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六十七章 元修!

持久战便是用尽一切办法拖延时间,等待援军。

这日,从早晨杀到傍晚,精疲力尽,夕阳落山时,杀退最后一拨马匪,暮青躺在了尸堆里。

“晚上,我们装尸体。”暮青道。

杀了一天一夜,还有一天一夜才能等到援军,他们不能再这么杀下去,匪寨里五千多兵马,人海战术便能将他们困死,而今日的厮杀他们绝经不起再来一回。

只能走偏门,混在尸堆里,有人过时出冷刀。

“给。”章同俯身,给暮青递来一块烙饼,看她接了,竟连说话起身的力气也没,就这么躺在尸堆里咬着干巴巴的烙饼,没嚼几口便往下咽。他皱起眉头,她的脸早就被血和西北的黄沙给糊了,只露一双清冷的眼在外头。

“何苦呢?为何偏来这军营?”从撞破她是女儿身的那天,他心中便一直有这个疑问。

她咬着烙饼,他等了许久,以为她不会说,但还是等来了她开口,虽然只有一句话,“我爹被权贵所杀。”

章同微怔,所以?

她女扮男装入军营,千里行军随西北,为的是立军功谋前程,有朝一日为她爹报仇?

西北的傍晚不同于江南,纵是霞光漫天,照的也是土墙黄沙,每到傍晚,便看得人心头悲凉。那躺在尸山里的少女,眼眸清亮,不见悲凉,但这尸山,这孤身坚守,只叫人心中更悲凉。

女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她爹去了,家中应是也没兄长在的,无所依靠,替父报仇成了她走下去的理由,入军营,同这天下儿郎一样操练、行军、吃糙米,住营帐,睡草席,只为有朝一日去往那高处,大仇得报。

可她想过没有?那高处岂是那般容易待的?她若真立功受封,便要一生隐瞒女子身份,不可暴露。否则便是秽乱军营,便是祸乱朝纲,便是欺君大罪!

哪一条都是死罪!

她行如此险事,可有想过日后?

章同只觉心中莫名发堵,狠要了块烙饼,嚼了两下便往肚子里咽,那干巴巴的饼划得嗓子生疼。

暮青闭上眼,沐着夕阳,吹着西北的烈风,除了风里的血腥焦糊气味有些难闻,这难得歇息的一刻让她有点想睡。

章同看着她,又看向铺满马匪尸体的村路口,没有歇息,只踩过脚下一具尸体,走去她前头,背对着她,面向村口。

暮青闻见风吹过衣袖拂过来的汗味儿和血气,睁开眼,见身前人立在尸山里,沐一身夕阳,那背影忽觉高大。

“歇会儿吧,能给我们歇息的时辰不多。”她道。

“你以为我累?哼!男子的体力总是强过女子的。”他哼笑一声,那高大的背影忽然就变得幼稚了。

“嗯,逞强也好过女子。”

章同皱眉,回身,“天下间怎有你这等不……”

他想说,不识好歹,话到嘴边却怔住。她唇边正挂着浅笑,那是张满是血和黄沙的脸,早已看不清容颜,那笑容却比夕阳暖。

“歇着吧。”她又道了声,便没再开口了。

依旧能感觉到有人的目光落在她脸上,过了许久,听见有人坐下。

章同没躺下,只盘膝坐着,依旧背对着暮青,望着村口。

歇息的时辰总是短暂的,但这一回似乎比白天长了些许。他们杀了太多人,已记不清有多少,只知这村路上已无落脚处,到处是尸体。一天一夜,如此战绩,许是惊了匪寨,白天时疯狂的涌入,到了傍晚沉歇下来。

人再来时已是天黑,人数并不多,约莫百余人。

百余人聚在村口,村中各处的火油已燃尽,房顶、院子、牛棚、草垛,各处冒着烟,月色挂上枝头,照着村路上铺满的尸体,叫望见的人心头发毛。

马匪们一时不敢进,一天一夜,除去昨晚,仅今日白天,他们就来了五拨人,只有几个逃回去求救,绝大多数将命留在了村中。大当家的震怒难平,一拨一拨的人往村中派,傍晚时寨中已无人愿来,争吵了许久,才来这么点儿人。

寨子里赔上了多少命,弟兄们就有多怒,但同时也心生惧意。

这村中尸山,已成无声震慑。

那为首的马匪扫了眼村里,见村中已如死村,家家户户门窗紧闭,不见灯火,不闻人声,风吹来,只有血腥气和焦糊味儿。看不出来那五人藏在何处,还有几人活着。

那马匪目光微闪,将长刀往村中一指,“给老子挨家挨户地杀!”

