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七十六章 重口味将军

大将军府的厨房人不多,只有十人。厨子有从盛京元家跟来的,有从伙头营里调来的西北厨子,打下手的也都是伙头营里的兵,元修用了几年,个个都是信得过的。

而今日,厨房外头,刀光森冷,人似筛糠。十人脖子左右都架着刀,稍有异动,头颅就会被斩下。

暮青率先进了灶房,羊汤的香气扑面而来,锅里的汤还在小火熬着,咕嘟咕嘟冒着奶白色的泡。砧板上放着两扇生羊排,暮青提了出来,道:“这才是羊排。”

她一招手,一名亲兵过来,手里提着个布包,里面放着从偏厅里拿过来的人肋。取出解剖刀,暮青干净利落得切了根生羊排下来,又取了根人肋,对院中元修和众将道:“人肋,弧弯,肋角小。羊肋,平直,肋角大。”

午时烈日当头,两根排骨拿在少年手中,差别立现,扎得人眼疼胃也疼。

其实,她不拿来对比,众人也知道那从灶房里提出来的是羊排。那羊排是生的,没腌没煮,膻味儿扑鼻,鼻子不好使的人才闻不出那是羊排。

中午偏厅里就十个人,杀一只羊就够了,一只羊只有两扇肋,不可能一边弯,一边平!差别如此之大,显然少年手里拿着的那两根肋骨是出自不同东西身上的。

被他们吃掉的那根烤羊排,还真他娘的是人肋?

闻着灶房里飘出来的羊汤香味儿,众将只觉得胃里阵阵翻涌,恨不得把这辈子吃过的羊肉都吐干净。

鲁大骂了一声,一脚踹了那西北厨子,“娘的!敢上人肉给老子吃,老子先把你给剁了!”

他曾一脚碾死过马匪,那些马匪是练过武艺的,尚且扛不住,何况厨子?鲁大这脚没踹在胸口,只踹在肩膀上,那厨子便噗通仰倒,胳膊诡异地向后歪着,脸色煞白。

“啥、啥人肉?鲁鲁、鲁将军……”那厨子体似筛糠,神色惊恐疑惑,看过鲁大,又去看元修,“大、大将军……”

“他娘的!你敢不承认?那两扇生羊排就在你砧板上放着没动,那你给老子烤的是啥?”鲁大顿怒,抬脚又要踹人。

暮青拉了他一把,道:“他没说谎,他不知道那是人肉。”

鲁大一愣,脚收了回来,皱眉瞧着暮青。

身后有名将领问:“你咋知道他没扯谎?”

暮青不答,看那厨子的表情就知道,但此事她还没打算显露。她只蹲下身,盯着问那厨子,“说说看,为何有新鲜的羊排,却烤了别的?你知道那并非羊排。”

后头鲁大对那将领道:“她说是啥就是啥,老海你信了就是。你没见过这小子的本事,老子在青州山里亲眼见过,她只看过那三个新兵的尸体就把呼延崽子的性情推测得半点不差!连那崽子穿开裆裤时候的事都能瞧出来!老子率人围捕,追上那崽子,一看真是呼延昊的时候,老子就服了!”

那将领讶异,这事儿军中都传遍了,但是听起来还是挺神乎,没亲眼见过总觉得是传言夸大。但鲁大乃真性情之人,直爽坦荡,不屑贬低人,也不屑胡吹,他说的话向来可信。军中能叫他心服之人,除了大将军,以前还没听说过有别人!今日竟说服了一个参军俩月,才刚刚封将的的新人?

众将领的神色顿时严肃下来,望那少年背影,见她蹲在地上,那脊背依旧挺得笔直,院子里黄风漫漫,望她背影,竟似如见青竹。

这时,听那厨子道:“俺、俺……不知道那、那不是羊排。”

“不知道。”暮青点头,眸光渐淡,“很好,看来你觉得我的嗅觉和听觉都有问题。”

她从地上拿起刚才切下来的那根羊排,往那厨子鼻子前一送,“有何味道?”

