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三十六章 陛下不举?

步惜欢的脸没绿,只是背衬晨光,显得那脸格外阴沉些罢了。

暮青把那看起来像是胯部的骨捧了起来,给他看下方,“这里是耻骨联合,女子分娩时,这里会打开,胎儿会从此处娩出。孕后期和分娩时,由于耻骨间的韧带附着处被拉伤或韧带嵌入骨质,致使骨面留下永久的凹痕,称为分娩瘢痕,是女性生育史的典型骨性特征。”

她把那骨侧了个位置,对着晨光给他看那背侧边缘处,果见上面有黄豆粒大小的凹痕,看起来有些粗糙。

“虽然未生育过的女子也有少数会出现这种凹痕,甚至有极少数的男子也有此凹痕,但是这里有分娩沟。”她指了指手中那耳状似的人骨,对着晨光,可见一道沟槽,“髂骨耳状面前下方的这道沟槽,深而宽,边缘不规则,底部凹凸不平,这是妊娠期间骨质吸收所形成的,叫分娩沟。除此之外,耻骨联合面上端与骨嵴的部位也可见一些形态疤痕,所以我认为她有分娩史的可能性很大。”

耻骨联合、分娩瘢痕、髂骨耳状面、分娩沟、骨嵴……

步惜欢瞧着暮青,目光里多了些探究,仵作乃武德年间仁宗在位时定为朝廷吏役的,至今虽已两百余年,但因贱籍少有人愿为,如今朝中官衙尚有发了大案要从附近州城调用有经验的仵作验尸的情况,可见这一行人才甚少。他……年幼时曾见过仵作,但从未听过这些说法,总觉得她所说的这些格外陌生。

暮青的眼里也有探究神色,柳妃生过孩子,那她如何进的宫?

宫中选妃,先将各地官员家中未嫁之女的名单造册呈入宫中,宫中应会派人到地方上暗查入选之女的德行,德行有亏者是不能进京待选的。入宫前,单验身一关,其严格便非美人司里可比。听闻验身时,待选女子由女官领着入暗室,令其宽衣,摸其胸,探其秘,闻其味,察其肤,完璧之身是必查的一项!

柳妃未婚生子,德行与验身两关是如何过的?

先说她家中,她未婚生子,难道家中不知?怎敢将她的名册报与宫中?

再说宫中,步惜欢因好男风,至今未立后,后宫之事由太皇太后掌着。太皇太后既操心龙嗣,选妃定是后宫头等大事,她身在后宫多年,深谙宫闱之事,怎会让选妃出如此大的纰漏?

“柳妃出身如何?”暮青问。

“上陵郡丞之女。”步惜欢垂眸,眸下落一片剪影。

上陵,陵州治下,郡丞乃一城副官,正五品。

一介五品官之女,一入宫便被太后赐给帝王,未得宠幸便封了妃?

这事,可真耐人寻味……

昨晚步惜欢肯让她开棺验尸,她便瞧出他对柳妃并无喜爱之情,方才他也说未曾宠幸过柳妃。即便他喜爱,也宠幸过,在宫中以柳妃的出身也不可能一朝封妃。那太皇太后为何给柳妃如此大的恩宠?她可知柳妃并非完璧之身?

若知,她怎会将这样的女子赐给帝王为妃?

若不知,柳妃一死她便下旨急杀了宫人侍卫又是为何?

暮青皱眉,爹的死,怎牵出这许多疑云来……

疑云绕在心中,一时解不开,她抬眸,看向步惜欢。男子垂着眸,眼底落一片暗影,山风拂着衣袖,更觉幽静。

“陛下为何未宠幸柳妃?”暮青忽然问,她总算知道这古怪的感觉来自何处了。

无论太皇太后知不知道柳妃非完璧之身,柳妃自己是清楚的,她就不怕侍寝时被发现?给皇帝戴绿帽子,得有赔上九族的觉悟,何况眼前这位传闻中喜怒无常,荒淫无道,虐杀宫妃无数。若别他识破,下场定不会善终,柳妃怎敢?

步惜欢闻言抬眸,眸底暗影尽去,却更觉幽静,“你希望朕宠幸柳妃?”

暮青微怔,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刚才他抬眼时瞳孔微缩,眉毛略微压了压,这代表他内心有些不悦,为何不悦?

这跟她希不希望有何关系?她只是在推理案情。

见她这副“你莫名其妙”的模样,步惜欢自嘲一笑,他也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太皇太后将柳妃给他时,她与他根本就不相识,何来希望与否?他转过身去,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半晌,他声音透过背影传来,和着山间清风,微微低沉,“不喜。”

但他的答案她并不满意,“陛下是不喜柳妃,还是不喜后宫所有妃嫔?”

