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六十一章 新的传奇

“清理此处。”不待众将问是何缘由,暮青便指着脚下道。

她负手望格瓦河对岸,两名精军来到她身前,蹲在地上小心拨开青草,着手清理机关。箭头露出,很容易便能推断出机关座、矢槽、触发夹在何处,这些精兵在大漠遇此机关太多,对其构造早已熟知。

稍时,一只机关短箭便被从草皮下取了出来,箭完好地躺在矢槽里,触发夹绷着,箭头锋锐,夕阳下寒色刺人眼。

格瓦河对岸,呼延昊紧紧盯住了那只取出的机关。机关埋时对着青州山口西北新军到来的方向,他坐在河对岸,对着机关座,看不到那些青草里冒出的繁星般的箭头,只看到那两名西北精军取出一只机关短箭后,蹲在地上继续发掘,稍时又取出一只,传去后头。

后头,看着一只只传递出来的机关,漫天红霞染了西北军众将领的脸,那脸上神采诉尽内心激动澎湃。

西北军中老将、副将、军侯、都尉、屯长、陌长,皆望一个无官无品的新兵少年。那少年立在众将前方,望格瓦河对岸,脚下机关取出一只,她便前行一步。

呼查草原的风吹着少年的发,送那清音过格瓦河,字字刺人。

“呼查草原的土是黄土,西北沙尘暴的主要成分,松散易挖掘,蚂蚁的最爱。但一场瓢泼大雨之后,黄土湿稠,洞穴坍塌,天晴之后蚂蚁们便会重新寻找家园。”

“这世上,人爱走捷径,其他动物也一样,包括蚂蚁。被人翻动过的黄土格外松散,比没有翻动过的地方更好挖,蚂蚁们会愉快地找上这些地方发掘巢穴。但埋在土里的机关对蚂蚁来说很碍眼,它们会首先想要把这些东西运出土外,但机关座太重,并非它们能搬得动的。那么,哪里看起来最好搬呢?”

“埋机关时,为了让箭顺利射出,箭头部位的土是埋得最松散的。你的箭容易射出,蚂蚁也容易进去,这最易挖掘之处便会最早暴露。”

少年一步步行来,手中提着一只短箭,是她五日前下山时带着的那支箭。

呼延昊起身,草原的风拂着那苍黑的衣袂,眉宇红霞里染一抹残红。

五日来,她向他下了战帖却未见行动,只是坐在他对岸,同他一样风餐露宿,看起来不过是为争一口气,今日却忽破了他的机关阵,理由……闻所未闻。

“小子,你的名字?”男子声线低沉微哑,令人想起大漠孤城外,西山月圆夜,那高踞俯望猎物的苍狼。

“杀人者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少年声线清冷,令人想起雨后松竹林里那过耳的清风,闻之舒畅醒神。

明明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声音倒叫人过耳难忘。

“你是西北的兵,到了边关,你一样要杀人。”

“侵略者,杀我百姓,辱我家国,不堪为人,见者诛之!”

少年字字铿锵,说话间,身前那精兵已将河边最后一只机关座取出。正欲向后递,暮青弯身拿了过来,对准河岸,射!

呼延昊在她弯身时便向后速退,那短箭擦着他的衣袂钉去远处,他仰天长笑,草原上漫天霞光染了他的眸,血般颜色,“你可知,不将本王当人的人,全都死了?”

正当他仰头之时,风里忽一道破音,一支短箭直刺他咽喉而来!

呼延昊顺势仰倒,那箭擦着他的鼻尖而过,河对岸同时听闻嗖嗖两道厉声!呼延昊身子刚倒地,就地滚了两滚,手往地上一按,脚尖儿一点,起身、急退,矫健敏捷!

河对岸,鲁大托着巴掌大的机关座,骂道:“娘的,胡人崽子的东西,就是使着不顺手!”

“本王督造的东西,自然要不了本王的命!”呼延昊看了鲁大一眼,又看向暮青,兴味地一笑,那笑意总有几分残忍,“小子,你这等人物,本王一定还会再见到你的。你的命,早晚是本王的!”

