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四十四章 真凶现形

别驾,乃一州副官,总理州府众务,职权甚重。因出巡时可不随刺史车驾,别乘一驾,故名。

陈有良一听暮青要审汴州别驾,脸色便沉了,“公子,何大人乃朝廷命官,正四品下!”

暮青挑着眉,听后点了点头。陈有良以为她懂了,听她道:“传!”

陈有良:“……”

门开了,来人远远便道:“大人,公堂怎改私审了?可是有新线索?”

那人年逾四旬,一身褐色锦袍,中等体型,以文官来说,身量算高的。走到门口,见到屋中情形,那人也愣了愣,问道:“大人,这位公子是?”

“这位公子的身份本官不便透露,今夜由他来问话,你且答吧,日后本官再与你细说。”谎话说多了也会熟练,陈有良很顺溜地说出了口,只是脸色不太好看。

那人怔住,反应与其他人差不许多,也是将暮青细细打量了一遍,眼底露出惊色。但他少了些恭谨,显得随意些。

暮青将他的神色看在眼里,道:“坐。”

那人闻言,大方坐了下来,与暮青面对面。

“阁下所任何职?”暮青问。

“本官汴州别驾,何承学,见过这位公子。公子仪表堂堂,能被刺史大人请来问府中案子,想必公子有大才!”那人笑道。

暮青面无表情道:“单眼微眯,单侧嘴角微挑,典型轻蔑的表情。我不过志学之年,尚未出仕,且是府外之人,你不满我一个外人审刺史府的案子,也不认为我有能力审得出。大才之说听着恭维,实则讥讽。”

何承学愣住,眼底露出惊色。他不知那表情之说何来,但这少年后面的话竟真说中了!他再度细细打量暮青,这少年到底何人?

陈有良也望向暮青,不快的脸色僵了几分。单眼微眯,单侧嘴角微挑?何承学刚刚有这神情?他怎么瞧见他只是笑了笑?陛下说暮姑娘会察言观色,莫非……这便是?

他目光头一回深了些。

“官场上那套寒暄对我就不必了。我不会因你的恭维便少问你几句,也不会因你的轻蔑而刁难你。进入正题吧,我问,你答,废话少说。”暮青道。

“咳!”何承学咳了咳,有些尴尬,当他抬眼时,暮青已开始了。

“数日前夜里,文书王文起被人杀死在公房中,身中三刀。凶手在书桌前一刀捅在他腹部,他惊恐之下奔向房门欲求救,凶手将他拖了回来,把他拖倒在书架旁,在他胸口又捅了一刀。凶手以为他死了,但他没死,他抬手想抓住凶手,凶手干脆蹲下身,在他颈部划了一刀。这一刀划开了他脖子上的皮肉血管,要了他的命。”

今夜不知多少次说起了这段话,她看见何承学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公子这是……见过王文书是如何死的?”何承学惊讶问,却看见少年面色清冷,目光澄澈。

“罪案现场是会说话的,凶手如何行凶的,现场会告诉我。”

“呃……”

“王文起死前一段时日,身中慢性砒霜之毒,有人在他的膳食里下毒,时日不短,你认为这个人会是凶手吗?”

何承学愣住,陈有良一惊!

他在这儿坐了一晚上,暮青对所有人问的话都一样,这是第一次出现不一样的问话!纵然觉得暮青如此问案实属儿戏,但这不同寻常的情况还是让他不由自主地望向何承学。

“有人在他的膳食里下毒?”何承学依旧露出惊讶神色。

“你认为这个人会是凶手吗?”暮青问。

“这……”

“你认为这个人会和凶手认识吗?”不待何承学回答,暮青便又换了个问题。

“这……”

“你认为这个人会是刺史府中的人吗?”暮青似乎根本不需要何承学回答,每次他一开口,她便换了问题。

陈有良眉头皱了起来,他分明要回答,为何不听他怎么答!

何承学被暮青接连打断,面色沉了些,望着暮青道:“这本官怎知?本官又不是凶手!”

“那假如你是凶手,杀人之后,你会从前门离开吗?”