那厨子一怔,暮青却不待他答,便把那根羊排往身后一丢!

后头呼啦一声退开的声音!

暮青却头也没回,更不管丢在了谁身上,只问:“劳烦,闻一下,告诉他有何味道。”

后头顿时传来声声抽气,众将领脸都绿了,战场杀敌无数,从未觉得生肉如此恶心,谁会去闻!

“膻味。”却有人开口了。

元修。

“嗯。”暮青没回头,只望着那厨子,“看来我的嗅觉没问题,那就是你的嗅觉有问题。连膻味都闻不出来,你是如何做了厨子的,还进了大将军府做厨子?”

那厨子脸色煞白,听闻此言,脸色更白得纸一样。

“当然,你可以说你染了风寒,鼻塞,闻不见味儿。那就是你觉得我的听觉有问题了,连你说话有无鼻音都听不出来。”暮青道。

那厨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齐军医在,需要他帮你把把脉,看看你染没染风寒吗?”

“西北的厨子不止你一个,需要找个来问问烤羊排前,要先把羊排煮过吗?”

暮青看着那厨子的心理防线一步步被攻破,起身道:“那肋排没有膻味,你知道那并非羊排,但我们吃时是有膻味的,说明你烤之前放在羊汤里煮过。你怕没有膻味,大家吃时会觉得味道不对,所以才放进羊汤里煮的。你不肯说实话,我告诉你实话,你今日端上桌的是人肋,不然你以为刀为何会架在你脖子上?不过你不配合,看来我帮不了你了。”

那厨子霎时懵了,人人人、人肋?

“那、那不是猪排吗?”那厨子哆哆嗦嗦问,眼神恐惧而茫然。

他一直以为,大将军尝出那烤猪排的味儿不正宗,怪罪他的蒙骗才会派亲兵来绑了他的,所以他一直不敢承认。可、可是……为、为啥是人肋?那是猪排骨啊!

猪排骨?

众将领面面相觑,对啊,不是羊排,不一定就是人肋,也有可能是猪排骨!

“绝不可能。”暮青道,“不信你们可以杀一头猪来,我现场比对给你们看。”

说罢,她不再理诸将的疑问,问那厨子,“那说说看,你为何以为是猪排?”

那厨子一脸恐惧茫然,他不知道这位将军咋看出那是人肋的,但如果今天他真的烤了人肉给大将军和诸位将军们吃,那就是死罪!比他拿猪排骨顶替羊排的罪重多了。

性命攸关,再瞒他就是傻子,“因、因为前日要的便是猪肉,昨儿送来,俺、俺们就以为是猪肉……”

大将军府在西北建了多年,关内五城都是西北军的营房,后头的城镇才有百姓,肉食菜食都是那些百姓送进关来,再由伙头营的人一城城送来。那些人都是用久了的人,从来没出过岔子,谁能往别的地方想?谁也不会见着肉时去想是不是人肉。

暮青淡淡看了他一会儿,道:“那好,回到刚才的问题,为何要以猪排充当羊排?”

“因、因为……昨日送来的猪肉太多了,不吃就糟蹋了……这、这羊排新鲜着,放一日也没啥。俺寻思着晚上再做……”

“府里菜肉没定制?”

“有、有……”

“那为何昨日会送多?”

“这……”那厨子脖子上架着刀,不敢转头,只拿眼尾余光扫了眼身旁。

旁边跪着那伙夫顿觉颈旁刀刃压来,森寒入肉,划一下,他的命就没了。他忙对元修道:“大、大将军,府上采买是俺在管着,可前日只要了一包五花肉,一包瘦肉,和一对肘子,是那送肉来的小郑送多了!”

