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七十三章 学骑

一个不做二品武将帐下幕僚,要来做一介军侯身边亲兵!

一个不做陌长领兵,要来做亲兵长!

暮青盯着韩其初和月杀,观二人神情,她知道两人不是在说笑,她手中的文书也做不得假。

“先生之才,做我帐下亲兵,不觉屈才?”暮青看向韩其初,此人有军师之才。

“韩某之志,心中自知。鲁将军帐下虽好,军侯才是韩某愿辅佐之人。”韩其初高深一笑。

屈才?在她身边,怎会屈了他的才?

新军虽已到边关,但途中行军不过两月,提拔起来的将领极少,低阶将领只他们三人,高阶将领只她一人。如今新军将领多从西北老军中调任而来,老军多是江北之人,新军来自江南,乡土人情不同,虽被老军将领收入麾下,那一双双眼睛却是望着她的。

她是新秀,她是传奇,她来自江南新军,是新军的代表。在这西北他乡,在这二十五万的江北兵中,五万江南新军显出几分孤零,而她是唯一能从新军中脱颖而出的高阶将领,无形中她已成新军的精神领袖。

这支江南新军心中的将领是她,她若再立军功,这支新军早晚在她麾下!

此人有帅才,前途不可限量!

儿郎在世,建功立业,亲兵又如何?他宁在她身边做一个亲兵,辅佐她成一番功业,也不愿去高处做那参军幕僚,整日与那些文人唇枪舌战,争论计策,争抢军功。

他的心在高处,她的未来亦在高处,如今,朝中局势、元家之心,他心如明镜,这支江南新军的未来在何方,他心中已有谋。只要她愿用他,他便愿尽心辅佐,在这军中助她建立嫡系,有朝一日成为这天下一方大帅!

韩其初笑望暮青,等她回话,曾在上俞村中露出过一息锋芒之人,此刻眸中又现辰光。

暮青望他神情,便知他心意已决,她又望向月杀。

私心上说,她希望月杀在这西北军中谋职。朝中局势颇紧,步惜欢太难,月杀若能成军中高阶将领,他日边关大捷,还朝受封,他定能成步惜欢的助力!

但看他神色她便明白,功名不在他心中,他心中只有任务。

暮青看了眼手中的文书,军中文书已下,势必不能再改了。元修今早才当着全军的面授了两人军职,晚上两人就自请调来她帐下,朝令夕改,乃军中大忌!元修肯由着他们两人已是心胸宽广,有一不得有二,否则军令便成儿戏了。

军令已在她手中,无关她愿与不愿,两人都必须留下,若她不将两人留下,他们在军中便再无立足之地了。

暮青看向韩其初,月杀也倒罢了,此人心如细丝,又擅权谋,怎能不知这一纸军令之重?他已堵了自己的后路,如此决意,她若不留,便是她不识好歹了。

“先生既肯为亲兵,那便有劳先生屈尊一段日子了。”暮青收了手中文书,连同月杀的一起收了。

如此便是心意已明了,韩其初笑道:“多谢军侯不弃!”

月杀冷脸不言,她留他是应该的,他本来就是为了保护她才来这西北军中的,小小陌长的低阶军职也敢往他这刺部首领身上安,也不怕屈了他的才!

“幸亏你没学他们两人。”暮青瞧向章同。

“你以为我会愿意屈才当你的亲兵?你想得美!小爷乃武将之后,来这西北军中谋的是一将的前程,可不是为了给你当亲兵的。”院子里未点灯火,章同立在月杀和韩其初身后,站得离暮青有些远,神情难辨。

当她的亲兵其实立功机会更多,在军中更能早日出头,但他不愿依附她。这一路行军,他处处败给她,也知自身不足之处,但他依旧想要凭一己之力封侯拜将,终有一日,与她比肩。

亦或者……有一日,她身份暴露,他能凭那时之位,保她性命!

当她的亲兵,日夜相处,朝夕相伴,他承认,他想过。可他不是其初,他知道她是女儿身,便不能留在她身边。总要有一人去为她的以后着想,为那有可能到来的一日去拼命。

不愿屈居女子之下是他身为男子的骄傲,想凭一己之力建功立业也是他的骄傲。行军途中,他曾两度挫败,怀疑过自己的骄傲,但此刻,他重新坚定,前路的方向无比明确。

他不在近处护她,他要去那远处,护她的将来。

“你等着,小爷定有一日军职比你高!”无论心中如何想,他嘴上仍是这调调,挑衅瞧了月杀一眼,哼道,“你的亲兵找他这等人也就够了。”

