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十四章 天下利器

暮青没答,只道:“三局两胜,下一局没有再赌的必要了吧?”

她话音起,看客们的目光这才从两人的骰盅里惊起,恍觉赌局已分出了胜负。

两局,少年都开出了三花聚顶,汉子却连连失手。

难道真是看走了眼,这穷酸少年是赌桌高手?

暮青从未说过自己不是高手。

选修心理学那段时间,她身在国外。为了实践,她曾有一段时间日夜泡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通过观察对手的表情和动作来预测胜负。也是那时候,她练了一手好赌技,只是她不喜欢花哨的技法。

这与她的本职工作有关。她是法医,职责是对尸体进行分析,判明死亡原因和时间,推断认定凶器,分析犯罪手段及过程。她的工作便是抽丝剥茧,因此她不喜欢一切掩饰真相的东西。

赌技高低不在于花哨的技法,她不喜欢哗众取宠,她喜欢高效、有序。平平无奇的技法省去了花哨的表演时间,既高效,又能令对手产生轻视心理。

至今为止,轻视她的人,从未赢过她。

暮青看着那汉子,现在她赢了,就看对方打不打算愿赌服输了。

啪!

汉子一掌拍在桌上,掌风浪卷涛翻,袖子一扫,三张银票渡至暮青面前,“老子输了就是输了!银票给你!但你得说说,你是怎么看穿老子的?好叫老子这三千两输个明白!”

暮青看了眼桌上银票,再抬眼时目光格外认真,望了汉子片刻,点了点头,“是你自己告诉我的。”

啥?

汉子一愣,眉头往一起拧,脸色不快,“老子啥时候告诉过你!”

愿赌服输,耍赖那等不入流的事他向来瞧不上,他自认为这银票给得干脆,也没为难这小子,不过是问一句自己怎么被看穿的,求个输得心服口服。怎知这小子张口胡言?

他啥时候告诉过他?他脑子不好使了才把自己的底告诉对手,他又不是找输!

汉子目光含锐,渐挟了风雷,气势浑厚如冠五岳,惊得四周渐静。那是属于西北征战长刀饮血的男儿气,在这数百年繁华江南古城,赌徒们不识血气,却仍感到了气氛的不妙。看客们惊惧过后,纷纷后退,赌桌外渐空出一片空地,众人远远扫了眼少年,都觉得今夜他怕是没那么容易离开了。

少年在红梁彩帐下立得笔直,灯火里落在地上的影子都未折一分,面色清冷,不惧不惊,手一抬,指向了周围的看客,“你吓着他们了。他们所有人在刚刚退开前,都出现了同一个反应,那就是腿脚僵硬。”

汉子下意识看向周围,一脸莫名,不知少年提这些看客做啥。

看客们纷纷低头望向自己的腿脚,想起方才后退之前确实惊住片刻,不由抬头望向少年。

“这种僵硬叫做冻结反应,人遇到危险时的本能防御反应,没有例外。你可有打过猎?”暮青冷不丁地问。

汉子愣了愣,拧着的眉头半分未松,不耐,“打过!咋了?”

他在西北,那可是打猎好手!大将军带人深入大漠,哪回都不缺他!

“你打过猎,就应该会发现猎物在警觉有危险靠近之时,会停下所有动作,抬头竖耳,全身僵硬。”

汉子又一愣,想了想,似乎是的。

暮青又问:“你可有遇到过危险?”

“当然遇到过!”西北边关与五胡作战,哪天的日子不是刀尖儿上过?

“你遇到过危险,就应该能想起你在遇险的一瞬也会全身紧绷,形同你打猎时遇到的猎物。”

“……”

“这是本能,即便进化为人,也不会丢失的动物性本能。”

“……”

“方才你失手的一瞬,目光焦距锁定,脖子僵硬,呼吸屏住,这些都属于冻结反应。你可以掩饰,但真相就在你身上。你的身体反应告诉我你遇到了危险,我们身在赌局,能让你感觉到危险的只有输这一件事。所以我知道,你失了手。”

“……”

喧嚣热闹的大堂,一时竟无人声。

无人反应过来,也确实不知如何反应。

这些都是什么说法,从来没人听说过。

暮青并不管有没有人听得懂,她遵守了交换条件,解释完了,就可以离开了。她将桌上银票拿起来收进怀里,提起包袱便往人群外走去。

没人拦她,人群不自觉地散开,让出一条路来,看少年走出人群,灯影里背影单薄,却生出几分卓绝来。

“站住!”

身后汉子忽然一喝,暮青停步,回过头来,面上覆了几分寒霜。

汉子望着暮青,却并非要刁难,只道:“小子,报上名来!老子好些年没输过了,总得知道赢了老子的人叫啥名字。不管日后有没有机会再见,老子都记住你了!”

