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五十五章 山林虐杀

一个操练考核成绩平平的少年领着一群孬兵,赢了一个武将之后领着的一群强兵!

当那群孬兵扛着大旗雄纠纠气昂昂地回来,那扬眉吐气,那义气风发,与那满脸血污的章同、那低头耷脑的败兵,组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霎那炸了军营!

老熊嘴张着,能塞进去个鸡蛋。

鲁大大笑一声,那粗犷的脸因狂喜的神色变得可亲多了,“哈哈!好小子!以少胜多,以弱胜强,这要是在西北,杀的是胡人,你小子和你手下的兵,足以一战成名!”

哪怕杀的不是胡人,今夜这一战也足以叫暮青在新军中一战成名!

只需一晚,明早她的大名便能传遍全军!

“将军,旗子我们带回来了!”扛旗的那新兵上前,将手中大旗交给鲁大,眼底掩不住的兴奋。

“好!”鲁大接过,只说了一字,新兵们便站得笔直,脸上露出自豪神色。

鲁大扫一眼章同和他手下的败兵,“兵力多一倍,操练时还号称强兵,输成这样,老子都替你们丢人!明天全军休整一日,你们除外!负重加五石,给老子在全军面前操练!让你们他娘的爱起哄,老子让你们起哄个够!”

起哄?是被起哄吧?

全军面前操练,脸都丢回姥姥家了!

一群败兵蔫头耷脑,章同自湖边回来的路上就沉默着,此刻也未抬头,骄傲被碾碎,一路被风吹散,似乎再也拾不回来。

“瞧你们的怂样!”鲁大骂道,“今晚要值夜,你们就拿这种精神头儿给老子看?胜败乃兵家常事,当兵可以被打死,但不能被打趴!娘的,要是那些胡人跟你们似的,打一次就蔫了,边关早就太平了!都打起精神来,点齐了人数,给老子去值夜!”

章同抬起头来,篝火彤彤,映着他和他身后的兵,照见一群人眼里明光跃动。

“是!”一群败兵似被骂醒,章同带着人去空地上列队。

临近的新兵们早就坐不住了,伸脖子往这边瞧,只盼章同点齐人数报了鲁大,鲁大带着一群将领赶紧走。他走了,众人才有机会过来问问今夜一战的细况。

不一会儿,章同跑步过来,脸上的血没擦,眼眸沉幽,火光照着,有些吓人。

只听他道:“报告将军!人数不对,少了一个!”

*

少了一人,欢闹的气氛霎时就沉了。

“娘的,回来前为啥没点齐人?”鲁大沉沉的目光落在章同身上,他身后的兵都低着头。

那时输懵了,一路都没缓过神来,光想着脸面去了,哪还记得点齐人数?

“去找!回来老子再跟你算账!”鲁大瞪了章同一眼。此事是章同的责任,他身为将领,回来前竟没点人数,显然是输了打击甚重,忘了身为将领的责任。

章同低着头,闷不吭声地带人又往湖边去了。

暮青道:“将军,我们也去找吧。”

大家都是老熊的兵,平日一同操练,就算不亲厚也没多大仇怨,不过是今晚起了个哄,被拉去对练了。如今人没回来,怎么都该帮忙找。

鲁大目露赞赏之色,点头允了,但随后脸色又沉了下来。

那没回来的兵要是掉了队、迷了路那还好,要是因输了不敢回来,怕回来没面子,所以留在后头磨蹭,那罚一罚也就是了,最怕是当了逃兵。

这一路操练强度甚高,新兵们多有抱怨,但西北军声名赫赫,大将军戍守边关十年,英雄之名天下敬仰,新军们都望着有一日亲眼见到大将军,做他手下的兵,因此这些日子虽抱怨,却也没出现过逃兵。假如今晚有人在此事上开了头,日后难保不会有。

新军操练了这些日子,也该演练了。这青州山地形好,军帐中这几日正商讨着全军演练,演练出青州地界,进了西北便沿途剿匪,让新军的刀上沾沾血,磨出锐气来,到了边关参与些小战不成问题,慢慢打磨不出两年,定是支精军!

