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六十三章 古怪老村

全都没有回来?

“被马匪杀了?”章同沉声问。

那些马匪,敢杀西北军的兵?

韩其初皱眉沉吟,“未必不敢,总有些亡命之徒。”

西北军与马匪有旧怨,既然杀过一批人,定有些怀恨在心的。

不成想,鲁大摇了摇头,“人不知道死了没,也不知道活着没。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老子也不知道是不是马匪干的!”

案上烛台火光如豆,衬得西北汉子眉宇阴沉,眼里有火在跳。这也是今晚他将暮青等人叫来的原因,这小子擅长查案,或许能帮帮忙。那些派出去的兵都是西北军的精军,他手下的老兵,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绝不容许他们连尸体都找不到!

韩其初和章同互望一眼,面色凝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即是说……人都失踪了!

“老子派出去的人都是军中斥候探马,西北土生土长的汉子,乔装个个是好手!边关一遇战事,百姓出门大多结伴,他们就扮作结伴去葛州城的百姓。他们跟老子定下的是百里一暗号,一日一联络,可是三拨派出去的人都在进入葛州城前三天失去的联络。此处离葛州城有八百里,那十三座马匪寨子就在前头方圆五百里内。”

百里一暗号,进入葛州城前三天失去联络,即是说,人是在离葛州城前方圆三百里的内失踪的!

西北广袤荒凉,马匪猖獗,狼群环伺,人若死了,黄岩下一丢,或被野狼叼去,或被风沙埋了,失踪几个人太容易了。人是失踪在匪寨附近的,马匪打家劫舍,抢掠过路商队,几个百姓他们许瞧不上,但未必会放过。西北军的汉子身手都不差,若遇打劫,马匪有杀人之心,他们势必反抗。这一反抗,身份必定暴露,他们要么被杀了,要么被抓了。

若被杀,马匪与西北军有旧怨,曝尸的可能性比较高。

若被抓,总该会派人下帖,商议放人的条件。

可如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是怎么回事?

“将军可否告知,这些马匪有多少马匹?”章同问,他想不通,西北军主帅元修有战神之称,马匪既然被他剿平过一次,为何还敢为祸?即便边关起了战事,西北军折损了些,需从江南征新兵,可这些马匪怎敢保证战事必败?难道不怕西北军战后回头再剿匪,他们便再无活路?就算如其初所言,这些人已成亡命徒,不在乎日后生死,那从江南来的五万新军呢?西北军身陷边关战事无暇他顾,从江南行军而来的五万新军却可以拿他们磨刀。这些人傻了?难道想不到新军想拿他们磨刀?

十三个马匪寨子,五万大军,他们何以为抗?

若不能相抗,何以敢动西北军的兵?

他总觉得,这些马匪重聚为祸之事,有些蹊跷……

韩其初闻言,眸底忽有亮色,望着章同笑了笑。章同心骄气傲,区区马匪,若是往日,他定不会放在眼里,今夜问出此话来说明他心中已有几分谨慎,已肯用脑子,这在以前是绝不可能的。

行军两个月,与他一同从家乡报名从军的人,已见成长。

而这成长……

韩其初转眸瞧了眼暮青,这成长与这少年分不开,若非她这一路一次次的撼举,章同的棱角绝不会如此被打磨。

暮青未说话,只低头瞧案上地图。月杀依旧那张冷峻的脸,瞧不出情绪波动。

听鲁大道:“现在这些马匪有多少人,老子也不知,不然也不会派人去探查。但当初老子随大将军剿匪时,这十三座寨子,马匹足有一万多数!”

“一万?”章同和韩其初齐惊。

一万多马匹,便是一万多骑兵!

不知这些马匪寨中如今有多少骑兵,若还有这么多人,再踞山寨险要之势,确实可与西北新军一抗。新军虽有五万大军,但都是步兵,自古步兵对阵骑兵便有先天劣势。野外战争,骑兵的冲击力向来都是战场上的王者,只要兵法战术不失,一般都会胜利,就算失利也可全身而退。步兵却无此优势,面对骑兵,步兵只能以阵型阻止骑兵的冲锋,否则只有被屠戮的命运。

那么,如今这些马匪寨中的骑兵是否也有此数?