“嗯,你这等人当个陌长也就够了。”月杀也哼了一声。

两人互瞧不顺眼,眼看着便要唇枪舌战,韩其初笑道:“章兄,天色黑了,再有半个时辰要宵禁了,再不回营房便晚了。大家同在一军,日后相见的机会多着。”

他早知章同心骄气傲,不会愿当亲兵。此事甚好,章同已比从军之初成熟了不少,若再磨练段日子,日后立功授职,襄助军侯,会比他们所有人都在军侯身边要好,所以他不曾劝他,由着他去便好。

“知道了。”章同一摆手,临走前对暮青道,“你身边的亲兵别胡乱挑,若非信任之人,宁可少些。”

“这事不劳章陌长操心。”月杀替暮青开口,他是亲兵长,挑人训练都是他的事,不劳这小子多嘴,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哼!就是越队长在,本陌长才要操心。”章同哼笑一声,越慈定知她是女儿身,留在她身边近身侍奉,谁知安的哪门子心!

她身边能信任之人太少,越慈不来,便只剩下石大海和刘黑子,两人身手都不成,当不得亲兵队长。若非此时无人比越慈更能担当此任,他会不阻挠这小子当她的亲兵队长?

韩其初捏了捏眉心,有些头疼,幸亏这两人没都在军侯身边,不然日日吵个没完,“好了章兄,我在军侯身边,你可放心,亲兵之选在下定会劝军侯宁缺毋滥的。”

“嗯,你的话,我信!”章同有意气月杀,韩其初一表态,他便点头离开了。

暮青向来话少,三人谈论她的亲兵之事,她也一句未言。月杀、韩其初、石大海和刘黑子,她行军一路,能信任的也就这几人,有他们在就够了,日后若有可信之人再补。

刘黑子也没插过嘴,见章同走了,他才挠了挠头道:“军侯今晚还没吃饭吧?队长和韩大哥,你们吃了吗?要不,我一起打回来?”

月杀和韩其初早早便来了营房等暮青,两人确实也未吃晚饭。

“你一人怎提得上四人的饭食?眼看便要宵禁了,一起吧。”韩其初说话间看向月杀。

月杀无动于衷,“我是队长。”

他的任务是护她安全,不是打饭!

韩其初一笑,也不在意,他和刘黑子一人提两份回来也成。于是拍了拍刘黑子,两人便结伴出了营房院子。

待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黄风里,暮青面无表情转身,进屋,“队长,我要沐浴。”

于是,不打饭的队长,转身打水去了。

营房里有灶房,平日里不开伙做饭,只是冬天烧暖炕用的,也可用来烧热水沐浴。

行军两个月,暮青第一次洗热水澡,行军途中她都是趁着夜里解手时,揣一块巾帕在身上,寻那林中溪边勉强擦擦身。有时大军依河扎营,河面开阔,不好藏身,她那几日便只好忍着。

忍了两个月,忽然有屋子,有浴桶,有热水,一切都觉得美好得不真实。

屋里有一面屏风,无甚华美雕饰,不过是两片木板,用来搭衣,暮青已觉足矣。她将灯烛放去远处,避免沐浴的身影投去门窗上,这才来到屏风后,宽衣沐浴。

灯烛照不见屏风后,却能照见折缝后,木色熏熏氤氲暖,少年宽衣,衣带缓落,乌丝散若飞云,遮了那玉背清卓,却遮不尽珠肌春情,霎那女儿娇。

少女臂如雪,指尖轻撂,面具轻落衣衫,薄如蝉翼。

水色氤氲,沾湿乌发,珠肌点破波光,那容颜在破碎波光里,清素胜那人间雪,碧玉风清无人见,容颜模糊,却足以叫望见之人一眼三生。

门囗有月杀守着,暮青心中安定,却未久浴,她身上的刀上已愈,却还不适合久沾水。她在房中绞干头发费了些时辰,出房门时,月杀门神般守在屋外,韩其初和刘黑子在西边营房里,两人已吃过了饭,暮青和月杀的在灶中热着。

营房分了东西两屋,一屋五人,暖炕通铺。暮青的亲兵还不到五人,按说该一屋住着,可韩其初和刘黑子住去西屋,月杀却独自挑了东屋。暮青知他夜里与汴河有书信往来,独自一屋行事方便,便由着他了。

吃过晚饭,暮青便回了屋。早晨军中有晨练,但她升了军侯,已不需与新兵们一起操练。军中高阶将领需磨练的是个人本领,她早晨起来可以去校场练功。

但这日早晨,暮青却未去校场,而是一大早便带着人去找石大海。

石大海还在原来的那一陌,只是原来同伍的暮青、章同和韩其初都升了军职,刘黑子自请去了伙头营,同伍的五人里只剩下他孤零一人,便被安排去了其他伍。

暮青到了城外校场时,万军操练,新兵们已领了兵刃。新军途中,新兵的兵刃都是长戟,今早一瞧,有人已领了长弓、短弓、夹弩、床弩、长矛、长枪、刀盾等兵刃,细分了兵种,有教头正在校场上传授兵刃操作之法。

石大海来见暮青时,手中提着刀盾,一脸喜色,“军侯!黑子!”

