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四十八章 帝心

陈有良微怔,片刻后深深躬身,“臣,心服,暮姑娘确有奇才。但……”

他抬眼瞧了立在窗前的男子一眼,身子躬得更低,“但女子问案,始终不和礼法。臣以为……下不为例。”

“迂腐!”步惜欢回身,目光微凉,“朕问你,何谓国家,何谓家国?”

“所谓国家,先国而后家。所谓家国,先家而后国。前者乃大义,后者小义也。”陈有良道。

“浅论!所谓国,朕之义,良臣之义。所谓家,百姓之义。古来将士戍守边关保家卫国,先保家后卫国,可见百姓心中,家之义重于国之义。朕之国,无家则无民,无民则无国。朕若不能保百姓家齐,何以论国治?”

陈有良抬头。

“卿责女子问案,有乱礼法纲常,可思过她为何问案?若她爹在世,她的家不破,她会问你刺史府之事?你刺史府之事,朕之事,于她不过闲事!”

陈有良一僵,怔怔无言。

“古来男子为国,女子为家,乃为纲常。卿墨守礼法纲常,可曾思过,若有一日女子不再守家,皆因世事逼人?此乃天下男子之过,卿这刺史之过,朕之过!”

陈有良一震,噗通一声跪下,伏在地上,悲怆疾呼:“陛下乃千古明君!是臣迂腐不化,臣之过!”

屋中未点灯烛,陈有良跪伏在地,削瘦的身形融在昏暗里,微渺,微颤。

晨光漫进窗来,步惜欢负手望着地上臣子,半晌,道:“确是你之过,可还要辞官?”

“臣不辞!望陛下恩准臣追随陛下,鞠躬尽瘁!”陈有良额头紧紧贴着地,悲道:“臣定改了这迂腐不化的毛病,日后责人定先罪已!”

屋中无声,陈有良跪在地上不起,不知过了多久,见一月色衣角停在他眼前,头顶一道目光落下,他见不到,却能觉出那漫不经心,那睥睨雍容。半晌,听男子懒懒道:“起吧。”

“臣……谢陛下!”陈有良颤颤巍巍起身,以衣袖拭了拭面颊,垂着头愧不敢抬。

步惜欢从他手中拿过那些密信,一张张打开来看,“都在这儿了?”

“回陛下,魏公子的人不眠不休查了一夜,只查了何承学府中半数藏书,想来还有。”

“查!今夜之前,给朕全数查出来!”步惜欢将信仍给陈有良,大步出了房门。

*

暮青醒来时,步惜欢已在屋里。

窗开着,莺啼海棠枝,屋中烛台冷。男子懒坐桌旁,沐一身晨光,见她挑了帐子起身,笑道:“睡得倒好,朕进屋,你竟未觉。”

“累了。”暮青道。自从爹过世,她未曾有一夜安眠,昨夜大抵是累久了,这才睡沉了。

步惜欢瞧着她笑了笑,“嗓子好些了。”

暮青这才注意到自己嗓子没昨夜那般疼了,“密信找着了?”

“找着了,如你所说,分毫未差。”

“那同党……”

“不急,夜里再来,天亮了,且先回宫。”

暮青闻言未再说什么,这时小厮端了洗漱之物上了楼来,暮青转进屏风后,眸光微有异动。她一番收拾,出来时道:“城南街有间福记包子铺,回宫时可从那儿过吗?”

步惜欢闻言微怔,话里带了关切,“宫里的膳食用不惯?”

“我爹以前来汴河城,回家时常带那家铺子的包子回去,说是有时间会带我去。我来汴河城有段日子了,还没机会去过。”暮青垂着眸,清冷的容颜上覆一片剪影,添了心事。

步惜欢瞧着,忽然起身,牵了暮青的手便往楼下去。暮青一怔,手一缩欲收回来,只觉那手又握得紧了些。这一回,他没以内力逼她顺从,只握得紧了些。她能感觉到男子掌心的温热,那力道的坚定令她有些怔。

只听他道:“走。”

下了楼去,马车就停在海棠林外,两人上了车,出了刺史府后门,马车直奔城南。

到了福记包子铺门口,暮青挑了帘子往外瞧,只见一家包子铺竟颇讲局面,一楼乃大堂,二三楼瞧着似雅间,门口食客来来去去,络绎不绝。

“走。”步惜欢牵着暮青便要下马车。

暮青看了他一眼,他面上覆着面具,这般打扮,这般风华,下了车去定惹人注目。他的身份和如今的处境,如此高调总是不利。

“不必了。”暮青坐着不动,“叫小厮去买吧,带回宫中吃。”

“回到宫里便凉了。”步惜欢又坐了回来,笑着转头,定定瞧她。

马车里铺着软毯锦垫,松木小几,玉瓶繁花,越发衬得她容颜清冷。男子瞧着,眸中带起缱绻柔意,那懒散的声线都不自觉柔了几分,问:“担心朕?”

暮青一愣,抬眼看他一眼,随即转开脸。

身旁传来步惜欢低沉的笑声,“让朕想想你昨夜说的,嗯?蔑视、羞愧、恐惧之时会不敢看人,那害羞时可会?”

此话一出,果见暮青抬头,眸中似有讶色。

步惜欢瞧着,笑意更沉。

“察言观色最忌将表情与动作分开,孤立片面地解读,陛下!”暮青道。

汴河城离古水县百里,爹以前买了包子,路上再放在怀里捂着,回到家中也已冷透了。他们从来都是在家中热了再吃,所以她希望把包子带回宫中热一热,她只是……怀念那种味道罢了。

只是,她没有将这理由说出来。她进宫只几日,宫内宫外,少见他真心笑过,这般开怀是头一回见。

此刻时辰,回宫已是有些晚了,福记包子铺在城南,回宫要绕一个大圈子,他未曾犹豫便带她来了,如此待她,她便有些不忍说这伤他颜面的话。

“要么带回宫去,要么不买,回宫。”暮青垂着眸。

马车里静了会儿,她能感觉到男子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半晌,无奈一叹,“好,依你。”

“去买吧。”步惜欢隔着帘子对驾车的小厮道。

小厮下了马车,一盏茶的工夫回来,手里提着两大包油纸包,估摸着是一包肉包,一包素包。包子放去松木小几上,马车便往宫中赶,从城南绕回城东,上了东街,马车便慢了下来。

东街坐落着汴河城各级衙门,百姓们无事都不往此街上来,因此这街上平日里人最少,今日前面却有些热闹。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将一处官衙口堵得人满为患,马车远远便慢了下来。

暮青目光微动,心中有数却作不知,挑帘问道:“前方何处?”

步惜欢瞧也未瞧外头,懒懒往软垫里融了,眸中微有凉意,道:“兵曹职方司衙门,西北征军处。”

------题外话------

妞儿们,我要重新公布一下21号入V那天的更新时间。

前几天说早晨八点更,昨天才发现我忘了件事,那天是星期天,编辑们九点上班,V通道要九点以后才能开通。

也就是说,我得九点以后才能上传,所以入V当天的更新时间是上午九点到十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