑子不好使,今日瞧瞧,脑子不好使的显然不只他一个,他总算舒坦了!

众将不语,眸中叹色未尽,今日若非亲眼所见,难以相信世间有此聪慧过人之人!

元修望住暮青,久未言,烈日当空,男子的眸光却比日头烈,似见人间英雄气,照尽万里晴空。

“大将军,这小子不错吧?”鲁大笑道。

元修笑一声,目光未从暮青背影上转开,只笑声畅快!

这时,暮青拼骨完成了!

一副人骨,无头颅手脚,右臂、右腿和骨盆皆有些缺失,显然除了头颅手脚,剩下的缺失部位被吃掉了,比如那只肘子。

“好了,死者身份知晓了,现在轮到凶手了。”暮青起身,未回身,此言却叫院中气氛又沉了下来。

赞叹、畅然,皆在此言中沉寂。

元修领着众将肃穆而立,低头望那被拼接起来的残缺不全的尸骨,似行一个迟来的军礼。

小郑,无人记得他的名字,他是西北三十万军中的一人,便是精兵,西北军中也不缺精兵。他杀过胡人,立过军功,皆在这两三年里掩埋在伙头营里,无人再记起。而此刻,他以一副残破不全的白骨之态躺在人前,破碎的白骨是他留在世间最后的语言。

只需,一个读得懂他喃喃之语的人。

此人此刻就立在他面前,立在一众西北军高阶将领之前,替他转达,“尸骨会说话,无论凶手是失手杀人,还是蓄意谋杀,尸骨都会告诉我们。世间有天理,天理昭彰,永不磨灭。”

------题外话------

推理内容,查资料,推理案情,比较耗时间,所以这两章字数上对不住大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