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七十四章 军中受封!

暮青只觉西风呼啸,黄沙过眼,呛得呼吸都屏住,马却在疾驰,颠得人坐不稳。她一心想要坐稳,紧拉马缰,腰背挺直,一抬眼却见比武台就在前方,须臾间便要撞上去!

身后忽然一沉,两臂将她圈在身前,男子紧贴她的后背,烈风般的气息灌入鼻间,耳旁传来低沉严肃的声音,“身子前倾!”

暮青依言俯身。

“腰背挺直,莫弯身,只前倾!”

暮青顿时试着调整,但马驰得太快,颠簸太剧,她根本就坐不稳,调整姿势谈何容易?

“别想着坐稳,马跑起来时坐不稳!跟着马跑动的节奏起伏便可。”

暮青思索这话,试着找感觉,但这非一时半刻能意会并融会贯通得了的。

“膝盖!大腿!夹紧马腹,身子前倾!屁股跟马鞍似触非触,那感觉便对了!”耳畔又传来元修的声音,那声线低沉严肃,与平日的亲和大有不同,那气息呵在耳旁,些微热,些微痒,一身烈阳般的气息都钻进鼻间。

暮青脊背不由绷直,尽量让全副心神都放在骑马上。

元修却在掌着马缰的间隙瞧了她一眼,少年束着的长发风里扯动如旗,从他脸旁拂过,微痒。那露出的脖颈细腻雪白,弯月一弧,为那清卓脊背添了柔和。校场的风漫天黄土气,少年身上却似有淡淡青竹香,似一眼见那江南碧色,于这黄沙漫漫的西北生了海市蜃楼。

元修眸底露出些疑惑,回过神来时已纵马在校场驰了几圈,而身前少年从方才的不得章法已慢慢有了些体会,不再那般紧绷,姿势从后头瞧着越来越像那么回事了。

两个大男人共骑,纵是一人在传授骑马技巧,瞧着也有些古怪。元修见暮青已得要领,便拉了缰绳,让马渐渐慢了下来,待马停下后他便跃身下了马。

暮青没他那么好的轻功,只能左脚蹬着马镫,按部就班地下马。

元修的目光便顺着她下马的动作落到她腿上,想起方才拍她腿时的手感,微微蹙眉道:“你的腿软乎乎的,没力气骑马可不成!这几日来校场,腿上绑着沙袋多跑几圈,练练腿力!”

暮青一听那软乎乎的话便微微低了头,只低应了声。

“还有腰力,骑马没腰力可骑不久,别说千里百里,就是十里都能让你的腰累散了架!不想日后吃这苦头,便多练练腰!”元修又道,习惯性拍了拍她。

这一拍,暮青一僵,元修又皱了眉,“你小子,怎么哪儿都细?这身子也太单薄了些。”

这单薄身子,上俞村那一日夜是如何杀了那么多马匪的?

他不由细细打量她,她比他矮了一个头,与高大壮实的西北汉子比起来,她显得娇小单薄得多。难以想象这身子里藏着那般执拗,竟敢在草原上与呼延昊那等疯子对峙五日,也难以想象这身子里藏着怎样的爆发力,能在上俞村杀了那么多马匪。

暮青被元修瞧得不自在,心中恼他这习惯,军中男儿不拘小节,但这不拘小节对她来说是大忌,若哪日他想拍拍她有没有胸肌,她这身份非得暴露了不可!

她脸色不太好看,眸光格外清冷,往后一退,道:“末将比不上大将军,末将家中贫苦,一顿没几碗饭吃,长不高,长不壮。”

这负气的话反倒叫元修有些好笑,问她:“不就是说你单薄些?还生气了。你今年多大了?”

“十六。”

“十六正是长身子的年纪,军中的饭管饱!每顿多吃几碗,保准你长高长壮!”元修说话间当真瞧向刘黑子,道,“你原来在伙头营,这事便交给你,看着你家军侯,原先若每顿吃两碗,日后便叫她吃三碗!”

刘黑子愣住,还两碗呢,军侯饭量小,一顿就一碗。但面对元修,他不敢回话,这话便咽在了肚子里。

“行了,记得练练腰力和腿力,军帐中还有事,我先回去,过几日再来检验你的马术!”元修朝马厩那边一望,他的亲兵便将一匹黑骏神驹牵了过来。

暮青垂眸不言,心想你还是别来得好,但这话好想不好说。

偏偏旁边有名将领瞧见的她的脸色,嘿嘿一笑,有些猥琐,“听大将军的,大将军都是为你好!咱们都是汉子,多练练腰力腿力日后娶了媳妇才不会累。”

老熊哈哈一笑,“周军侯才十六,没娶媳妇的人脸皮薄,你说这个太不厚道了!”

那将领一脸不以为然,“没娶媳妇就是雏儿?老子十三就逛过窑子了!你以为咱们军中有几个雏儿?也就大将军……”

元修的马牵了过来,打了缰绳正要上马,听闻此言忽然回身,一脚便踹了过来,“滚!”

