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三十章 臣蛋疼!

元隆帝半垂首,发若乌墨,散遮了殿中明光,落一片幽暗在眉宇,笑问:“嗯?爱妃见过朕?”

“少来!”暮青拂开他的手,啪一声,清脆。

殿中氤氲,清脆声绕梁,久不散去。少年起身,三两步退去殿角鹤烛架旁,袖口紧握,戒备紧绷。

元隆帝瞧着,笑意未浅,明光里红影旖丽,遥望少年。

“面容可遮,身形声色皆有法可改,惯常神色如何改?更何况,陛下身形声色皆未改!”少年退在烛影里,清丽容颜覆了薄霜,不知是气他,还是气自己。

以为进了美人司,计入宫中来,却未算到刺史府阁楼夜中人便是行宫御座殿上人。

难怪画师急来,难怪当夜传召,难怪进殿无人搜身。

元隆帝,步惜欢!

暮青面上薄霜都冻住,眸中风刀烛火里雪亮,“我爹可是你命陈有良赐的毒酒?”

既早被他识穿,入了他的网,何必费力再扮男妃暗中查凶?不如明问,若他是,那便今夜宫中拼了此命,宁为侍卫刀下鬼,也要刺破他的网,结了他的命!

步惜欢瞧着她,抬眼若有似无扫了眼大殿窗外,忽然走来。明光照,男子红袍若天中烧云,映那眉宇含了春媚,笑胜繁花,“爱妃如此心急,竟不待朕沐浴,便要与朕诉衷肠……”

他边笑边执她的手,暮青惊怒甩袖,清腕已落入男子掌中,男子力轻且柔,她腕间却似有寒流淌过,袖下那道藏刀的圣旨也被一同掣住,一时皆不能动。

暮青眸中霜雪如刀,刺一眼男子手掌,扫一眼大殿紧闭的红窗。

窗外有人?

方才她进殿,殿外皆是宫娥太监,有谁敢窥帝窗?

这一分心之时,步惜欢已牵着她上了九龙浴台。白玉雕砌,九丈龙台,登高而望,现大殿华阔,烛似虹霓。见盘龙戏池,飞落玉盘,翠音淙淙绕了华梁,氤氲融融暖了彩帐。

“我爹可是你命陈有良赐的毒酒?”暮青立在池边,在这里说话,总不会再被窥听去了吧?

少年声冷意凉,暖池氤氲,遮不住他的眸。那眸中清明如晨冬寒雪,在这靡靡华殿里,望人一眼,似颇有醒神之效。步惜欢瞧着暮青,那日古水县官道上,她离得远,后又扮作平凡少年,不见真容,今夜似是头一回这般近的瞧她真颜。

大兴名士风流,多爱江南。江南女子俏丽婀娜,似水婆娑,是如画江山里男子心头一点胭脂春色。眼前少女偏不是那男子能藏于金屋的胭脂春,她是那清风翠竹,万色江岸一点云烟碧色,着了少年衣,却比少年卓。

“若朕说是,你待如何?”他问。

“杀了你!”她答。

步惜欢望入暮青眸中深处,见那眸中冷静坚毅半分未曾动摇,忽然低头一笑,随即松了她的腕,也未管她袖下暗器,只转身步下玉池。玉池旁一只酒壶,两只翠玉杯,瞧着是为帝君与侍浴美人准备的。步惜欢自斟了一杯,也不给暮青,自己喝了,目光落在空酒杯里,问她:“你会察言观色,你瞧着朕是吗?”

暮青未答,忽然下了玉池。步惜欢抬眸,眸中有未掩的惊诧,似乎认定她不会愿意与他共浴,对她入池来有些意外。

她走来他面前,水没了她半身,眼看浸湿了胸前。他执着空杯,挑眉兴味地瞧,却瞧见她脸上未有半分女子的羞涩,那眸依旧清明,直入他的眸底。

听她道:“现在,我问你答,只答是与不是。我爹可是你命陈有良赐的毒酒?”

步惜欢挑起的眉久未落,这才懂了她为何要下池来。他懒懒一笑,池水轻漾,乌发红袍衬得胸前一线肌色氤氲生辉。笑了片刻,他抬眸,与她对望。

听他答:“是。”

九龙台上忽生了寂静,连那盘龙吐水落入玉池的翠音都仿佛远去,两人共水,隔一层氤氲对望。

“你想死吗!”片刻,暮青开口,带了怒意。

不是他!

她看得穿不是他,却看不穿他为何承认。不是凶手,自承真凶,很好玩吗?