“石大哥!”刘黑子也面露喜色。

“你小子!俺说啥来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不就来了?”石大海揉揉刘黑子的脑袋,哈哈一笑。军侯去伙头营寻了个瘸子当亲兵,这事儿昨晚就炸了营房,他一听就知道是刘黑子,正替他高兴呢,谁知今早就见着他了。

“嘿嘿!那、那都是军侯念着咱们同伍的情谊。石大哥,你……你愿不愿意来军侯身边当个亲兵,大家做个伴儿?”刘黑子瞧了暮青一眼,暮青轻轻颔首。

“啥?”石大海手中铁盾差点掉到地上砸了脚,两眼瞪得铜铃儿大,“俺?去给军侯当亲兵?”

给高阶将领当亲兵可比在新兵营里当个重步兵好得多,平日虽只是照顾将领的生活起居,但战时跟在将领身边,立军功的机会多得多。

可这等好事咋能落到他头上?

“俺、俺以前就是个种田的,也不会啥武艺,到时候咋保护军侯?”石大海有些为难,有这等好事他当然想去,但是别的将领身边亲兵个个是精兵,军侯身边有个黑子就够被人拿来说道的了,再加上他,那不成了军中笑话了?

其实他跟军侯也不咋熟,但是他肯收下黑子,不叫他在那伙头营里吃苦,瞎子也瞧得出来是个重义气的人。这样的人,他不想坑!

刘黑子听了一笑,拍拍自己的腿,“像我一样就成!我腿瘸了,可还有命!石大哥种田,不还有把子力气吗?”

石大海张了张嘴,这也成?他看了眼刘黑子的腿,再看看他那神采奕奕的笑脸,有些称奇。这小子知道自己腿瘸了的时候,足足消沉了一段日子,那段日子,他陪着他在后方伤兵营里,不管怎么苦劝,这小子总强颜欢笑,一到了石关城就表示不愿意再拖累他,让他回营报道,自己伤还没好利索便请命去了伙头营。这才两天,这小子咋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刚才拍着自己的腿说瘸了的事,都没见他不自在。军侯到底用了啥方法叫这小子脱胎换骨的?

“不是精兵,可成精兵。若非信任之人,又如何才能信任?”暮青这才开了口,刘黑子受伤后,石大海一直陪着他在伤兵营里,一路尽心尽力。她与石大海不熟,但石大海与刘黑子其实也不那么熟,刘黑子受伤时,两人不过是一个多月的同伍情谊。这世上,至亲至爱之人,大难临头都有可能各自飞,别说这区区一个月的战友情谊了。

石大海重情宽厚,此乃可信之人,这才是她想让他到身边来的原因。

“我在军中无亲无故,急需信任之人,有可信之人在身边便是帮我的忙了。”暮青道。

石大海却愣住不言,他懂了,知道为啥黑子会重新振作了。他除了一身力气,啥也不会,连他自己都嫌弃自己,她竟然说他能帮到他……他说不出啥大道理,只是她的话,叫他有一种冲动,如果要他给她卖命,他干!

“好!军侯瞧得起俺,俺也不是那矫情的人!这亲兵,俺当了!”石大海道。

“太好了!”刘黑子欢呼一声。

韩其初笑了笑,面含深思之色。御下之道,施威为下,施恩为上,施之一字,多含施舍,上位者施恩下位者,以盼后者心存感激,他日回报。可他从未见过这等求才之道,施恩不言施,不要人心存卑微,只要人心存自信。

这等……姑且称之为尊重之心,他从未在上位者身上见过。

这少年,似乎有种力量,叫人不觉中心生情怀,甘愿为她倾尽所有。

韩其初忽然抬头,望西北黄风漫漫的天空,昨夜他想,他能辅佐她成为天下一方大帅!今日,他忽然心中生出几分不定,忽觉看不见他的前方。

他的前方,许在他也看不到的远处。

这天下庙堂,他也看不到的远处,在何方呢?