“他为何会送多了?”暮青问。

“他说那送肉来的百姓听闻大将军率军平了匪患,心中欢喜,就多送了些来。这等事平日里常有,大将军说过,凡是百姓多送来的,不缺了人家的银钱就是。所以小郑多送了肉来,俺也没多想。”

“正是!”那厨子道,“肉太多了,昨日没吃完,俺就把剩下的做了几坛子腌肉,还剩了些连骨肉,正巧今日大将军宴客,俺寻思着,正好一起吃了,那羊排新鲜着,晚上再做。”

大将军对吃食并不讲究,他本来以为将军们都是粗人,也吃不出羊排猪排,就算吃出来了也没啥,不过是吃食,又没下毒又没咋地,他也没安啥坏心眼儿,大将军待人向来亲和,想来不会怪罪。没想到羊汤还没上呢,亲兵们就杀气腾腾地来了,吓得他方才心中想,若这回能活命,再不敢随意做主猜测大将军的心意了。可就是给他一百个脑袋,他也没想到那端上桌的猪排竟然变成了人排!

“那小郑是专往府里送食材的?”暮青问。

“呃,是!咱们关城伙头营六伍的,送了有两三年了。”厨子答。

就在厨子答话的时候,元修已对亲兵下了令,“找来!”

一队亲兵得令而去,暮青问:“昨日送的肘子还在吗?”

那厨子一愣,脸色顿时又白一层。

“做了吃了?”

“还、还剩一只……”那厨子都不敢看元修的脸。

众将领嘶嘶吸气,脸色难看,还剩一只就是说吃了一只?

顾老将军的脸绿得都快冒油光了,怒道:“此事一定要给老夫查清楚!”

“太好了!”这时只有暮青敢说这话,她转身往厨房走,“在哪儿?”

那厨子被亲兵的刀架着脖子,哪里敢动?元修给亲兵们使了个眼色,那些亲兵才刷刷收刀。那厨子却半点儿也没觉得如释重负,反倒觉得背后冷汗涔涔,哆嗦着几次没站起来,起身后一步跌三回地进了厨房,在角落一口锅子旁的菜盆里指出了那只正卤着的肘子。

那肘子油亮酱红,色泽颇诱人,暮青拿起来看了看,问:“那几坛子腌肉呢?”

厨子没敢说话,哆哆嗦嗦指了后头角落里放着的三只大坛子。暮青走过去打开,一股喷香的酱香味儿传来,她捞出来瞧了瞧,都是大肉块儿,没骨。

“人肉?”身后忽然传来元修的声音,淡了几分爽朗亲和,添了几分低沉。

“看不出来。”暮青实话实说道,“没有骨头,人肉和猪肉看起来差不多,不过那只肘子毫无疑问是尸块。”

院子内外气氛顿时更加死寂,只听闻黄风扫过院墙呼呼的哨音。

暮青起身,不再理那三只对案子毫无用处的坛子,掌心一翻,执了解剖刀,把那盆子里卤着的肘子利落地剔了肉,拿着还连着些生筋的人骨走到那锅羊汤旁,抬手就把骨头丢了进去。

咚!

“这是为何?”元修从后头过来,声音听起来还是那般低沉,似乎方才之事对他并无影响。

“煮骨,筋肉煮软烂了才好剔干净。”暮青盯着锅里,见一只羊头在锅里躺着,周围是羊杂和肉骨。

剔干净?有何用?

元修望着暮青,少年背对着他,望着锅里,顺手拿起只大勺舀起锅中一块块的肉骨来看。自偏厅里事发,她就似变了个人,他以为她性情冷淡疏离,今日才发现她的凌厉专注,似乎谁也不能叫她的目光从此事上移开。从来了厨房,她便只看跟此事有关之人,无关之人她连个眼尾余光都没给。

这时,暮青已捞了好几块肉骨出来,指尖儿掰了掰上头已经有些软烂的肉。

少年的手指葱玉般纤长细白,不似军中汉子的粗手,大勺里的肉冒着腾腾热气,将她的手熏得有些朦胧,那指尖儿被烫得有些发红,她却依旧专注地翻看着。

元修的眉不自觉皱起,眸中的疑惑被那发红的指尖夺了去,声音沉了那么几分,问:“为何要剔干净?”

