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二十章 深夜验尸

暮青穿戴好,院中便静了。

月色烛火辉映,照见屋中少年,一身白衣,一具血尸。

暮青走去血尸旁,蹲下身略一丈量,开口:“验!男尸,身长五尺六寸,中等胖瘦,身穿八品官袍,头戴官帽,脚穿官靴。腰间一只荷包,内有纹银二十两,身上一张身份文牒,上书:‘王文起,天启二十七年生人,汴河永寿县人’,得其年龄四十五岁。”

“尸身呈仰卧位,头东脚西,头朝书架脚向房门,右臂半举,手呈爪形,局部尸体痉挛,目望书架右上方。现场有喷溅血迹,有打斗痕迹。”

“尸身下颌关节开始至上肢已现尸僵,未见角膜混浊,初断死亡时间为一至三个时辰。”

屋内外安静得只闻少年声音,来汴河城前熏哑的嗓子经过几日,夜里已闻清音。

小厮在门外奋笔疾书,听见最后一句,怔愣抬眼。

一至三个时辰?这时辰不对!

步惜欢坐在门外廊下,手中已端了热茶,茶香浓郁淡了血气,茶雾袅袅熏了男子眉眼,懒态更胜,声音却微凉,“刺史府公房里当差的,每个时辰一壶热茶两盘点心,三个时辰都该用膳了。”

言下之意,人不可能死了那么久。

“我说初断。”暮青蹲在地上,烛光里娇小一团,眸光却比站着盯人更厉,“这两个字跟你有仇吗?你要这样无视它们。”

步惜欢从茶盏里抬眼,定定瞧了暮青一会儿,“我跟你有仇吗?”

“你少打断我,我就跟你没仇。”暮青皱眉,话虽挤兑,却还是接了他的话,“你说刺史府每个时辰都有人送茶点,你怎敢保证没人偷懒?”

步惜欢闻言瞧向小厮,小厮一个哆嗦,赶紧道:“主子,属下可没偷懒,前个时辰去王大人还好好的,一个时辰后再去换茶水,人就死了。”

步惜欢看向暮青,暮青蹲在地上,厉眸改去盯那小厮,“我凭什么相信你没说谎?”

“我!”小厮一噎,大感冤枉。

“人是会说谎的,尸体不会。他是何时死的,他会自己告诉我。”暮青说罢,已低头再验了。

自、自己?

小厮古怪地瞧一眼屋里,想象着那血尸静静躺着,忽然自己开口说他是何时死的,不由觉得夜有些凉。

但这凉气还没走完全身,他便开始觉得脸上发热。

步惜欢抬眼,茶雾遮了眉眼,一时瞧不清眸底神色。

只见屋里,暮青将血尸的衣衫鞋帽一件件除下放在一边,她做事工谨,那些衣衫早被血染透,她却件件都铺放好,从头到脚依次来,待尸身上只剩一条亵裤,暮青又动手去除那条亵裤。

院子里忽然无声,瞪眼的瞪眼,似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待血尸毫无遮蔽地横陈在屋中,一时无人去注意尸身上触目的伤势,只被那一处扎了眼。

“咳!”魏卓之飘来廊下,不敢挡屋中的光亮,他自觉闪去一旁,只指指那处,表情十分丰富,“那里……咳!要不要找件衣裳盖一盖?”

那里又没伤着,露出来多不雅。

“你没长?”暮青皱眉抬眼,一句话问得廊下玉面公子脸色憋红,这才冷道,“那你还怕看!”

“我!”算了,他还是闭嘴吧!这姑娘的嘴,比步惜欢还毒,果真是人外有人。

“再验!”暮青已接着开始验,她将尸身翻了过来,看过后皱眉,“尸身已现尸斑,颜色呈暗紫红,周围可见斑点状出血,分布于枕部、锁骨上部,尚未处于扩散期,推断为急死。”

暮青又将尸身重新翻过来,看了看屋里的血迹,下了结论,“结合尸僵和屋内打斗痕迹,推断死亡时间精确至两刻钟至半个时辰!”

初断还是一至三个时辰,再断已断为两刻钟至半个时辰了?

小厮边奋笔疾书边有些心惊,这个时辰与他发现尸身的时辰倒是相符,只是若真是两刻钟,岂非说明他发现尸身时人刚死?

人刚死就表明凶手刚走,这凶手差一点被他碰上!