“这便是老子想要查的!老子在江南征兵之时就收到大将军的传信,大将军也觉得马匪重聚为祸之事有异,要新军进葛州城前,定要将此事查清!”鲁大道。前线有战事,后方不能生乱,新军到达边关前,匪祸必须要剿平!

“别查那些马匪寨了。”暮青忽然开口。

她一开口,帐中人都愣了。她自从进帐就问过一句话,接着便只听不言了,大家都商讨完了,正准备讨论从何处下手查呢,她竟说不查马匪寨?

那查啥?

暮青忽然往前走了两步,伸手在地图上葛州城外三百里的范围内一划,她手指划过之处,一处寨子也没有,反倒是在地图上标示出来的村庄上圈了一遍,“有问题的,是这些村子!”

鲁大、老熊、韩其初、章同和月杀的目光都落在那些村庄上,抬头齐望暮青。

暮青道,“人是在离葛州城三天路程的范围内失踪的,不要考虑他们失踪前有没有遇到马匪,身份有没有被识破,被抓了还是被杀了,这些想法毫无帮助!失踪前他们遇到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失踪前他们在做什么!他们的目的是探马寨的虚实,想想他们一路上会做的事,除了每日一联络,百里一留暗号和每天的赶路,他们要做的便是四处打探搜集消息。不同于呼查草原沿路来的数百里无人烟,葛州城乃西北首邑大城,三百里外有不少村庄!村庄是借宿和打探消息的好地方,如果是我们,我们会过这些村子而不入吗?”

除了月杀依旧冷着张脸外,其余人皆目露亮色。

“既然他们会进村中借宿,伺机探马寨的消息,而他们正好是在这段时间内失踪的,那么这些村子我们就该去查一查。重走他们走过的路,重做他们做过的事,真相或许就会在我们眼前出现。”暮青的手再次来到地图上,在一处落下,“葛州城外三百里,离官道最近、最大的村庄——上俞村!”

她抬眼望向那几双激动的眼睛,“目的地有了,何时出发?”

*

黎明时分,一行人才出发。

鲁大乔装成一名归乡的员外,暮青扮成他的小厮,韩其初扮成账房先生,老熊、章同和月杀扮成家丁,六人换了身百姓衣衫,出军营时天刚蒙蒙亮,一辆马车停在一道巨大的黄岩后。

鲁大已在车里等,韩其初是账房先生,自可与他同乘一车,暮青是小厮,按理该在车外,章同对她道:“你和其初都去车上,老熊驾车,我和越慈在外头就够了。”

暮青挑了挑眉,不说话,只跳去马车一侧坐了,没有进车内的打算。她是小厮,小厮和员外同乘一车,路上若遇上马匪劫道儿,必露马脚。

章同皱眉,望暮青背影,晨阳刚从地平线上冒了个尖儿,那金辉便将西北广袤的黄土路映得天地一色。她一身素布青衫,在这天地风沙里,背影如江南岸上一抹翠色,清卓不可言,入得目中来,便再难消下心头。

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那肩线,柔得一抹弯月似的,哪是男子能有?

他知道,那平平无奇的眉眼定非她原本的容颜,天底下何等容颜的女子能行她所行之事?

他也知道,那周二蛋之名定非她本名,哪有女子叫这等名字?她女扮男装从军已够惊世骇俗,怎么忍心给自己取这么个名儿?

章同望着暮青的背影,不由有些发怔。月杀看着他发怔的眼神,再循着望向暮青,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这时,马车里传来鲁大不耐烦的声音,“谁他娘的要跟老子同乘一车,赶紧进来!”

韩其初赶忙打了帘子,蹬了踏脚便要上车,动作却忽然一顿,望着马车内,怔住。暮青发觉他停了上车的动作,转过头来,一眼望见车内鲁大,也怔了。

只见马车里,一松褐锦袍的男子大咧咧坐着,眉似刀,目如铁,鼻梁下巴都似被刀锋削过,铁骨铮铮的男儿气,竟有三分英俊。

鲁大被瞧得恼,不自在地把脸转向车帘,躁怒道:“瞧啥瞧!老子不就是把胡子刮了?娘的,老子在西北太出名了也不好,那群兔崽子都见过老子,不把胡子刮了,认出老子来咋办?”

“将军刮了胡子,还真不难看!”老熊笑道,原先蓄着络腮胡,将军总看起来邋邋遢遢的,这胡子一刮干净,倒显出几分英气来。

“滚!”鲁大怒骂,“这脸胡子跟了老子多年,回头老子一定烧了那些马匪寨子!”