百余人齐声呼喝里,村路上的尸堆里,有人无声叹息,随即站了起来。

这些马匪也不是蠢货,装尸体抽冷刀不可行,看来还是要拼了。

那为首的马匪看见从尸堆里起身的暮青和章同,冷笑一声,“藏在尸堆里,你们可真孬种!”

“孬不孬种,你们来试试就知道了。”章同冷哼。

“哼!杀了一天了,只凭你们两个人,以为能杀得过老子这么多弟兄?笑话!”那为首的马匪也哼了声。

“谁说只有他们俩的?老子两个不是人?”这时,鲁大的声音自村路后头传来,与老熊一齐走出来,站到了暮青和章同身边。他们两人在那边路上,听见有马匪进村,等了片刻却没见人涌进来,想着许是都围上了暮青和章同,两人便赶紧赶过来了。

那马匪眼一眯,等了一会儿,见无人再来,便笑道:“四个,看来你们死了一个。”

韩其初一直在村长家中,未出战,但这事没人傻乎乎的告诉敌人,暮青只哼了一声,淡道:“嗯,五个人,来了四个,等于死了一个。算数真好,以后不当马匪,可以当个算账先生。”

那马匪脸刷地黑了,傻子才听不出她话里的嘲讽。

鲁大、老熊和章同哈哈大笑,鲁大一指脚下尸山,大笑:“那不成!你小子太抬举他,他想当算账先生,得先数出来他们死了多少人。”

老熊和章同又一声大笑,月色照人,伏尸满地,四人立在尸山上,浴血坚守,孤独苍凉,却笑出了几分血气。

笑声传去老远,随风散在小村的夜空,让人心头发热,也遮了村后急切的敲门声。

村中最后一排土房院子里,立着两道人影,一人身形佝偻,夜色里瞧着似是位老者,另一人清瘦斯文,拍门声却急,语速极快,“老乡,我等乃西北军将士,困守村中,浴血奋战一日夜,援军明日傍晚才至,我等只有四人,势单力孤,精疲力尽,望村中壮士相助,共抗马匪!”

韩其初拍着门,心中有火在焚,他在村长父子家中看着那四名马匪,听着外头杀声,算计着人至少来了五拨,昨夜那两拨依照战术,他们四人又体力充沛,并没有太累。但黎明时分至傍晚,不停杀退了五拨马匪,想必已身负有伤,精疲力尽。

再战一日一夜,他想他们或许已不能。

不能看着他们死,他只能尽自己最后所能。

然而,门紧闭着,屋里似无人,死寂无声。

韩其初立在门外,看一眼那村长。

老汉哆哆嗦嗦上前敲门,“李家老大,快开门,前头拼杀的确是西北军将士!西北军的副将军就在其中!”

门还是紧闭着,屋内无声,韩其初等了一会儿,转身离开那院子,往下一家。

“老乡,我等乃西北军将士,困守村中,浴血奋战一日夜,援军明日傍晚才至,我等只有四人,势单力孤,精疲力尽,望村中壮士相助,共抗马匪!”

