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二十六章 奇葩少年

内廷,太监组成的机构,专司宫廷内务诸事。

大兴自高祖皇帝时设内廷,沿用至今,已六百余年。美人司却是本朝新设,受内廷管制,专为当今圣上网罗天下俊美男子,虽新设了仅六年,却广为人知。

当今圣上好男风,美人司设立之初曾遭朝堂激烈反对,惊动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出面,罚帝罪己,罪己诏昭告天下那日,帝驾却起程来了汴河行宫。那一路浩浩荡荡令罪己诏成了笑话,太皇太后生生被气病了不少时日,自那以后便缠绵病榻,对圣上的管束渐显力不从心了。

美人司设在汴河,大兴只此一司,却折尽天下俊美儿郎。

内廷为帝王选妃,每年八月征收捐税时由朝廷顺道将民间适龄女子登记造册,三年一选。年年逢八前,民间嫁女忙,此民风古来有之,却因当今圣上好男风,已改做“年年逢八前,民间娶媳忙”。家有俊秀儿郎的,大多早早定亲,却还是有因生得俊美,被美人司强征回汴河,送入行宫的。

本有雄心报国志,如今强做帝王宠。民间有怨不敢言,美人司行事却越发张狂。如今五胡叩边,西北战事激烈,边关三十万将士戍守国门抗击胡虏,内廷太监们却日日在兵曹职方司衙门口流连,看阅那些前来应征的儿郎,发现有俊美的,即刻强抢了去,囚进美人司。

此举惹恼了西北军副将鲁大,他前几日偷跑去赌坊,回来挨了顾老将军的军棍,本该在床上养着,却叫人把他抬出来,趴着指挥手下兵勇跟内廷太监们干架,职方司衙门口日日有热闹看。

这日一早,鲁大又被抬出来,身后带着的兵勇一个赛一个的结实粗壮,有的瞧起来还眉眼猥琐。这些汉子都是他昨夜里挑出来的,粗话荤话花样最多,保证辱得那群太监恨不得回娘胎里再生一回。

那群太监欺人太甚,他们原想揍他个痛快,奈何那顾老头是个死心眼,说打架违反临行前大将军的军令,他们只好另寻他法解气。

一群人到了门口左右顾盼,摩拳擦掌,却没等来美人司的人。

鲁大挠了挠头,有点茫然,“咋了?今儿咋没来?”

*

美人司里,来了个少年公子,惊动了司监。

司监大太监王重喜来到明堂时,只见有一公子,凭栏独立,本是晨间向晓,却如见月下清霜。一枝合欢探入廊下,淡蕊斜红,映那少年一身清霜,清霜亦回春。

本无斗芳意,依旧冠群芳。若非此处是美人司,当真要叫人想起此话来。

美人!

此色非等闲!

王重喜目含明光,大步来了明堂前,人未至,已将少年打量在眼。少年不过及冠,白衣青簪,那白衣乃江南织造的素锦,贵重是贵重,只是有些年头了,衣上褶子压得有些实,一股子湿潮气,似是刚从箱子底下翻出来的陈年旧衣。那青簪一枝翠竹,衬少年一身清卓气,令人眼前一亮,料子却并不贵重。

这是哪家落魄门庭的公子吧?

王重喜心中有了数,笑起来女子般眉眼生媚,嗓音不男不女,“哟,这位公子,来咱们美人司可是有事?”

少年只望他一眼,话简洁,“自荐入宫。”

王重喜目光一亮,好嗓音!雨后风过竹林般的清音,当真不负这一身清卓气!至于少年自荐入宫的话,他倒反应平淡。这美人司里的男色虽有抢来的,却也有不少送上门来的。

陛下好男风,天下间便自有投其所好者。士族门阀公子不屑为人笼中宠,家门落魄的却有想借帝宠登高的,美人司里从不缺被族中送来的公子,有宁死不愿的,有甘愿以色侍君的,自然也有自己走进这门里自荐的。

见得多了,不稀奇。

但此等美色,倒是少见。

“公子既有侍君之意,那便随咱家来吧。”王重喜笑着将少年引入明堂,回头冲身后一众监侍使了个眼色——看着点儿!这等美色,进了此处,就别想走了!