老熊哈哈大笑,鲁将军出了名的爱他的络腮胡,还曾经唆使大将军也蓄起来,说那有男儿气,如今胡迫不得已刮了,那些马匪怕是要倒霉了。

韩其初也笑了笑,这才上了马车。

外头,老熊驾着马车,暮青坐在马车一侧,章同看着她身旁的空位,正犹豫着坐去她身旁还是坐去对面时,听见月杀道:“这边!”

月杀已坐去暮青对面,冷着脸挪了个空位给章同,章同看了眼他,脸色有些难看。这人不是他们伍的,但属同一陌,湖边演练那晚是他手底下的兵,当时没注意此人,直到他自荐当诱饵去引呼延昊。他似乎跟这小子没仇,他这张冷脸是为何?瞧他不顺眼?

若平日,章同定去与暮青同坐,不与这讨厌的小子挨着,但……

章同瞧了眼暮青的背影,终是转头,一跃上了马车,与月杀挤在了一处。

背对着她,他望前方巨大的黄砂岩,想男女授受不亲,既知她身份,终是再难将她当男儿待。

马车缓缓行了起来,向着,上俞村。

*

上俞村离新军扎营地有五百里,一路驰去,路经马匪寨时,只见延绵高踞的黄砂岩将西北荒原切割成道道蜿蜒的黄沙路,一些寨子的瞭望哨就建在黄砂岩上,一眼望尽荒原,一辆马车独行在路上,不可能不被瞧见。

但,一路都没有劫道儿的。

能雇得起马车的百姓都是有些家财的,马匪遇见马车行路,不可能不劫。鲁大乔装成归乡的员外,本想着路上若遇打劫,正好能确定哪个寨子里有人,未曾想途中竟一人都未瞧见,那些瞭望哨里,风沙漫漫,过时刮着哨音,悠远,如作古之城。

空寨?

六人心头都有些古怪感,一路行了三日,所经七寨,竟都无人劫道,就这么在第三日傍晚到了上俞村口。

六人乘的马车未敢用军马,找了匹普通的马,脚力不成,五百里路行了三日,到了上俞村时已是傍晚。马车停在村头,见黄土砌成的矮墙绕了半村,墙身道道风痕,塌了几处,村子里约莫有两三百户人家,大多黄土房子,唯一家加了青瓦,围了院墙,瞧着有数间房,想来应是村长的家了。

村中其余人家屋少,要借宿自是去村长家。

傍晚正是饭时,家家户户飘着炊烟,有百姓从家中出来抱柴火,瞧见进村的马车,目光一梭,便飞快地进了屋。一路见了几户人家都是如此,暮青坐在马车外,捕捉到那几户百姓的神色,深思不语。

到了村长家门口,老熊去敲门,他是西北汉子,说的是此地方言,借宿应容易些。

开门的是个小童,扎着两髻,圆嘟嘟的雪白可爱,瞧着不过五六岁,声音嫩得叫人心软,“你们是谁?找我家爷爷?”

老熊顿收了那身粗汉气,挤出个笑来,蹲下身欲与这小童说话,屋里忽然急急忙忙奔出个人来,对那小童呼喝道:“谁叫你出屋的?”

那人是个青年汉子,神色紧张,一把将小童抱起藏去身后,戒备地扫了眼马车。

老熊起身问道:“小哥,此处可是村长家?俺家老爷自外归乡,要去葛州城,天晚了想在村中借宿,不知家里方不方便?呃,小哥放心,俺们不白住,只要借间屋子给俺们,整几碗饭填填肚子,俺们明天一早就走。”

那青年汉子不说话,又往马车里瞧。

“哦,车里有俺们家老爷和账房先生,再加车外这几个,一共六人。俺们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儿,瞧见村中大多屋舍不够,只有小哥家中挤得开,还望念在同乡的份儿上行个方便。”

“家中只有一间屋可用,你们不嫌挤,便进来吧。”那男子说罢,匆匆让开身。

老熊露出喜意,回身望了眼马车上暮青三人,暗暗使了个眼色。暮青的目光只盯在那男子身上,但未说什么,只下车来打了帘子,让鲁大和韩其初下了车。

鲁大浑身英武气度,那男子顿露惊色,面生戒备。

鲁大却似没瞧见,扫一眼村中,豪爽地对暮青几人笑道:“走了有些年了,西北还是老样子,让老子想起当年吃不上饭跑去外乡筑河堤的年头。”