演练之事细则尚未定,今夜他便心血来潮让百名新兵先来了个设伏突围的演练,此事回去定被那顽固的顾老头骂,好在周二蛋这小子给他长脸,打得漂亮!今晚之事明日传遍全军,士气定然大振,对接下来的全军演练有不少好处,就凭此,那顾老头也会闭嘴了。他还想着趁此叫这小子在顾老头面前露露脸,以后重点培养,哪知道会出这么码事?

要是别的也就算了,要真是逃兵,那顾老头拿军棍敲他是其次,影响了全军士气他就难辞其咎了。

鲁大皱着眉沉着脸,望着章同和暮青等人离去的方向,心想他们最好能把人找到!

*

人找到了。

那人不是逃兵,但情况比这更糟。

人死了。

人死在羊肠小径坡下的林子里,发现的人是章同的兵。那兵挺聪明,今夜跟着章同上这条羊肠小径前,章同曾将折过的草给他们瞧过,这人便记在了心里。找上羊肠小径时,他无意间发现路坡处的草倒伏着,而章同给他们示范时草还好好的,他便顺着那坡下去了。

下去时只他一人,众人皆在坡上,有往羊肠小径深处寻的,有去了另外那两条路的,正分散着找人,忽听那林中一声惨叫,众人循声赶过去时,只见那新兵发疯似地奔出来,上坡时脚下发软,噗通一声扑在坡上,众人站在坡上望他,见他抬起头来,月色照见他的眼,眼中的恐惧让众人背后不觉起了毛。

众人遂结伴入林,尚未寻见人便闻见山风的味道有些怪,有些铁腥味。众人心头的不安感越发浓烈,但仗着结伴,胆量也大些,便一起往前搜寻。也正因人多壮胆,当在林中寻见了人时,恐惧过后,不少人转身扶着树吐了起来。

暮青来到时,见一处丈宽的空地,月色自高处洒进来,一人裸身悬颈吊在枝头,喉咙被割开,手指粗的麻绳勒在喉咙的血肉里,血顺着脖颈将白花花的身子染成了血色,脖颈往下,人被开膛破肚,胸腔、腹腔大敞,血、内脏、肠子流了一地。

章同见到,眼中发红,怒吼一声便往前冲,手腕却被人一把抓住!

“做什么?”暮青扫他一眼,目光颇冷。

“放他下来!他是我的兵,我不能让他这么挂着!”章同一把甩开暮青的手,眼底逼出血丝,大有她若敢阻止他,他就杀了她之意。

他力气比暮青大,暮青被他甩开,见他大步往前走,也不再拉他,只道:“记得你是怎么输的吗?逞能!”

章同怒而回身!

“凶手若逍遥法外,也请记得是你逞意气。”

“……”章同拧着身子回望暮青,脖子险些拧了,他眼中怒意如火,但好在尚有理智,“不动他就能知道凶手?说得好像你能查出来似的。”

暮青瞧着他,那眼神似乎有点欣慰,“还好,你唯一的一个脑神经元没被你的怒火烧死。”

章同一口血闷在胸口,听不懂,但就是知道那不是好话。

“退后!”这话暮青不仅是对章同说的,也是对林外围着的众人说的。

“三件事!第一件,你跑一趟营地,将此事报与鲁将军,请他速来。”暮青对章同道。

“为何是我?”章同看起来没打算听她调遣。

“因为你是武将之后,这里你武艺最高。凶手手段残暴,我尚不能估计凶手的武力值,但万一他可以一敌众,派他们回去报信,路上遭遇,你可能再死几个兵。”暮青说完,不再理他,转身出了人群,寻来一根树枝,回来在地上刷地一划!

“第二件事,此刻起,任何人不得踏入这个圈子破坏现场,你们俩负责此事,看紧了!”暮青看向石大海和刘黑子。

“第三件事,此刻起,所有人留在这里不得离开,否则,以嫌犯论!”暮青扫向众人,众人面露惧色,纷纷往后退。

残杀同袍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被冤作凶手,可是要杀头的!

“你是说,我们之中有凶手?”章同沉声问。

“我没说,但事情没查清前任何人都有嫌疑。”暮青扫一眼众人道,“不用怕,你们若不是凶手,我定不会冤了你们。”

暮青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韩其初身上,道:“韩兄记性好,一会儿我走到哪里你便跟到哪里,我说的话你记在心间,回去写一份出来备案。”

韩其初挑眉,想问她如何知道他记性好,但终忍住了,眼下事态不是问此事之机。且比起此事,她似乎看起来是想要……

韩其初目露深色,暮青已转身,转身前没看人,只道:“办事!”

