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五十八章 犯罪地理地

鲁大霎那抬头,林外晨光如缕,阴霾渐融,“你小子瞧出啥来了?”

“已清楚了。”暮青道,径直往林外去,“去河边。”

河边草密石青,暮青立在那染血的石旁,转身看向跟来的鲁大和韩其初,“凶手犯案越多,关联犯罪地点,越容易分析出他的心理地图、行为规律和心灵归属点。前夜到今晨,三起案子,三个作案地点,小径、林中、河边,作案地点无关联,但抛尸地点有共同点——林中!前夜和今晨,凶手在小径和河边杀人后,都将死者转移到了林中,案发第一现场与抛尸地点不在同一处。但昨日凌晨的那起不同,案发第一现场和抛尸地点在同一处,因为死者被害时就在林中。”

“变态杀人案的凶手杀人,大多是为了满足幻想。他们幻想杀人的场景,把自己想象成一个身负特殊使命的人,或者高高在上的主宰者,对被害者实施制裁或掌控,所以他们的作案模式往往有浓烈的个人色彩,犯案越多,他们的犯罪心理和犯罪地理地图就会越容易被绘制出来。这三起案子,凶手的抛尸地点都在林中,死者若非在林中被害,他便会将人杀死后带到林中。密林这个地点于他来说不是单纯的抛尸点,而是他实施掌控的圣地,因为对他来说杀人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将死者像猎物一样拨光衣服、开膛破肚、暴力撕扯,并吊去树上的这个过程,这个过程才是满足他掌控和支配乐趣的所在。而这些重要的过程他都是在林中完成的,三起案子都无例外。所以我认为,密林是他的偏好之处。”

鲁大拧着眉头听,听完眉头拧得更紧,“这山里啥不多,林子到处是!老子咋知道在哪个林子里抓那狼崽子?”

这小子所说的清楚了就是指这个?

这没啥用处!

“山中林子到处有,但离此地五里外的林子,我想我们遇见凶手的机会会高很多。”暮青道。

鲁大面色一变,“啥五里外?你小子别卖关子,给老子说清楚!”

暮青目光清冷,道:“我从不卖关子,我分析案情不喜欢说废话,将军耐心听完自会知道我所说的句句有用。”

鲁大烦躁地捏一捏发紧的眉心,耐心!他现在最缺的就是耐心!

“好吧!你说,老子不打断你!”

“将军可记得,前夜演练,清风湖与我们的营帐有多远?”暮青问。

“五里!”鲁大道,那是他指定的去处,怎会忘?

“那军中大帐离我们营帐有多远?”暮青再问。

“……五里!”

“军中大帐离昨日凌晨的案发地不远,也就是说,昨日那案发地离我们营帐又隔了五里。而今早我们路行十里过来,即是说,昨日与今日的案发地又相隔了五里!我说过,凶手犯案越多,犯罪心理和犯罪地理地图就越容易被绘制出来。现在,凶手的犯罪地理地图已经明确,五里杀一人,抛尸地在密林。”

鲁大和韩其初闻言,眼中皆有激动之色。

五里!他们竟都没注意到!

如此说来,只需在离此五里外的林中埋伏,就有可能抓住凶手!五里外的林子,需要埋伏的范围虽然也不小,但是比起整个青州山,已经缩小到令人心潮澎湃的程度了。

“可是……”韩其初有些忧虑,“这三起案子都相隔五里便可确定下一起也会在五里外?万一凶手心血来潮,隔了十里八里呢?”