那男子一听鲁大也是西北口音,原先干的力气活计,这才消了些戒备,将人领进了院里。

马车赶不进来,老熊便把马拴在了外头,六人被带去了西屋,屋里一张床,一张榻,一张圆桌,两把椅子,摆设简单。

“家中有些被褥,今夜怕要你几人睡地铺了。”那男子道。

“不碍不碍,有地儿睡就成,俺们都不挑。”

“那晚饭过会儿送来,今日未曾想有人借宿,饭得再做些。”

“多谢小哥!”

老熊在军营里多少年没说过客套话,待那男子走后,他顿时脸色有点苦,觉得还是在军中好。

房门一关,屋里安静,屋外也安静,烧火做饭的声音听得清楚真切。鲁大原本想跟几人交流下想法,瞧这气氛也没开口,但几人心里都能感觉得出这村子里的人对外人的戒备。

几人不约而同去瞧暮青,她说这一带村子有问题,果真没说错!

暮青坐在圆桌旁,屋中六人,只她坐着,虽不合规矩,但鲁大和老熊都是粗人,没人在意。章同瞧着,却觉得她脸上略有疲色,那眉眼本就平平无奇,又被黄风吹得灰扑扑的,越发显得单薄,只一双眸清亮如那月上霜色。

这三日她坚持坐在马车外,跟着他们风餐露宿的,一声苦累都没喊过,但女子体力终究不比男子,她还是有些累吧?

这般想着,晚饭送来时,见馒头和菜旁还放着壶水,章同便倒了杯水给暮青递了过去。

鲁大在,他不先给鲁大倒水,反倒先给暮青倒,纵然鲁大和老熊都不在意,此举还是显得有些怪。韩其初瞧了章同一眼,月杀狠皱起眉头,暮青抬手往那杯口上一覆。

众人一愣,见暮青的目光在桌上的饭菜以及水里扫了一圈,摇了摇头。

那意思,很明显。

饭菜有问题。

*

饭菜端进屋时,外头的天色已黑,过了半个时辰,天色已黑尽。

村中虫鸣声渐起,院里几声低低的脚步声传来,有人压低着嗓子在说话,听那声音,一名老者,一名青年人。

“屋里没声儿了?”

“没了。”

“里头有俩汉子颇壮实,可别没睡死。”

“放心吧,爹,刚才从窗子瞧了眼,都倒下了。”

那老者一时没说话,半晌叹了口气,“唉!去吧……”

青年汉子低低应了声,推开门,进了屋,月光照在他手里,依稀拿着捆麻绳。

屋里一灯如豆,光线昏黄,照见桌上趴着两人,地上躺了四人,饭菜吃了一半,一杯水洒在桌上。

青年汉子拿着绳子来到桌前,先去绑那老爷,绳子刚要往脖子上套,那看似睡死过去的人忽然伸手,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青年男子连惊惧的时间都没有,只觉那手力道如铁,一握便听喀嚓一声,未喊叫一块馒头便塞来他口中。

与此同时,地上四道人影刷刷起身,离门口最近的两人速奔去屋外,只听屋外也没能起声音,那老者便被一人押来了屋里!

稍时,另一人回来,道:“六间屋,只一间屋有人。小童睡了,女人打晕了。”

说话的是月杀,押着那老人的是章同。鲁大将青年男子交给老熊,韩其初和月杀将门关了守在一旁,暮青和鲁大站在了老人和青年男子面前。

那青年男子惨白着张脸,望那桌上只剩一半的饭菜。

暮青道:“别瞧了,你们家的饭菜都喂了床底。”

鲁大问:“你咋知道饭菜有问题?”

“我不仅知道饭菜有问题,我还知道很多。”暮青看了那老者和青年男子一眼,冷不丁地问,“说吧,前些日子有三拨人来你们村中借宿,人迷晕了,送哪儿去了?”

------题外话------

看见妞儿们都问元修,嗯,大概还有两章。

至于陛下,剧情到了自会出来。嗯,也快了

……

今天依旧有文推,古言,喜欢中医的妞儿们可瞧瞧。

药香之悍妻当家/农家妞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