那将领嗷地一声,抱着屁股跳去老远,回头哈哈地笑。

元修被他气笑了,烈日当头,男子肤色如麦,脸颊莫名有些红晕,那英武不凡的战神气度霎时散去三分,他看了暮青一眼道:“日后离他们远些,省得教坏了你。”

暮青不言语,只点头。

元修这才上了马,一夹马腹便要驰出校场,校场外忽来马蹄声,刚驰进校场便一声长报!

“报——”

众将抬眼,元修面色一敛,那人是他的亲兵,莫非有关外军报?

这一思量间,那亲兵便纵马驰到了近前,翻身下马,跪地报道:“报!报大将军,行宫八百里加急,有圣旨到!”

圣旨?

众将皆愣,暮青眸光微变,不着痕迹地瞧了月杀一眼,月杀还是那张冷脸,但眸底一瞬的诧异表明他也不知有圣旨到。

元修面色沉敛,问:“人在嘉兰关城?”

“是!在大将军府中等候。”

“那好,回去!”

元修说罢便要走,那亲兵却瞥了暮青一眼,道:“传旨的宫人称,要周军侯一同去接旨。”

众将闻言又愣,元修回头,见暮青眸中有诧异神色,他也有些诧异,但还是点头道:“好!那就一起。你刚学了骑马,正好练练,走吧!”

“是!”暮青垂首应了声,遮了眸底神色,牵马上马,让月杀继续操练石大海和刘黑子,自己则在元修身后,出了校场。

*

嘉兰关城,大将军府坐落在关城东,大门面阔三间,进深七重,一路往正殿去,见一花一木皆无讲究,只像随便种了几棵,倒是军亭、营房、习武场,庄严宽敞,处处冷硬。

传旨的宫人在正殿奉茶,暮青随着元修到了时,见鲁大也在,显然也是来接旨的。

元修在前,领着鲁大和暮青跪下接旨,听那宫人嗓音尖利,一开口声音便传出老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西北五胡犯边,匪患猖獗,朕心系边关,闻西北大将军元修外平胡策、内安匪患,忠肝义胆,朕心甚慰!特赐宅三座,良田百顷,黄金三千两,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骠骑将军鲁大率军孤守上俞村,斩匪千人,英武果敢,勇冠三军!特赐宅一座,良田百顷,黄金千两,钦此!”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西北军军侯周二蛋,计破机关阵,孤守上俞村,智救大军,勇守百姓,朕心甚慰!敕封中郎将,号英睿,赐宅一座,黄金千两,钦此!”

三道圣旨,两道嘉赏,一道封将!

中郎将,军中将职最末,从五品武职。这等低阶将职,兵曹核准任命便可,不需圣旨敕封。下旨亲赐已是圣恩浩荡,竟还封了敕号!依大兴律,文武官职皆有制,制不可轻动,敕号却可随帝王封赐更改,但有此殊荣的常是朝中文武大员亦或公侯之列,圣旨亲封一个从五品武将,还御赐封号,这等宠上加宠之事,闻所未闻!

按律,敕号者品级可加一等,英睿中郎将,可领正五品俸禄!

元修领着鲁大和暮青领旨谢恩,圣旨接到三人手中,元修才笑道:“公公一路远来西北,边关苦寒,招待不周之处还望莫怪。中午还请在府中用膳,让元修尽尽地主之谊!”

男子寒暄着,亲和爽朗敛了,笑意有些疏淡。

那宫人赶忙谢绝,“不敢劳大将军!边关重地,战事为重,老奴若敢叨扰,回头儿可无颜见陛下了。圣上还等着老奴回去复命,不敢久留,这就回了。”

“江南与西北两千里之遥,公公八百里加急而来,怎可喝盏茶就走?这午膳无论如何要让元修安排。”

“不敢不敢!战事为重!老奴急赶回去复命,多谢大将军好意。”

一番寒暄推拒,元修便再未挽留,望了身旁亲兵一眼,那亲兵便下去了,片刻后回来,三块百两重的金锭子赏给那宫人,那宫人笑眯眯接了,谢过元修后便带着人离开了。

元修亲自将人送出了大将军府,回来时鲁大和暮青都在厅中等着。

鲁大道:“行军平匪的事,那边知道得倒快!”

“军中有朝中的眼线,不稀奇!”元修道。

“咋不稀奇?在汴河征兵时美人司那帮太监还到职方司衙门囗从咱的人里挑美色,要说圣上不知这事儿,老子不信!根本就是冲着咱来的!这会儿又下旨来赐这赐那的,老子总觉得稀奇!肯定没安啥好心!”

元修哭笑不得,“能没安啥好心?圣旨是假的,还是赐你的田宅金银能再收回去?”

“圣上啥德行大将军又不是不知,他胡闹好些年了,今儿下旨赏人,明儿下旨杀人,咋不可能?”