步惜欢转头又斟了杯酒,翠玉杯中酒色清冽,映男子眸底一片凉薄,“你杀得了吗?”

“但只要我不死,总有一天凶手死。”

步惜欢抬眸,见水汽蒸得暮青面色有些薄红,衬那微怒的眸,忽然便多了几分生气。

嗯,比平时总一副冷静隐忍的模样好看多了。

“做个交易,如何?”暮青忽然开了口。

步惜欢送到唇边的酒杯微顿,“嗯?”

“我知道你急找我是为了何事,我帮你查出刺史府一案中的凶手,你告诉我谁命陈有良杀了我爹。”暮青道,她相信元隆帝寻她定有所图,如今她入了他的网,与其被威逼胁迫,不如她自己提出交易。

“这交易似乎对朕不太公平。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那人于你世仇之重,刺史府一案的凶手于朕来说却没那么重要。”步惜欢唇边噙起一笑,笑意袅袅水汽里看不清,微深。

“那你想怎样?”

“你跟着朕,每帮朕办一件事,朕告诉你关于凶手的一个提示。”步惜欢瞧着她,笑意深深。

暮青微怔,见翠玉杯中酒色一清透彻,映不见男子眸深无底,水波漾着,映那眉宇似住乾坤,韬光隐见。

她忽然便想起了天下间的传闻——当今帝君,自幼荒诞不羁,昏庸无道……

天下人的眼都瞎了吧?

这男人怕是在赌坊见着她起便对她动了心思了。

她费尽心思夜探刺史府,哪那么凑巧便遇上个用毒手段高明的丫鬟?那丫鬟是那青衣公子的侍女,那青衣公子显然和步惜欢是一条船上的。事情已经很明了了,她扮作工匠进入刺史府的时候便在他们的网里了。汴州刺史是他的人,他要查她的行踪易如反掌。那夜他放她离开刺史府,定是知道陈有良不会告诉她凶手是谁,他看着她处处碰壁,看着她费尽心思躲藏,直到她费尽心思入宫,却再次撞入他的网中。

势单力薄是何等无奈,他让她体会了个透彻。

她只是想为爹报仇,从不想为谁所用,却终究还是要为人所用?

哼!

暮青垂着眸,池水波光映着少年的脸,明明灭灭里望不见眸底真色。半晌,她抬头,似下了决意,“好!成交!”

步惜欢望进她眸里,瞧她眸色不似作假,却笑问:“这回不会诓朕了吧?”

“只要陛下给的提示不敷衍人。”暮青冷哼一声,转身便出了池子,出水时九龙台前烛火映见少年眸底,恍惚有异色一跃。

她衣衫湿了半身,玉台上拖出一道水影,步惜欢兴味地瞧着她,见她仍未有女子的羞涩,只在池边淡定扫了眼,见东南角上放了两套干衣。

暮青走过去,见两套都是月色华袍,其中一件绣了龙纹,旁边一件绣了青竹。她拿了那套青竹的,转身问:“何处更衣?”

步惜欢在池子里笑,“朕面前就可。”

暮青闻言,拿着衣裳便下了九龙台,留给他一道走得干脆的背影。

暮青从九龙台上下来,在殿中看了一圈,见后头有一偏殿,便走了进去。只见殿中华帐九重,行至九重帐后,见龙床四角置了翠瓶繁花,浅香袭人。她放了龙帐,换了衣衫,打开帘子出来时一怔,见步惜欢倚在殿门处。

男子红袍湿尽却未换下,只肩头披了那件月色龙袍,乌发散着,水汽熏熏,玉带松缓,烛影里胸前一线玉色春光。

男子看人带了春倦懒意,见她从龙帐里走出便对她笑,“爱妃果真心急,朕未出浴,爱妃便自暖了龙床。”

暮青一见他这模样便扫了眼偏殿明窗,知窗外定然有人窥听。但她懒得配合他演那恩爱戏,寒着脸便道:“启奏陛下,臣今夜身子不爽,不能侍寝,请陛下自去寻其他美人。”

步惜欢闻言挑眉,笑胜春花,“哦?莫非爱妃信期至了?”

暮青脸不红气不喘,“臣是男子,没有信期。”

“那爱妃是……”

“臣,蛋疼!”

少年声音万般清澈,一张冷脸对帝颜,言罢啪一甩袖,进了龙帐!

------题外话------

仵作连载至今一个月了,感谢大家这一个月来的支持!

总有妞儿问何时V,我尚未收到通知,但必定在下个月!

所以,明天起,请妞儿们有月票的帮我留一份。

客户端上个月签到满了的妞儿,明天别忘了去抽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