士族公子好男风,古来有之。美人司为陛下甄选天下男色,有些陛下瞧不上的,给公子们送去便是白花花的银子,若不合公子们的眼,卖去倌馆,美人司里出去的也是最值银子的。

少年被领着过了明堂,穿庭入院,便见一处暗房,应是验身之处了。

进了房中,有小太监贯入,掌灯、看茶、执尺,有条不紊。

王重喜择一圆桌旁坐了,细着嗓子笑,“公子可听过选女子入宫的规矩?这选男妃也是一个道理,所谓美人,体、貌、声、姿缺一不可,一会儿要给公子验身造册,咱们陛下呀,有些洁癖,送入宫中的公子们身上哪儿生着痣都要验明白,比验女子还要严。比如说这发长几许、发色如何、疏密如何、有无掉发,别小看这头发,公子的肾气如何瞧发便能明一二。”

“发长三尺二寸,发黑浓,掉发每日少于五十。”少年忽开口答。

王重喜一怔,面色有些怪异,少于五十?他数过?

“咱家只是对公子说说一会儿验身的细项,不必公子答,自有咱家的人来验。”王重喜垂眸喝了口茶,听少年又开了口。

“还有哪些?”

“还有双胸、腋下、会门……”

“双胸对称,腋下无臭,会门无痔。”少年又答。

王重喜嘴角一抽,面色更加怪异,他都说了不必他答,这少年听不懂话?

少年却再开了口,“还有男子之器是吧?长四寸五,毛发均匀,色黑,每日掉毛不足十根,肾气佳。”

“咳咳!”王重喜一口茶呛在嗓子里,后头的小太监赶忙帮他拍背,一屋子的太监盯着少年,眼神多有陌生。

美人司设了六年,见过公子无数,验身时无不面红耳赤羞愧难当,头一回见到面不改色,不等司监查验便自报出来的!还报这么详尽,他量过数过不成?

少年在一众太监崩溃的眼神里面色不改,是量过,也数过,验尸的时候。

“公子,咱家方才说过了,验身自有咱家的人……”

啪!

王重喜好不容易喘上气来,把话再说一遍,未说完便听啪地一声,桌上拍来一物。他一怔,低头一瞧,见竟是张银票,上盖城中永盛银号的印章,面额足有五百两!

“公子何意?”王重喜怔了怔,心中自明,嘴上却装糊涂。

“面皮薄,羞于赤体。”少年面如寒霜,此话一出,屋中众太监绝倒!

他面皮薄?

那那些进了暗房以死明志誓不宽衣的公子是啥?

王重喜瞧了少年好一阵儿,他知道这些公子少有真心以色侍人的,大多是被逼无奈。进了这美人司初回验身,不愿宽衣者见得多了,但像这少年这般还是头一回见。

他瞧了眼桌上银子,验身一关是必查的,美人司里不必学宫中规矩,亦不必学侍君之事,只验身一事需细查。

此事说来乃陛下的嗜好,陛下不爱被宫中规矩教成一样的美人,偏好各色性情不同的。侍君之事也不喜他们来教,陛下最喜自己调教,曾言此道有如驯兽。

但陛下爱美有些洁癖,公子们登记造册,画像入宫,陛下瞧上了哪人,会细瞧册子,册子里发长几许、身上何处有痔都要一一看。

有些公子羞于验身,没银子的自是要强验的,有银子的倒可拖一拖。若陛下没瞧上,验与不验都无碍,若瞧上了,送入宫前要沐浴更衣,那时他们会细细登记造册,随人一同送入宫中。

王重喜也不奇怪少年的银子哪里来的,他既穿得起江南织造的素锦,便是家中有些家底的,只衣衫旧了,应是家道中落。但这样的人家,家中有些最后的家底儿也正常。

拿人手短,且这少年貌美性子怪,许日后陛下会喜欢……

“既如此,那便依公子吧,咱家向来好说话。”王重喜一笑,将银票收入怀中,收好后抬眼问道,“公子的身份文牒给咱家瞧瞧?总要造册的。”

少年闻言点头,一张身份文牒递了过去。

王重喜接来一看,这回是真崩溃了。

这少年……名叫周二蛋?

------题外话------

这章卡得严重,马上码下章去,争取明天早点。

另:最近几章节操君出没,真的要自带避雷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