那门也关着,无人应声。

老汉赶紧又上前游说,“马三家的,快叫你家汉子出来,前头拼杀的确是西北军将士!西北军副……”

韩其初不待他说完,转身便去下一家。

敲门,请援,一家接着一家。

“老乡,我等乃西北军将士……”

“老乡,我等乃西北军将士……”

西风呼号,割过屋墙,苍凉的哨音诉尽冷漠悲凉。

无人开门,西北百姓的守护神,这夜被他们所守护的西北百姓关在了门外,绝了仅存一息的生机。

韩其初立在村尾,看伏尸一地的村路,看一排紧闭的屋门,仰天一笑。

那村长畏畏缩缩挪来,小心翼翼瞄着韩其初,道:“这、这位将军,这也不能怪俺们村中百姓,大家伙儿这大半年都被马匪给吓怕了……”

“怕?”韩其初冷笑一声,“正因你等怕,帮着马匪绑劫路人,害了多少无辜之人?我等昨夜本可回营,因怕走后村中百姓遭屠才留下孤守!一日夜,杀退七拨马匪,护你村中一人无失!直至今夜走投无路,才来请求庇护,而你等呢!”

“怕?难道我西北军的将士是铁打铜铸,非血肉之躯?难道我等家中无妻儿老幼,愿战死异乡?”

“呵!关外杀胡虏,关外剿匪徒,以为护的是我大兴百姓,原来不过护了一村冷血之徒!”

“罢了,西北男儿的血性不过如此,既怕死,你等且在家中等着吧,我自去寻军中同袍,今夜便是战死,也要与我同袍兄弟身首一处!”

韩其初走去院外,自一具尸身旁拾起一把刀,仰天深吸一囗西北的夜风,意难平,语气已无波澜,只道:“援军明日傍晚到,若你等能活到那时,韩某只有一事相求——听说村中家家都供着西北军的长生牌位,砸了吧,无需再奉!”

说罢,他走向村尾,身后院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

那开门声不大,出门来的汉子脚步声却沉厚有力,他肩头扛着把锄头,月色照着他的脸,黝黑发红,冲韩其初喊道:“谁说西北男儿没血性?你这人咋这么没耐性?黑灯瞎火的,家里找把锄头的工夫就被你给骂了!俺们村里的汉子有没血性,俺今晚就叫你瞧瞧!”

村中百姓日日田间做活,锄头放在哪里怎会不知?这借口太拙劣,韩其初转身,却瞧见一排村屋的门一个接一个打开,里面出来的汉子拿着柴刀、斧头,扛着锄头、钉耙,个个喘着粗气,冲他呼喝。

“俺们村里的汉子有没有血性,今晚就叫你瞧瞧!”

“俺们自己的村子,俺们自己守!”

一群汉子出了自家门,窗子里,妇人抱着孩子,含泪望着,明知自家男人这一去许再也回不来,仍咬牙忍着,没人劝阻。

汉子们涌去村路上,看见夜色里那伏尸一地的惨烈景象,倒吸一口凉气。他们知道有人在村子里和马匪开战,却不知是西北军的将士,也不知他们只有五人。一日夜,他们躲在家里,从不知外头是怎样的坚守,这一刻走出家门,望见这地上惨烈,胸中热血不由翻腾滚动。

“杀马匪!护我西北将士!”不知谁喊了一声,众人跟着呼喝高喊,举着柴刀斧头锄头钉耙,乌泱泱出了村尾路口,奔向前头那条路,挨家挨户得敲门。

门打开,又出来二三十个汉子,四五十人又往前头路上的村屋涌。

韩其初立在村尾,看这情景,深吐一口长气,忽觉肩头之重轻了些许。

但这口长气还没出完,他眉头便皱了皱,转头望向村前那条路,一排排村屋挡了路,他瞧不见路上情形,只侧耳细听,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太安静了!

村民们的呼喊衬得那条路上死一般寂静,让人心里头忽觉不安。

马匪既然来了,那边应该有打杀声,怎么……没听到?

韩其初心头莫名有种不安,提刀大步便往村头奔去,转过村尾,风从身后吹来,他一眼掠过村中地形,忽然停住脚步!脑海中浮现出昨夜所画下的村中地图,思索今日战局。

一日夜,马匪来了七拨人,人都被杀退,死伤数百。若他是那寨中当家,必不会再派人来送死,定会想方设法将村中藏着的人找出来,再趁着此时夜色正浓……

韩其初忽然往向前方村墙,不,不是村墙,那墙虽矮,马可越过,人却不行。

那么……

他脑中再度掠过村中地形图,忽然转身,望向上俞村后,那在黑夜中静静坐落着的下俞村,脸色忽变!

