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三十一章 一破三例

龙帐掀了又放下,扫出一道厉风,呼呼刮了殿中烛火,烛光忽明忽暗,映得殿门口男子的容颜忽阴忽晴。待龙帐里静了,男子还倚门未动,远远瞧去,似贴在殿门上一幅美妙门画。

啪!

殿外一声忽来碎音。

“何人?”帝王开了口,声音颇沉。

稍时,殿门开了,内廷总管太监范通进来禀道:“启禀陛下,殿外齐美人宫中内侍奉了参茶来,奴才让他在外头候着,方才是他不慎打翻了茶盏。”

“杖毙!”帝王的声音透殿而出,夏夜里生了凉意。

“那齐美人……”

“冷宫。”帝王懒下了旨意,往龙帐缓步而去,殿里红袍施一路水影,烛光里如血。

范通耷着眼皮子,似这等旨意传习惯了,道一声遵旨便出了大殿。殿外传旨声夜里如老鸹寒喋,小太监未惊起一声,便只听呜呜咽咽似被人堵了嘴,一路拖远了。

步惜欢掀了龙帐进来,见暮青已和衣而卧,有人进来竟丝毫未觉,已睡熟了般。宫烛照,华帐影映了少年衣,绰绰芳华。那芳华,纤柔不胜春,一望便知是佳人。

男子垂眸低低一笑,“爱妃身子不爽,可需朕宣御医?”

暮青翻身坐起来,目光清明,果真未睡,“刺史府的案子何时再查?”

与其与他说些无关痛痒的磨嘴皮话,不如谈正事。

步惜欢眉一挑,窗外窥听的人没了,他便卸下了那副媚色含春的样儿,换一副懒散神色,道:“出宫需夜里。”

“此时就是夜里。”暮青下了龙床,快些办完刺史府的案子,她才好查爹的案子。

步惜欢却没那么急,“明晚再说吧,今夜且歇息。”

言罢,他便出了龙帐,在帐外一张梨花矮榻上卧了。

这榻应是晚间给侍寝后的男妃睡的,方便一早起来侍候梳洗。暮青睡了龙床,步惜欢竟没提醒她,自去帐外卧了。

暮青怔在帐子里,宫中眼线多,她还以为今夜少不得要陪他演场戏。

演戏,这便是她今夜得见步惜欢后的印象。

天下间传闻他荒诞不羁,昏庸无道,在她看来全然不是如此。

当初在刺史府,她当众验尸,他曾多次询问她,对验尸手法颇感兴趣。仵作在大兴乃贱役,寻常百姓都不愿为,何况士族权贵?他能摒弃旧念,已是颇为开明。刺史府中放她走,后又派人寻她,叫她知道势单力薄处处碰壁的无奈。今夜她自投罗网,他又以爹的事为饵引她为他所用,此人分明心中住有乾坤,城府颇深。

今夜窗外有人窥听时,他那一副纵情声色的模样分明是在演戏,别人看不出,她却瞧得出。

明明有明君之能,为何要以昏庸无道示人?

暮青望着放下的龙帐,忽然觉得自己想得有些多,她只是要为爹报仇,其他的事想来也无用。他不需她陪他演戏演全套,那更好,省得她被占了便宜。

回身重新和衣躺下,袖口一压,压一把薄刀在掌下,暮青这才浅浅阖眸。

帐外,男子懒卧,似人间落了一团红云在榻里,他含笑,亦望那龙帐,似能想象此刻那帐内,少女一副戒备模样。

说她胆子大,她袖中那刀时刻不离身,似随时都要暴起伤人。

说她胆子小,她睡他的龙床竟睡得毫无惶恐。

这性子真是……

男子摇头一笑,周身若腾起层云,他懒懒将眸合上,乌发红袍竟无风自舞,片刻工夫,那袍那发竟都干了去……

*

夜里暮青睡得浅,天未明便醒来,出了帐子一瞧,步惜欢竟不在了殿中。

有宫娥太监进得殿中传旨,见暮青自龙床下来,皆有几分惊诧。陛下虽常召公子们侍浴,但从不召新进宫的公子,其中缘由宫人们难以揣度,却知此乃行宫惯例。新公子们从美人司里入宫前都是沐浴更衣过的,且侍寝并不在此殿,而是在合欢殿旁的西配殿。此殿乃陛下沐浴后浅歇之所,未曾有公子留夜过。且即便是西配殿,公子们侍寝后都是要各归各殿的,陛下少有留人侍夜的时候,便是哪日龙颜大悦留了人,公子们也是歇在龙帐外的矮榻上,不曾见过有睡一夜龙床的。