何承学一噎,没想到他都说了他不是凶手,暮青竟还要假设他是凶手,他面含怒色,暮青却似瞧不见,继续问。

“假如你是凶手,杀人之后,你会从后窗离开吗?”

何承学脸色难看地垂眸,似觉得暮青不可理喻,不想再理会她的问话了。

“假如你是凶手,你离开时,会将地上的血迹擦拭掉吗?”

“假如你是凶手,你离开时,会沿路留下脚印吗?”

“假如你是凶手,留下脚印后,你会直接出府吗?”

问题还在继续,一连三问,何承学抬眼,眼中含怒,望了暮青一眼便问陈有良道:“大人,这位公子可是真将下官当做凶手了?这位公子不知,大人是知道的,那夜并非下官值守,下官在自己府邸歇息,此事有府中人为证。”

陈有良竟未开口维护,只望着暮青,那神色颇有几分复杂。今夜进来的人一个也没出去,外头等候的人都不知屋里问了何话,但他是一清二楚的。暮青今夜问案,不曾问过下毒之事,何承学是第一个让她问出此话的人,且前头的人都未能让她的假设超过四句,何承学却又破了例——他听到了第五句。

他与何承学乃同窗之谊,又同在汴州为官,私交甚好。从私交上来说,他很不愿他被女子如此审问,但于公来说,他不可徇私。他乃大兴的臣子,自是要忠君之事。凶手杀人后拿走的这封密信关系甚大,不可不查!

陈有良忍着未开口,何承学目中露出惊色,再望向暮青时,目光里又多了些审视。

这少年究竟何人?

“假如你是凶手,留下脚印后,你会留在府中吗?”

听暮青再问,何承学再度垂眸不予理会。

暮青再问:“假如你是凶手,杀人之后你要拿走公房里的一样东西,你会拿走公文吗?”

“公房里有东西被拿走了?”何承学又惊讶抬头。

暮青的目光往他腿上握着的拳上一落,不答,只问:“你会拿走信件吗?”

那拳倏地握紧,随即见他愤怒起身。

暮青也起身,盯着何承学便是一连三问,每一问她只停顿片刻,“假如你拿走这样东西,你会交给别人吗?会销毁吗?会留下来吗?”

“大人!”何承学忍无可忍,“下官不知这位公子是何身份,但瞧他年纪,想必尚未出仕,大人将公堂改为私审本不合规矩,又叫一介白丁来审朝廷命官,下官斗胆,敢问大人此举置我刺史府于何地,置朝廷于何地?!”

陈有良站起身来,屋中烛火摇曳,映着他削瘦的脸,忽明忽暗,却问:“他的问题,你为何不答?”

何承学一怔,随即面色涨红,怒道:“下官何曾不想作答?只这位公子将下官假设为凶手,这叫下官如何作答!如此问案,闻所未闻,荒谬至极,大人为何偏信?莫非,连大人也怀疑下官是凶手?”

陈有良听了,刚要开口解释,面前忽然晃过一人来。

正是暮青!

暮青插在两人中间,似根本不在意汴州职权最重的两位正副官的争吵,只挡了何承学的视线,让他望向她,接着问。

“假如你将拿走的东西留下来,你会带在身上吗?”

“会藏在刺史府里吗?”

“会藏在你府中吗?”

“会藏在书房里吗?”

何承学被问得面色由红转白,再由白转红,变了几轮,忽然怒哼一声,拂袖转身,大步离去。

刚走出两步,听暮青在身后忽然一声喝!

“拿下!”

------题外话------

唔,下章解释怎么瞧出来的。

今儿用户j8lrg31irk妞儿问:暮青的名字有什么典故吗?已答。

看见有妹纸不玩微博,咱们一品仵作新建的贴吧也可以去瞧瞧,求人气啊求人气。

感谢这几天对各个平台予以关注的妞儿们,仵作是我第二篇文,各个平台都是新建的,很新很嫩很冷清,在这个时候愿意帮我把平台温暖起来的妞儿们,真诚道声谢!这个冬天真的不太冷,萌萌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