“不会。”暮青坚定摇头,“变态杀人案的凶手作案模式都有浓烈的个人色彩,一旦一种模式让他感受到愉悦,他便不会轻易改变。除非,他在作案时感受到了威胁。”

她前世被请去侦办的变态杀人案,确有凶手会不断地改变作案模式,与警方斗智斗勇。但那是在警方不断侦察的情况下,为了不被抓获,凶手会不断地更改和完善作案模式。

“眼下凶手作案三起,我们三次都被凶手牵着鼻子走,跟在他身后遮掩新兵的死亡真相,疲于安抚军心。我们如今在凶手眼中是被他戏耍的猎物,还没有被他视为对手,他感受不到威胁,所以不会更改作案模式,反而会乐于欣赏我们的手忙脚乱。”

鲁大的脸色又阴沉下来,韩其初也不再言,显然暮青的解释已将他说服。

“既然凶手的作案模式不会轻易改变,那么凶手的作案时间规律也已明确。前夜和昨日凌晨,凶手看似一夜杀两人,但其实时日上属两天,今日又在凌晨。所以,凶手的模式是一日杀一人。鉴于他今日已杀过人,所以今夜子时前他都不会动手,他再次作案的时辰定在是子时到凌晨。”

暮青看向鲁大,总结道:“此处五里外,营帐附近的密林,今夜子时到凌晨,落单的新兵——满足这四个条件,我们就可以见到凶手!”

少年转身,沐一身晨辉,那般单薄清冷,却叫望见的人心潮澎湃。

鲁大和韩其初皆呼吸微急,鲁大转身便要去安排。

“我的话还没说完。”暮青却道。

鲁大停步转身,“还有?”

“还有。”暮青道,“方才我说的是凶手的犯罪地理地图,现在我要说他的犯罪心理地图。”

犯罪心理地图?

鲁大皱眉,那是啥玩意?

“方才我说,凶手偏好密林作案。准确的说,不是密林,而是黑夜中的密林。林中树密草深,夜黑遮人,很像一个幽秘空间,黑暗,幽闭。这不是大多数人喜欢的环境,喜欢这种环境的人大多孤僻,极度缺乏安全感。缺乏安全感大多是幼年时期造成的,而大多数变态者都有情感上的创伤。我们的凶手选择黑暗、幽闭之地来掌控和支配他人的生死,我猜他幼年时期曾在与这类似的地方遭受过创伤。他曾经在黑暗幽闭之处被人掌控和支配过,所以他现在选择同样的地方来掌控别人,以证明他已强大到成为这个曾经让他感到害怕之处的掌控者。”

这与从小遭受家暴的孩子,长大后通常会成为家暴的实施者是一个道理。

“凶手是个聪明人,你们认为他为何五里杀一人?他不单单是个杀人者,他是胡人,残杀西北新军不会单纯为了取乐,他更为了乱我军中士气。大军扎营山中,遇事传十里需些时辰,传五里的时辰却短得多。五里是于他最有利的距离,再短了他被我们发现的几率就会增高很多。所以,凶手不仅聪明,而且狡诈。”

“还有,前线战事正紧,西北军与五胡联军厮杀正烈,凶手孤军深入敌后,凭一人手段乱我五万新军,好大的成就感,好高的战功!”暮青哼了一声。

鲁大激动渐敛,面色又染了阴沉。

“现在,凶手的特征已经很丰满了——狡诈、残暴、胆大,幼年时期生活黑暗、渴望战功,会轻功,身手矫健。”暮青望向鲁大,问道,“鲁将军在西北多年,与胡人作战无数,可能想起符合这等特征的人?此人能深入我大兴腹地,找到我西北新军的练兵路线,凭一人之力很难能成事,需诸多暗桩内应、消息网络,他定非无名小卒,而是身在高位!可有人能与此对得上号?”

鲁大听到一半时已屏息,听暮青说完,眼中已有惊色!

暮青挑眉,心知是有了。

“有是有,可是这狼崽子咋会在青州?”鲁大拧眉道,“你小子说的这些,只能叫老子想起一个人来——狄三王子呼延昊!呼延昊是老狄王三子,出身不好,他娘是部落相争时俘虏回来的奴隶,狄人待奴隶如牛羊,他自幼就跟着他娘在牛羊圈里生活,听闻受了其他王子和勇士不少欺辱。他十五那年,咱大将军一骑孤驰,万军中取戎王首级,一战震天下!那一战,老狄王也差点死在咱大将军的箭下,他那时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里扑出来,救了他父王一命,从此被老狄王带在了身边,常率军滋扰边关,行事确实狡诈残暴。这些年来,狄王那老不死的快死了,他那几个儿子为争王位斗得厉害。前段日子,呼延昊杀了他大哥麾下第一勇士,被他大哥告去狄王面前,老狄王罚他去看牧场。他连西北战事的战场都没能上,怎么会在这青州山里?”