步惜欢转过身来,那向来懒散的眉宇微蹙。

“换句话问,陛下有多久未宠幸妃嫔了?”暮青盯住他,晨光照着那清亮的眸,格外清澈。

“这跟案子有关?”他声音又低了几分,宫中从未有如此清澈的眸,但此刻他有些恼她这般清明。未出阁的女子,说起宠幸来,她倒脸不红气不喘。

“有!”暮青点头,“若陛下常宠幸妃嫔,那我便有些想不通柳妃为何敢入宫,难道就不怕侍寝时被识破?可若陛下久未宠幸妃嫔了,那倒说得通些。但……”

但其实也说不通。

久未宠幸,不代表永远不会宠幸。柳妃就不怕帝王心血来潮?

还有太皇太后,假设她知道柳妃已非完璧之身,难道柳妃就不怕侍寝时事发?

再者,步惜欢六岁登基,至今十八年,如今已二十有四,他可能久未宠幸过妃嫔?

虽然入宫那晚,她看出他的纵情声色不过是在演戏,但这不代表他没有正常需求……

她还是有什么事情没有想通。

暮青望向步惜欢,等他的答案。此番验骨牵出的疑云太多,线索太散,她需要理一理,好知道下一步从哪里下手查。

步惜欢却只瞧着她,那目光说不清道不明,只抿唇看她,不答。

他该怎么告诉她,他从未宠幸过那些宫中女子?

嗯?暮青看他这神情,却一挑眉,目光落去男子唇上。那唇微粉,晨光里如山间枝头落了早樱,本是好颜色,却紧闭成一线。

紧闭唇,代表有压力,不想回答某问题,是有难言之隐的表现。

他为何有难言之隐?她不就是问他多久未宠幸妃嫔了吗?很难开口?

雄性生来有炫耀能力的心态,动物界中,雄性通过炫耀外貌等来吸引雌性,从而获得繁衍后代的权利。演变到人类身上,男性往往会通过此事来证明自己强壮、健康、有力量,仿佛如此便能获得女性的青睐和认同。所以很多男性乐意谈起此事,对此事有难言之隐,无法开口……代表什么?

暮青一愣,突然想起天下间一个传闻来——元隆帝貌好若女子,性喜雌伏。

“陛下不举?”她忽问。

她前夜虽看出步惜欢纵情声色是在演戏,但这不代表他不好男风。若他在与男妃之事上喜雌伏,在与后宫妃嫔之事上又有难言之隐,最大的可能性不就是不举?

如此便说得通了!

一个无法宠幸妃嫔的帝王,给他一个非完璧之身的女子,他也不会碰,除非他在侍寝之事上借用工具。但他可能厌恶女子,连碰也不愿意碰。她记得在刺史府阁楼相见那晚,他问她的身手师从何人,她答顾霓裳时,他语气神态颇为失望。

他的喜好太皇太后应该清楚,既然不怕把柳妃赐给他会被事发,从另一方面也佐证了他根本不碰妃嫔的事。

但如果这样推测,柳妃入宫的目的就有待深查了。太皇太后也是,帝王不举,她再选妃也没用,那她把柳妃放到帝王身边的目的又是为何?

暮青皱眉,她知道,她的这一切推测很多是假命题,如果太皇太后只是在选妃之事上出了纰漏,确实不知柳妃非完璧之身,那她的很多推测就都不能成立。

果然这点线索要理出头绪来,还是太少了。

山风徐徐,少年半低着头,眉峰一会儿浅蹙,一会儿舒展,一会儿又蹙起,沉浸在思索中,久未发现气氛有些静。山风卷着男子华袖,晨光落去,似覆了清霜,清晨山间晨露微湿,冷浸了两袖红云。

不知多久,听一道隐含怒意的声音,“暮青!”

暮青抬头,见男子自昨夜促膝畅谈后,再一次褪了那懒散神色,脸上覆一片沉怒,眸光慑人得能杀人。她在男子沉怒的目光里只挑了眉头,面色清冷,“陛下何事?”

她懂他为何发怒,被看穿此事发怒很正常,不怒才不正常。

“你!”见她竟还问他何事,男子脸色逼出几分铁青,欲言又止了半晌,问,“你……验完了吗?”

“验完了。”暮青看一眼地上白骨。

宫人侍卫被杀,有些线索已断,不必再蒸骨验伤,只是就今早发现的新线索,她还需再理头绪,以找出下一步查凶的方向。

她垂眸,继续思索去了。步惜欢瞧了她半晌,忽然怒笑一声,红袖怒甩,大步离去。

“回宫!”

------题外话------

昨晚只更得少,让大家久等了,补两千字出来,再次致歉。

下章字数依旧饱满,望妞儿们轻咬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