“不好!且……”他要阻止那些村民往前头去,却见村中汉子们已转过路口,涌向了村前的路。

韩其初只好奔了过去。

*

时辰往前倒退些,在韩其初挨家挨户敲门请援之时,前头村路上,百余名马匪和鲁大等人隔着大半条村路遥遥相望。

那为首的马匪问:“你们究竟啥身份?”

鲁大摸了摸下巴,“老子这张脸,看来刮了胡子还真没多少人认识了。”

他一脸郁闷,老熊哈哈笑道:“搞不好回去,连大将军都认不出将军了。”

“那敢情好!大将军要能在老子手上吃瘪一回,老子和胡子刮得也值了!”

夜色深沉,纵有月光照着,依旧辨不清人脸。那马匪一时瞧不出鲁大是谁来,但从老熊的话中听出他竟是西北军的将军,不由心惊。身后的马匪们也惊呼一阵,有人不自觉地往后退。

怪不得这些人杀神似的,五个人杀退了他们七拨人,原来是西北军!

那为首的马匪回头,狠戾地扫了眼手下人,一群马匪顿时惊住不敢再退。他这才转回头来,冷笑道:“老子说谁这么胆大,敢跟咱寨子作对,原来是西北军的兔崽子!”

“兔崽子?”老熊恨得直磨牙,“少来嘴皮子上的工夫,拿手上的刀比比,看谁能宰了谁,就知道谁是兔崽子了!”

“躺下的一定是你们!杀了我们这么多弟兄,你们也穷途末路了吧?还想回去见元修小儿?死了以后,魂儿去见他吧!”那为首的马匪哈哈大笑,身后人也跟着哄笑。

鲁大和老熊脸色沉了下来,章同站在两人身旁,把暮青挡在身后,暮青也不强出头,干脆就避在三人身后,低声对三人道:“不对劲,他似乎在拖延时间。”

三人一愣,鲁大和老熊其实也在拖延时间,援军明日傍晚才能到,他们还有一日夜要坚守,此刻两人身上也都负了伤,难得这拨马匪不急着打杀,他们便也不急,打嘴皮子仗又不费啥体力,借着这机会养养精神夜里好再战。

两人本身就有意拖延时间,因此也就没发现马匪也有这目的,经暮青一提醒,两人不由心中一沉。

马匪为何要拖延时间?此刻四人没有像白天那般分散开,而是聚在了一起,若此时有埋伏……

鲁大面色忽然一变,正要有所行动,忽听村后有人一声高喊!

“杀马匪!护我西北将士!”

四人皆怔,齐回头望向身后村路,马匪们也齐望过去。也就片刻工夫,后头哄闹声如潮水般一声高过一声,随后便见五十多名村中壮年汉子举着柴刀斧头锄头钉耙等物高喊着口号冲了过来。前头院子里离鲁大等人近的屋子听闻高喊声,也都打开门,几名汉子也操着农具加入进来,一群人从后头涌到前头,将四人挡在了身后!

村中路窄,五十多人将鲁大、老熊、章同和暮青四人围了几层,四人立在尸山上,见前方乌压压的人墙,高举的柴刀锄头等物挡了视线,视线忽然便有些朦胧。

留下守护村子,因为他们是西北军,没有更多的想法,也没想过回报。一日夜的奋战,四人皆负了伤,鲁大身中三刀,老熊也是三刀,暮青和章同各挨了两刀,除了这些刀伤,四人身上另有磕碰擦伤无数。浴血坚守,等的是援军,未曾想援军未到,等来了村民的相护。

这一身伤痕,这一刻忽觉得值!那身上流淌的血,这一刻都似乎滚烫。

这时,韩其初从后头奔过来,见四人果然聚在一起,脸色更沉,来到鲁大身后,低声道:“鲁将军,这一拨马匪不太对劲,恐有埋伏!下俞村方向可能有弓手会围上来!”