“这可不好说。”接口的是韩其初,“将军怎知呼延昊去看牧场不是狄王与他演的一场戏?即便他是真被罚了,又怎知他不会为自己谋出路?若真如周兄所言,他能凭一己之力乱我五万新军,不仅能翻身重回王帐争夺王位,天下名将都足以从此多一人了。”

鲁大蹙眉不言,韩其初说的有道理。

暮青道:“既如此,接下来就得看鲁将军的了。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鲁将军既然跟我们的凶手打过交道,应该清楚他的行事作风,今夜围捕,可别叫他跑了。”

这才是她费尽心思分析凶手心理画像的原因,凶手狡诈,与他碰上未必能擒住他,鲁大能猜想出他是谁便不同了,能多不少胜算!

“放心!”鲁大一拍暮青肩膀,“抓着这狼崽子,老子给你请头功!”

*

这次,暮青和韩其初没跟鲁大回军中大帐,而是直接返回了自己营中。一路上都能听到新兵们在谈论此事,事情果然已经传开了!但新兵们大多只知今早的事,前两日的事除了暮青附近营帐的百名新兵,便只有昨日那被杀的新兵的陌长了。

两人回到营帐,只见章同在帐外等,其余营帐都帐帘放着,里面静悄悄的。

章同沉着脸盯着暮青,问:“昨天全军战时戒严,是出事了吧?”

暮青没答,问:“他们人呢?”

章同一哼,“你以为只有你能控制得住?都在老熊帐中呢!”

暮青和韩其初直奔老熊帐中,百名新兵挤在大帐里,帘子一掀便能感受到里面的心慌压抑的气氛,见两人回来,众人不必开口,那目光便诉尽了疑惑惊惧。

老熊起身问:“啥情况?外头都传遍了!”

“一个伙头兵死了,是那晚咱们见到的凶手所为。但周兄已推算出凶手下回动手之处了,鲁将军会派人围捕,此事稍后鲁将军会来细说,诸位稍安。”韩其初道。

听闻鲁大要来,新兵们惊惧的神色才安了些。

唯有章同问暮青道:“你知道凶手下回会出现在何处?”

他问得急,显然想为那死去的新兵报仇。

暮青除了分析案情时话会多些,平日一直话简,能不开口便不开口。韩其初对她的性情已摸透,便拍了拍章同肩膀,叹道:“章兄,等鲁将军来吧。”

鲁大一个时辰后才来,老熊让了帐中上首,鲁大没说昨日事,只将今晨的事细说了,道:“老子以为是马匪,刚刚才知道是胡人!娘的胡人崽子,敢杀我西北新军!老子今晚率军亲自围他,不擒下他给军中兄弟报仇,老子誓不为人!”

鲁大没说是狄三王子呼延昊,此事只是他的猜测,没真见着人不作数。

“胡人?”老熊惊住,这青州山里竟然有胡人?

“老子也不知道咋进来的,不过胡人大军想绕过我西北边关,深入青州腹地是不可能的,来的只可能是少数人马。娘的!敢把西北新军五万大军当猴子耍,老子今晚围死他!”鲁大怒道,沉沉扫一眼帐中百名新兵,“但此事不能泄露出去,免得打草惊蛇,老子只打算带上两千精兵和你们这营以及今早那营新兵,你们敢不敢随老子给死去的兄弟报仇?敢不敢随精军作战,在西北前就杀他娘的几个胡人?”