*

这日,暮青带着石大海回了军侯的营房,她身边的四名亲兵已定。

月杀为亲兵队长,石大海和刘黑子为亲兵,韩其初也暂时当她的亲兵。

四名亲兵,除了月杀武艺高强,一个农夫,一个瘸子,一个文人,这等亲兵队伍顿时成了军中笑谈。只是,月杀和韩其初宁愿请辞陌长和参军也要去做暮青的亲兵,这事便不那么好笑了。有人笑两人傻,有人心存深思,但这些都没有影响到暮青和她的亲兵们。

人人都有事忙。

月杀要把石大海和刘黑子训练成精兵,亲兵长大人周身罩了好几日的寒霜,他觉得这不是在考验他的能力,而是在考验他的耐性。

石大海和刘黑子的年纪,学内力都已晚了,月杀只得传授两人外功之法。石大海气力大,选了铁锤做武器,刘黑子虽然腿脚已瘸,但因在江南渔村长大,水性好,仍有几分敏捷,月杀便教他练匕首,取近战刺杀之道。他的腿,将来上战场,定被敌方轻忽,疏忽大意便容易被他近身,他很适合练刺杀之术。

眼下五胡联军撤了一半大军,另一半已月余未曾来犯,边关短暂宁静的日子里,新兵忙着操练,月杀每日都带石大海和刘黑子去校场苦练,暮青和韩其初同样有事做。

这件事对两人来说是如今最首要的——学骑马。

关城内的校场专为将领而设,与城外的校场不同,虽占地小些,但马场、武器架、箭靶、比武台,样样精良。

暮青前世便学过骑马,只是多年未骑,颇为生疏,她练了两日才熟悉起来,这日来了校场想试试小跑,刚一到校场,便听马踏声隆隆震耳,只见一道黑风自眼前驰过,西风烈,黄沙如泼,那人纵马疾驰,如刮一道大漠黑风,扫过箭靶,未回头,一枪飞掷,刹那穿了箭靶!

铮一声!若苍鹰冲天,绕三尺长空不散!

忽闻一声铁马长嘶,那人飞身下马,大笑一声,恣意畅快!

“这马还成!胸宽腰跨,腿细蹄圆,是匹快马的苗子!叫马场再挑一批送来!”那人说着,身后几名将领应是,他稍一点头,便转头瞧来,正望向在校场门口立着的暮青,笑喊一声,“周二蛋!杵在那儿看够了没?过来!”

周二蛋这名字人人叫得别扭,也就元修能叫得那么顺口。

暮青带着身后亲兵走了过去,抱拳道:“大将军。”

元修的大将军府在嘉兰关城内,边关第一道天险之城,亲自守着国门。他今日来石关城校场,应是来看马的,专门穿了身精骑装,衣袍如墨,衬一身铁骨铮铮,烈阳当头,星眸亮得晃人眼。

“听说这两日学骑马?练得如何?上马!我瞧瞧!”元修直接把他骑过的马牵给暮青。

“是。”暮青应了声,便从元修手中接过马缰,蹬马,坐上了马鞍。上马她这几日专门练过,还是比较顺的,只是这匹马不是她前两日练的那匹,听元修方才说这是匹快马,她上马后便有几分小心。

只见少年端坐马上,拉着马缰,脊背挺得笔直,面色严肃。

这如临大敌的模样叫元修顿时失笑,回头问老熊,“你确定这小子在呼查草原上跟呼延昊对峙了五日?有这胆量,怎骑个马这般小心?”

老熊哈哈一笑,“大将军快别说了,上俞村中时,他说他不会骑马,末将和鲁将军都没回过神来!”

后头几名将领也跟着笑了几声,有人道:“周军侯骑马,怎跟个小媳妇似的!”

暮青循声望去,烈阳当头也照不化她面上寒霜。

元修被她这模样逗笑了,抬手便拍了拍她的小腿,“太紧了,放松些!你如此,马也紧张!”

男子的掌心带着几分力度,暮青的身子却顿时一僵,月杀在后头瞧着,忍了几忍才没上前来。

却见元修愣了愣,抬手又在她小腿上又拍了两下,拍完又在她大腿上拍了拍,皱眉道:“你这腿……”

暮青心中紧张,听他开口,心中更惊,这一惊便不由双腿一收,本是出于躲避,却正夹紧了马腹,那马儿顿时低咆一声,抬脚便奔了起来。

这马颇快,一扬蹄便飞驰了出去,后头顿时几声吸气。

“军侯!”韩其初急喊一声。

月杀急步欲救,却见一道黑影比他还快,纵身便向那马飞去!

------题外话------

谢大家关心,我没什么事,小感冒,喝点药就好。

元宝也没啥大事,就是有点斜颈,去医院做做康复就好。

嗯,好几天没来案子了,不知道明天写不写的到,反正快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