这位周美人,昨夜可是一破便是三例,如今还有一例要破。

“传陛下口谕,美人且暂居合欢殿后殿,日后便由美人专司侍浴之事。”众宫人笑容妍丽,那笑容分外诉说着几分恭喜。

暮青只淡然颔首,新入宫侍驾,宫人们一早来恭喜应是常例。她未曾将宫人们的喜色放在心上,只目光落去宫娥手中捧着的新袍。那新袍素香纬锦,织了兰枝,颇淡雅合意。她拿了那衣袍便自进了帐中去换,并不叫人服侍,待出来后,见那捧衣的宫娥朝她笑着行礼。

“奴婢为美人去备早膳,美人可有喜爱的吃食?”

“随意。”

那宫娥声若黄莺,清早分外好听,却并不吵人,听了暮青的话也不多言,行了宫礼便退了出去。

早膳过后,宫娥又来相问。

“茶点美人可有偏好的?奴婢去领。”

“随意。”

暮青还是这话,她在家中日子清贫,茶点少用,并不挑剔,也无偏好。

宫娥目露微诧,含笑又退了下去。

初夏上午,风暖宜人,暮青用过茶点,只在殿中独坐,不发一言。宫娥见了,又来问道:“美人可需到御花园中走走?奴婢等陪着美人瞧瞧宫中景致。”

“懒得。”

那宫娥目中诧异这才深了些。怪不得陛下清早出了殿来,吩咐说公子性子淡,凡事随他喜欢,莫要吵了他。这才一早她便瞧出来了,这周美人性子可真够淡的。

“美人日后在宫中时日长着,莫非便一直在殿中独坐?可有喜爱之事?琴棋书画,奴婢尽去寻来,美人也好打发时日。”

“书吧。”暮青道,说起有些兴致的事,她话这才多了些,“若有医书最好,若无,杂记也可,再置笔墨来。”

那宫娥闻言松了口气,还以为他当真要如此坐着,若闷坏了,陛下要怪罪了,她赶紧将书寻了来,笔墨一同备下,便见暮青坐在桌前看书去了。

医书和杂记都为她寻了来,她见有医书在,便将杂记放在一边,且瞧医书去了。这一瞧便是一日,宫娥太监从旁服侍着,暗暗心惊,只道这公子可真是个能静得下心沉得住气的。

这位公子,帝宠在宫中是独一份儿,如此好服侍大抵也是独一份儿了。

陛下喜怒难测,宫中公子们皆封美人,但美着美着,人就去了冷宫。

行宫中的公子们以色侍君,性情抑郁者多,大多难服侍,心有不快,刁难宫人取乐或拿宫人出气者多了,似这位周公子般心静气沉的,真是未曾见过。

虽清冷些,倒也真是好服侍的主儿。

暮青见了医书,心便在医书中了。药草毒草,验尸时常有用处,她跟着爹学过,奈何家中医书不多,如今在宫中,既得了这便利,自要好好研习。她边看边随手写下,不知不觉已过一日。

步惜欢昨夜说出宫需晚上,因此暮青白日不见他也不急,只是晚上直等到三更时分,人还没来。她皱了皱眉,以为他今夜有事不来了,便放下医书遣了宫人出去,自去帐中睡了。

依旧是和衣躺下,她却睡得浅,半梦半醒间,忽觉身后帐风微凉。她倏地睁眼,翻身、下床只在一瞬,手中寒光向着身后一刺!那寒光却莫名从手中飞出,落了来人手中。

听那人低笑:“爱妃此举是要刺驾?”

笑声落,暮青已看清来人,不觉面色松了松。

步惜欢将刀递还给她,牵着她的手便往帐外走,“随朕出宫。”

------题外话------

以为这章能写到开棺,结果没写到,下章。

昨天更得不多,让大家久等了,今天多更些。

更新时间肯定在下午六点以后,之前大家不用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