白天时,马匪总是来了便找人杀人,应是他们也没想到村中区区五人能杀退他们多次,每回都以为能将他们杀了,每回都败下阵来,到了晚上总算想要改变策略了。他们的人不敢冲过来打杀,很大的可能因为后头有弓箭手,为了不使自己被射杀,所以才远远地拖延时间。而以村中地形来看,只有从下俞村包围过来,才需要些时间。

鲁大方才也觉出事有不对,听闻韩其初所言,脸色也沉了下来。他转头望了眼下俞村的方向,夜色深沉,村屋遮了他的视线,村民们的呼喝也让他听不出那边方向有没有人,于是无法判断马匪的弓手离此还有多远,他只得争分夺秒,当机立断道:“大家静一静!老子是西北军副将鲁大,马匪强悍,既然你们愿意跟着老子杀马匪,一切就听老子军令!老子现在命令你们到最近的院子里,进屋关门,藏好!快!”

鲁大没将弓手之事与村民明说,此时若说此话,村民必定大乱,不听指挥四处乱跑,只会死的人更多。

但他不明说,村中汉子们都莫名其妙,“将军,俺们都出来了,为啥叫俺们再藏回去?”

“这是老子军令,你听不听?不听别跟着老子杀匪!”鲁大怒喝一声。

前头那为首的马匪面色一变,惊惧地盯住鲁大——是他?怪不得!

身后的百来人听闻鲁大之名,也都面露惊恐神色,那为首之人焦急地望一眼下俞村的方向,人来得是不是也太慢了点儿?怎么还没到!

此等能将鲁大几人聚在一起的机会难得,那人当机立断道:“走得了吗?告诉你们,老子的弓手马上就到!你们今晚都要被射成马蜂窝!”

“啧!”鲁大顿恼。

果然,村民们听闻此言,顿时静了下来,热血被当头浇了盆冷水,很快慌了起来。

仗着几分热血尚存,帮西北军共杀马匪是一回事,被弓箭手围杀又是另一回事。杀马匪,他们可出一份力,遇着弓手,他们只有被屠的命运。

其实,没人真的不怕死。

“进屋藏好!快!”鲁大马上又命令道。

这回村民们听话了,依鲁大之言,涌进最近的几个院子。

那为首的马匪焦急地望向下俞村,见还没动静,便对后头人呼喝一声,“想得美!弟兄们,他们都受伤了,撑不了多久,先给老子杀!”

话是这么说,可是他们围上去,万一弓手来了,乱箭之下,岂能保证自己不被误杀?

马匪们有些犹豫,村民们听闻此言,往院中涌得更急,鲁大带着暮青四人挡在前头,防备着马匪忽然杀来伤着村民。

正是这犹豫、避逃、防备的乱糟糟的一刻,夜风里忽有啸音!

重矢急如风涛,月下飞吟一声啸!

鲁大五人心头一凛,抬头!

只见一箭逐月,携千钧之力,破西北的烈风,击碎月色,越头顶而来!

马匪们皆露喜色,那为首之人仰头哈哈一笑,“我们的人到……”

噗!

话音未落,夜色里炸开血花,那马匪脖子还仰着,喉口便被射穿一个血洞,黑乎乎的灌着风,后头一串儿马匪皆身子后仰,脸开一洞,血花飞星般炸开,那箭带出的罡风将百余马匪扫倒一片!

没人去数那一箭杀了几人,倒在地上的马匪皆抬头,呆木地望着前方。

鲁大五人齐转身!

战马扬蹄长嘶,一人在月色中,红袍银甲,墨发雪冠,手执神臂玄天弓,眉宇似星河,披挂一身月光,宛如战神天降!

那人策马,神驹未落,手中三箭已发,飞驰半空,气吞万里所至之处,乾坤破,人寂灭,血如泼。

百余马匪死翻在地,那人身后隆隆马蹄声震若滚雷,战马,戎装,道道跃村墙,立那人身后,军容整肃,披甲映月色清寒,巍巍豪气震了村庄。

西北军,精骑!

鲁大和老熊面上露出狂喜,望那坐于神驹之上宛若战神的男子,齐喝:“大将军?!”

大将军!

来者,西北军主帅!

元修!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