“拼骨。”暮青道,“这件案子要查下去,需要知道死者是谁。只有知道死者是谁,才好推断凶手是谁,有何目的。这不是普通的杀人分尸案,如果只是因军中将士之间的矛盾,失手杀人或者蓄谋杀人,杀人后都应该将尸身掩埋藏匿,这才是正常心理。当然,也有怕掩埋的尸身被发现,从而想到烹尸的人。但是我们的凶手胆子太大了,他竟然敢把肉送来将军府。这不是正常的犯罪心理,我需要看看死者的骨头,才能做出进一步的推断。”

这点元修也明白,凶手是冲着他来的,不然杀人后埋了就好,就算将尸块送去伙头营也不该送来他这里。

寻常人绝不敢行此事!

“这些都是人骨?”元修望着锅中问。

“显然不是。”暮青抬眼看向那厨子。

厨子咕嘟一声咽了口唾沫,“有、有羊骨,羊杂,还、还有昨天的……”

他没说完,暮青就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

元修眉头皱了起来,“如此,如何拼?”

这些尸骨都被砍成了一块块,这一锅若都是人骨,她说要拼骨,他就已经觉得难以置信了,何况还有羊骨在?

“没事,不过是增加点拼图难度。”暮青边说边将手中大勺放下道,“有些小块些的已经炖得差不多了,可以捞出来了。劳烦,拿个盆子来。”

那厨子闻言,在后头哆哆嗦嗦,暮青旁边便伸来一只手,男子的手骨节分明,能看见常年习武的老茧,却意外地不觉得太粗糙,反而觉得坚定有力。

暮青就着元修手里的盆子,将锅中小些的肉骨块捞了出来,“冷水降温。”

她吩咐得理所当然,元修端着盆子去舀水,院子里一群将领瞧得眼神发直,大将军驰骋沙场,英武不凡,那开神臂弓挥烈缨枪的手居然拿来端盆子!

众将眼神发直的工夫,元修已舀了水将盆子端了回来,只见男子一身墨黑骑装,身形精劲修长,院外烈日炽热,男子的眉宇却似星河疏淡,英武深沉,手中却端着只菜盆,站在一名小将身旁,好似亲兵。

暮青却没看男子,也没看那盆儿,只抬头望向院中,问:“什么时辰了?”

鲁大望了望天,“午时了,这日头都晒到头顶了。干啥?”

“饿了。”暮青道,她吃饭向来定时,前世时养成的习惯,如今到了军中,操练辛苦,越发容易饿,她从不饿着肚子工作,这是习惯。

鲁大还以为她有何要求,一听这话,脸顿时有点绿。

却见暮青回身,把砧板上放着的那扇羊排拿起来,递给厨子,“烤了,谢谢。”

那厨子下意识拿手接了,却没接稳,啪嗒一声,羊排掉到了地上。

暮青皱眉,“不知者不罪,你虽有欺瞒之罪,但罪不至死,我想大将军不会杀了你。所以,你的力气和神智可以重回身体了吗?”

那厨子呆木不言,暮青把砧板上还剩下的一扇羊排递给他,“拿稳,别再掉了。”

那厨子抱着羊排,这回没敢掉,只是两眼发直地盯着暮青,“将、将军,您……您真要吃?”

这将军的模样他从未见过,听闻今日午宴,大将军是为了新受封了军职的英睿中郎将周将军庆贺所设,这位小将军应该就是传得神乎其神的英睿将军了吧?

看着年纪不大,咋……这么重的口味!

“咳!”厨房里忽然传来元修一声低咳,男子低着头,嘴角竟有些笑意,抬眼时那眉宇似起几分明光,阴霾散了些,对那厨子道,“给她烤!”

厨子得了元修的令,不敢再耽搁,抱着那扇羊排跌跌撞撞地去了。

暮青把盆子接过来,往厨房的门槛上一坐,拿了解剖刀便开始剔肉。

------题外话------

我有一个伟大目标,希望仵作完结的时候,所有萌萌哒的妹纸再看重口味的剧,可以边看边吃,毫无压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