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二十一章 案情复原

砒霜中毒!

树梢下月影斑驳,夜风过处,枝叶飒飒作响,衬得院中更静。

有前头初断死亡时间的教训,这回没人忽略慢性两个字。

暮青转头看向屋外小厮道:“继续验!”

小厮一愣,赶紧蘸墨。

“死者肤色发黄,躯干、大腿上部和臀部可见雨点状斑块,验为色素沉着。”

“死者为文人,未习武,手掌和足底角化层厚度呈现异常,验为皮肤角化过度。”

“死者手掌外缘和手指根部见角样和谷粒状隆起,验为砒疔。”

“结合上述三种征象,验为慢性砒霜中毒!”

寂静里,只闻暮青干脆利落的验尸诊断,小厮笔下疾走,面色发苦。他是私塾书院里读过书的,只未看过医书,今晚的尸单或许该找个郎中来写!

步惜欢坐在廊下,青瓷茶盏月色里泛着冷辉,映得眉宇浅凉。

魏卓之摇扇,扇面一枝雪色木兰,夜里开得幽凉沉静,点了男子凤目寒凉如水。

慢性中毒,这等妇人后院争斗的伎俩竟用在了刺史府里。下毒之人必常接触王文起,若是他自己府上的亲眷下人也倒罢了,若此人在刺史府里……

魏卓之望向步惜欢,暮青将两人神色看在眼里,冷嘲一哼。

若下毒的人在刺史府里,这刺史府的用毒高手也就太多了些。爹是被毒害的,那丫鬟会用毒,如今又多了个中毒的刺史府文书。

这文书许也是这男子的人,不然犯不着为了个文书封锁案情,深夜坐在院中吹凉风看她验尸。这些士族贵胄向来视尸身晦气,在古水县验尸时,那些捕快都不愿沾惹尸身,大多时候将尸身抬去义庄便急急忙忙跨了炭盆离开,只等验看完毕拿了尸单,按尸单上所录查案缉凶。男子坐在这里看她验尸,除了不信任她之外,死者对他来说应该很重要。

若下毒之人是出于与死者的私怨还好些,若是出于别的目的,许对他不利。

“可能推断中毒时日?”步惜欢抬眸望向暮青。

“不能。”暮青蹲在地上,摊手,否定得干脆,“用毒量未知。”

此处缺乏精密仪器,不能解剖尸体,取脏器切片化验毒物沉积量。即便有仪器,解剖在这个时代也是惊世骇俗、不为律法民风所容之事。

步惜欢望着她,见她蹲在地上,烛光暖红,那双不起眼的眸却清冷澄澈。

他总觉得,她有办法。

男子目光渐深,那眸底的懒意如冬日里初融的风雪,凉入人心,“我记得,你懂得察人观色。”

暮青抬头与步惜欢对望,眸底深色漫了清冷,同样直抵人心。

没错,她有办法。

只要将死者的亲眷朋友、府中下人和刺史府能接触他的所有人都带到她面前,她通过微表情便能锁定嫌疑人。但微表情在这个时代是新奇事物,无论哪个时代都有迂腐不化墨守成规之人,就像古水知县。她曾试着提起,希望能借此快速锁定嫌犯,提高办案效率,却被斥为胡言乱语。从那以后她便再未对人提起过,未曾想那晚赌坊一言,竟能入了有心人的耳。

这男子仅凭那晚赌局便看出了微表情的妙处,今夜还能想到以此法追查下毒之人,接受新事物之快、举一反三之能,实令她刮目相看。

开明、识人善用,明主之相。

虽不知这男子身份,但院中几人倒没跟错主子。

“可以是可以,但得等早上。”暮青起身,看了眼屋里,“眼下不能确定下毒者与杀人者是同一人,所以杀人凶手的线索还是要查。现场越早勘查找到的线索越多,其他任何事都要延后。”