暮青哼了一声,嘲讽,“取我的命之前,先想想如何杀尽天下蚂蚁吧。”

呼延昊脸色顿沉,他不能接受一丝失败,偏偏重创西北新军的大计毁在眼前这小子手中,这小子还戳他痛处!他定定望了暮青一会儿,转身离去。

格瓦河河宽七八丈,昨夜大雨,河水水位急涨,水流湍急,一时难以过人。后头有精兵递来鲁大的弓箭,他满弓连发数箭都被呼延昊矫健地避了开,眼看人就要走远,暮青回身,盯住顾老将军和鲁大道:“我水性好,挑几个识水性的人给我,我去追!”

“不行!”鲁大断然拒绝,“天马上就黑了,草原上狼群太多,危机四伏,你才操练了月余,单夜晚行军对你们来说都有难度了,别说追踪了。呼延昊是夜战的好手,他能在草原上布下机关阵,定有人帮他!谁知前方有没有他的人马?你们小心中埋伏!老子可不想再给新兵收尸!”

西北军多是北方汉子,又常年在大漠打仗,他们倒是能夜战,可惜水性不精。若非如此,他何必在岸边拿弓射呼延昊?早派人过河去追了!

这胡人狼崽子,终究还是叫他逃了!

暮青没有坚持,鲁大说得有道理,但她有件事这些天里都弄不明白,那便是晚上时,山上的弓箭手虽射杀了几头狼,但她一直没遇到过狼群。呼延昊的机关埋在此处有些日子了,他难道不怕有狼群经过踩了机关,还没等来西北新军,这些机关便失去了作用?听鲁大说,他们在西北大漠与胡人交战时也常遇上这机关,大漠也有狼群,这些机关究竟是如何避过狼群的?

暮青暂时想不通,但显然胡人有一些她不知道的办法。

这日傍晚,暮青随着众将领回到山上时,七千人的欢呼震了山林!

一条上山的路,精兵列队,新兵簇拥,好似欢迎英雄归来。那英雄少年走在众将身后,众将的耳朵都快被震聋了。

欢呼声远远传去青州山口,驻扎的四万余大军兴奋地齐望前方山头——阵破了?

破了!

只是破阵之法闻所未闻!

那少年,五日坐于草原之上,隔岸与狄三王子对峙,不费一兵一卒,一刀一箭,只等一场雨,一支草原上的蚁军,便叫机关阵现了形!

那少年,仵作出身,赢武将之后,断行军惨案,破草原箭阵!一人之力,保下西北五万新军!

大军在山口处看不见草原上的情形,只听有人从山上来传喜讯,自此,连日来新兵被杀、围堵误入机关阵、大军被阻青州山口的阴霾一扫而光。这夜,山上山下欢呼,新兵们围坐篝火旁,谈的皆是少年的传奇。

山上,伤兵营帐外的篝火旁,暮青端着碗,喝着热粥,吃着狼肉。旁边围着三四十人,皆是演练那晚她带的兵,火光映亮了新兵们的眼,比起演练那晚的欢欣兴奋,此刻新兵们眼中更多了热烈的崇拜。

“你咋知道那些蚂蚁能破了狄三王子的阵?快说快说!一会儿我进帐跟黑子讲去!”石大海兴奋地急问。

韩其初也笑望暮青,他也想知道,这少年太令他惊叹。

新兵们在旁边纷纷点头,远处一些吃晚饭的新兵听见忙端着饭碗起身凑过来,也都想听听。消息传得快,一传十十传百,一会儿的工夫,连西北的老兵都凑过来了,伤兵营帐前的空地外,顿时围了个十来层,人头攒动。

暮青坐在树下,端着粥,火光照着她的脸,粗眉细眼的少年,神情有些怔。

她未处理过这等状况。

前世,他们法医部门相对独立,加上平日的话题大多是科学性的,很多人觉得无趣,少与他们有共同语言。再者,没几个人受得了他们在吃饭的时候看着尸体的幻灯片,就一具尸身上的蛆虫讨论一整顿午饭的时光,所以除了同事,他们朋友不算多。她前世,也就顾霓裳这等特工出身的人不嫌她话题口味重。

在大兴这些年,百姓重阴司,仵作乃贱籍,寻常百姓见了仵作便想起死人,都觉得晦气,暮家左右无邻,她这些年来更无朋友,一个人清静惯了,突然被众多兴奋崇拜的目光盯着,一时有些不适。

