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七十五章 羊排与羊汤

这日中午,将军府大宴,嘉兰关城内没事的将领都来了,偏厅里,矮几摆了一排,众将席地而坐,庆贺暮青敕封英睿中郎将。

今日她是主客,席位在元修右下首,连鲁大都排到了她后头。

元修坐在上首主位,左下首是顾老将军,再往后是两名卫将军、左右将军和几名偏将、中郎将,齐贺也在。他是军医,每日要给顾老将军请脉,老将军今日来了大将军府,他便上了将军府来,来时正值午时,元修就将他留下了。

齐贺对暮青有些意见,见到她便拉长着脸,但这不妨碍大宴的气氛。

元修举起酒碗道:“军中不得饮酒,今儿有喜事,破例!一人一碗,喝完吃饭!”

众将欢喜起身,却有两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我不喝酒。”

“老将军不能喝酒。”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说话的是暮青和齐贺,两人都冷着脸,暮青看了齐贺一眼,齐贺哼一声把脸转开。

“不喝酒?”元修端着酒碗笑问。

“不喝。”暮青端坐,全然不为敬酒之人是大帅而给面子。

“不会喝吧?”元修也不恼,只那眸里笑意忽浓,似烈日照进厅里,霎那明亮半殿。

“不喝。”暮青不为所动。她的职业不允许喝酒,所以没必要学,学了也不能喝,她从不做这等浪费时间精力的无用功。

她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逗乐了众将,鲁大大笑一声,“这小子!也就这等时候瞧得出毛没长齐!”

众将哄笑,鲁大一把抢过暮青桌上的酒,“你不喝,老子喝!军中难得喝酒,浪费了老子心疼!”

众将领却急了,“哎,鲁将军!凭啥你喝?”

“就是就是!俺们也想喝!”

鲁大瞪眼拧眉,“就这一碗,咋分?”

“一人分一口也成啊!好不容易大将军让咱喝酒,多一口也解馋!”

“一口解个屁馋!”一名将领开口,“行酒令!划拳!看谁能赢了英睿将军那碗酒!”

“就一碗酒,还值得划拳?等你们划好了,老子碗里的酒味儿都跑光了!”鲁大不干,端了碗就要喝。

对面忽来一声呵斥,“谁准你喝了?大将军说了,一人一碗,多喝一口都是违反军纪!军棍伺候!”

众将循声望去,见说话似的是顾老将军,顿时便有人咧嘴一笑,舒坦!

谁都别喝,好过一人喝,其他人眼馋,嘿嘿!

却不想,鲁大手里的碗放都未放,抬头对着顾乾痛快一笑,“行!顾老头儿,你说打多少,把你那碗也给老子喝了,老子一块儿挨了!”

顾乾吹胡子瞪眼,护住自己的酒碗,“谁告诉你老夫不喝的?”

他像是怕鲁大抢了去,说话间端了碗仰头几大口便把酒给喝尽了!

“老师!”元修无奈。

“老将军!”齐贺急喊。

“别听齐贺的,老夫身体好好的!一顿能吃五碗饭,一点儿也不比你们少,身体能有何事?”顾乾摆摆手,不以为然。

齐贺的脸色顿时黑了,这些军中将领总是这般,他才不爱当军医的!

“一会儿给老将军开副去酒风的方子。”元修无奈道,吩咐完齐贺又转头笑问暮青,“听见了没?老将军一顿能吃五碗饭,今儿我瞧瞧你能吃几碗!”

说罢,他对外头亲兵一招手,“让厨房上菜快些!那道烤羊排好了没?英睿将军不喝酒,要吃饭!”

众将哈哈笑起,元修跟众人喝了那碗酒,鲁大占便宜喝了两碗,碗放下,几名亲兵便端了大盘上来。

盘子里都是肉菜,酱肉、炒肉,还有切好的肉片儿。

鲁大一闻,笑道:“哈!羊肉!今儿大将军请咱们吃全羊宴?咋不直接上烤全羊?边烤边吃,那才够味儿!”

“战事未休,哪有那时辰给你自个儿架火烤羊?叫厨子收拾就成!赶紧吃,下午还有事!”元修道。

旁边一名将领道:“幸亏不是自个儿烤,每回鲁将军烤羊,好地儿都叫他吃了!”