两人说话并未避着暮青,元修转身见她垂首不发一言,便笑道:“别听他的!君无戏言,封赏已下,你就放心领着。行军这一路,你的军功足以封将,只是军帐中无权提拔将职,此事需奏报朝延。我的奏折已递上去了,圣旨比意想中来得早罢了。别被鲁大吓着,军中不是朝中,没许多弯弯绕绕,便是有,谁想动我西北将士,得先问过我!”

“没把胡人杀退前是不会动咱们的,动了咱们,谁守边关?”鲁大哼哼了一声。

元修回身一脚踹了过去,笑骂:“闭嘴吧你!”

暮青垂首淡立,一直无话,只是偶尔抬眼,貌似不经意间将目光从元修和鲁大脸上扫过。宫里要她来接旨,她便知道是封将的旨意,并不意外。她已经被封了军侯,何事需要再来一道圣旨?步惜欢绝对不会无聊到下旨只赐她田宅金银,他知道那些她不需要,所以圣旨一来,必是封将!她只是有些意外他会封了敕号给她。

另外叫她有些意外的是元修,瞧他的表情,他对步惜欢并未有太多敌意,只是也不太亲近。这已经很好了,毕竟元家把持朝政多年,帝与元家多有不和。而西北军对步惜欢多有怨言,误会已深。

暮青还想再多了解些,门口一名亲兵进来报道:“大将军,顾老将军来了,说有要事相商,在书房等您。”

元修闻言转身道:“好,知道了。”

往外走时,他回头对暮青笑道:“你就别回去了,中午留在府里吃顿饭!算是给你庆贺!”

不待暮青答话,他便对门口的亲兵道:“把今儿中午没事的都叫来,让厨房多做些好菜!告诉厨房,上大肉菜!英睿将军正长身子,吃不饱长不高长不壮!”

那亲兵嘿嘿一笑,领命去了。

元修又对鲁大道:“她新学了骑马,还没熟练,离中午还有些时辰,你带她去比武场上练练!”

直到交待完,他才走了。

*

书房。

“老师来可是为了圣旨之事?”元修进门便问。

顾乾负手立在窗边,年过花甲的老将,满头白发,却依旧威严挺拔。

“那三道圣旨来得快也倒罢了,军中有行宫的眼线不稀奇。可圣意……大将军可猜得出来?”顾乾回身,面含深思之色。

“老师是觉得圣上对周二蛋的封赏太重了?”元修挑眉一笑。

顾乾闻言,目光炯然,深意更重,“圣上对周二蛋的封赏,许就是对大将军的封赏。”

圣上早已成年,元家却依旧辅政,这些年圣上与元家之间多有不睦。但无论私底下如何暗涌,面儿上的工夫都做得全。这周二蛋是西北军的新秀,以军功而言足以封将,但她终究是新兵,论带兵还没经验,封将有些早。前些日子大将军论功行赏,他便提议提个都尉就成,叫这小子慢慢历练。但大将军爱才,觉得提军侯都亏了这小子,提了军侯还上了奏报给朝廷。

他当时想着,新军初到西北,这五万新军来自江南,多少与西北老军格格不入,提一个他们自己的新秀将领对安抚新军有利。因此奏表请功之事,他便没阻止大将军。

奏折是发往盛京的,圣旨却从行宫来,圣上之意值得深思。

重赏西北军新秀,一来可激励边关士气,二来新秀是西北军的新秀,而西北军乃元家嫡系,圣上有示好元家之意。但圣旨并非从朝中来,而是从行宫中来,显然圣上有军中密报,他不遮不掩,就这么告诉元家,便是含了警示敲打之意!

这三道圣旨,三重圣意,圣上已非昔日幼帝,纵然这些年看似荒诞不经,实则胸有城府。

元修闻言,笑意微敛,走去书桌后,看那墙上挂着的关外舆图,负手不言。

“盛京那边,这些日子可有信来?”顾乾问。

“来了。”

“大将军可看了?”

“没看。”

元修一直未转身,语气几分疏淡,几分冷硬。

顾乾叹了一声,“大将军,你终究是要回盛京的,这西北……不是你终生安身之处。”

元修不言,只望那关外舆图,草原茫茫,大漠如雪,男子眉宇间露几分向往,许久道:“这西北,多好啊。”

“可大将军是元家嫡子!”顾乾苦口婆心。

圣上乃潜龙,必不能容元家多年摄政,圣上与元家之间,必有死生之局,而大将军是元家人,偏偏不爱朝中事,十五岁便躲来了军中,十年不归京!

可这等清闲,躲了十年,如今陛下已成年,不可能再躲十年。

总要归京,总要抉择。

“唉!不知道,日后再说!”元修烦闷地一摆手,转身从书桌后出来,大步出了书房。

“大将军!”顾乾在身后急唤。

日后!日后!每回说起盛京之事,他总推日后!

“今儿周二蛋封将,我留了她在府中吃饭,中午热闹热闹,老师也来吧!那些事,日后!”元修没回来,人在书房外,说话间已大步流星,去得远了。

------题外话------

嗯,案子明天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