步惜欢瞧了她一会儿,将茶盏一递,黑衣人接了,他便懒支下颌望向屋里,不说话了。

意思很明了,继续。

暮青在屋里走了一圈,也不知瞧什么,瞧罢才道:“现场没怎么被破坏,血迹指向还算明显,屋正中书桌前一道喷溅状血迹,凶手应该是在此处下的第一刀,随后有滴状血迹一路指向门口。”

暮青随着那血迹步向门口,她低头瞧得仔细,似要将那些血迹研究出个花样来,烛光映着侧脸,明明灭灭。

步惜欢眼皮懒散垂着,夜风里似睡着般,眸底的光却比月色华亮,“血迹?”

暮青被打断,抬眼间有厉色一刺。步惜欢挑眉,很神奇读懂了,他又在不该打断她的时候打断她了。

果然,暮青不发一言起身,大步出门。从小厮手上拿过张白纸,毛笔蘸足了墨便往上滴,“这是滴状血迹,形状大小不同表示滴落高度和方向的不同。”

月色里,一滴墨点晕开在纸上,不是血迹,却极其形象。

“三寸。”暮青将笔悬在纸上三寸,“血滴边缘呈完整的圆状。”

“十五寸。”暮青将胳膊抬高,“边缘明显锯齿状!”

“三十寸。”暮青索性将纸放在地上,“边缘不仅有锯齿状,圆点周围还有许多小圆点。”

墨汁啪地滴下,砸碎夜色,也碎了男子眸底如月华光。

步惜欢微微坐直了身,瞧着那纸上渐渐晕开的墨色,眸中懒意渐去。

暮青提笔回身,袖子凌厉一扫,刷一笔墨迹扫向身后长廊。

魏卓之蹭地跳开,若非他轻功了得,当真能被扫一身墨点子。

他抽着嘴角望向暮青,这姑娘看他不顺眼吧?

暮青抬手一指长廊里的一排墨迹,“喷溅状血迹,现有条件无法模拟,那是动脉血管破裂血液喷射而出形成的血迹。这是抛甩状血迹,意会!”

言罢,她转身进门,蹲去地上,继续研究门口血迹。

这回,没人打断她了。

看了一会儿,暮青起身,“滴状血迹指向门口,说明死者身中一刀未死,欲奔出房门求救。这一刀应该是刺在腹部的,腹部主要脏器少,不容易致死。死者跑到门口,在此处被凶手拖了一下,摔倒在地。”

她一指门口一片从地上擦过的血迹,顺着指向书架,“死者摔倒在书架处,头向书架脚朝房门,这与验尸时一致。凶手在此处蹲下身往死者胸口补了一刀。刀带出血迹,洒在墙上。”

众人抬头,果见墙上有一道抛甩状的血迹!

“凶手这一刀必定是刺在胸口的,因为颈上一刀是致命的,如果此时凶手在死者颈部划了一刀,他没有必要再补一刀。刺在胸口后,凶手以为死者死了,起身欲走,结果死者伸出手想要抓他。”暮青看了眼血尸半举的右手,又一指颈旁一滩血泊旁的喷溅状血迹,“凶手又在这里蹲下身,在死者颈部划了一刀。随后提刀起身,刀上血滴落在地上,指向……”

暮青顺着血泊旁一溜儿血滴回头,望向书桌,起身走了过去,目光往书桌上一落,眼神一变。

步惜欢目光渐深。

书房里最重要的便是书架和书桌,凶手到过书桌!

“公文未失?”暮青转头望向院中,目光落在那文人身上,敲了敲桌面。

那声响,夜里令人背后发毛。

“这里,有件东西,被人拿走了。”

------题外话------

昨晚没撑住,睡着了,早晨起来写的。

下午要去给包子继续照百天照,又是不能休息的一天,望天……

昨天看评论,发现高手不少,剧情、案情加看资料,我难免有地方没顾及到。为了后来看文的妞儿看得顺畅,大家发现BUG尽管提,我尽早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