鲁大正夹了筷羊肉片儿在嘴里嚼,听闻这话一筷子丢了过去,笑骂:“娘的!你咋不说老子把骨头都吞了,你连根羊毛都没吃着?”

众将哄笑,纷纷说起以前在关外杀敌时,晚上夜宿大漠,生火烤野味的事,厅里气氛渐渐热闹起来。亲兵在偏厅里进进出出的上菜,来去了几回,烤羊排端了上来。

一人一根大肋,洒着盐和香料,油黄欲滴,闻着喷香。

“大将军,厨子说羊汤还得等段时辰,叫将军们先吃着。”一名亲兵道。

元修点头表示知道了,转头望向暮青道:“趁热吃!尝尝厨子的手艺,喜欢的话,那儿还有一大锅羊汤等着你!今儿非叫你吃饱不可!”

暮青却没动,只抬眼扫了眼大殿里边大口啃着羊排边聊天的将领们,又看了眼面前的烤羊排,最后瞧向元修,冷不丁地问:“大将军说的全羊宴,是指人肉?”

她声音颇淡,并不响亮,却叫厅里人声渐歇。

众将都未回过味儿来,元修也一笑,“人肉?”

“我听闻,战时有掳掠百姓或战俘为军粮之事,这些军粮被称为两脚羊,老者称为饶把火,妇人叫不羡羊,孩童叫和骨烂。”暮青边说边从元修脸上扫过。

元修笑意敛起,皱了眉头,问:“这些你是从何处听来的?先帝时,嘉兰关城重修前,胡人曾攻破过关城,后来朝中派兵将戎军围困在关内,确有烹人为食之事。可本朝还未听闻过,我们西北军粮草充足,怎会以人为粮?”

两脚羊、饶把火、不羡羊、和骨烂?

这些她是从何处听来的?

暮青却未解释,只望着元修,点了点头,“既然不是大将军请吃人肉,那么这便是件凶案了。”

她指了指桌上的烤羊排,语不惊人死不休,“这不是羊排,是人肋。”

众将闻言皆怔,有的人嘴里还含着没嚼烂的肉,一时没反应过来。

鲁大是唯一在青州山里见识过暮青验尸之能的人,顿时噗地一口把嘴里的肉吐了出来,胡乱抓起桌上的碗想喝水漱口,却发现碗里的酒早已被他喝光了,顿时恼怒,一把砸了酒碗。

酒碗破碎的声音惊了偏厅,众将这才反应过来,一时间噗噗吐肉之声不断,有人干脆回身干呕起来。战场杀敌如屠牛宰羊是一回事,吃人肉是另一回事,食同类之肉向来需要强大的心理。

偏厅里唯元修、顾老将军和暮青没动,顾老将军面色沉敛,元修望一眼桌上,眉宇间烈阳般的暖意尽去,几案漆色清冷,男子眼底忽见飞雪。

暮青手中忽现寒光,手腕一翻间,一把解剖刀已然在手。她动作太快,若非身上并无杀气,恐在坐的将领都要以为她欲行刺。

元修据案而坐,动都未动,只目光落进她手中,看她拿着一把古怪的刀开始剔羊排。利落的两刀,羊排两边肉已去,丝毫未伤骨。她拿着那排骨对光转了转,看了两眼,放下,忽然起身走来他面前。

少年目光清冷,面色严肃,拿起他面前的那根羊排,刷刷两刀剔了两旁的肉,又举起细看,之后放下,不发一言地走去顾乾桌前,拿了羊排,剔肉,细看,放下,再往下一桌去。

厅里静得可怕,只能听见少年走路的声音和骨头放在桌上的声音,而她剔肉的手法娴熟得叫人眼花。

一连走了五桌,她停下,道:“嗯,果然是人肋。”

她将那根肋骨一举,“第二肋,此处可见肋粗隆,动物骨没有的特征。”

肋粗隆为何物,没人听得懂,齐贺却站了起来,之前被顾老将军饮酒之事气得脸色发黑,此刻脸色白如纸,“你怎知这并非羊骨?此处乃军中,莫要危言耸听!行军打仗,我见过的死伤无数,大漠里晒成干尸的都见过!也未曾瞧得出这人肋与羊肋有何区别!”