人在面对未知时,恐惧会像瘟疫般蔓延,一旦知道真相,理智就容易重回大脑。

鲁大一问,新兵们已目光凛然。

随精军作战是求之不得的机会,杀胡人既可立军功,又可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一举三得之事,有谁会不同意?

“敢!”

霎时,立誓之声满了营帐。

待声音落下,暮青道:“引蛇出洞,需有诱饵,得有人扮作落单的新兵,此事我可以来做。”

此话一出,新兵们皆愣。

“不行!”两道声音齐出,鲁大和章同。

“此事老子来安排,你别管!”鲁大一摆手,他不能让这小子去冒险,这小子是个人才,他得把他好好带回西北举荐给大将军,可不能让他一个不慎,死在胡人崽子手里。

“将军,那晚演练,是我没带好兵,没发现有人掉了队,人本可以不死的……我请求这个诱饵我来当!请将军给我个机会,亲手为我的兵报仇!”章同请战,目光复杂地看了暮青一眼。

“你不行,你急躁激进,做诱饵会打草惊蛇。”暮青道。

“你行?周二蛋,你连个为兵报仇的机会都不打算给我?我以前是瞧不上你,你至于公报私仇?”章同气地一笑。

“你们俩别争!”鲁大怒拍桌案。

“将军,我也愿意当诱饵!”这时,一人出声,让鲁大、暮青和章同都看了过去。

只见那人是一新兵,精瘦身形,相貌平平,唯一双眼睛含着冷峻神采,叫人见之难忘。

这人不是暮青的兵,她对他没印象,应是那晚章同的兵,章同皱眉拒绝,“不行!你们不能冒险!”

那兵不看章同,军拳合抱,直接跟鲁大请命,“将军,我请命当诱饵!”

鲁大粗眉顿时挑了挑,跟着他手下精兵围捕胡人是一回事,当诱饵又是另一回事,不是人人都有孤身犯险的胆量的,尤其在见过同袍是如何惨死的情况下。瞧瞧帐中这百名新兵,叫他们随军作战,他们有士气,叫他们当诱饵,没几个敢站出来的。这些新兵日后历练出来,手上沾过血,未必不是一条好汉,但眼下他们不过是操练了月余的新兵,除了穿着军服守着军纪,跟普通百姓就没啥两样!

他本打算让手下精兵去行这诱饵之事的,但眼下瞧这小子胆量还挺出众,不由有些想改主意。在军中,想成一员猛将,先得成一名勇兵,怕死立不了军功成不了大器。这支新军是西北军的新血,他是期望他们早成大器的,拒绝周二蛋去当诱饵是因这小子太有才,他不想他有任何闪失,拒绝章同是因为他急躁激进,不适合做诱饵。但是眼前这小子看起来是个冷静的,他既然胆大,他便有些想给他个机会。

鲁大心情难得有些阴转晴,老熊手下这群兵,还真有几个不错的!

“你小子真有这胆量?”鲁大问。

“将军?”章同急看向鲁大。

鲁大眉头狠皱,“你想给你的兵报仇,老子保证给你机会冲在前头,但是诱饵你不行!”

章同握拳低头,面有悲色。

那兵抱拳道:“有!愿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好!”鲁大眼中有赞赏神色,一拍桌案,“那老子就给你个机会!”

“谢将军!”

“将军。”暮青和那新兵几乎同时出声。

鲁大抬头便瞪她,“你别再争了,老子决定了,这是军令!”

“我想说,我对凶手的作案手法最了解,既然他要当诱饵,我想与他单独细说些凶手之事,他也好准备周全些。”

鲁大一愣,脸色渐渐和缓,“行了,去说吧,别走远。”

暮青点头,便与那兵出了营帐。两人去了林中,没走去深处,一入林便停下了,外头营帐瞧得清楚,若有人来,一眼便能看见。

见四周无人,暮青才看向那兵,出口便问:“你家主子让你来的?”

------题外话------

今晚评论我会少回些,家里孩子闹,我得哄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