面上寒霜渐去,暮青回望汉子片刻,不发一言转身离去,声音透过单薄的背影传来,寡淡,疏离。

“周二蛋。”

言罢,她已出了赌坊。

赌坊里久不闻人声,半晌,汉子嘴角一抽,挠头咕哝,“娘的,比老子的名字还难听!”

*

此刻,三楼当中的雅间里,同样有人嘴角一抽。

男子青衣玉带,手上执一把折扇,扇面半遮着面容,避在窗旁俯望大堂。那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含笑带魅,眸底满是兴味,“一个姑娘家,把自己易容得那么丑已是够心狠,连名字都忍心取成这样,有趣!实在有趣!”

别人许看不出那姑娘易了容,但逃不过他公子魏的眼。他除了轻功敢称江湖之最,易容术更是早年便青出于蓝,在他师父合谷鬼手之上。这姑娘的易容术在他看来不过是粗浅技法,虽然这粗浅技法她用得十分娴熟,但在他眼中还是生嫩了些。

“你眼中有趣的女子太多了些,今日午前才有一人。”身后一道散漫声音,烛影深深,暖了彩帐,那人声音却胜似初冬寒雪,懒散,微凉。

魏卓之回身,身后一张美人榻,榻上松木棋桌,一人懒卧,醉了半榻风情。

那人面上覆着半张紫玉鎏金面具,手中执一子,目光落在棋局里,只瞧见华袖里指尖如玉,夺了身旁木兰天女之姿。

“你是说我见异思迁?”魏卓之一笑,声音却陡然拔高,扇子忽的一合,指天发誓,“冤枉!天下男子,唯我念情!我家中有一未婚妻,年芳十七,名唤小芳……”

榻上男子垂眸望着棋局,只当没听见。

魏卓之却没再玩笑下去,走来另一边坐了,执起一子,落时问:“她说的那些话,你觉得有几分道理?”

“嗯,有些道理。只是……”男子手一抬,指尖棋子灯影里挥出一道厉光,剑风雪影,落入棋盘,脆声如雷,眉宇间却融一片懒意,声懒,意也懒,“险些坏了我的事。”

“不险不险,她只要了鲁大三千两,没都赢走。他拿了我春秋赌坊的银票,回去顾老头那边一顿军棍是少不得的。我这趟西北之行,定能透过此人探得些西北军中实情。”魏卓之气定神闲一笑。

当今朝廷,外戚专权,元家独大,内掌朝政,外有西北三十万狼师。如今又趁五胡联军叩关之机在江南征兵,扩充西北军,元家之心昭然若揭。元修身在边关十年,他是何心意必须细探。

大堂里喧嚣渐起,赌客们谈论着方才的赌局,倒显得屋子里一时静了。

“你就没兴致?那姑娘所说的你我可是闻所未闻。”

“你都说了她是女子,我身边不留女子。”

“我知道,天下人都知道,你好男风,且喜雌伏。”魏卓之摇着扇子笑道,凤眸飞扬,饱含恶意的戏谑。

步惜欢融在榻里,不言,只抬手落下一子,指尖寒凉浸了衣袖,棋局顿现惨烈杀伐。

魏卓之眼皮一跳,咬牙,这是报复!

“但瞧她年纪不过及笄,这等高论未必出自她身,许是高人所授,若能招揽到这位高人,定对你有助!”

他们身在尔虞我诈的局中,若天下有一人,能察言观色于细微处,窥人所思所想,此人定为利器!

“天下利器,多为双刃,伤人,亦能伤己。”步惜欢袖子一拂,手中握着的棋子尽数散去一旁。

此局,已定。

魏卓之也丢了手中棋子,行棋布局,他从不是他的对手,“所以这姑娘不能放走,我让绿萝请她回来。若不能为我所用,亦不能为他人所用。”

“不必。刺月已去,此时应在带人回来的路上了。”步惜欢往后一融,漫不经心阖眼,烛困香残,几分倦意。

魏卓之却惊了惊,刺月部出动了?何时之事?

他虽武艺平平,但两人身在一处,步惜欢命刺月部出动,他不至于毫无所觉。可他竟真的未察觉到,莫非……

“你功力何时又精进了?”

“总不会是你,多年不见长进。”

魏卓之一呛,他敢保证,这也是报复!他不就是说了句雌伏?这人能不能别这么小心眼?

忍着刺驾的冲动,魏卓之颔首道:“既如此,我就等着了。一会儿那姑娘来了,倒要瞧瞧她是什么人。”

------题外话------

科普:

关于冻结反应,给大家举个最常见的例子。

过马路的时候,对面来一车,这时候理智上我们都知道是要躲开的,但是我们最先的反应一定不是躲开,而是腿脚僵硬,吓得站在原地不动。这就是冻结反应,在遇到突发事件时,人的本能反应。

……

男主男配出来了,大家不要急对手戏。

对手戏一定有,只是这里老爹的身后事要办,越不过这一步。

后头有对手戏多的时候。

上一章
下一章