她看也没看那吊在树上的尸身,话音落已径直出了林子,往坡上去。

韩其初赶忙跟了过去。

*

暮青在坡下停住,见月色洒落山坡,坡上的草倒了三处,三处形态各有不同。

一处杂乱,乃刚才众人齐下山坡时踩的。

一处草倒得平整,面积宽,乃刚才那新兵上坡时扑倒所压。

暮青去了那第三处,借着月色细看,见那处草自山坡顶上看上翻倒下来,倒了两溜儿,地上泥土已被翻开,有的草根都露了出来。暮青低头看脚下,坡脚处的草叶上落了星点般的滴状血迹,草密天黑,若不细瞧,不容易被发现。

她道:“拖行痕迹,人在上头遇袭,拖下来时就已死。”

暮青抬头看向坡上,绕过此处草痕,上了山坡。

韩其初在下方望她,见她上了山坡便在人被拖下来的草痕附近细细搜寻,最后蹲在了一处。他上了山坡,走去她身旁,见她正对着路旁的一片草叶细瞧,月色照着那片草叶,上头有些水珠,银亮似露珠。

她盯着那些露珠细瞧了一阵儿,顺手从旁边拾了根树枝,拨开那些草叶,戳了戳下面的泥土,那团泥土有些湿糊,树枝拿起来时上头黏糊糊的一团黄泥。

“嗯,氨臭气。”她道。

“何物?”韩其初微怔。

“尿液。”她抬头把那树枝往他面前一伸,意思是他可以闻一下确认。

韩其初往后一仰,蹬蹬后退,站住脚后将目光从那树枝上跳开,觉得无法直视,只能把目光落在暮青脸上,那表情相当精彩!

“你……”他竟说不出话来。

暮青丢掉树枝,啪啪拍了两下手,但还蹲在地上,“他不是迷路,也不是逃兵,只是途中小解掉了队,凶手见他落单便袭击了他。”

说完,她就着蹲身的姿势,往小径深处细寻,只寻出几步,动作一顿!韩其初一时没敢过去,怕她又拿出什么送到他面前,却听她道:“人是在这里死的。”

韩其初目光一变,快步过去,见地上血迹,面色沉肃了下来。那血洒在草叶上和路边泥土上,夜色里黑乎乎一团。

暮青抬头看向前方,“小解处与此处有一个人的距离,凶手从背后抹了他的脖子,就势将人放倒。人倒在这里,血淌了一滩,表明人在这里放了一会儿,凶手也在这里呆了一会儿。”

暮青指了指血迹旁一双脚印,“杀人后不立刻将人拖走而是在此呆了一会儿,我唯一能给出的推论是当时前方的队伍还没走远,凶手怕把人拖下去动静太大被前头的人听见。”

韩其初惊住,前方的队伍还没走远凶手就敢杀人?他如此胆大?

“对,胆大。”不用韩其初问,暮青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胆大,残暴,心理变态,凶手的初步画像。”

暮青起身,目光放远,看了那拖痕、小解处和此处人被放倒的地方,脑中隐隐出现了一条路线,她顺着这条路线望向小径对面的林子。

林中风声、蛙声、虫鸣声和成一曲,却让林中显得更幽静。

暮青抬脚便走去了小径对面,低头看那山坡,忽然松了一口气。

韩其初在后头见她肩膀似乎松了松,不知何事,走过去一瞧,见那坡上的草也是倒伏着的,很显然,有人从这里上来过!

“草倒伏的姿态是逆着的,表明有人从下面上来,凶手是从这林子里出来的。”暮青转头看向韩其初,唇边忽然有浅浅的松快的笑意,“我真开心。”

韩其初一愣,不知何意。

听她道:“这说明,凶手不是我们的人。”

------题外话------

圣诞节快乐!

如果圣诞老人只送我一只袜子,我希望里面装着小元宝的健康卡。

如果圣诞老人送我两只袜子,我希望能装着小元宝的健康卡和我的时速卡

如果我可以给乃们送一只袜子,我希望里面装着一具重口味的尸体,字虽少,望内容大家喜欢。

嗯,鉴于我字数少,我就不跟你们要圣诞袜子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