“时辰提前得倒多,凭何推断的?”步惜欢懒懒放下茶盏,茶已有些凉,黑衣人接过,转身去换热的来。

暮青就知道这男子不可能不问,她一个夜探刺史府的刺客自荐来当仵作,此人不问明白没道理信她。这男子身份非同寻常,那貌似刺史陈有良的文人和那华衣公子都站在院中,唯独他坐着,可见身份尊贵。

今夜院中四人,连那小厮都有双重身份,刚才她听见他叫这男子为主上,显然不是普通小厮。

即是说,今夜院中的人都是这男子的人,唯独她不是。

今夜刺史府死了人,没有公差仵作前来,一路从后院行来,整个刺史府都静悄悄的,可见此事并未声张。未声张说明死者的死关系重大,凶手是谁对这男子来说很重要,而缉凶的关键在于她,她说谎或者验看出错都对他影响很大。所以,他需要根据她的解释来衡量要不要信她。

暮青垂眸,烛光里眼底落一片剪影。正巧,她也想取信于他,信任会使人放松戒备,她需要的就是这个时机!

“尸斑,就是人死后皮肤上出现的这些斑块。”暮青懒得再将尸体翻过来,为了省力气,她只指了指锁骨那一块,“这些斑块的形成是由于人死后血液停止流动,在血管内堆积形成的,堆积时间越久,颜色越深。其形成、扩散到固定都需要时间,因此可以用来推断死亡时间。”

暮青尽量解释得简单点儿,“死者的尸斑颜色为暗紫红,颜色极深,死亡时间应该很久。可是他的尸斑却仅仅分布在枕部、锁骨一带,刚刚形成,与尸斑颜色不符。因此推断为急死,只有死亡时间在短瞬间,血液才会呈暗红色,尸斑颜色才深且出现速度快。最快的两刻钟就会出现!”

“人死后,尸身不会立刻出现僵硬,而是会首先变软,维持时间大多在半到一个时辰。但有一种情况例外,那便是死前剧烈运动过的,比如说打斗。这种情况,尸僵最快一盏茶的工夫就会出现。死者下颌和上肢部位已现尸僵,时间大概需要半个时辰。因此死者的死亡时间可以推断为两刻钟到半个时辰,不会超过这个时间。”

解释完毕,院内无声。

魏卓之合起扇子点点脑门,是他变笨了吗?怎么听得晕晕乎乎的。

步惜欢融在椅子里,支着下颌深瞧暮青,也不知听懂了没。黑衣人回来,端了热茶侍奉上,他接了茶便低头喝茶。

暮青一瞧,转身继续。

“尸身三处创口,左颈、右胸、右腹,创角皆一顿一锐,创口长约一寸,推断凶器为宽约一寸的短刀,致死伤为左颈这一刀。”暮青边说边丈量,手在那些翻出来的皮肉上比划过,那些淡黄的油脂和红白皮肉刺着人的眼,叫人目光移转不开。

暮青的手却忽然在血尸的大腿上停住,盯住细瞧。

“咳!”魏卓之又忍不住咳了一声,步惜欢的唇角古怪地动了动。

那即便是死人,也是个男人,这姑娘的手就这么毫不避讳地放在大腿上,还脸不红气不喘瞧得仔细……他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姑娘家。

暮青却像没听见屋外声音,将那血尸的手脚都看了一遍,又动手将其翻了过来,细细瞧了瞧臀部。

“咳咳!”魏卓之又开始咳,步惜欢低头喝茶,茶雾月色里蒸着紫玉鎏金面具,绿的紫的,分外精彩好看。

暮青却开始冷笑。

步惜欢从茶盏中抬眼,只见暮青面露嘲讽。

“这刺史府里,用毒高手可真不少!”

步惜欢眸一沉,挑眉。

“这人有三氧化二砷慢性中毒的征象。”

“……何物?”

“砒霜!”

------题外话------

半夜来电,码字奋战到凌晨三点,上传去睡觉!

一大早就看见更新了有木有?快表扬我!

不过白天停电,评论我是一时回复不上了,来电以后补吧。

……

科普:

法医学中,伤与创是不同的概念。

伤,指皮肤未曾破裂的损伤

创,指皮肤破裂,深及肌肉的损伤。

创口,字面意思,不用解释。创角,指创口边缘连接起来的形状,凶器不同,形态不同,用来推断凶器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