她熟知蚂蚁的习性没什么奇怪的,她选修过法医昆虫学。在国外读书的那段日子,教授常接到警局的邀请去参与案件调查,一般情况下,他会带几名研究生组成的法医小组去。法医小组里,大家专业都有不同,比如法医人类学、法医病理学、法医昆虫学等等,有时还会有化学和考古学的研究生。

法医大多是病理学出身,也就是研究疾病和组织外伤的医师。尸身在分解前有机会解剖的话,死亡时间和死亡原因就判断得异常准确。但一旦进入分解阶段,柔软组织液化,尸肉上的线索消失,只能通过骨骼来做尸检时,便需要用到人类学的知识。所以,她修过人类学,也修过昆虫学,了解蚂蚁的习性很正常。

暮青望着那一双双兴奋的眼,想了片刻,将那些重口味的剔除,简短答道:“尸身上出现的昆虫,比如蝇类、蛆虫、皮蠹虫、蚂蚁,习性我都清楚。”

一句话便解释清楚了,篝火旁却久未有人声。

蛆虫……

新兵们盯着自己碗里的粥,望那白花花的米饭。

石大海一拍额头,忽然觉得自己问错了问题……

韩其初摇头苦笑,盯着手里的饭,也觉得吃不下了。

一群人都没了胃口,却没有人离开,众人瞧那树下坐着的少年,看她默默吃饭。远处山头上,大帐外顾老将军负手立着,往那半山腰的热闹,叹道:“这场面,真叫老夫想起了大将军还是新兵的时候……”

元家嫡子,西北从军,从一个无官无品的兵做起,一骑孤驰,万军中取了戎王首级,一战震了天下。那晚,军营里也是这般热闹,那晚,西北军尚未建成,围在大将军身边那些人却终究成了西北军的中坚力量。

时隔十年,未曾想今夜还能再见此景。

这少年,今夜俨然成了五万新军心目中的传奇。

十年前,众将士围在大将军身旁时,崇拜却保持着尊敬,狂热却保持着畏惧。而那少年身旁,众新兵崇拜、狂热,却未见隔阂……

新军多是贫苦百姓出身,这少年也差不许多,他不似大将军,当朝相国嫡子,太皇太后的亲侄子,众将士面对大将军时总谨守身份,众将归心,却总觉他在高处。这少年的出身让众将士在他身边时毫无保留的亲近……

这是与十年前不同的景象。

年过花甲的老将望着那山下之景,山风吹来,觉得有些冷。

这少年,这支西北新军,若令他们成长起来,会是一支怎样的力量?

*

暮青在树下坐着,并不知山顶老者的心思,她只觉身上有些冷。

冷意并不重,她只往火堆前靠了靠,吃过饭后起身去伤兵帐中看了看刘黑子。刘黑子沉沉睡着,听闻前两日发了烧,今日烧退了,军医说烧肯退便是无事了。

看过刘黑子后,暮青才回了营帐。这五日,为争那一口气,她与呼延昊对峙,风餐露宿,一直未曾好好歇息。明日那百名精军要清理草原上的机关,大军至少还要再停一日,她今夜可以好生歇息一下。

但躺下后,暮青渐渐觉得身上冷意阵阵,八月草原,热得像蒸笼,她竟觉得冷。

心头这才有了不妙之感,她昨夜又淋了一夜雨,似乎着凉了。

她女子之身,在军营多有不便,平日一直颇为注意身体,若非这几日与呼延昊对峙,这病也不会染上。她蹙了蹙眉,几番考虑,没有起身去军医帐中。

韩其初和石大海夜里在伤兵营帐里轮流照顾刘黑子,今夜帐中只有她和章同二人。章同自她今日回来,一直没说过话,此刻正背对她躺着,似乎睡着了。

暮青便也背过身去,闭上了眼。

半夜时分,她如置寒冷冰窖,有人忽拍她肩膀。

暮青一惊,回身一把薄刀抵上那人喉咙,却看见章同皱眉盯着她。

问:“你怎么了?”

------题外话------

新年前最后一天,华丽卡文了。

看了看时间,这是我来520小说过的第三个新年,每一年的这一天都在写文,每一年的这一天都有人陪伴,忽然觉得挺幸福。

就快跨年了,愿新的一年都幸福。

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