她未剔肉看骨之前,只是瞧了眼桌上的羊排就断定是人骨,实在武断!

听他一言,众将也觉得有道理,有几人的脸色顿时有些发青,今儿是给这小子庆贺来的,她搞这么一出,存的啥心?

气氛顿时有些冷,暮青一眼扫向齐贺,问:“你没瞧出来就代表没有?”

齐贺一噎。

“你见过死伤无数,你割过那些死伤之人的肉,剔过他们的骨,细细对比研究过?”暮青又问。

“我……”齐贺顿怒,脸红脖子粗,“死者为大!怎可行此不道之事!难不成你干过?”

“我干过!”暮青答,却见偏厅里众将听闻此言,不少人露出古怪神色,有人更面露鄙弃,显然是想那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之论。

暮青顿时面覆寒霜,扫一眼众将,“我若没干过,今日能阻得了你们啃人排?”

众将皆怔。

“我若没干过,今日能看见他的死?他早就被你们吃了肉,喝了汤,临了骨头倒掉喂了野狗!”

偏厅里顿时死寂无声。

“我是仵作,验尸是我的职责所在,正如同你们是将领,杀人是你们的职责所在。谁也不比谁高贵,谁觉得比我高贵,先给我吃了他面前的人肋,就当我没告诉过他这是人肋!鄙弃我者,别受我的恩!”

大厅死寂无声,唯听少年铿锵之音,直冲悬梁,久不绝。

她平日冷淡寡言,此刻手执尸骨,锋芒毕露,“人骨与兽骨区别颇大,以肋骨而言,人肋十二对,牛羊肋十三对,猪肋十四到十六对!此乃数目之差,形态之差也甚大,人肋呈弧形,兽肋较平直;人肋肋角小,弯曲曲度大,兽肋肋角大,弯曲曲度小;人肋肋骨沟明显,呈现片状,兽骨各异,无片状特征;人肋第一肋有动静脉及斜角肌结节,兽骨无!第二肋有肋粗隆,兽骨无!”

少年所言,起初还能听懂,后半段却无人懂,只是也无人出声。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到底是众人自幼秉承之训,可暮青说得也没错,方才若非她,这烤羊排早被他们啃干净了!

“去厨房吧。”暮青忽然道。

就在她说此话时,元修已向亲兵使了眼色,一队亲兵速出了偏厅,往厨房而去。方才暮青话多半叫人听不懂,但显然元修相信她。

她说这烤羊排是人肋,东西是从厨房来的,厨房里所有人都要拿下!

元修起身,众将也都沉着脸站起,厅里顿时杀气腾腾。

“不仅厨房的人,平日负责采买运送食材的人也要拿下,尤其是昨天和前天往府中送过肉类的人。”暮青道。

元修这时已走到门口,听闻此言低头瞧暮青。

暮青面无表情,挑眉望一眼众将领,“刚才啃羊排时,你们吃出羊膻味了吗?”

众将:“……”

她不问还好,一问又叫人觉得胃中翻搅。

元修和鲁大却一愣,羊膻味?有!

“人排能烤出羊排的膻味来,厨子也是好本事。这羊排虽是烤的,但肉已软,从我下刀剔肉时的手感判断,肋排事先炖煮过。厨房里肯定炖着羊汤,只不过人肉和羊肉放在一个锅里罢了。今日圣旨来,事先谁都不知,大将军是接到圣旨后才决定中午宴客的,全羊宴是那之后定的,给大将军准备的吃食一定是新鲜的,所以羊是现宰的。那么人肉是哪来的?也是现宰的?厨房里的厨师这边宰羊,那边宰人,一起剁了放进锅里?除非大将军府整个厨房的人都是共犯,不然不可能实施得成。所以,人肉哪来的?一定是从外头送进来的,以眼下西北的天气来看,不是昨天送进来的,就是前天。不可能再早,再早我们吃到的就是臭的了。”

“那么,现在又有疑问了,那往大将军府厨房里送人肉的人怎会知道今天有圣旨到?怎会知道大将军要午宴?”暮青问。

所有人都怔住。

“答案是,他不知道。所以,结论出来了——”

暮青抬头望向元修,目光还是淡淡的,“大将军,有人想请你吃人肉,不是我们,我们只是碰巧撞上了为你准备的食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